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藍玉等人大為吃驚的是,這金衣男子,看似年齡不大,但實力卻非常強橫,居然是雷劫中期的頂尖存在,已經無限接近於雷劫巔峰期強者。

金衣男子每一次出手。就令忘我峰的結界禁制劇烈顫抖一陣,眼見著這守護了玉女門後山禁地數千年的最強屏障,就要被他轟破開來。

四名玉女門守山長老,實力都在雷劫初期境界,四人聯手,威力非同小可,而金衣男子單手力戰她們四人,居然還穩佔上風,由此可見他實力之強。

金衣男子臉上帶著笑容。但笑容中卻透著幾分邪意,不時還爆出幾句輕浮調笑之話來,激的四名中玉女門守山長老羞憤不已。

「交出聞人秋雪,我立即離開。否則今日我鬧翻你們玉女門!」金衣男子一拳震退四名玉女門守山長老,大聲喝道。

「金不凡,你屢次犯我玉女門,出言辱我聖女。實在可恥,今日我們必誅殺於你!」一名守山長老柳眉倒豎,怒目瞪神金衣男子。厲聲回應。

「想誅殺我?哈哈哈,就憑你們四個,還差得遠!加上你們門主藍主,都不夠看!」叫做金不凡的金衣男子囂張大笑,又道:「今日,我先帶走你們玉女門的新任聖女享用幾天,等我玩膩了,再送還給你們。還有,你們替我轉告藍玉,讓她一月之後洗白白了在床上等我,否則我踏平玉女門!」

「你這淫邪之徒,人人得而誅之!」

玉女門四名守山長老羞怒交集,四人圍住金不凡,傾盡全力出手,然而她們四人在境界上差了金不凡一大截,雖然聯手而擊,但依然不是金不凡對手,發出的攻擊,都被對方單手輕鬆破解。

「你們幾個年齡太大,容顏已老,我沒興趣了,滾一邊去吧!」

金不凡說著,右手食指如劍,分別向著守護忘我峰的玉女門四長老點去。

虛空之中,突然出現四把巨大無比的金劍,金劍彷彿純金鑄造而成,如陽光一般耀眼,劍鋒銳利,似能割裂空間,散發出無上威壓,隨即劍身輕顫,發出清越的龍吟之聲,幾乎在同一時間內激刺而出,目標直指四名玉女門守山長老。


四把巨大金劍,超越音障,速度快逾閃電,在虛空中劃出四道流星般的金色劍芒,所經之處,空氣席捲激蕩,猶如風暴來襲,聲勢駭人。

四名玉女門守山長老,直面金衣男子的攻擊,望著那破空而至、瞬間即到眼前的四把巨大金劍,竟有種無力抵抗的感覺,心中頓時一陣驚駭,不得不抽身後退,避開金劍鋒芒。

金不凡逼退她們四人,立即返身,沖著忘我峰的禁制發出全力一擊,他並掌如劍,向前猛揮,一道百丈長的巨大金劍,從虛空向下斬落,轟的一聲,竟將忘我峰那道維持了數千年的堅固禁制斬的支離破碎。

「哈哈,聞人秋雪,我的小美人兒,我來啦!」

金不凡大笑一聲,身形如電,射入忘我峰峰頂的那座山洞中。

「不好!秋雪危險了!」

藍玉等人趕到忘我峰前時,正看到金不凡進入忘我峰的山洞,頓時大驚失色,藍玉更是玉齒緊咬,雙拳緊握,美眸中殺機迸現,她身周的空氣都受到她情緒的影響,劇烈波動起來,顯然她內心的憤怒已經達到了極點。

只是,藍玉等女似乎有些投鼠忌器,衝到忘我峰前後,站在金不凡沖入的那座山洞前的虛空中,一個個凝神戒備,不敢進入其中。

「金不凡,有話好商量,秋雪是我門中聖女,你休要傷害她!」

聞人秋雪是玉女門新任聖女,亦是藍玉的親傳弟子,金不凡一月前偶逢聞人秋雪,登時驚為天人,於是來玉女門向聞人秋雪示愛,被嚴辭拒絕後,他色心不死,屢次前來騷擾,並聲言不管用什麼手段,都要得到聞人秋雪。

幾日前,金不凡打探出聞人秋雪在忘我峰修鍊的消息后,便趁著今晚藍玉以及幾位玉女門太上長老在門主大殿陪貴人喝酒吃飯之機,偷偷溜到後山的忘我峰,準備搶走聞人秋雪,卻不料觸動禁制,引發警訊。

不過,金不凡自恃實力強大,既便是藍玉親至,他也不會放在眼裡,因此在觸動禁制后,他並未離開,發誓要在今日把聞人徠雪帶走,以供自己淫樂。

大陸上的修者,有人喜歡收集丹藥秘寶,有人喜歡收集靈石,而金不凡愛好獨特,喜好收集天下美色,他的宮中,已經是美女成群,只是這其中的絕大多數美女,並非自願,而是他依靠著強大實力強搶回來的。

金不凡是神州大陸超級勢力之一金劍盟的少盟主,被他看上的美女,幾乎都無法逃脫被他奴役的命運,偏偏他本人和他的後台都極其強大,少有人敢惹,就算敢惹,也多半會以失敗告終。

玉女門雖然是北玄域三大勢力之一,但比起金劍盟這個擁有數十萬弟子門人的龐然大物,卻不是一個檔次上的對手,聞人秋雪如果落在金不凡手中,絕對是凶多吉少,為了聞人秋雪的人身安全著想,藍玉等人雖然及時趕到忘我峰,卻不敢豁然沖入洞中,對金不凡展開攻擊。

「那金衣人是什麼人?居然敢夜闖你們玉女門禁地,好大的膽子!」葉寒站在藍玉身側,感受到藍玉在壓制著自己的憤怒情緒,低聲問道。

藍玉目光緊盯著前方的洞口,說道:「葉門主不認得他么?

葉寒搖頭,道:「不認得。他很有名么?」

藍玉苦笑道:「不錯,他很有名,只是卻是惡名!他喜好女色,強行擄掠了世間眾多女子,囚禁於他的萬花宮中淫樂,世人皆稱他為淫賊,他卻不以為恥,反以為榮。他是金劍盟盟主金凌天長子金不凡,擁有天縱之資,今年不過兩百歲,實力卻已經達到了雷劫境中期,我十天前與他曾經有過一戰,如果不是有兩位本門的太上長老相助,或許在百招之內就會敗於他手……」

葉寒聽到「金劍盟」三字,不由心中一動,想起自己之前在東玄域遊歷時,曾與一個叫做金智聰的修者發生過衝突,那個金智聰,似乎就是金劍盟的什麼少盟主,看來那位金劍盟的盟主,至少有兩個兒子,只是金智聰不過初入先天的修者,比起他這位喜好美色的大哥來,卻是弱了太多,完全不像一個爹教出來的。

另外,姬靈山、姬靈水兄妹所在的姬家,曾和一個叫做「靈土宗」的宗派發生過衝突,而「靈土宗」,是依附於金劍盟的一股小勢力……可以說,姬家的後台就是自己的仙醫門,而靈土宗的後台,卻是金劍盟。

葉寒接著又想到當初和玄冰奇火宮之間的那場大戰,當時玄冰奇火宮陣營中,曾有一位身穿金衣的嬰神境強者吳道子助陣,那吳道子,好像就是金劍盟的一位長老,自己原本想據此向金劍盟興師問罪,還沒來得及去呢,想不到眼前竟有金劍盟的人送上門來。

葉寒和金劍盟之間,早已經結下了不止一樁梁子,想要成為朋友或盟友,已經沒有可能,倒是成為對手的可能性非常之大。

通過藍玉之口,葉寒知道金劍盟的整體實力異常強大,可排進神州大陸前三之列,而據可靠消息說,金劍盟盟主金凌天的實力,已在前不久突破至仙道境界的初期。(未完待續。。) 金劍盟是神州大陸上最古老的勢力之一,創建已逾萬年,坐擁數十萬弟子,勢力遍及整個大陸,盟中強者如雲、更有一位仙道境強者坐鎮守護,底蘊之豐厚,遠非玉女門可比。

金劍盟勢大,盟主金凌天又是個極為護短、睚眥必報的人,因此大陸上的修者,極少有人敢招惹金劍盟弟子。

金不凡作為金凌天的長子、金劍盟未來盟主繼承人,再加上本人又是雷劫境界中期強者,自有一股傲視天下之氣,所到之處,橫行囂張,人人退避三分,就連藍玉都對他有些忌憚。

這次金不凡纏上玉女門新任聖女聞人秋雪,藍玉又驚又怒,但又覺得此事極為棘手,如果放任金不凡不管,只怕聞人秋雪會有危險,而如果和幾位太上長老聯手,把金不凡給斬殺了,由此惹來金劍盟的大舉報復,只怕玉女門千年基業要毀於一旦,那更是藍玉不願看到的結果。

不過,葉寒藝高膽大,門中又有酒仙人守鎮著,卻根本無懼金劍盟,也不把金不凡放在眼裡,他目光灼灼的看著金不凡闖入的那個山洞,沉聲道:「藍門主,秋雪姑娘正在閉關修鍊的關鍵時刻,那金不凡這樣硬闖進去,會影響到她的修鍊啊!」

「我正是擔心這個……」藍玉一臉憂色的道:「雖說秋雪是我玉女門後輩中的第一人,但她的實力和金不凡相比,還是差的太遠。我本想沖入洞中去救秋雪,可又擔心會激怒金不凡,傷及到秋雪性命。歷代師祖保佑,千萬不要讓秋雪出事!否則,我玉女門就算拼著玉石俱焚,今日也要留下金不凡!」

兩人正說著話,突然間聽到忘我峰中傳出一個女子的驚呼聲。這聲音被藍玉聽在耳中,她身軀微微一振,美目射出精芒,脫口大叫:「秋雪!」

站在藍玉身側的幾名太上長老,也個個動容,面露焦急之色。

一聲大笑,自前方山洞中傳出,隨著笑聲,金不凡的身形從洞口衝出,雙足踏在虛空當中。他左臂腋下,橫攬著一個身穿粉紅衣裙的腰肢。

那粉裙少女約莫雙十年華,一張清麗脫俗的絕美臉蛋,被一頭長長秀髮掩映住半邊,鳳眼之中,帶著無盡的羞憤之色,但苦於受制於人,身軀不能動彈,欲反抗而不得。只能任由著被對方攬住自己腰肢。

「師尊救我!」

粉裙少女雖然身不能動,但口卻能言,美目流轉間,發現了站在對面空中的藍玉等人。目光頓時一亮,嬌呼出聲。

「秋雪,你怎麼了?那淫賊,沒對你怎麼樣罷?」藍玉身形向前竄出。和金不凡隔空對峙。

「我……我正在沖關晉階的重要關頭,他……這淫賊突然衝進來制住了我。我現在經脈受損嚴重,只怕再好的丹藥。也無法治好了,今後我的實力,或許再難有寸進。師尊,我……秋雪愧對你的栽培……」粉裙少女正是藍玉的親傳弟子聞人秋雪,她說著說著,傷心欲絕,竟嚶嚶的哭出聲來。

藍玉一呆,隨即玉齒咬的咯咯作響,一臉俏麗面孔,竟變的有些猙獰可怕,看向金不凡的目光,如欲噴火,可見她此刻心中對金不凡已是恨入骨髓。

聞人秋雪,是藍玉的親傳弟子,也是玉女門千百年來最傑出的弟子,可以說承載著玉女門未來的希望,如今因為金不凡的搗亂,導致她經脈受損,修鍊受阻,甚至永遠無法也達到一個藍玉所期望的境界,這簡直等於毀了玉女門的未來,不僅是藍玉怒不可遏,其他玉女門的長老們,同樣如此。

「金不凡,你毀我玉女門聖女,斷我玉女門希望,今日不斬你,難泄我心頭之恨!」藍玉美目生寒,厲聲大喝道:「玉女門眾長老聽令,與我聯手,布下百劍大陣,無論付出多大代價,必斬此淫賊!」

「是!」

跟隨而來的四名玉女門太上長老,應了一聲,搶先衝上前去,分據四個方位,將金不凡圍起。隨即,又有數十道身形,從忘我峰的四面八方飛來,這些身影,都是玉女門的長老,擁有著丹元境以上的實力,她們加上藍玉以及四位太上長老,總人數不多不少,整整一百人。

百劍大陣,乃是玉開門的開山祖師所創,陣法玄妙,極為厲害,據說能夠困住仙道境強者,被稱為玉女門的鎮門之陣。

數千年來,玉門女沒遇遇到大難,此陣也就極少出現,藍玉若不是惱怒欲狂,也不會布下此陣,此陣一出,說明藍玉下了決心,想要金不凡的命。

以藍玉為首,加上九十九名玉女門長老,一百人在虛空中布成一朵巨大的鮮花形狀,將金不凡團團圍困在中心,人人手持長劍,劍尖直指金不凡,劍芒閃爍,凜凜殺氣自劍尖透出,向著金不凡壓迫過去,

金不凡被上百玉女門長老包圍,卻凜然無懼,居然還有心情調笑,他伸手在聞人秋雪的粉嫩臉蛋上摸了一把,輕佻笑道:「好滑!好嫩!哈哈,藍門主,我來找秋雪姑娘,只是想帶她出去玩玩,一月之後就給你送還回來,又不會要了秋雪姑娘的性命,你何必氣成這樣呢?唉,打打殺殺的很傷和氣的,萬一引發金劍盟和玉女門之間大戰,那就不好了……」

「無恥淫賊!」藍玉冷哼出聲,手中長劍一抖,泛出一朵朵劍花,厲聲道:「你準備領死吧!」

「哎呀,我好怕怕!」金不凡笑著,抓起腋下的聞人秋雪在身前一擋,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道:「秋雪姑娘在我手上,你們殺我,難道就不顧及秋雪姑娘的生死了嗎?」

藍玉美目蘊淚,目光轉到聞人秋雪臉上,顫聲道:「秋雪,我決心誅殺此賊,但卻難以保全你的性命,你……能明白師父的苦心么?」

聞人秋雪用力點頭,道:「我明白……我若被這淫賊抓走,清白難保,到時也無顏存活世間。況且我經脈受損,等同廢人,活著也沒什麼意義了。師父,你們你快快動手,一定要斬殺此賊,這樣秋雪死也無憾!」

葉寒皺了皺眉,心想聽藍玉和聞人秋雪的對話中的意思,似乎為了斬殺金不凡,要捨棄聞人秋雪,而之所以決定捨棄聞人秋雪,究其原因,居然是聞人秋雪經脈受損,今後實力難以提升,等同廢人……

在葉寒看來,門的弟子無論實力強弱,地位高低,遇到事情時,性命都應該放在第一位,如果輕易的捨棄某個弟子性命,則顯得太過冷漠、太不近人情了。

尤其是聞人秋雪還是玉女門資質無雙的天之驕女,雖然經脈受損嚴重,但也不是沒有辦法治癒修復,如果就這樣捨棄她的性命,實在是豈有此理!

葉寒目光落在聞人秋雪臉上,見她雖然一副慨然赴死之態,但俏臉之上卻是淚水如珠,如梨花帶雨,我見猶憐,一時間動了惻隱之心,暗嘆了口氣,身形前沖,站在藍玉身側,輕聲道:「藍門主,秋雪姑娘是你的親傳弟子、是你們玉女門聖女,你們就這樣準備捨棄她的性命么?」


藍玉一怔,隨即黯然道:「葉門主,世間女子,清白第一,倘若秋雪被抓走,必定難逃被這淫賊所辱的命運,與其那時她生不如死,還不如現在冒險一搏,說不定能救她一命。如果救不了,她以死殉道,也勝過被抓受辱!」

葉寒搖了搖頭,道:「你們暫緩出手。此事,交給我來處理吧!在我眼裡,人的性命最重要……當然,我的對手除外!」

他說完這句話,便一步步踏著虛空向前走去,淡漠的目光,凝注在金不凡的臉上。

藍玉知他實力強大,由他出手,定能壓制住金不凡,心中不由一喜,轉念又想金不凡是金劍盟盟主金凌天的兒子,手中必定有不少厲害底牌,於是脆聲提醒道:「葉門主不可大意,一切小心!」

金不凡也在看著葉寒,當他發現自己居然看不透葉寒的實力時,暗暗心驚,心想玉女門中全是女弟子,從不收男弟子,這人想必是個外來者了。

「你,給我站住!」

看著葉寒一步步向自己走近,金不凡竟有種脊背發涼、難以喘息的感覺,而這種感覺,他只有在面對著自己父親金凌天時才會有,他不敢再讓葉寒靠近,立即大聲喝止。


「你讓我站住,我就站住?我為什麼要聽你的?」葉寒冷笑,腳步不停,繼續繸行。

「憑這個!」金不凡捏了捏聞人秋雪的臉蛋,正色道:「你若再不停步,我便要了她的命!」

「我不是玉女門的人,你要殺便殺,與我何干?」葉寒面無表情的說道,這個時候,他距離金不凡,僅有十丈。

對於他這種強者來說,十丈的距離,一瞬即至。

從葉寒身上,金不凡感受到了強烈的威脅,他心中發毛,急道:「不是玉女門的人,你多管什麼閑事?吃飽了撐的啊?」

葉寒忽然笑了,抬手一指聞人秋雪,道:「我和你一樣,對這女人很有興趣!把她交給我,我便不再插手管這閑事!」(未完待續。。) 葉寒此話一出,現場眾人,全都怔住。

「哈哈,原來兄台也是我輩中人,喜歡美女啊!」金不凡最先回過神來,放聲笑道:「既然如此,兄台不如與我聯手,帶這女人離開,然後我們兩人,共同享用這女人,不如兄台意下如何?」

藍玉等玉女門眾人,聽到金不凡這話后,不由齊齊吃了一驚,目光紛紛轉向葉寒,心想葉寒若真和金不凡聯手,那麼聞人秋雪就真的危矣。

不過在藍玉看來,葉寒不似淫邪之人,況且又是堂堂一門之主,身邊根本不缺美女,就拿今日跟隨他同來的那幾個女弟子來說,就個個不比聞人秋雪差到哪裡去,再者說,就算他真的喜歡聞人秋雪,大可以光明正大的向玉女門提及,也不至於和臭名昭著的金不凡聯手罷?

只是,葉寒剛才那一句「我和你一樣,對這女人很有興趣」,說的實在有些唐突了,令人搞不懂他究竟是什麼意思。

「與你共享,哪有我一人獨享快活?」葉寒臉色一冷,聲音森寒,道:「現在,給你十息時間,把秋雪姑娘交給我,我放你離開。否則,今日我必斬你!」

金不凡眉頭一挑,不怒反笑,道:「放屁,你真以為老子怕你不成?想要秋雪姑娘,你憑實力來拿!」

話聲未了,金不凡突然右掌斬出,一把靈氣化成的巨大金色長劍橫貫虛空,向葉寒當頭劈下,同一時間,金不凡雙腳下方出現一把金劍,那金劍竟是把曠世少有的仙階秘寶,載著金不凡和聞人秋雪的身形,化作一道金色流光,瞬間突破了玉女門百位長老結出的百花劍陣。向著遠方遁走。

金不凡不是傻瓜,如果真要對決起來,他雖然有底牌在手,無懼玉女門的百花劍陣,但如果再加上一個實力深不可測的葉寒,恐怕就凶多吉少了,所以他毫不猶豫的就選擇了逃走,什麼身份名聲,對他來說,根本就不重要。

有了仙階秘寶的加持。金不凡實力猛增,遁逃時的速度之快,令藍玉等女望而興嘆,知道就憑自己這些人,根本是無法追及了。

只是一眨間的功夫,金劍已飛出了數里之外,眼看就要脫離眾人視線。

「想逃?沒那麼容易!」

葉寒大喝出聲,同樣施展出飛行之術。他的實力,雖說只比金不梵谷出一個小境界。但他是萬年難出一個的五行之軀,實力比正常情況下的雷劫巔峰強者要高出數倍,因此即使金不凡有仙階秘寶加持實力,也還是落後了葉寒不少。

葉寒所用的飛行之術。乃是一種叫做「九旋折」的秘術,修鍊至大成境界時,腳下輕輕一個折轉,身形眨眼間就會出現在數百里之外。比起仙道強者擁有的空間瞬移的秘術,不遑多讓。

葉寒虛空踏出腳步,雙腳微錯間。身形隨之一晃,然後上一刻人還在原地,下一刻就已經出現在了金不凡身後十數丈處。

「把人給我留下唄!」

葉寒又是一聲大喝,右手十指箕張,向前疾探而出,一隻靈氣化成的巨大手爪,從虛空落向金不凡頭頂,那巨爪猶如如一座山嶽般凌空壓下,逼迫的四周空氣激蕩四散,虛空都為之震顫不止,似要破裂開來。

驟然感覺到頭頂生出的巨大壓力,金不凡竟有種不堪重負、筋骨欲折的感覺,他心中一陣駭然,知道葉寒實力之強,根本不是自己能夠抗衡的,既然有仙道秘寶助陣也差了些。

金不凡固然愛美女,但更珍愛自己的小命,他猜想葉寒攻擊自己,是為了和自己搶奪聞人秋雪,如果自己把聞人秋雪殺掉,只怕他會恨上自己,全力進行追殺。

這個時候,還是保命要緊,金不凡心念電轉間,已作出權衡,當下放開了抓住聞人秋雪的那隻手掌,全力催動腳下踩踏的秘寶金劍,身形陡然加速,在意不容發間從葉寒靈氣形成的巨爪籠罩下脫出,向著遠方天際遁去。

「小子,跟我搶女人,你是第一個!好,我記住你了!你給我等著,早晚一天,我會取你小命!」到手的美女被葉寒搶去,金不凡又氣又急,心中大為不甘,臨走時,不忘留下一句狠話。

「我等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