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諸位師兄弟,助我擊殺此人!”

離鬼王成爲了多寶道場的記名弟子,又能掌控多寶道場的防禦手段,威勢一時無二,他的那些個被叫做師兄的,雖然都是鬼王巔峯的存在,但現在也絲毫不敢小看他。

“快走!”

見勢不妙,我拉起蘇小魅就走!

至於我身邊,二姨他們,也開始拉起了身邊的人跑路。

山膏這小子,似乎是知道跟着林蛋蛋不安全,所以一下子就縮回到了我的鬼袋裏面。

“想跑?哪有那麼容易?”

我們剛飛出去不到一百步的距離,突然感覺正前方出現了一面牆。

身後,離鬼王正一陣猥瑣的衝着我們哈哈大笑。

“多寶道場的防禦手段,又

豈是你們這小屌絲,所能夠理解的?受死吧,各位師兄,出手!”

離鬼王這傢伙,還真的是有點暴發戶的氣勢,一個球星的法寶就朝着我們丟了過來,看那個架勢,威力是絕對不會低於五階鬼王的,而就在這個時候,他身邊的幾位,也開始發力了。

八位巔峯鬼王,毫無隱藏的輸出着自己的鬼術,一時間,一股磅礴的鬼氣,充滿了我們的面前。

這是要死的節奏啊!

“你們快走,我來擋着!”

不光是我,我們這邊包括沈道子在內所有的人,臉上都開始變化了。

“怎麼辦?”

楊荒一臉深沉的看着我。

“這...太強了!”

“林星,快想辦法啊!”

山膏在我鬼袋裏面,都開叫喚了。

蘇小魅猛的一把,把我給推開,然後身上所有的氣勢,都開始爆發起來,五階巔峯的氣勢,如果是在平常,確實算是比較強大了,但是在我們現在這個環境下,卻什麼都算不上,因爲對面多重疊加的鬼王巔峯的鬼術,我甚至懷疑,會不會已經達到了鬼帝的級別。

蘇小魅推開了我,可我卻當然沒有走。

對面如同鬼帝一般的招數,一點一點的靠近了。

“我沒有讓女人擋在我身前的習慣!”

就在這一刻,我猛地一下,湊到了蘇小魅的身前。

“要死,我們就一起死!”

我身上的鬼氣,全部都運行了起來,真元也開始在身體裏面涌動,不就是一輪攻擊麼?有什麼了不起的?我還不信了,我們這麼多人,大家用全力,會擋不住。

“對,要死一起死!”

“對,死也要拼一下!”

本來有些絕望的衆人,情緒瞬間都被我點燃了起來。

大家的鬼氣真元什麼的,都開始運轉起來。

對面的離鬼王看着我們這個情況,笑的更加開心了。

這些鬼王級別的鬼術,按道理早就已經轟過來了,可現在卻還在半路上。

這很顯然是離鬼王搞的鬼,是他想看看我們垂死掙扎的樣子。

壓力,有時候也是動力,看着對面鋪天蓋地的鬼術,突然我的腦子裏面靈機一動。

“大家手上攻攻擊符咒的,都丟出去,然後朝着我靠攏!”

我首先開始帶頭,兩章鬼術符咒,三張道術符咒,我一股腦的全部都丟了出去,蘇小魅也丟了兩章,二姨他們也把壓箱底的東西都拿出來了。

“螳臂擋車!”

離鬼王一聲冷笑。

我當然也沒覺得這些符咒能擋住攻擊,符咒和鬼術在空中交匯之

後,發生了巨大的爆炸,而就在這一瞬間,我把須彌袋之中的絕帝宮,放了出來!

“收!”

我大聲念出了收字絕,我們所有的人都在一瞬間,被收進了絕帝宮裏。

我之前讓大家丟攻擊符咒的理由,就是爲了弄點聲勢出來,好遮掩一下我放出絕帝宮的動作。

在絕帝宮裏的諸位,都是和我關係不錯的存在,讓他們知道了,也就知道了,八成是不會泄露的,但若是讓離鬼王知道了,這個事情可就慘了,他要是不鬧個人盡皆知,那才真是有鬼了,到時候不用他親自出手了,自然有各路神仙,要來弄死我,畢竟一個鬼帝的遺蹟啊,那可是任何人看到,都會眼紅的。

對於絕帝宮的防禦力,我自然是不擔心的,別說是八位鬼王了,就算是十八個鬼王,估計也不能輕易的打破絕帝宮的防禦。

剛纔那電光火石的一瞬間,好多人都已經閉上眼了。

就連蘇小魅,都是緊緊的抓着我的手。

可現在,一陣輕微的震動,讓他們醒了過來。

蘇小魅是個明白人,她瞬間就知道是我放出了絕帝宮,她只是有些蹭怪的看着我,似乎是在埋怨我讓她擔心,不過其他人,就不是那麼清楚了。

“什麼情況,我們還活着?”

楊荒有些驚奇的看着四周。

不光是他,就算是二姨他們幾個,也有些震驚了。

“小星星,這是什麼地方?”

“這是我另有的奇遇,一個鬼帝級別的宮殿,離鬼王他們,一時半會應該還是攻不進來的,請諸位協助我,控制宮殿,我們趕緊突圍,先甩掉了離鬼王他們再說!”

“好!”

二姨他們三個,聯合着蘇小魅,一起出手,他們提供能量,我來控制絕帝宮,這酸爽。

“縮!”

有了能量的支撐,控制絕帝宮變得得心應手,我一個印決一打,整個絕帝宮縮小成了黃豆大小,開始了瘋狂的逃竄。

而此時此刻,在外面,離鬼王已經是看傻了。

“追,上,都給我追!”

他一聲大吼,所有的人,都朝着我們這個方向追了過來。

一路上不斷的顛簸,應該是離鬼王在不斷的觸發多寶道場的防禦,不過還好絕帝宮還算穩固,並沒有出什麼問題。

雖然,我們暫時脫離了危險,可這樣也不是個事啊,離鬼王對這裏比我們熟,遲早會想到辦法對付我們的。

就在我一陣急躁的時候,突然,一個聲音出現在了我的腦子裏面。

“稍安勿躁,你這麼跑,是不行的!”

這聲音,有些熟悉,是何管家!

(本章完) 何管家怎麼會找我?

我有些不確定,該不會是離鬼王的陰謀吧?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何管家又開口了。

“左三,右二,後一,前!”

這,聽到這個,我的腦子裏面突然想起了之前蘇小魅給我指點方位的時候,似乎也是這個樣子啊,何管家的話,我是信,還是不信?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的一瞬間,前方有三道攻擊,都朝着絕帝宮打了過來。

尼瑪啊,拼了!

我選擇相信了何管家的話,還別說,這麼一移了之後,我這邊還真的躲過了所有的攻擊。

“你爲什麼要幫我?”

我有些疑惑的對着何管家問道。

“不是離鬼王纔是你們多寶道場的記名弟子麼?”

“是的,離鬼王確實是主人選中的記名弟子,但是這並不妨礙我對主人的親傳弟子進行幫助。”

親傳弟子?什麼心態?這是說的我?

我整個人都愣住了,這怎麼可能?多寶道人要是選擇我當親傳弟子的話,又怎麼會選離鬼王當記名弟子?

“這你就有所不知了!”

何管家說道這裏,頓了頓。

“我們家主人收徒弟的時候,有一個很特殊的癖好,這麼多年來,從來都沒有變過!”

“什麼癖好?”

宮殤:棋子王妃 我有些好奇的,對着何管家問道。

“癖好就是,每次收徒弟,他都會收兩個徒弟,一個記名弟子,一個是正式弟子!”

兩個徒弟?

聽到這裏,我有些疑惑了。

“沒錯,就是兩個徒弟,離鬼王是記名弟子,所以你,就是主人正式的,親傳弟子了。”

“爲什麼親傳弟子是我?我們這邊這麼多人,難道不可能是別人麼?”

我有些疑惑的,對着何管家問答。

“當然不可能是別人,因爲只有你得到了主人的親傳。”

“我什麼時候得到了多寶道人的親傳了?”

何管家越說,我越是感到無語了。

“你還記不記得,你曾經在一個學堂裏面,得到過一本書?”

何管家這麼一說,我瞬間就想起來了,那本還帶着筆記的書,讓我印象深刻,雖然說我現在並沒有時間去看他,但它還是被我貼身收藏着呢。

“就是我胸口這本?”

“沒錯,這本就是當年,主人在多寶道場教學的時候,親手寫下的教案,你得到了這本書,就等於是得到了主人的親傳,所以說,你自然就是主人的親傳弟子。”



也行?聽到何管家的這個解釋,我整個人都醉了。

“那何管家,我既然是親傳弟子,爲什麼那個離鬼王,這麼牛逼,還能一路追着我打?”

我有些不服氣的,對着他問道。

“這就是我們主人選弟子最神奇的地方了,我們主人收徒弟,每次都要收兩個徒弟,但是到底誰是親傳,誰是記名,這個並不是固定的。”

“這有是什麼鬼?”

我一陣無語的,對着何管家問道。

“記名弟子要是努力,也能變成親傳弟子,親傳弟子要是不努力,也會記名弟子超越,取代身份,但我要這麼告訴你,我們主人的名下目前只有一個記名弟子,其他的,全部都是親傳弟子。”

霸王囚妻:寵你天荒地老 諸天最強極品系統 這個可以理解,現在離鬼王是記名弟子,我和其他的人是親傳弟子唄。

“那以前的記名弟子呢?都升級成親傳弟子了麼?”

我問完這句話的時候,對面的何管家,突然沉默了一下。

“記名弟子爭奪親傳弟子失敗的,自然是…..”

“失敗的人,是沒有活着的價值的!”

聽到這裏,我整個人纔是一哆嗦,感情這玩意,失敗了就是死啊。

“可是這也不公平啊,尼瑪爲什麼記名弟子比我親傳弟子的待遇還好?”

我對着何管家抗議道。

“這也是我們主人最神奇的地方,之所以會出現記名弟子壓制親傳弟子的表面現象,是爲了刺激親傳弟子上進,你看離鬼王,他掌握的,就只是多寶道場最簡單的禁制,一些威力大的東西,根本就發揮不出來,可你就不一樣了,作爲多寶道場的親傳弟子,只要你的修爲能夠到達一定的程度,他手上的權限,就是完全不如你的,你就算是用多寶道場的權限玩死他,那都無可厚非。”

何管家說了半天,我算是聽明白了一點了,感情這多寶道人,還真的是挺會玩的,居然相出這麼個法子,優勝略汰。

“您還是得儘快的提升實力,這樣您就可以很快的從權限上壓制離鬼王了,就老奴我感覺吧,主人還是很注重你的,連你的對手,都是他精心挑選的,挑一個離鬼王做你的對手,可不就是對你最好的磨練麼?”

這做了這麼多年管家的,果然就是不一樣,說話都這麼的有道理,弄的我的心裏都是一陣癢癢。

“可是,你說的都是虛的啊,我現在都快被離鬼王給搞死了,就現在這個狀態,你讓我怎麼提升實力?”

我一陣無語的,對着何管家說道。

“這個問題,還是相當簡單的!”

我沒想到何管家會說的這麼駕輕就熟。

“所以我這不是來找你了麼?多寶道場,並不是只能進不能出的地方,我該說的話,也都已經說完了,下面我把地圖傳給你,還有,我們主人的門下還從來沒有出現過記名弟子成功搶奪親傳弟子稱號的事情,我希望,您這裏也一樣不要破戒哦!”

反穿之全能小廚娘 我也是醉了,這多寶道人選徒弟的方式真是奇葩,不過最令我興奮的,還是地圖了,只要有了地圖,我想出去那不是容易多了?

何管家的聲音消失了,不過這並沒有對我造成多大的影響,我仔細的研究了一下,他傳到我腦子裏面的地圖,果然,多寶道場是有方法可以出去的。

我趕緊驅動着絕帝宮,朝着多寶道場離開的那個方向跑了過去。

一路上有了剛纔的經驗,我踩的陷阱,就少了很多,我們這麼橫衝直撞的,朝着出口衝過去,如果要是按照這個趨勢的話,差不多隻需要十幾分鍾,我們就能夠到達出去的口了。

想到這裏,我都是一陣的開心。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我們的心也開始變得緊張了起來。

終於,遠遠的,我們就可以看到出去多寶道場的大門了,可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從旁邊竄出來一個黑影。

我也不知道他用了什麼樣牛逼的方法,居然直接擋住了我的絕帝宮。

是離鬼王,這傢伙,我都跑到這裏來了,還是陰魂不散啊。

看到這個情況,二姨他們幾個,也是急了。

“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撞他丫的!”

我們所有人一齊全力輸出真元朝着離鬼王撞過去,本以爲會一帆風順,沒想到這傢伙居然啓動了出口處的防護法陣,絕帝宮根本就沒有撞到他,而是撞到法陣上面以後,就被彈了回來。

“想出去,沒門!林星,我早就說過,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大家又撞了一次,結果還是一樣,所有人的臉色,瞬間都黑了下來。

特麼的,不就是一個離鬼王?我還不信,對付不了你了?

我開始在我的包裏面翻動起來,想找找有沒有能夠對付離鬼王的東西,符咒什麼的,我都已經用掉了,現在真的是黔驢技窮了。

就在我摸到幾個硬邦邦的東西的時候,腦子裏面突然就是一亮!

誒,這玩意,不是當初老媽送給我的彼岸花種子麼?裏面似乎就有主攻擊的啊,沒錯,就是這一課,曼珠沙華!

使用方法是,直接丟出去,然後用一點鬼氣做引子就行了,不會傷害丟它的人。

(本章完) 流逼哄哄的感覺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