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着,黎曉曉像是想到了什麼,露出震驚表情,“難道,他是臉盲?!”

喬納森神父的麪皮又抽了抽,“按照常理是該直接派人去抓你回聖城審判的,但你的身份……高層之間利益糾葛太多,他們不想撕破臉,便想出這個迂迴戰術,打算抓了足夠的人引發足夠的影響之後再公佈抓人的原因,那麼你將成爲華夏玩家的公敵,人人喊打。”

黎曉曉有些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只能“呵呵呵呵……”

心裏卻在琢磨着乾脆先下手爲強,想個什麼辦法把教廷滅了,免得最後火燒到他頭上。

然後他又想到了無面砍太陽的一幕,難道,無面打算對付教廷?教廷抓了他的小弟?

不得而知,但黎曉曉可以確定的是無面肯定是準備對付教廷的了。

有默契啊兄弟!

想到這兒,黎曉曉也不慌了,笑着起身告辭,“行,我都知道了,謝謝你告訴我這些,告辭。”

喬納森神父沉默的點點頭,忽然說,“穆南被召回聖城了,之後我就再也聯繫不上他,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他也被抓了。”

啥?黎曉曉驚訝的張大嘴,“你們教廷瘋起來連自己人都抓?!”

喬納森苦笑着點點頭,“我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我一直覺得我們的信仰是崇高的、是聖潔的、是正義的,但是好像教廷裏很多人並不這麼想,至少騎士團長不這麼想。他們信仰聖光,只是因爲聖光能賜予他們力量,至於那些所謂的騎士守則,呵呵呵……”

喬納森的話沒說完,但黎曉曉明白他的意思。

黎曉曉沒有出口安慰他。

喬納森現在只是有些頹喪,黎曉曉怕自己一管不住自己的嘴安慰一通之後,他就直接把自己掛房樑上去了……

這一點上黎曉曉還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總之,謝謝你了。”黎曉曉再次告辭,離開了教堂。

……

黎曉曉躺在牀上噼裏啪啦的發信息:“無面大佬,你是打算去滅了教廷嗎?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一定要喊我啊!”

當然第二句只是客套一下,黎曉曉又不傻,教廷正愁沒法抓他呢,他要是跑過去,跟小綿羊主動跑老虎巢穴裏有啥兩樣?簡直就是送餐小哥啊!

聖城可是帝皇級玩家都不敢去鬧事的地方,他跑去不是送人頭麼?

這段時間黎曉曉給無面發過不少信息,但無面一條都沒有回過,久了黎曉曉也就習慣了,發完信息之後,他就打算放下手機睡覺了。

結果,叮!

定睛一瞅,一直渺無音訊的無面竟然回信息了!

“好啊,你明天過來吧,我等你。”

無面是這麼回覆的。

呃……

黎曉曉真想剁了自己的爪子!叫你手賤!叫你手賤!沒事客套個毛線啊!

此時黎曉曉很想厚着臉皮回覆說“我忽然想起來明天有很重要的事情,過不去”,但猶豫了幾秒,他還是沒敢這麼幹。

無面可不是什麼好脾氣的人,他敢這樣耍無面,保不準無面怎麼收拾他……

黎曉曉只能含着淚回覆,“好,我這就訂機票。” “聖光,好像沒有昨天亮了……”

一位來聖城朝聖的信徒,走出旅館和昨天一樣用狂熱的眼神仰望籠罩着大教堂的那道光柱時,喃喃自語,露出疑惑的神情,“是我的錯覺嗎?”

“可能是今天太陽光太強烈的緣故吧!”旁邊的一位信徒指了指萬里無雲的天空,爲他們的‘錯覺’找藉口,“昨天可是多雲的天氣,暗色的背景裏,聖光看起來自然更亮。”

第一位信徒恍然大悟,和其他從旅館裏出來的信徒一起幾步一跪的走到大教堂前的廣場上,跪在那漂亮的花瓷磚上,五體投地,虔誠禱告。

這當然不是錯覺。

統領聖騎士團的騎士團長桑提科、以及常駐聖城負責聖城財政的大主教羅塞蒂並肩走着,沿着高高的螺旋樓梯,一直走到了大教堂的觀星臺上。

教皇站在觀星臺中央,右手握着權杖,左手撫摸着中央那顆散發柔和光暈的水晶球,頭卻高高昂起,透過觀星臺的玻璃穹頂凝望着天空。

桑提科和羅塞蒂走到教皇身後,對視一眼,桑提科開口,“聖光的力量正在快速衰減,聖騎士和牧師們的聖光之力已經得不到補充,他們十分惶恐,以爲我們將被聖光拋棄。”

羅塞蒂面無表情的接道,“雖然已經採取了一系列措施安撫下去,但也只能壓住一時,還請教皇明示,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教皇收回目光,轉身看着二人,保持着莊嚴的微笑,並沒有因爲這件事而過於擔憂,“這種情況百年前也曾發生過,那時候我還只是個大主教,也和你們一樣憂心忡忡,當時的教皇用一句話安慰了我,我現在把這句話複述給你們。”

教皇慈祥的笑着,“聖光是有敵人的,當它和敵人戰鬥的時候,就會暫停播撒它的榮光,只要戰鬥結束,它會再度賜予信徒以力量,所以,不用擔心,就讓我們一起祈禱,聖光能儘快戰勝邪惡的敵人吧!”

二人對教皇的話深信不疑,懸着的心放下,鬆了一口氣,跪下去開始祈禱。

……

聖城並沒有機場。

沒有火車站也沒有長途汽車站,只有一個古老的小碼頭。他們不允許任何現代化的交通工具出現在聖城周圍,運輸物資依靠馬車和帆船……說是會污染他們的聖光。

想去聖城的話,只能先坐飛機到達鄰國的首都,然後坐火車去港口乘船、或者到達邊境城市後和朝聖的人羣一起步行走去。

黎曉曉到達鄰國首都後,下榻在當地最舒適的一家五星級酒店內,洗了個澡換身衣服,叫了一份豪華雙人餐送到房間。

侍者剛走,無面便來了。

“還沒吃飯吧!”黎曉曉殷勤的招呼無面坐下,指着桌上的餐點,“我幫你也叫了一份,一起吃啊!”

無面:……

“很多人都想騙我摘下面具,你用的辦法是我見過最蠢的。”無面平淡說道。

黎曉曉:呵呵呵呵……

“之前我在四維宇宙裏看到的是你嗎?”黎曉曉好奇的問。

無麪點點頭,“原來真是你,我還以爲我出現幻覺了,你是怎麼進入四維宇宙的?”

黎曉曉也沒有隱瞞,就把自己獲得四維立方體的事情以及建立基地的事情說了一遍。

“你的運氣倒是很好。”無面有些感慨,“你不是唯一一個獲得過四維立方體的玩家,但你是唯一一個能通過它到達四維宇宙的玩家,別人沒有你的諸多奇遇提升了生命層次,即使身在四維立方體中,也無法通過它窺得四維宇宙的奧祕。”

“我也就只能窺探窺探了。”黎曉曉看着無面露出羨慕的表情,“卻不敢像你一樣自由自在的暢遊在四維宇宙,我怕迷路回不來。”

說完,黎曉曉希翼的看着無面,希望無面教他。

不過無面就“哦”了一聲,便不說話了,只是靜靜的坐在那兒,又進入了修煉狀態。

黎曉曉等了好一會兒,是在憋不住,訕訕問道,“無面老大,我怎麼才能做到你那樣?”

無面微微動了一下,開口說話,“將你投入一片草原,若你只有老鼠大小,自然很容易迷路,但如果你有羚羊大小,便能夠辯清方向了。”

黎曉曉眼睛一亮,“你是說,對於四維宇宙來說,我的實力太過於弱小,只有老鼠那麼大?等我實力提升就能夠暢遊四維宇宙了?”

無面沉默了一下,似乎在思索什麼,然後搖了搖頭,“你不是老鼠。”

黎曉曉高興起來,看來他的實力比他想象的更強大啊!

“你是草履蟲。”無面說。

黎曉曉:……

咬牙切齒了一會兒,黎曉曉決定換個話題,“無面大佬,你在四維宇宙追殺的那個是什麼東西?我看見教廷的牧師在拜一個雕塑,看着挺像那玩意的。”

“那就是聖光,一種高維生物。”無面解釋道,“有些像是我們地球上的鯨魚,看着挺嚇人,其實是友善的乖寶寶,對天敵以外的其他生物都沒有什麼防範心,很容易獵殺……當然,如非必要,我也不會去獵殺它,畢竟因爲它的蠢萌,在四維宇宙已經成稀有動物了,瀕臨滅絕。”

“哦……”黎曉曉點點頭,“那,那隻怪蟲呢?”

無面沉默了一下,說,“相當危險,不要試圖靠近它,否則你追悔莫及。”

黎曉曉又點點頭,把無面的忠告記在心裏。

吃了幾口,黎曉曉又問,“那,無面大佬,我們什麼時候去聖城?”

“本來計劃今天去的。”無面幽幽的看着黎曉曉,“但看到你之後,我只能改變計劃。”

黎曉曉一愣。

“我以爲你已經成爲帝皇級玩家,所以纔敢大言不慚的說要來幫我,沒想到你是真的在吹牛。”無面平靜的說道。

黎曉曉又開始磨牙,MMP!那你怎麼不早說!你要是當時問我一句是不是到帝皇級了,我不就不用來這破地方了?!你以爲我願意來啊!

“這幾天我們一起排本,爭取把你推到帝皇級吧!不然你去了就是送人頭。”無面提議道。

黎曉曉咂咂嘴,抱着僥倖心理問,“既然我去了會拖你後腿,那我還是不去好了,就在這裏精神上支持你,如何?”

“不如何。”無面沒給黎曉曉下船的機會。

黎曉曉臉色一垮。 喬羽悄然回到了冰羽盟,尋找一圈之後果然不見代冰的蹤影,只在代冰的辦公桌上找到了他的手機。

玩家不會把自己的手機到處亂丟,一般手機在的地方,人也會在。

可代冰的的確確的,不在冰羽盟。

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喬羽不動聲色的收起了代冰的手機,然後利用自己的權限查詢了一下代冰上次進入副本的時間,發現是——八天以前。

也就是說,在他昨天收到那條信息的時候,代冰本來坐在這裏,手機放在手邊,打算忙完手頭的事情就打副本的,然後,有一位不速之客進來,殺了代冰,然後給他發了信息。

“是什麼人?!”喬羽面色一凝。

這個辦公室裏沒有多少搏鬥的痕跡,有實力在不驚動盟會裏其他人的前提下輕鬆殺死代冰、且知道他喬羽還活着的人……祁烽火?

動機的話他倒是有,但實力嘛……不可能是他。

喬羽立刻否定了下意識冒出來的想法,理智的得出了另一個結論:“有這種實力的,如無意外,應該只有無面,但是……”

這就讓喬羽很疑惑了,無面爲什麼要殺代冰呢?沒理由啊!

想了一會兒想不通,喬羽也就不想了,他現在的時間寶貴的很,可沒空想這些有的沒的。

現在的當務之急,是看看他走了之後冰羽盟被代冰折騰成什麼樣了,他的那些忠心耿耿的小弟們有沒有被代冰給暗中處理掉。

暗中走了一圈之後,喬羽倒是鬆了口氣,他的班底是死了幾個人,但都是副本里死的,與代冰沒什麼關係。

這死亡率很正常,並沒有比他在的時候更多。

看來代冰還是忌憚着他,嘴上強硬不允許他再插手冰羽盟的事兒,但做事上還是給自己留了後路。

“代冰……”喬羽嘆了口氣,有些感慨,“還真是個很好的合作伙伴,只可惜……”

搖了搖頭,喬羽拿出手機給自己的幾個親信發了信息,便坐在代冰的辦公桌後一邊翻着桌上的文件一邊等待着。

沒等多久,五個人便匆匆的敲門進入辦公室,看到喬羽的臉,原本的激動中就不由自主的帶了一絲遲疑,畢竟喬羽的相貌和原來已經不一樣了。

風很暖,你微甜 不僅相貌,其實就連氣質也有些不同,比之以前的貴公子形象,此刻的喬羽明顯陰鬱了許多,雖然依舊相貌堂堂,但眸子裏卻閃着暴虐邪惡的光,就像是一隻藏在陰影裏擇人而噬的吸血鬼……

看到幾人的表情,喬羽眼睛一眯,身上頓時散發出危險的氣息,讓五個人同時身子一顫。

“羽哥你回來真是太好了!”五個小機靈立刻換上一副喜悅感動興奮交織的表情,嘴裏說着奉承話兒。

比如“我就知道羽哥怎麼可能死,代冰那混蛋太可惡了!”,比如“羽哥您比之前更厲害了,這段時間原來是在閉關修煉啊。”,比如“您回來就好了,這段時間代冰管理盟會簡直就是一團糟。”……諸如此類的,聽得喬羽心裏一陣舒坦,身上危險的氣息也就散了。

五個人鬆了一口氣,然後再接再厲的開始各種打小報告。七嘴八舌的沒一會兒工夫,喬羽就弄清楚了他不在的這段時間都發生了那些事情,最主要的是,哪些原本是屬於他這一系的人,在他“死”後便迫不及待的投進了代冰的懷抱。

在他們口中,他們自己就是那種忠貞不渝不爲利益所動依舊對喬羽忠心耿耿的人。當然喬羽也就聽聽而已,不會當真。

他一直堅信忠誠是因爲背叛的籌碼不夠,但這五個人……恐怕代冰根本就沒拉攏過他們,他們也明白作爲曾經喬羽最忠誠的狗腿,代冰根本不會接納他們。

“這些人……”喬羽看着手中的紙,沉吟着。

五個人七嘴八舌的,很快整理出了一張叛徒名單,人數不算太多,也就二十多人,都是在喬羽走後立馬投靠了代冰並被重用的,當然,這二十多人的實力都很強大,屬於盟會的高端戰力了。

如果不是足夠強大,代冰還懶得拉攏呢!

只是,其中卻混入了一個讓喬羽很驚訝的名字。

“韓林?”喬羽有些好笑,“這小子也不算是背叛……對了,他在哪兒,現在‘長大’了嗎?”

“代冰很重視韓林,專門在一樓給他建了一間帶室內游泳池的房間,他沒事的時候一般都呆在自己的房間裏。”小機靈們畢恭畢敬的回答道。

“嗯。”代冰點點頭,將手中的紙丟了出去,“除了韓林,其他人全都叫來這裏——不要說是我叫他們,就說代冰叫他們。”

“是!”五個人立刻喜氣洋洋的辦事去了。

喬羽回來了,他們又從邊緣人變成了盟主心腹,人生的大起大落來的實在是太忽然了,真是好驚喜啊!

人都出去後,喬羽轉動椅子背對着門口,望着落地窗外,不知在想些什麼。

沒過多久,第一個人來了,敲了兩下門,也不等喬羽叫他進來,便自己推門進來,順手關上門後,一邊朝辦公桌走一邊笑着大聲說,“冰哥,你找我?”

由此可見代冰平時的管理風格與喬羽完全不同,他並沒有嚴厲的規矩,大家在他面前都比較隨意。

喬羽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轉過了椅子,盯着來人。

那個玩家看到喬羽怔了一下,旋即臉色一陣青一陣紅的變換了好幾個表情,最後扯出一個勉強的笑容,“羽哥,你原來還活着,真是太好了!”

喬羽沒有廢話,他也沒時間廢話。

默默走到那人面前,在那玩家瑟瑟發抖的驚恐表情中,一巴掌拍碎了他的天靈蓋。

背叛者,罪無可赦!

這日子沒法過了 後面進來的人,都沒能逃過死亡的命運,都被喬羽清理門戶了。最後那五個人也去而復返。

“都齊了?”喬羽問。

“沒有。”一個心腹畢恭畢敬的回答,“還差柳澄,前陣子她被代冰派出去執行任務,還未回來。”

“什麼任務?”

“不清楚,代冰直接給柳澄和洛小白下達的指令,沒有其他人知道。”

喬羽點點頭,“那就等她回來再說,你們五個準備一下,我帶你們打個高級副本。”

五個人立刻面露喜色,滿口應下。 指定電影世界名稱:範海辛

難度:噩夢

主線任務:殺死德古拉家族的所有的吸血鬼

通關條件:完成主線任務,至少五位玩家存活。

基礎獎勵:10000靈幣。

黎曉曉看了副本介紹,“無面大佬,這是幾人本?”

“十人。”無面回答。

然後黎曉曉就對這個副本的難度有了一定的認識,死神來了是20人副本,基礎獎勵一萬靈幣,而範海辛是十人本,基礎獎勵也是一萬靈幣,雖然黎曉曉的數學不好,但他也能算出來這個副本的難度是多少。

“這麼說,這個副本比死神來了難度高一倍。”黎曉曉露出嚴肅表情,卻又淡然的說出了這一句話。

無面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但敏感的黎曉曉卻很清楚的感受到無面傳遞過來的信息:“你是傻逼嗎?”

然後黎曉曉就不說話了。

他們倆所處的位置是一座小山坡上,低頭望向腳下,可以看到一座古老的小鎮,小鎮外圍的山上還矗立着一座塌了一半的破爛城堡。

很顯然,這座小鎮就是特蘭西瓦尼亞。

這裏屬於維拉瑞斯家族的治下,他們的家族世代統治這裏,與邪惡的吸血鬼德古拉伯爵戰鬥,如果不殺死德古拉,他們一家子都無法上天堂,而戰鬥到現在,家族只剩下這一代的兄妹倆維肯和安娜,還都是戰五渣。

連幹個普通狼人都費勁,更不要說去消滅德古拉伯爵了。

如果不出意外,這兄妹倆也會被德古拉伯爵殺死,然後一家子在地獄團聚。

當然,這個“意外”特指的是擁有主角光環的範海辛同志。

所以意外來了之後,他們的命運改變了,兄妹倆死了,然後一大家子在天堂團聚……因爲範海辛在安娜死掉之前殺死了德古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