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然,正如劉山所說,安小冉不缺錢,可是我向來不喜歡向女人開口借錢,特別是安小冉這種關係並不算鐵的女人,我琢磨了琢磨,還是無法說服自己:“算了算了,我不想跟女人扯上錢的關係,特別是她這種很不缺錢的女人!”

“爲什麼?該死的自尊心在作祟?”

“算是吧!”我點了點頭說,“坦白說,作爲朋友,安小冉的財富就已經讓我很不自在了,可好歹現在我還能跟她平等相處,要是我跟她開口借錢了,我怕以後我跟她說話都沒有底氣!”

“滾你丫的,老子最討厭的就是你這種既想當婊/子,又想立牌坊的人,不裝逼你會死啊?”劉山狠狠的衝我翻了翻白眼,“這個社會,說笑貧不笑娼,或許太過鄙俗,但話糙理不粗啊,你丫的一直這樣窮下去,以後跟她相處纔沒底氣呢,況且又不是要你去給她當小白臉,借錢而已,有借有還嘛,挺正常的一事兒,你幹嘛非得這樣上綱上線?”


我不得不承認,劉山這番話確實使我動搖了,或者說,我的立場本來就不堅定,這個從天而降的大好機會,我肯定是打死也不願意錯過的,租給項目部一個車一個月賺的錢,幾乎是我工資的兩倍,加上這筆收入和霸道燒烤的分成,我也勉強算是步入高薪階層了!

錢啊!

王八蛋啊!

我慫了,什麼骨氣,什麼面子,什麼大男子主義……統統去你大爺的,我們從來就不缺乏妥協的理由或者說藉口,總能很好的給自己找個臺階下,劉山說的很對,我只是跟她借錢而已,又不是去給她當小白臉,雖說有些丟人,但總不至於到恥辱的地步!

借!

我總算是打定了主意,可跟安小冉借錢,不同於跟我爸媽要錢和向田小維借錢,我可沒有勇氣當着劉山和阿飛打這個電話,於是披了件薄外套,揣上煙盒和打火機,拿着手機走到了門外,找了個僻靜的地兒,出賣自己的尊嚴和靈魂……靠,還好不用出賣肉體!

點上一支菸,砸吧了兩口,算是定了定心神兒,然後翻開電話簿,找到安小冉的號碼撥了過去,等待她接起電話的這段時間,格外漫長,心臟的跳動開始加速,呼吸開始急促。

電話響了很久,安小冉終於接起了電話,聲音充滿了慵懶和疲憊:“喂……”

我聽這睡意朦朧的聲音,心中咯噔一響:“安美女,你千萬不要告訴我你這會兒已經睡了?”

“嗯!”又是一個字的回覆。

我頓時驚詐了:“我靠,這不是你安美女的風格啊,這會兒你不是應該在某個夜店瘋玩,或者坐在某個山坡坡上悲春傷秋,感悟人生嗎?”

安小冉這次卻沒有跟我貧嘴,輕輕咳嗽了兩聲:“前些天弄感冒了,就早些睡了。”

“感冒了?”

我實在說不出那些惺惺作態的緊張和關心,不就是一個感冒嘛,忒正常不過了,又死不了人,真不知道那些腦殘電視劇和小說裏面,只要女主一感冒,男主就緊張擔心得要死,恨不得立馬能奔赴到女主身邊當牛做馬……靠,至於麼?

“哈哈哈……得瑟吧?現在得瑟感冒了吧?”我很沒有良心的幸災樂禍,“這就是夜生活太過豐富,作息時間太過混亂,穿着太過清涼的副作用,活該啊!”

安小冉終於被我激怒,啞着嗓子吼道:“向陽,有你這麼說話的嗎?不過我得申明一點,我這次感冒可不是因爲混夜店或者玩暴露引起的,姐那是前天晚上工作得太晚,不小心趴書桌上睡着了,才弄感冒的,姐勞動!姐光榮!”

莫名的。

我腦補了下那畫面,冷清清的夜裏,她一羸弱的女孩兒挑燈夜戰,操持的可是數百萬甚至數千萬的大公司事務,真不知道是該羨慕還是心疼。

“好了好了,鑑於勞動人民最光榮,我就不說你這個病人的風涼話了!”我的語調終於舒緩且正經了幾分,“身體是革命的本錢,記得按時吃藥,注意休息,不過也不用太緊張,小感冒而已,過幾天就好了!”

“嗯!”安小冉的語氣也弱了幾分,或許是因爲感冒的緣故,她的聲音竟比平時溫柔了好幾倍,就像只溫順的小貓咪,“對了,你這麼晚打電話是有什麼事兒嗎?”

晚嗎?

十一點過而已啊!

不過她是病人,我就不跟她爭論這個時間概念的問題了,可是借錢的事情卻難以啓齒,我天人交戰,躊躇良久,終於聲如細蚊的說:“那個……你能借我點錢嗎?”

“借錢?”安小冉似乎也很錯愕,我忐忑的等待着她的嘲諷和戲虐,她卻只是很直接乾脆的問了兩個字,“多少?”

“五萬!”

“什麼時候要?”

“最好明天……後天也行!”

“掛了電話把卡號發我!”

“好!”

搞定了?

五萬塊錢的借款,就這樣輕鬆的搞定了?

果然是財大氣粗的安總啊,竟然都不問問我借來幹什麼用,也不問我到底什麼時候還,虧得我之前還準備了一大通說辭呢!

借錢的事情搞定之後,我和安小冉之間似乎就沒什麼話了,而且又怕耽誤了她這個病人休息,所以我客套了兩句,囑咐她早點兒休息之後,就掛斷了電話。

掛上電話之後,我就把我的卡號給她發了過去,然後摸着黑往回走去,心中談不上有多高興,不過車錢終於有着落了,也算是輕鬆了不少,只是第一次開口向女人借錢,這種感覺,就像是被人奪了貞操似的,有點兒臊得慌。

我回到家的時候,劉山和阿飛都已經睡了,這段時間我們白天忙上班,晚上忙跑堂,的確也是夠勞累的,明早還要上班,我也不敢瞎耽誤,匆匆洗漱完畢就躺牀上準備入睡。

剛閉上眼睛,手機鈴聲一響,是條短信,我摸出來一看,頓時眼珠子瞪得溜圓,我靠,安總辦事簡直太有效率了,手機銀行用短信通知了我卡上五萬塊錢已經到位!

緊接着又是一條短信,是安小冉發的:“你今天晚上給我打電話,就只是借錢嗎?”

我有些不知道怎麼回覆,這特麼真是個兩難的問題,都可以跟老媽和媳婦兒同時掉進了河裏,你要先救誰這類操蛋問題相媲美了……如果我說是,那未免也顯得太過勢利和冷漠,可要是我昧着良心說什麼其實我是打電話來是想問候你,順道兒借錢的,那未免也顯得太假了,連我自己都不相信!

正當我糾結於怎麼回覆的時候,安小冉又發過來一條信息:“就算你只是借錢,那麼最好也在借錢之前說點兒別的事情鋪墊,或者借錢後說點兒別的事情收尾,這樣比較好!”

我深以爲然,回道:“下次一定記得!”

“你還想有下次?一個男人連續兩次向同一個女人借錢,這可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不過你要是開口,我也不介意再借!”

我看着安小冉的這條回覆,不由得一陣臉紅,趕緊發短信給她解釋了一遍,大致給她說了下我這邊的情況和借她五萬塊錢的用途,最後不忘說明了一下,我們工地這邊是年底結賬,司機的生活費借支我都還得靠霸道燒烤的收入來補貼,她這五萬塊錢估計也只能年底還她了。

安小冉卻是根本不理這茬兒,反而問我:“反正都是在工地幹,你爲什麼不留在我的公司旗下的項目幹呢?別說往項目部塞一個泥頭車了,就算把整個工地的泥頭車、挖機等機械全部交給你做,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嚇得雙手一抖,許久才恢復淡定給她回道:“飯要一口一口,步子大了容易扯着那啥,我現在投資一輛後八輪都得靠你借錢,哪兒實力搞這麼大攤子?”

“沒錢我可以借你啊!”

我哭笑不得的回覆:“項目部租賃機械,就是爲了控制資金,你要是借我錢讓我買機械,然後我再租給你問你要錢的話,你要不是腦子進水了,就是想變相包.養我!”

“說得好像很有道理哦……那你願意被我包.養嗎?”

“滾!你要想養我當小白臉,爺寧死不從!”

“英雄,你就從了小女子嘛!”

……

我一陣惡寒,沒敢回覆,暗歎安小冉這妮子纔剛溫良賢德了一會兒,就又恢復了妖精的本質,這個時候最好甭搭理她,否則指不定就被她給調戲了,最後她還得正兒八經的來消遣你一頓。

妖孽的女人啊,遲早天收你! 安小冉的五萬資金到位後,我人生的第一輛車,那輛二手後八輪也正式奔赴工地,跟項目部簽訂了租賃合同,開始上班!

司機是陳思婷叫來的一個持有B照的同學,小夥子直接打的飛的過來,好在機票有項目部報銷,此外,由於我還有職務在身,所以這輛車是以司機的名義租給項目部的,我只負責收錢即可。

霸道燒烤也終於招到了夥計,是我們一個關係不錯的裝載機師傅的老婆,也是我們四川人,大姐熱情開朗,手腳麻利,幹活兒一個頂我們兩個,我和劉山還有小章終於解脫了出來,不用每天下班都去霸道燒烤幫忙跑堂了。

我的那輛二手後八輪正式投入工作的第一天,是我親自開挖機裝的車,拉的滿滿一車碎石,瞅着它在工地上咆哮疾馳,車後揚起高高的塵土,簡直霸氣非凡,我特意用手機給它拍了張英姿颯爽的照片,然後用彩信發給了我的債主安小冉,並隨圖附上了兩個字:謝了!

安美女很快就回了信息:“所有不是以身相許的報答和感謝,都是屬於沒有誠意的!”

丫的又發神經了,我直接無視,乾脆就不回覆了,免得又被她調侃佔我便宜,剛把手機放進口袋裏,劉山就湊了過來,笑容有些詭異:“幹嘛?給安大美女發感謝短信啊?”

“我靠,這你都能知道?”我驚詫的看了劉山一眼,隨即一陣搖頭嘆息,“感謝不起啊,安大美女說了,所有不是以身相許的報答和感謝,都是屬於沒有誠意的!”

“那你丫的就趕緊以身相許啊!”劉山純粹就是看熱鬧不怕事兒大,“你想想啊,你要是把安大美女給娶回家了,那你得少奮鬥多少年啊?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不是哥們兒打擊你,指不定你這輩子都混不到那個地步,娶對一媳婦兒,幸福一輩子啊!”

“滾犢子!”我一腳踹在劉山屁股上,第一次用帶班的身份“威脅”他,“活兒都幹完了?閒得沒事兒了?現在是上班時間,再瞎逼逼,扣你工資信不信?”

“得得得……晚上下班我再找你聊聊,不聊人生,不聊理想,就聊聊怎麼把安大美女騙上你的大牀……靠靠靠,說歸說,你丫的別動手啊!”

將劉山暴力驅逐之後,我卻不由自主的陷入了沉思,當然,沒有劉山想的那麼猥瑣齷蹉,只是突然想起了安小冉給我說的那句玩笑話,她說,如果我願意的話,就算把她公司旗下某個項目的所有泥頭車和挖機都交給我做,也不是不可能的問題。

我沒敢奢望搞那麼大,但要是以後有合適的機會的話,我倒也不介意重新給安小冉打工,在她手裏拿點兒小活兒搞承包,做何炬那角兒……這應該不是靠女人吃軟飯吧?就算是吃軟飯哥也認了,生活早已讓我學習着丟掉那可笑的傲氣和因爲自卑而萌生的畸形自尊!

……

由於我和劉山是住在同一間房的,所以無論如何我也逃不過他今晚找我聊聊的,工地的夜生活相當之無聊,丫的沒事兒就和阿飛躺牀上,兩人一唱一和的拿我消遣。

“騷陽啊,你現在可也算是高收入人羣了啊!”劉山悠閒的抽着煙給我算賬,“你看哈,每個月七千塊錢的工資是雷都打不動的,霸道燒烤每個月的利潤分下來至少也有個小三千吧?再加上你那輛二手後八輪,拋去司機工資和修車費,一個月少說也得落個一萬五左右……乖乖,你小子一個月收入兩萬多啊……不行,你小子得請吃飯!必須請吃飯!”

“好啊,改天去烏市,我脖子上掛塊‘冤大頭’的牌子,讓你們好好宰一頓!”

“請一頓飯就行啦?少說也得吃飯、K歌、夜宵一條龍啊!”阿飛也接過話頭說。

我依然來者不拒:“行啊……不過事先說好,大保健自理啊,這玩意兒請不得,忌諱!”

兩人一陣鬨笑,劉山似乎是忘了跟我聊安小冉的事情,扯了幾句閒條之後,就靠在牀頭玩手機,我自然也不會主動去提起這茬兒,倒是落了個輕鬆自在,可以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裏,琢磨一些只適合自己感悟,不足爲外人道也的情緒。

是的,我想蘇麥了!

當初我和蘇麥剛認識的時候,我還是個走投無路的小混混呢,後來的從良之路走得並不輕鬆啊,網上找的那份業務員的工作,我現在都還記憶猶新呢,後來待業在家、去劉山的工地、去金花鎮、年後修高速……是蘇麥陪我走過那段難熬的日子,一路給我鼓勵和安慰,現在,我終於能過上一個正常人的生活了,終於能望着太陽一步步向前了,而她,又在哪兒呢?

突然間想到我這次來新疆的原因,這份想念便被我生生掐斷!

我現在有什麼資格去思念她呢?我是個罪人,無論對於蘇麥、米瑤還是靳薇而言,都是,我現在腳下踩的是一條救贖之路,特別是米瑤,我給她的人生造成了太大的缺憾,無論如何,我也要扛起這份責任……我要娶她,即便她一輩子也不能生育;我要給她最好的幸福,即便我現在並沒有多大的能力,但我會奮鬥不息,給她我所有的一切!

現在……我不是正在這條救贖的路上奮鬥這嗎?

而且勢頭貌似很不錯!

“我靠!”

劉山突然一聲驚叫,本來靠在牀頭的身子剎那間彈了起來,晃着他手中的手機不斷的跟我說“刷微博!刷微博!”,我一時間沒有緩過神兒來,他竟直接從牀上跳了下來,連鞋子都沒有來得及穿,就那樣光着腳又跳到了我的牀上,迫不及待的把手機塞給了我。

“搞什麼啊?”

我狐疑的瞪了他一眼,然後將目光轉到了他遞過來的手機上,屏幕上是新浪微博的頁面,上面滿是紛紛雜雜的圖片和文字,可那個頭像是蘇麥照片的ID卻是那麼的刺眼,她竟然更新微博了,我趕緊將劉山的手機緊緊拽在手裏,凝神般的看着她發的微博。

其實蘇麥更新的這條微博內容很簡單,只有寥寥四個字和兩個標點符號:“北京,爸媽。”

文字之下,是她配的一張圖片,圖片內容是滿滿一桌的家常菜,有糖醋排骨、有蒜苗回鍋肉、有酸辣土豆絲……還有一隻拿着筷子作勢欲夾的俏皮的手,我認得出,那是蘇麥的手,而這些菜呢,從賣相上來看呢,多半也是出自蘇麥之手,作爲一個見證她廚藝一步步蛻變的人,我甚至看着圖片都能想象出那些菜熟悉的味道。

她回北京了!

她回家了!

僅僅四個字,一張圖片,我卻讀出了太多的東西,她和她父母的關係貌似已經舒緩了,至於是否能理解爲倔強的她終於向她父母妥協了,這我不知道,延伸了去想,她是否已經接受了她父母對她婚姻的安排,這我就更不知道了。

這條微博,飽含了太多她對父母和家庭依戀,雖說去年春節她倔強的沒有回家,可她對自己父母和家庭的思念卻是與日俱增的,如今闔家團圓,溫馨是自然的,可站在我的角度,卻是可以對這條微博有另一種解讀。


其中有委屈,也有不大不小的恨意。

她固然堅強,可她畢竟也是個有着希冀和渴望的小女孩兒,疼了會哭,痛了會鬧,受委屈了也會想起永遠不會給予她傷害的父母和家庭,當初她帶着希望和倔強從北京到成都,卻收穫了滿滿的委屈和傷害從成都回北京……而我,正是給予她這一切委屈和傷害的始作俑者。

蘇麥……你還好嗎?

我恨這條微博不能透露出更多的關於蘇麥的消息,只能隔着冰冷的手機屏幕去胡思、去亂想,不知不覺,心裏就開始慌了,眼眶的溫度也漸漸升高,隱隱發燙……

“咳咳……你能把手機還我嗎?別待會兒哭我一手機的眼淚花子,聽說手機進水,不好修!”劉山似乎是想緩解一下我的情緒,說了這麼一句不好笑的笑話,他沒有伸手來拿他的手機,我卻主動的把手機遞還了給他,然後一頭倒在牀上,閉上眼睛睡覺。

“兄弟,這麼早就睡啦?”劉山輕輕推了我一下,我沒有搭理他,他也就不再打擾我了,輕手輕腳的從我牀上下去,再回到他的牀上。

我自然是睡不着了,似乎連假寐都勉強,突然間心潮涌動,於是從枕頭下面摸出手機,找到蘇麥發的那條微博,在下面寫着評論:“你還會來成都嗎?你還會去到那個天台的小房子嗎?”

寫完正要點擊確認的時候,卻忽然間覺得讀起來很生硬,於是又改動了兩個字,將前半句的“來”改成了“回”,將後半句的“去”也改成了“回”。


報告帝君,你家仙子又溜了 你還會回成都嗎?你還會回到那個天台的小房子嗎?”

一字之差,這纔是我想跟她說的。 我知道,我的這條評論註定會石沉大海,杳無迴音,可是蘇麥肯定會看見的,把我想說的告訴她知道,這就足夠了,不是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