話音未落,在谷內眾人的目光之中,隱約似有一道幽光上過,緊接著那韓中良身子陡然倒下,一股血腥之氣,向著四周慢慢瀰漫開來。

待眾人反應過來之後,只見前方的石台之上,那韓中良屍首分離已然死透了。

「韓…韓中良死了?秒殺華東排行第五的強者!」

「這葉飛瘋莫不是瘋了,竟然直接對韓家之人下殺手…」

「此子怕是無法活著離開雲嵐山了…」

谷內圍觀的人群中,瞬間一陣躁動不已,每個人的臉上幾乎都是布滿了驚駭之色,望向那台上之人的目光中,透著深深的忌憚。

在這華東武道大會上,一言不合就直接下殺手,近百年來怕是為有此子。

「葉飛,你好大的膽子,論武大會重在切磋,你如今胡亂出手殺了韓家之人,今日休想走出此地。」

下方韓家區域內,韓家的那幾位強者,幾乎是在第一時間一躍而起,直接衝上鬥武台。

加上韓家家主,已經武道排名榜上的韓家之人,此時在台上圍住葉飛的,足有五位至少築基後期的強者。

原本的論武大會,隨著事態的發展變故,此時已然演變成了韓家之人,此刻同時出手對葉飛的圍殺。

「離開…葉某暫時沒有想過,誰是韓家家主,給我立刻滾出來。」葉飛全身氣勢陡然爆發,隨即向著發出一聲低吼。

這股驚天之勢,讓台上的五位韓家強者,臉上的表情均是微變。

他赫然發現,自己體內的真氣,竟然被完全壓制,想要調動一絲都極為困難。

「你…怎麼可能這麼強!」鬥武台的邊緣,韓家的五位強者之中,一位看上年過半百的老者,此刻目光閃動,忍不住開口驚嘆道。

「葉某的話,不想再問第二遍。」葉飛眼中閃過一道雷威,狂暴的威壓之力,向著四周猛然橫掃開來。

鬥武台上,韓家五位築基後期強者,紛紛忍不住同時噴出一口鮮血,臉上露出驚恐之色。

這就是絕對實力,在先天強者面前,築基境實在有些微不足道,無需動用先天之力,僅憑藉自身的氣勢,就能將這些人完全壓制。

谷內此時圍觀眾人,在感到葉飛散發出來的氣勢后,均是不約而同地身子一顫,眼中的忌憚同時化作驚駭。

「光憑藉氣勢,就能將韓家五人壓至吐血,這個葉飛到底有多強?」

「淮江葉家,究竟有多少強者…」

空谷之內的眾人,原本對於葉家的認知,在這一刻又被葉飛重新刷新,心中的震驚此刻難以用語言形容。

鬥武台上,此時最為震撼的,當屬韓家的五強,這樣毫無還手之力的感覺,讓他們同時想到了一個恐怖的存在。

能夠僅憑一句話,就讓韓家五位築基後期強者同時吐血,這世間怕是唯有先天強者才有這樣的實力。

驚世帝妃:神醫七小姐 「老夫韓翰,韓家現任家主。」 極品小神醫 方才首先開口說話那位老者,在猶豫了片刻之後,隨即開口回應道。

葉飛隨即轉頭,目光掃向此人道:「我葉家之人昨天遭人暗算,可是你派人所為。」

前方的那位老者聞言,臉上的表情有些變幻不定,一時間似乎顯然了沉默,並沒有直接回到葉飛的話語。

葉飛見此情景,頓時目光一寒,一股肅殺之氣,在他的身上轟然爆發。

「葉飛,住手,我有辦法能解你葉家人所中之術。」鬥武台下方蘇南劃分區域內,一道輕柔中帶著些許焦急的聲音,此刻忽然傳來。

緊接著從韓家人群中,走出一位身材高挑,相貌美麗動人的女子,正是那韓嫣然無疑。

如此同時,最前方的石碑上空,同時出現了兩位老者身影,這二人在出現之後,其中一人全身氣勢轟然爆發,直接鎖定了鬥武台上的葉飛。

這股氣勢之前,瞬間沖碎了葉飛擴散在台上的氣息,使得韓家的五人身形恢復。

「韓家晚輩,見過金海大師,呂前輩!」韓家五天在看清楚來者之後,幾乎是同時開口,隨即向著那二人抬手恭謹一拜。

「葉家之主,這裡是雲嵐山華東武道大會,你可曾將老夫放在眼中?」金海大師面露不悅之色,身形一晃之下直接落在了石台之上。

他沒有理會韓家的為人,而是皺起了眉頭,抬眼望向前方的葉飛。

此時的葉飛臉上的表情依舊冷漠,他抬頭掃了一眼跟前之人後,並沒有回答他的話語,而是轉頭望向鬥武台下方,目光落在了那韓嫣然的身上。 在谷內的眾人的目光之下,葉飛緩步走下了石台,站在了韓嫣然的跟前。

「葉家人若是無事,我可留你韓家一脈。」葉飛臉上的表情稍有緩和,但聲音之中的冷漠,卻是依舊如初讓人不敢與之直視。

韓嫣然目光輕顫,心神也是忍不住一震,聽眼前之人話語中的意思,若是葉家之人有什麼三長兩短,韓家怕是要被滅族。

她對於葉飛的實力,自然無比清楚,眼前之人的話語絕不是在開玩笑。

「對不起…」韓嫣然輕咬這嘴唇,此時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你不代表葉家,跟我走一趟吧。」葉飛看了一眼的韓嫣然一眼,他也知道韓家行事,眼前之人根本無法干預,此時葉家人的安危為重,他也懶得在此地多呆。

如今事已至此,這次的華東武道大會,對葉飛來說已經沒有太大的意義,待葉家之人安然無恙之後,他便會離開雲嵐山。

當然韓家之人為此事,定要付出代價,看在韓嫣然的面子上葉飛不會大下殺手,但也絕不可能就真么算了。

韓嫣然輕輕點了點頭,暗嘆一聲后,便是沒有在多說什麼。

「嘶…華東武道排行榜排行第一,百年來屹立不倒的金海大師,沒想到他老人家竟然現身了!」

「這次的武道大會,還真是風波不斷…」

此時空谷之內,大部分人的臉上,都是一臉的愕然之色,這次的華東武道大會,好像沒有一天正常過,如今這最後一輪的論武,看樣子似乎要莫名其妙的結束了。

「金海大師,既然葉家之人已經棄權,這次的武道大會,最後的獲勝者是不是應該是我們韓家。」鬥武台上韓家家主,此時再次向著前方之人一抬手。

對於此次的武道大會,韓家之人顯然與葉飛的想法截然不同,論武的勝敗他們極其在意。

台上的金海大師,眼中閃過一道微光,轉眼將目光落在了下方的葉飛身上。

「淮江葉家,若是無人應戰,老夫自當宣布最後的獲勝者屬於韓家。」金海大師的聲音很大,同時也是傳遍了整個空谷。

鬥武台上的韓家家主以及身旁的幾人,此刻聽到這話,臉上也是隨即露出笑容。

一旁的呂良,在出現之後,就一直沉默不語,此刻他在聽到這句后,臉上的表情忍不住微變,隨即立刻抬起頭來,望向下方的葉飛。

空谷內的眾人,此時同時紛紛將目光移來,彷彿都在等待這葉飛的回答。

葉飛身形一頓,稍有沉吟之後,卻是並沒有多說什麼,而是看了身旁的韓嫣然一眼,向其點頭示意。

如今葉家之人情況不明,他不想在此地浪費時間,至於誰輸誰贏,一直以來葉飛都不是特別在意。

「葉家主且慢,嫣然是我韓家之人,豈是你一句話就能帶走的!」鬥武台上韓家之人,此時面露冷笑,轉身目光掃向下方。

有金海大師在此,在加上一旁的呂前輩,他此刻心中的畏懼早已煙消雲散。

「你說什麼…」葉飛目光一寒,陡然轉過身來,全身的氣勢也隨之一震。

台上的韓家家主,此時不以為然,只是輕撇了葉飛一眼,隨即轉身再次向著一旁的金海大師抬手。

「金海大師,按照武道界的規矩,淮江代表無人上台,即是我韓家獲勝。」

「而此刻那葉家之主,想要當著眾人的面,帶走我韓家之人,此事是不是有些不合規矩?」韓家家主臉上的表情平靜,此時緩緩開口說道。

如今這空谷之內,華東武道界,大部分的武道中人彙集,韓家之人自然不會輕易讓葉飛帶走韓嫣然。

台上的金海大師聞言,也是微微點頭,隨即開口道:「葉家之主,你擾亂武道大會,老夫暫不追究,至於那韓姓女娃,你今天不能帶走。」

此言一出,空內的眾人,都是能夠明顯地感覺到,四周空氣中的寒意頓時驟降了幾分。

谷內的葉飛,眼中微光閃動,臉上的表情有如不化玄冰,他全身的氣勢同時衝天而起,空谷的半空之中,頓時黑雲密布,隱約有雷霆閃電劃過。

這突入的變化,讓空谷內的眾人,都是為之心驚不已。

鬥武台上的呂良,見此情景心中暗道不妙,此時也是連忙走前來,眼中精光閃動抬眼望向葉飛。

「葉小子,此事可否先說清楚,這裡畢竟是華東武道大會。」呂良臉上的表情帶著少有的嚴肅,盯著葉飛低聲開口問道。

他此時背後也是一陣發涼,若是這小子什麼都不顧,直接施展那招大範圍的雷霆道術,谷內的眾人怕是要死傷一片,到時候事情就變得嚴重了。

「說清楚…韓家之人昨天暗中對我葉家出手,若是依照規矩,是不是也該給葉某一個交代。」葉飛並沒有直接出手,而是將目光凝聚在呂良身上。

呂良聞言眉頭一皺,同時轉過頭來,掃向一旁的韓家之人。

「韓翰,你好大的膽子,華東武道大會,豈容你韓家暗中搗亂。」呂良盯著一旁的韓家之人,怒聲低喝道。

鬥武台上的韓家家主,臉上的表情如常,似乎早就猜到了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只見他向著呂良一抬手后同時開口道:「此事誤會,與華東武道大會無關,等大會結束之後,在下定會給葉家一個交代。」

呂良聽聞之後,也是不免一愣,只是還沒等他再次開口,台上的金海大師,此時忽然向前走了一步。

「既然是誤會,等武道大會結束之後,老夫定會親自調解,也不急於一時。」

「淮江地區代表,老夫再問你一次,這最後一輪論武,你葉家是否選擇棄權?」金海大師面色嚴謹,盯著下方的葉飛開口問道。

台下的葉飛沉默了片刻,臉上劃過一道難以察覺的微光,他轉身深深地看了身旁的韓嫣然一眼。

「你先離開這裡,去一趟後山居住地。」葉飛說完之後,隨即轉身向著鬥武台上走去。

走上台之後,他轉眼掃了一旁的呂良一眼,向其微微點頭。

呂良面色一怔,但也是很反應過來點頭予以回應,沒有再多說什麼,轉身走下了鬥武台,靜靜地站在一旁。

「淮江代表,葉家葉飛,請賜教。」葉飛站在鬥武台中央,臉上的表情沉靜,抬頭望向前方的眾人。

既然這韓家之人,對此次華東武道大會的勝敗如此在意,葉飛索性就暫時不走了,將這些人全部擊敗,到時候再來談談韓家算計之事。

隨著葉飛的上台,這一次的武道大會,從新回到了正軌。

種植女仙在古代 空谷內的眾人,此時紛紛安靜下來,抬頭望向鬥武台上的那道身影。

台上的韓家家主,臉上並未畏懼之色,反而露出輕笑,他既然選擇了對葉家之人出手,自然有應對葉飛的方法。

「金海大師,華東武道大會,先天強者是否不能參與論武?」韓翰不急不慢,此時緩緩轉過頭來,望向身旁的金海大師。

「確實如此,葉飛你不能親自動手,可以指派淮江其他強者上台。」金海大師目光平靜,抬眼掃向葉飛直接開口說道。

他此言一出,谷內的眾人都是不免一愣,眼中滿是震驚之色。

連劃分區域內,其他六大地區代表家族之人,在這一刻也是不約而同地站起身來,目光同時聚焦在了台上的葉飛身上。

「他…他是先天強者!」

「難怪一句話他就能讓韓家五大高手吐血,這葉飛看上去如此年輕,竟然是一位先天前輩…」

「先天之境,我華東地區,終於要崛起一個超級武道世家么…」

比起谷內那些武道散戶,此刻最為震驚,當屬那些地區代表世家,他們深知一位先天強者代表這什麼。

要是說在華東大區,各大省份最為看不起的地方,就是淮江省地區之人,而放眼華夏武道界華東大區,也同樣被其他大區的武道中人嗤之以鼻。

其原因就是沒有超級武道世家坐鎮,葉家如今的強勢崛起,此時讓谷內的各大世家看到了希望。

鬥武台上,韓家家主面露冷笑,隨即示意身旁的五人下台,只留下一人在石台之上。

台上的葉飛眉頭微皺,這次的武道大會,他本就沒有打算親自動手,以至於對這些規則,之前沒有大多的研究。

「葉家家主,要是無人上台一戰,老夫就直接宣布結果了,想必華東武道界的諸位,也不會有什麼意見。」金海大師此時站在最前方的石碑前,目光掃向場內的眾人。

在金海大師的心中,本就是支持韓家的,這樣的結果他也樂於看到。

空谷之內的氣氛,頓時變得有些緊張,台下各大世家家主,此刻臉上都是隱約露出憤怒之色。

若是這次的華東五大大會,正是是韓家之人獲勝,那麼儘管葉家有先天強者坐鎮,想要晉陞成為超級武道世家,也只能等下一個三年。

這是華夏武道界默認的規則,武道大會結束之後,唯有獲勝者才能晉陞。 空谷之內,韓家劃分區域,韓翰臉上的笑容,此時忍不住更盛了幾分,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下一個三年,我韓家必能培養出一位先天強者。」韓翰內心暗道,只要這次武道大會獲勝,韓家即可順理成章地,將家族的產業遍布整個華東。

到了那個時候,結合整個華東的資源,三年時間足以培養出先天強者。

「淮江代表,葉家朱時水,前來應戰。」此時一道優柔的聲音,忽然在空谷的入口處響起。

緊接著在眾人的目光之下,一位身穿紅色衣袍,相貌殷俊身形優雅的男子,瞬間出現在了鬥武台之上。

台上的葉飛在沉默了許久之後,此時嘴角泛起了淡笑,向著朱時水點了點頭后,隨即轉身回到了下方淮江劃分區域內。

此刻的葉飛所站之地,僅僅只有他一人,但縱然如此,場內再無一人敢輕視淮江代表,他不需要出手,只是站在哪裡就足以震懾全場。

「韓嫣然,應該已經見到葉家人了吧。」葉飛目光沉靜,看了前方的鬥武台一眼。

此時在他的感知下,韓嫣然早已經離開了空谷,與此女一同離開的,還有方才站在石碑後方的呂良。

在葉飛決定迎戰的那一刻,他便是已經想好,有韓嫣然與呂良前去,應該能夠保證葉家之人無恙,如此一來此次的武道大會,自然可以繼續下去。

「既然你們不想葉家參與,今日葉某就偏要奪得頭籌。」葉飛內心暗道,同時將目光凝聚在了,台上的朱時水身上。

葉家之人並非全部失去了戰力,除了朱時水,藍蒼與崔虎二人,都能夠獨當一面,三局五勝制的規則,他無需出手同樣能夠完勝韓家。

鬥武台之上,朱時水臉上帶著輕笑,全身氣勢隨即凝聚,身體的周圍瞬間升起了數道赤紅的火焰。

「那是燕京朱家的朱雀焰!」

「昨天沒有看到此人出手過,葉家居然還有強者…」

「能夠將朱家收入麾下,葉前輩不愧是先天高人…」

此時的空谷之內,眾人對於葉飛的稱呼也是隨之改變。

待這次武道會結束之後,無論葉家勝負如何,眾人心中都清楚,近百年華東武道界最耀眼的那顆星,當屬如今的這位葉家之主無疑。

鬥武台之上,隨著朱時水氣勢的爆發,前方的那位韓家之人也是不甘示弱,二人很快碰撞在了一起。

陣陣悶響之聲,在前方的鬥武台之上炸響,四周空氣中的溫度,也因為朱雀焰的關係,變得炙熱了許多。

「焚海。」朱時水臉上的笑容輕盈,身形後退三步,全身的朱雀焰凝聚與掌中。

隨即猛然一揮之下,只見一片橫掃的火海憑空而現,那炙熱的浪流如似要將空氣融化一般,瞬間將前之人的身形封鎖。

他的實力顯然也是提升了不少,這一式術法之前從未施展過,其威力驚人連台下的葉飛也是為之一愣。

「燕京朱家,也算對得起在武道界的名頭。」葉飛淡笑一聲,此術應該唯有築基後期的強者才能施展,不然他之前與朱時水交手時,此人也不會那般狼狽。

「在下認輸!」鬥武台上,那位韓家之後,臉上的表情劇變,這一擊之力他完全無法抵擋。

朱時水臉上的笑容不變,卻是並沒有收回此術,那洶湧的火海,依舊向著前方之人襲卷而去。

「放肆,大會論武點到為止,還不住手。」後方的金海大師目光一橫,開口的同時大袖一揮,一股強勁的真氣,如似劃破了空氣一般。

這道勁氣速度之快,落入鬥武台上之時,直接將台上的火海震散。

台下的葉飛低哼一聲,全身靈力同時凝聚,也是同樣揮出一道勁氣,將金海大師的那一擊抵消,同時他的靈識也是隨即鎖定了此人。

一時間場內的氣氛,頓時下降到了冰點,谷內的眾人也是紛紛額頭冒出冷汗,不敢在過多的議論。

金海大師抬頭看了葉飛一眼,隨即深吸了一口氣,全身的氣息逐漸內斂起來。

「第一場,淮江代表獲勝。」只是片刻的沉默,金海大師便是直開口宣布。

葉飛面露淡笑,這次收回了靈識,同時抬頭望向鬥武台上,向著朱時水輕輕點了點頭。

隨著朱時水的獲勝,最前方的那塊石碑之上,華東武道排行榜,排名地五的名字消失,隨之被朱時水代替。

而排名第四的,則是不是別人,而是正是葉飛,似乎只要在鬥武台上出手,其實力都會被記錄在案。

這第一場比試,開頭雖然因為葉飛的關係有些波折,但結束得確實非常之快,獲勝者淮江葉家。

台下韓家劃分區域,韓家家主的臉色,不禁變得有些陰沉起來,他轉頭看了身旁的一位中年男子一眼,向其微微點了點頭。

此人也是瞬間會意,身形閃動之下,眨眼之間出現在了鬥武台之上。

「東南,韓家,請。」此人沒有廢話,上台之上全身真氣同時涌動,顯然也是一位築基後期強者。

谷內的眾人,此刻再次把目光投向淮江劃分區域,這些人的目光之中,隱約帶著些許期待之色,似乎是想看看葉家到底有多少強者。

就在這時,後方空谷的入口處,再次出現了幾道身影,一行人進入谷內后,徑直向著淮江劃分區域走來。

「葉小爺,嫂子和靈兒丫頭都沒事了。」崔虎走在眾人的最前方,幾乎是一路小跑地,站在了葉飛的跟前,他臉上的笑容略帶著幾分憨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