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之後,剛剛一起的其他姑娘很自然地匯入人群,有的上前和某個男人打招呼,有的去自助餐桌那邊取用飲料,還有徑直跳進泳池開始游泳。

伊娜絲可沒她們這麼熟門熟路,直到快要走到男人近前,才猛然驚覺,又連忙拐了下,左右找找,看到自己妹妹就躺在隔著男人兩個姑娘身位的右邊一側,泳裝外披著一件白色輕紗,臉上是一隻很大的墨鏡,很享受的模樣人,這種輕鬆感讓伊娜絲有些羨慕。

走到自己妹妹身後,伊娜絲彎下身,輕輕喚了一聲。

梅拉尼婭見姐姐出現,對身邊的海蒂·克魯姆說了句,畢竟不是男人身邊的位置,海蒂很好說話地和旁邊姑娘一起朝一側讓了讓,還禮貌地和伊娜絲打招呼。

伊娜絲略顯拘束地回應過這群圈子裡大名鼎鼎的妖精們,然後轉到躺椅前面,小心翼翼地爬上來,學著妹妹模樣躺好。

「西蒙正在和人說話,我們等下再過去打招呼。」

耳邊傳來妹妹低聲交代。

雖說剛剛看到有女孩上前和男人招呼,但既然妹妹這麼說,伊娜絲連忙點頭。

放鬆躺好,望向綴著一些白色雲朵的碧藍天空,除了陽光有些刺眼,其他都讓人舒服到想要睡過去。

再斜眼瞄過去,不知道妹妹哪來的墨鏡。

梅拉尼婭察覺到姐姐的小動作,微微側頭朝一位女侍招了招手,交代一句,片刻后女侍就送來了一隻墨鏡。

伊娜絲本來要隨手戴上,不經意打量一眼,才發現墨鏡上鑲嵌著梵克雅寶的標誌,混了幾年時尚圈,伊娜絲當然知道梵克雅寶,腦海中冒出了個肯定很貴的沒出息念頭,小心戴上。

再次躺好。

小心翼翼地做了個深呼吸。

舒服。

想想周遭所處環境,頓時感覺人生沒什麼追求了。

安靜下來,伊娜絲還發現這裡能夠聽到西蒙·維斯特洛那邊的對話,主要是某個嘰嘰喳喳的小姑娘。

只可惜對方用的是俄語,她們姐妹的祖國斯洛維尼亞當年是南斯拉夫聯邦的一員,曾經奉行不結盟政策,和蘇聯與美國都不親近,也就沒有前華約國家那樣學俄語的習慣,哪怕她們屬於受過良好教育的中產階層,除了母語,也只會一些日常的義大利語和英語。

當然聽不懂。

有些遺憾,還是忍不住側耳傾聽。

柳德米拉·貝索諾斯科娃也是確認周邊妖精們大概率都聽不懂俄語,才故意在男人耳邊嘰嘰喳喳:「……西蒙,你好偏心啊,憑什麼貝爾科斯卡和格莫洛娃她們的爸爸都能參加議員選舉,我爸爸卻不行?爸爸可是軍事主題樂園那邊最勤勞的員工,每天都是最早上班的,還要拉著哥哥不許偷懶。」

西蒙環著丫頭腰肢,感受著身上的溫軟觸感,享受著秋日裡的暖煦陽光,同樣有些想要睡過去,輕聲敷衍道:「既然你爸爸那麼累,你還想他多一份工作?」

「可以讓爸爸辭掉主題樂園的工作專門去當議員啊,那可是議員呀。」

「要不讓你爸爸去當總統吧?」

「……」柳德米拉見男人昏昏欲睡地模樣,抬手想要捏一下他的鼻子,到底沒敢下手,悻悻收回小爪子,轉而道:「西蒙,你下次什麼時候去烏克蘭啊?」

「不知道。」

「唔,你再敷衍我,我就不愛你了。」

「嗯。」

柳德米拉無可奈何,又想起一件事,稍稍抬起身子道:「對了,西蒙,你給了姐姐一個基金讓她打理,我覺得,我也可以試試哦?」

「拿到基金,你想買什麼?」

「私人飛機,」柳德米拉脫口而出,說完才反映過來上當,探過腦袋張嘴在男人唇上作勢咬了下,語氣又轉為撒嬌:「我想要一架屬於自己的私人飛機,西蒙,你買給我好不好,不需要波音767,灣流V就可以。」

「烏克蘭那邊不是有一架嗎?」

「那是大家公用的呀,而且,我經常想用姐姐都不讓,我覺得我姐姐一定是撿來的,才這麼不愛自己妹妹。」

「我也這麼覺得。」

「西蒙,到底行不行呀?」

「我決定接下來一分鐘都不愛你了。」柳德米拉說著,小身子卻是又討好地朝男人胸膛貼了貼,還乾脆扯掉了Bra,趴好之後接著道:「西蒙,今年真得沒有維密秀啦?」

「沒。」

「你當初明明答應我滿18歲可以上維密的。」

「哦。」

「我咬你哦。」

「……」

「西蒙,我打聽過,他們說維密可能會在千禧年重啟,到時候我要走大開,好不好?」

「嗯。」

「你答應啦,這次可不許反悔。」

「別吵,讓我睡一會兒,要不然容易忘事情。」

「嗯嗯嗯,」柳德米拉點著腦袋,又在男人唇上啄了下,呵著熱氣膩聲道:「西蒙,要不我們回別墅里去睡?」

「我好像快忘記什麼事情了。」

「好啦,我閉嘴。」

西蒙並沒有睡太久,大概一個小時后醒來,身上還貼著一具軟玉溫香。

捧起來看了下,卻是安吉拉·林德沃。

嫩嫩的小狐狸並沒有睡著,見男人醒來后看向自己,帶著點小忐忑地解釋道:「剛剛,你把我抱上來的。」

某隻小妖精顯然沒有陪自己睡覺的耐性,西蒙也記起睡著之前小狐狸就在自己旁邊,笑著推了推她,兩人一起坐起身,說道:「幫我拿一杯果汁來。」

安吉拉答應著,乖巧地起身走開。

旁邊不遠處等到現在的伊娜絲·科納夫斯見男人終於醒來,身邊又沒人纏著,連忙推了推身邊妹妹,同樣睡著的梅拉尼婭被推醒,聽姐姐在耳邊說話,還有些迷糊,不太情願地坐起身,帶著姐姐向西蒙這邊走過來。

相比受寵的曲絲·高芙她們,梅拉尼婭能夠明顯感受到自己的不上不下,因此在男人面前難免小心翼翼,轉眼幾步就已經打起了精神。

安吉拉剛剛被男人睡夢中摟在身上后還佔著旁邊自己的空位,梅拉尼婭此時順勢坐下,和男人招呼著,介紹道:「西蒙,這是我姐姐伊娜絲。」

西蒙抬頭打量。

倒是不太記得梅拉尼婭還有一個姐姐,此時看來,兩女年齡差不多,雖說和妹妹不像,卻同樣漂亮,還有點類似好萊塢的一位女星。

「你好,維斯特洛先生。」

伊娜絲等妹妹介紹一句,連忙招呼,還下意識伸手過去,隨即就發現這種居高臨下的姿勢有些不妥,好在男人並沒有介意地和她握了下。

隨後還是有些尷尬。

男人左邊的空位已經被妹妹佔據,右邊大喇喇躺著一個姑娘,明顯沒有給她讓位置的打算。

總不能這麼站著和男人說話吧?

好在西蒙幫她解決了困擾,拍了拍身前:「來,我看看,你好像一個人。」

伊娜絲不明所以,卻是本能順從地矮下身,還以為男人會向後坐一些給她讓出躺椅邊緣,可惜沒等到,又不能蹲著,不知不覺很自然地跪坐在躺椅前。

想想眼前是西蒙·維斯特洛,伊娜絲就對於這個姿勢不覺得什麼,只是地面有些硬。

膝蓋疼。

也只能忍耐。

剛剛的高低位置隨之對換,變成男人有些居高臨下。

安吉拉此時送了一杯果汁過來,西蒙沒接,示意遞給旁邊的梅拉尼婭,伸手托起面前女子臉龐,再次打量幾眼,終於想起,笑道:「詹妮弗·艾斯波西多。」

男人略顯粗糙的指尖滑過自己臉頰,伊娜絲感覺心跳開始加快,又想起剛來時做的那些檢查,聽到男人說起一個人名,有些訥訥地反問:「您,您說什麼?」

「剛剛沒想起來,」西蒙收回手,看向旁邊的梅拉尼婭:「你姐姐有些像一個好萊塢女星,詹妮弗·艾斯波西多。」

捧著一杯果汁的梅拉尼婭不認識那位在好萊塢只能算三線的花瓶女星,對於姐姐此時的姿勢和男人剛剛的動作也仿若未見,還陪著笑臉:「我姐姐很漂亮呢。」

這麼說著,內心卻是悄悄盤算。

如果,她們姐妹倆,男人接下來會不會多支持她們一些。

她是一個很聰明的女人,清楚現在的情況繼續下去,最多將來離開時攢一份不錯的私房,但想要維持當下的富足生活,根本不可能。至於再找一個有錢人結婚,且不說圈子裡能有這種歸屬的模特寥寥無幾,就算找到,又有誰能比西蒙·維斯特洛更有錢?

至於回到那個只有兩百萬人口的母國,她更是沒想過。

因此需要再往上爬。

要麼在男人這裡更進一步,能有個孩子最好。

要麼在自己的事業上更進一步,像腰精腿精那樣擁有一份厚實的家底。

西蒙沒理會身邊梅拉尼婭打什麼小算盤,只是再次轉向伊娜絲:「今晚留下吧。」

說完起身。

伊娜絲還沒反應過來西蒙話語意味著什麼,見男人起身時赤著腳,下意識把旁邊一雙拖鞋拿過來放在他腳邊,揚起臉龐,帶著點自己都沒發現的討好。

西蒙手掌在女人臉上滑過:「謝謝,不用。」

然後走向泳池,一個猛子扎進去,水花濺起,泳池裡頓時一陣嘻嘻哈哈的女人尖叫。

當男人離開,躺椅上剛剛似乎還在睡覺的姑娘們也陸續坐起,紛紛撲向泳池那邊。

伊娜絲見西蒙左邊的羅伯特·奇爾科離開,終於想起要起身,在妹妹身邊坐下,看了看梅拉尼婭,又瞟向泳池,眼神詢問她們應不應該過去。

梅拉尼婭沒急著動,端起手裡的果汁喝了一口,輕聲道:「剛剛,西蒙說讓你今晚留下。」

伊娜絲又不傻,此時當然已經明白過來,臉色微紅,頓了頓,才道:「我知道啊。」

梅拉尼婭見姐姐沒有抗拒,跟著微微點頭,又小聲道:「你不是一直想要成立自己的品牌嗎,或許,西蒙可以幫我們。」

「其實……」伊娜絲見妹妹提起這個,稍稍猶豫,還是道:「我覺得,梅拉,我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如果不是在米蘭混跡幾年都沒結果,她也不會想著來投奔妹妹。

「只要能成立公司,還有西蒙的資源支持,我們可以專門請更好的設計師,」梅拉尼婭也知曉自己姐姐的斤兩,這麼說了句,又接著道:「我會看情況和西蒙說一下這件事,西蒙如果願意給我們投資的話,他的那份之外,剩下的股份,我要佔一半。」

伊娜絲眨了眨眼睛,隨即明白。

妹妹的意思是,親姐妹明算賬。

下意識有些抗拒。

以前這個妹妹可不是什麼事情都和她算這麼清楚。

不過,突然又明白,大家都不再是小孩子。最後遲疑片刻,伊娜絲沉默地點了點頭。

梅拉尼婭見姐姐答應,不再多說,把那杯只喝了一口的果汁放在旁邊,起身脫掉身上的防晒輕紗,同樣走向泳池。伊娜絲望著妹妹躍入泳池,突然生出些較勁心思,覺得不該輸給這個妹妹,於是也站起身,走了過去。 「你剛才給劉心菲送電腦了?」

顏芊芊的語氣很平淡,平淡的讓江若東有些小害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