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它推開了星空老祖的門,走了進去,而此時星空老祖早就不在房間里,正在軒轅辰的房中滿意的笑著。

」主人,馬上就可以見到結果了!「星空老祖賊兮兮的笑道。

軒轅辰卻是沒有露出高興之色,窮奇等會馬上就要見到自己心愛的女人在和杜成偷、情了,它肯定會非常難受,這個時候沒有高興的必要。

他看著星空老祖,道:」你確定她會中計?「

星空老祖自信的道:」主人,我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她會上鉤,這種女人對權利和財富的欲、望很濃,否則她也不會欺騙窮奇數萬年了!再觀她同時和帝國中那麼多的男人保持著曖昧的關係,這種女人必定是很容易引誘到的!一顆能夠出產極品神石的星辰分她一半,她一定會動心的,以她水、性揚花的德性,必定不會在乎被我看見身子的。「

軒轅辰點了點頭,星空老祖的分析,其實他心裡也仔細的想過,女王有很大的可能會中計的!

進到房間,窮奇坐下,耳朵動了動,很容易就聽到了隔壁的叫聲,它神色一楞,這個叫聲它覺得有些熟悉,但是一時間又想不起來到底是誰的。

它可沒有聽到過女王在床上的叫聲,所以它覺得熟悉卻想不起來到底是誰,是很正常的事情。

勾陳三獸也聽到了叫聲,不禁一楞,勾陳故意低聲道:」奇怪了,隔壁房間這幾天一直空著,今天居然有人住了進來,而且還發出這麼大的聲音。「

火麒麟笑道:」老八,不如我們看看到底是誰吧,那女人叫得挺動聽呢!「

勾陳點點頭,龍虎神龜急忙湊到牆上的小洞里,看了看,然後無趣的離開小洞道:」兩個人類在干那種事情而已沒什麼看頭!不過那女人長得可真漂亮,而那男的就長得太丑了,真是鮮花插在牛糞上啊!「

」我瞧瞧!「火麒麟湊過去,也是看了看,然後回頭到:「哈哈,老十說的沒有錯,這女人倒是極品美女啊,瞧她臉上眉心的那顆紅痔,真是迷人呢!」

窮奇一聽,頓時一楞,紅痔?它深愛的女人眉心就有紅痔啊!

忽然它心裡一抽,猛然站起來,身軀微微的顫抖著,它忽然想起來這嬌媚的聲音到底是誰的了!是她!怎麼會是她?

它一把將火麒麟和龍虎神龜拉開到一邊,自己湊到洞口一看,頓時一股殺氣從它身上猛然升騰而起!

只見隔壁房間的大床,那正跪趴在床頭,翹起雪白的豐臀讓身後的男人猛烈撞擊的女人不就是自己深愛的女王嗎?

它沒有想到,自己的女人,居然真的和別的男人在一起,而且還在它的眼皮子底下做出這麼齷齪的事情!

它一揮爪,直接將牆壁推倒,出現在了隔壁房中,驚得床上的一對猛然楞在當場,見到是窮奇時,女王的臉唰一下就白了,而杜成則是更不堪,直接就癱軟在地,嚇得身子直抖!

「為什麼?為什麼?你說過愛的只有我!會等到我變化為人的那一天,將你的第一次交給我!為什麼?為什麼你會和他在一起?」窮奇驚怒,指著杜成看向女王,聲音里充滿了悲切之色。

它眼睛血紅,身子劇顫,強忍著滔天的怒火。

這時勾陳三神獸也沖了進來,對窮奇道:「你幹嘛呢?人家玩他們的,你難道認識他們?」

窮奇咬牙切齒的道:「當然認識!她就是女王,我最深愛的女人!」

「哦!」

三神獸恍然大悟,一副剛知道的模樣。

… 「老七,這事你自己解決,我們先去外面等你!」勾陳知道,事情已經到了這個份上,就不是它們可以參與的了,窮奇的女人紅杏出了牆,窮奇此時肯定憤怒無比,自己還是別摻和的好。事情就讓它自己去解決吧。

等三獸離開,窮奇痛苦的看著女王,顫聲道:「你說,你為什麼要背叛我?」

女王此時清醒過來,急忙從床上下來,光著身子抱住窮奇解釋。

窮奇來客棧,縮小了身子,和人一般大小,所以女王這一抱,她飽滿的胸脯直接就擠到惡劣窮奇的臉上。

她哀求道:「窮奇你聽我解釋,我……」

可是不等她說完,杜成眼珠子一轉,撲通一聲跪在地上,道:「窮奇大神饒命啊,小的是被她強逼的,小的身為臣子,不得不聽從女王的命令啊!」

女王一楞,沒有想到杜成這麼卑鄙,居然先咬一口。

杜成這也是無奈之舉,窮奇可不是他招惹得起的,雖然他喜歡女王,迷戀她帶給自己的享受,什麼好處也都想著給女王,但是這次不一樣了,窮奇發起火來,可是會讓他丟掉小命的,為了自己的小命,女王算什麼?女人沒了可以再找嘛,命都沒了,那可就徹底沒救了!

所以他率先出口,說是自己被女王威逼的,這樣希望窮奇可以饒了自己的小命。

窮奇懶得看杜成,一直痛苦的看著女王,道:「他說的都是真的嗎?」

女王急忙搖頭,這種事情她當然要為自己辯解了:「窮奇我是真心愛你的,他胡說八道!」

「你說他胡說八道,那我問你,你身為女王,難道他還敢硬逼你不成?」窮奇雖然深愛著女王,但是也不是傻子,很多事情他一想就通了。

「窮奇,你要相信我!我是真心愛你的,這一切都是……都是……」女王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了,無論怎麼解釋,好象都解釋不通,自己身為女王,帝國的第一人,杜成還真的沒法強逼自己做什麼。

窮奇眼中流出淚來,痛苦的道:「我一直以為,我愛你,你愛著我,我們會廝守到天荒地老的那一天,我什麼都為你做,為了你統治了整個世界,為了你,幫你殺了無數的人類,為了你,我幫你建立了帝國,為了你,我甚至敢與天道相鬥,為了你,我連兄弟都差點決裂,為了你,我放棄了最初的忠誠,不願意效忠天道之子,這一切我都是為了你,為了終有一天和你真正的在一起,可是今天,你卻背著我和杜成苟且!我真是瞎了眼!這對眼睛不要也罷!」

說完,它居然舉起前爪,狠狠的插進了自己的眼中,將眼睛弄瞎了,悲聲道:「眼睛不能看清楚這個世界,留著也沒用!」

女王嚇得一顫,看著鮮血直流的窮奇,她心裡升起一股寒意,擔心著自己的命運!

窮奇忽然身子一閃,杜成慘叫一聲變成惡劣肉泥。

女王嚇得魂飛魄散,顫抖著看著窮奇,生怕它連自己也一起殺了!


窮奇卻是沒有再走向她,而是嘆了口氣,轉身走向門外,冷漠的留下一句話:「我看錯了你,愛錯了你,看來不同種族之間,是真的不能在一起的!我不會殺你,畢竟你曾經是我最愛的女人,你好自為之吧!我會離開這個世界,收回所有的能量,到時候你好自為之吧!」

說完,它走出了房門,身影充滿了蕭條。

女王臉色慘白的跪坐在地,她完了,窮奇一旦離開,帶走了這個世界的能量,一切都將會回歸原樣,到時候她的女王之位將岌岌可危,她眼中忽然凶光一現,穿好衣服,閃身消失不見。

窮奇走出來,勾陳三獸急忙迎上去,看見它的眼睛瞎了,驚駭道:「老七你幹什麼呢?眼睛為什麼會這樣?」

窮奇悲笑一聲:「瞎了眼沒有看清楚自己愛的女人是什麼貨色,留著何用?兄弟們不要擔心,我這雙眼睛對實力並沒有影響,現在你們帶我去見天道之子吧,我願意跟著他一起離開這個世界!」

勾陳聽聞此言,沒有喜色,擔憂的看著窮奇,它很了解窮奇的信鴿,它此時說出這樣的話,必定是心死了,這樣的打擊對窮奇來說,簡直就是致命的傷害,它沒有倒下算是不錯了!

窮奇跟著三神獸見了軒轅辰,表示願意效忠他,軒轅辰嘆了口氣,主動說:「窮奇你好衝動!眼睛是自己的,為什麼為了一個女人而弄瞎呢?你也別傷心了!此事其實說起來是我不對,我現在鄭重向你道歉!女王的事情,都是我們一手策劃的,她本與杜成等人有染!但是我們先前告訴你時,你不肯相信,所以才出此下策。」

窮奇悲笑,道:「主人言重了,此事不怪你,只怪我有眼無珠,被那女人蒙蔽了眼睛!如果她不犯錯,你們又怎麼可能抓到機會呢?所以這一切都是我和她咎由自取的,與你們無關,反而我要感謝你們,如果不是你們,或許我會一直被蒙在鼓裡,永遠受到她的矇騙。」

見它真的放下了,軒轅辰也不再多說,準備動身離開。

窮奇卻忽然道:「主人,在離開之前,我想去做件事!」

軒轅辰看了它一眼,皺了皺眉頭,怎麼的?莫非它還放不下那個女王?

「主人!我的女人,雖然她騙了我,但是她終究是我的女人,我窮奇在以前是出了名的凶獸,誰敢動我的女人,我就要誰死無葬身之地!所以請允許我,將其他四人殺了再走!」窮奇解釋道。

軒轅辰這才鬆了口氣,點了點頭,讓它去做!

窮奇去殺人,以它的本事應該要不了多少時間,而且也不會遇上什麼危險,所以軒轅辰也就耐心等待。


可是等待了半天,卻是不見窮奇回來,他不禁納悶對勾陳道:「窮奇怎麼回事?這麼半天還沒有回來呢?」

勾陳剛想說話,忽然客棧外傳來一陣喧鬧聲,一股股強大的氣息將客棧團團包圍了起來。

「怎麼回事?」勾陳大驚,失色道。

軒轅辰眉頭一皺,朝外一感應,不禁冷笑,道:「那女人可真是麻煩,居然死心不改!客棧已經被上萬名強者包圍了!看來那個女人早就做好了應付的準備!」


客棧外,圍滿了殺氣騰騰的各方強者,最低修為的都是天尊顛峰,最強的則是天帝境界高手。

軒轅辰帶著三神獸和星空老祖走出客棧,看著四周密密麻麻的人群,朗聲一笑,道:「各位在此何意啊?」

「奉女王命令!捉拿亂賊!你們速速就擒!」一天帝中期高手站出來,長劍指著軒轅辰道。

軒轅辰眉頭一皺,不悅道:「我最不喜歡有人用武器指著我!」

他的話音一落,勾陳三神獸動了,只見人群里一片混亂,血腥味飄散開來,眨眼間,上萬名高手紛紛倒在地上,被三神獸輕而易舉的擺平。

那天帝高手神色慘白,劍尖直抖,顫聲道:「你敢反抗……女王說了,你要想見到窮奇,就最好乖乖投降!」

「窮奇怎麼了?」軒轅辰目光一寒。

「哼!它殺害帝國大臣,意圖造反!即使它原來身為護國神獸,也與庶民同罪!所以女王大人-大公無私,已將它擒下,關在皇宮大牢!如果你們不聽從命令,窮奇馬上就會死!」那人見軒轅辰似乎怕了,聲音響亮的道。

軒轅辰心裡驚訝,窮奇的修為,居然被女王抓了,這女王倒是有些手段啊!

他笑了,看來自己還真得去皇宮走上一趟才行了!

「行,帶路吧!我們隨你去皇宮!」他藝高人膽大,不管女王準備了什麼手段,他也無所畏懼。

勾陳三神獸聽到窮奇居然被抓了也是擔心無比,趕緊跟著一起去皇宮。

那天帝本想命人把軒轅辰他們綁起來,但是卻是被軒轅辰一個眼神瞪了回去:「別找死!我們要去哪裡,還不是你們能夠攔得住的!現在馬上帶我們去見窮奇,否則我們可以先殺你們,再去不遲!」

來到皇宮,就見到女王身穿龍袍站在一座大殿門口,四周站滿了強者,一個個如臨大敵的看著軒轅辰走來。

「你很厲害!窮奇也能夠抓住!現在放了它,我們馬上離開這裡,一切相安無事!」軒轅辰對這些人不屑一顧,以他圓滅境的修為,這些天帝也不過和螞蟻一般弱小,他還真沒有動手的意思。

「呵呵,說得這麼輕鬆,你們已經入了我的包圍圈,以為想走就走嗎?你可知道,為什麼我能夠抓住窮奇?」女王嬌媚笑起來,花枝亂顫,胸前的飽滿跟著直抖,吸引著她身旁的強者紛紛直吞口水。

「一群螻蟻,不過靠著詭計暫時困住了大象,你們真以為可以逆天?我沒有興趣聽你是以什麼手段抓住了窮奇,現在馬上放了它,我們可以既往不咎!」軒轅辰冷哼道。

「哈哈,真是狂妄!它就在這裡!有本事你們就來救它吧!」女王讓開身子,一個大籠子從地底升起來,只見籠子上符文密布,一股股強烈的禁錮力圍繞在籠子四周,裡面的窮奇奄奄一息,似乎受到了某種壓制,而使它失去了所有的力量!

「知道這籠子是什麼嗎?你們有本事自己去打開它!只要你們能夠救出它,我絕不阻攔你們離開!」女王嫵媚笑著,眼波在軒轅辰身上流淌:「你長得倒是不錯,玩起來肯定很刺激,不如你做本女王的男寵,好好的在床上伺候好本王,包你榮華富貴享之不盡,本女王也會滿足你的一切願望!」

軒轅辰眉頭緊皺,看著那籠子感覺心裡發緊,似乎蘊含著恐怖的危機,使他心生警惕。

這樣的籠子,居然能夠束縛住窮奇,這說明籠子絕對不凡,其中必有其強大之處,女王口口聲聲要自己去打開籠子,明顯是早有陰謀!

見得軒轅辰他們不動,女王嬌笑起來:「還說是好兄弟呢,自己的兄弟被困在了籠子奄奄一息,你們卻都不肯救它,真是枉然了啊!」見她嘲笑,龍虎神龜第一個不服了,它沖向籠子,準備救出窮奇,奇怪的是,女王的那群人真的不阻攔它,任它衝到籠子前,奮力砸去。

軒轅辰眉頭緊鎖,見狀急忙大叫,欲叫龍虎神龜回來。

可是已經晚了,龍虎神龜剛衝到籠子前,那無數的符文忽然爆發出璀璨的金光,龍虎神龜的身子忽然被金光籠罩,待得金光消失,它就已經出現在籠子里,也同樣奄奄一息,沒有了生氣。

軒轅辰大駭,這籠子好古怪的氣息,似金屬製成,但是又比普通的金屬高級了很多,使他暫時也沒有弄清楚這到底是什麼。

勾陳大吼一聲,一閃身沖了出去,卻是不是沖向籠子,而是忽然出現在女王身邊,一把抓住了女王!

「趕快放了老七和老十,否則掐斷你的脖子!」勾陳惡狠狠的道,爪子抓住女王那雪白修長的脖子,沒有絲毫的憐香惜玉之色。

女王卻是大笑起來:「傻得像豬一樣的神獸,你和窮奇的智商簡直一樣!你殺了我又如何?難道本女王真如你想的那麼傻嗎?既然敢面對你們神獸,我又知道不是你們的對手,你以為我真的會以真身出現在這裡嗎?這不過是我的元神化身罷了!你若殺我就隨意殺!不過你們的兄弟恐怕是支撐不了多久了!「

勾陳怒極,一時間不敢下手了,這女王實在狡猾,居然以分身出現在這裡,簡直太狡猾了!

軒轅辰眉頭皺了皺,忽然揚聲道:」勾陳,殺了她!其他人一個不留!我來救窮奇和龍虎!你們三個給我搜遍整個世界,找到那個女人,然後交給窮奇自己處理!「

」主人!「勾陳不解的看著軒轅辰,不明白他為什麼自信能夠救出窮奇!

軒轅辰沒有多說,閃身出現在籠子前,任憑那金光將自己籠罩,隨後也出現在籠子中,不過他卻沒有像窮奇那樣昏迷過去,而是精神依然保持著原來的狀態,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

他閉上眼睛,仔細的感悟了一下,不禁笑了:」真沒有想到,我的猜測是正確的,這絕世的先天珍寶,居然真的出現在這裡!勾陳,放心去做吧!我已經找到辦法了!「

勾陳不懂軒轅辰話里的意思,什麼絕世珍寶?它沒有聽懂,不過見軒轅辰活蹦亂跳的在籠子里,沒有像窮奇它們那樣奄奄一息,它就徹底的放下心來,一用力,直接將女王分身消滅,然後將皇宮中的人徹底禁錮,全部廢掉成了廢人。

… 軒轅辰呆在籠子里,仔細的觀察著籠子的結構,眼睛越來越亮堂。

剛才他被籠子表面的符文吸吶進來時,他明顯的感應到一股先天靈氣的存在,現在進入了內部一看,他更是肯定,這個籠子不一般!

體內的三大先天靈氣都涌動起來,與籠子的氣息遙遙呼應著,也正是因為如此,他進入籠子,才沒有被瞬間擊潰,還保持著原來的狀態!

這個籠子最終肯定下來,居然含有先天金靈氣!

不錯,就是先天金靈氣!

軒轅辰實在沒有想到,自己本來是來找窮奇去對付饕餮的,卻是尋得了金屬性靈氣,運氣可不是一般的好!

至於這籠子到底從何而來,他就不得而知了!

他仔細的在籠子中觀察起來,很快做出了決定,此時皇宮內再無人可以打擾到他,使他可以安心做自己的事情了。

他盤腿坐下,身上猛然爆發出三股滔天的能量。

水靈氣,火靈氣和魔靈氣紛紛爆發出來,逐漸的融進籠子的內部,開始與那金靈氣呼應,融合……

時間很快的流逝,半日之後,星空老祖、勾陳與火麒麟都回來了,帶來了好消息,全城搜查之後,找到了女王,這個女人躲在一處破敗的廟裡,被星空老祖發現,此時被封印在皇宮深處,等待軒轅辰的處置。

軒轅辰簡單的交代了幾句,然後又繼續融合金靈氣。

星空老祖和兩神或艘雖然不明白他在做什麼,但是也沒有打擾他,而是搬來皇宮裡珍藏的美酒,在一邊海飲起來。

一連三日,軒轅辰都在不斷的融合吸收金靈氣,最後那籠子嗡地一聲劇顫起來,緊接著籠子上光華大作,一股滔天的氣息直衝雲霄,震撼四野!

金色的光柱衝天而起,照亮了整個世界,直射天穹深處!

籠子發出噼啪巨響,然後轟然碎開,那光柱猛然回縮,全部縮進了軒轅辰身體里,軒轅辰睜開雙眼,眼中紅、金、黑、藍四色不斷的轉換著,他身上氣息大盛,彷彿一下子修為提升了數倍!

他高興的站起身來,對著窮奇和龍虎神龜輕輕一指,兩獸瞬間清醒過來,茫然的看著四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待得它們適應之後,軒轅辰對窮奇道:」女王已經被抓住了,你具體說說,你為什麼會被她抓住的?「

窮奇臉上一陣暈紅,露出尷尬的模樣,嘆了口氣,良久之後沉聲道:」主人,我本來是要去殺兵馬大元帥等人的,哪知道在我剛殺了他們之後,那個可惡的女人忽然帶領著大群人出現,我一時不察,陷入了她布下的陣法之中,本來以她的實力,即使加上所有人也不可能困住我,但是我沒有料到,一萬年前,我給她製造的金籠卻將我罩住,使我瞬間陷入了昏迷。可恨吶!那個金籠是我當年花費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才尋找到的珍稀之物,本來是拿來送給她做護身法寶的,卻沒有想到,最終這件法寶卻是使用在了我自己的身上,也怪我當初送給她之後,對她完全的信任,於是就將籠子里我煉製的印記抹去,完全的交給了她,即使是我也不能使用,就這樣著了她的道,實在是悔不當初啊!「

」別悔了,她已經被勾陳它們抓住了,就在那座殿內,你自己去解決吧!「軒轅辰指了指皇宮深處某一處大殿,說,」我們先去星空中等你,這種事情還是你自己處理為好!「

窮奇感激的看著軒轅辰跪拜了三下,道:」主人-大恩,窮奇沒齒難忘!謝謝主人!」

它很明白,軒轅辰完全是為它著想,女王畢竟是它深愛過的女人,如果他私自動手,即使窮奇不敢說什麼,也有一股強權的味道在裡面,現在他既然將女王交給自己處理,說明這個主人真的很有人情味,凡事都肯為自己的小弟考慮,這樣的主人可不多見,可以說,出現窮奇是徹底的信服軒轅辰,心甘情願的願意為他付出自己的所有,哪怕是生命!

因為軒轅辰保全了它的面子,面子就如生命,窮奇怎能不感動呢?

軒轅辰帶著勾陳它們離開,留窮奇自己去面對它曾經深愛過卻傷害它最深的女人。

他們呆在星空中,勾陳呆在一旁,他自己則是閉上眼睛,讓它們護法,自己消化剛得到的金靈氣。


金靈氣是他一直都夢寐以求得到的先天靈氣,有了金靈氣,他完全可以將破天劍再進化一個層次,達到無堅不摧,無物可破的境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