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文興轉過身向礦山而去。

“來來都聚在這裏幹什麼?這裏的事安排的怎麼樣了?”他問道。

青山礦的管事們頓時涌過來將他圍住,擁簇着向礦山而去。

謝柔惠的腳慢慢的踏下,將餘下的字咬在牙縫裏。

然後她看向四周,才發現沒有人理會她。

她怎麼辦?祖母母親都走了,她呢?她怎麼走?母親呢?母親也扔下她不管了?

現在連慈母的戲也懶得做了!

明早見。() 惠惠!

坐在馬車上的謝大夫人伸手掀起車簾。

竟然忘了叫上惠惠了,真是心裏事多亂了。

“夫人?”車前坐着的丫頭忙轉頭問道。

那裏還有馬車吧?就算沒有,她父親還在那裏,自然會安排她離開的。

謝大夫人慾言又止,看着前方的兩輛馬車,最終嘆口氣。

先讓惠惠她自己回去吧,現在,她看着她也不知道該說什麼,那件事要好好的想想才能跟她說。

“沒事了,走吧。”她說道,放下車簾。

謝柔惠呆呆的站在原地。

因爲急着趕路她沒有帶丫頭僕婦,謝家來的丫頭僕婦又都跟着謝老夫人謝大夫人離開了,此時前後左右遠遠近近的老老少少都是男人。

所有人都像看不到她似的。

“二,二小姐。”

耳邊有人說道。

二小姐?

謝柔惠轉過頭,看到一個管事站在面前,堆起笑指着一輛馬車。

這是謝文興來時坐的馬車。

“二小姐您上車吧。”管事說道。

謝柔惠看着他,衝他勾勾手。

管事一怔,還是忙上前幾步,剛站定在謝柔惠面前,謝柔惠揚手給了他一耳光。

小姑娘力氣比不上男人,但一樣把這年過半百的老管事打懵了。

四周的人聞聲也都看過來,神情愕然。

“二,二小姐…”管事結結巴巴喊道。

“瞎了你的眼。”謝柔惠看着他冷冷一笑說道,“我是謝柔惠。”

在他們沒有親口說出來之前,她謝柔惠,絕不會自己灰溜溜的離開。她謝柔惠絕不會!

謝柔惠挺直了脊揹走向馬車。

管事的紅着臉看着她。

大小姐?

這是大小姐?

“對啊,好像是大小姐,剛纔夫人馬車那裏,老爺是一口一個嘉嘉的。”

“對對,我也聽到了,當時還覺得聽錯了,看來不是啊。那個是二小姐。這個纔是大小姐。”

圍過來的其他人也紛紛低聲說道。

“可是,怎麼,怎麼二小姐坐上了夫人的馬車?”管事不解的說道。

“因爲二小姐受了傷吧?”一個管事說道。

對啊。傷的還不輕,所以大夫人和大老爺才這樣照顧她吧。

無盡流域 “二小姐爲什麼會受傷?”另一個管事問道。

他們適才沒有進場,跟謝家的大多數族人都等在青山礦外,甚至一開始都不知道二小姐來到這裏。還是大小姐和大老爺坐車突然出現的時候才知道他們回來了,說是得知家裏出事所以才急急的趕回來參加祭祀。

看來大小姐回來的真及時。祭祀果然成了,礦山也停止了坍塌。

“二小姐啊?”

有人正從這邊經過,聽到了他們的話,立刻大聲的回答。

“柔嘉小姐啊。是因爲祭祀受傷的。”

祭祀?

幾個管事看向他。

“祭祀怎麼會受傷?”他們問道。

“哎呀你們是沒看到柔嘉小姐祭祀的是多麼兇險。”

那人頓時眉飛色舞,激動的比手畫腳。

“柔嘉小姐先是直接跳進了礦洞裏,礦洞裏啊。我們都以爲柔嘉小姐也是獻祭了,沒想到。她竟然將三小姐救了出來。”

“然後自己也跑了出來,這還不算完,當時地動山搖,整座山都好像要塌了,柔嘉小姐卻沒有跑,還帶着礦工們向山上去了。”

霸上軍官大人 “柔嘉小姐喊着號子,唱着歌,跳着舞,完成了祭祀,然後一切就都恢復了平靜。”

“不過,柔嘉小姐還是受傷了,畢竟跳進礦洞裏,在爬出來,可不是容易的事。”

他說着點點頭一臉感嘆,四周卻沒有意料中的驚歎和激動。

三個管事神情呆滯的看着他。

那個夏天有點冷 “你,你是說,祭祀的是二小姐?”一個管事結結巴巴問道。

這人點點頭。

“對啊,是柔嘉小姐。”他說道,神情得意,好像他也參加了祭祀一般,“哎呀,你們沒看到,當時的場面真是太….”

他的話沒說完,眼前的三人同時抓住他。

“二小姐做的祭祀?二小姐的祭祀讓礦山停下了坍塌?”他們齊聲問道。

那人嚇了一跳呆呆的點頭。

“對啊,我們都看到了,在礦上的人都看到了。”他說道,“不信,你們去問,大老爺大夫人老夫人也都看着呢。”

三個管事看着他。

“可是,二小姐怎麼能做祭祀?”一個管事說道。

那人愣了下。

對啊,謝家的大巫可是隻有一個人的,那就是大小姐,謝家的祭祀也只能大小姐來做。

二小姐怎麼…..

“而且,二小姐還做成了祭祀?”另一個管事說道。

對啊,祭祀還做成了?沒有被雷劈死,也沒有被山石砸死,神靈還接受了……

這怎麼可能?

這意味着什麼?

那人打個寒戰。

“我,我可能看錯了…記錯了….說錯了….”他惶惶的說道。

當這邊的人陷入驚慌失措的時候,原本要隨着謝文興進礦山的謝文昌也正神情激動。

“你,你,你…”他指着馬車上躺着的女孩子喊道,“她,她,她…怎麼在這裏?”

看着謝老夫人謝大夫人謝大小姐走出來,謝文昌就沒有再理會其他人,但當他要進礦山的時候,卻聽到有人說什麼三小姐被救起來了。

三小姐?三小姐是要獻祭的,又不是被害,救什麼救!

他不可置信的跑過來,竟然真的在車上看到了他那應該已經去陪伴山神的光宗耀祖的女兒。

“她在這裏管你什麼事?”

站在車邊的邵銘清淡淡說道。

看到他謝文昌大概猜出是怎麼回事了。

肯定是這小子毀了他們二房的榮耀事!

謝文昌伸手點點他。

“我還要問你呢,她是我女兒,管你什麼事!你在這裏幹什麼!”他喝道。

邵銘清看着他冷冷一笑。

“你的女兒?”他看了眼車上。

躺着的女孩子一動不動。如果不是再三確認還有呼吸,她跟死人沒什麼區別。

邵銘清收回視線看向謝文昌。

“姑丈,你的女兒已經死在礦山裏了。”他說道,伸手指了指山上,“你要找她就去跟山神說吧。”

他說罷手一撐坐到車上。

“走!”

適才謝文興已經交代過了,對邵銘清言聽計從,車伕聞聲毫不遲疑。離開牽馬前行。

“你!你這小混帳!”謝文昌氣急敗壞的喊道。要追過去,又記掛着礦山的事。

獻祭的女兒竟然沒死在礦山裏,那這礦山止住了坍塌還算不算他們二房也有功勞?

看着遠去的馬車。謝文昌跺跺腳,轉身向礦山而去。

…………..

謝柔惠的馬車到家的時候,門前也正亂亂,車馬涌涌的向外走。

看到這裏過來一輛毫不起眼的馬車。門口的僕役們忙粗聲粗氣的過來驅趕。

“是大小姐,是大小姐。”車伕急急的喊道。

“誰家的大小姐也不行!別擋了我們家的門!”僕從們喝道。

誰家?

謝柔惠刷拉扯開車簾。從車上跳下來。

僕從們陡然被跳下來的小姑娘嚇了一跳,帶看清模樣更是愕然。

這,這,是二小姐吧?

“二……”一個僕從張口就要喊。

“大小姐。您快請。”車伕大聲喊道,打斷了僕從的話。

大小姐?僕從的話被掐斷在嗓子眼瞪大眼。

這一聲大小姐讓門前的人都看過來。

“惠惠?”

“是惠惠?”

幾個老爺們在馬上看着這小姑娘,驚訝的說道。

“什麼惠惠!惠惠是跟文興他們去鬱山了。”謝存禮掀起車簾說道。目光在這小姑娘身上掃了眼。

這一定是那個孽障,真是沒心沒肺。祖母父母長姐如此辛勞,她還不知道去伺候,竟然自己跑回家了。

竟然還敢冒充惠惠!

“現在是玩的時候嗎?胡說八道什麼!讓開,別擋着路”他豎眉瞪眼喝道,神情是毫不掩飾的厭惡。

這個瞎了眼的老東西!

謝柔惠心中怒罵,面上絲毫不顯,且眼圈卻一紅,衝謝存禮施禮,一言也未辯解向家內奔去。

這孽障倒改了性子了,怎麼沒有像以前那樣瞪眼?

謝存禮念頭閃過。

“這真是大小姐。”車伕急急說道,“跟老夫人大夫人老爺去鬱山的是二小姐。”

真是大小姐?

在場的人面面相覷。

“怎麼可能!帶二小姐去鬱山幹什麼?”謝存禮說道。

“二小姐祭祀受傷了,老夫人大夫人要她在鬱山休養。”車伕說道。

“受傷了?受傷了也輪不到她去鬱山休….你說什麼?”謝存禮嗤聲說道,話說一半猛地回過神。

怎麼受傷的? 凡世斷緣 祭祀?二小姐祭祀?

他沒聽錯吧?

“他們說是二小姐祭祀的,都在喊二小姐。”車伕被這些老爺們的樣子嚇到了,結結巴巴說道,也不敢那麼肯定的說了。

祭祀事大,可沒人敢亂說的。

可是,二小姐爲什麼能祭祀?

謝存禮想到適才那小姑娘委屈的樣子,這真是惠惠啊?

想到這裏不由心疼的只抽。

哎呀他的惠惠這是受了多大的委屈啊!

謝媛這兩口子到底是幹什麼呢!不,也許是謝老夫人乾的!

祭祀事大,長幼有別,血脈不容褻瀆,謝存禮暫且顧不得去安慰謝柔惠,一拍馬車。

“快走快走!去鬱山!”他喝道。

去問問到底在搞什麼荒唐事!

一陣人仰馬翻謝存禮等人離開了,門前恢復了安靜,車伕這纔看向身邊的僕從。

這位大佬我賴定你了 “你可得好好謝謝我呢。”他說道。

僕從瞪眼。

“我謝你什麼?”他說道。

車伕牽馬哼了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