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妖刀的氣勢完全不同,這是一股很陰冷污濁的氣息,跟自己修行的死氣有幾分相似。是以在靈雀子都沒發現有異常的時候,唐牧北就覺得某處蠢蠢欲動,似乎可以吞噬?

霧草!

我是不是中毒了?

爲什麼感覺到這種氣息會覺得很好吃?

麻.蛋,不會是真的要進化成吃鬼的男人了吧?

我特麼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啊!唐牧北心裏一陣撓牆,我的畫風千萬不要向着奇怪的方向歪啊!

“哪裏哪裏?爲什麼我什麼都感覺不到?”靈雀子控制着飛劍小心翼翼向前靠攏,與此同時手機軟件沒有異常,在她的感知中周圍只是很普通的山林而已。

“再往左邊偏一些,大概兩分鐘以後悄悄停下。”大敵當前,唐牧北努力不讓自己胡思亂想。

若是此次能協助靈雀子姑娘抓捕到惡鬼,自己就能得到陰界總部的獎勵,所以加油吧!

唐牧北胡亂給自己找着理由,他纔不想承認到頭來沒慫,是因爲突然覺得惡鬼的氣息很好吃的樣子!

“牧店主,這裏什麼都沒有呀……”靈雀子將飛劍降落在樹林中,壓低聲音悄聲道。

眼前與飛過的山林沒有任何區別,除了起伏山巒外就是濃密的樹木和遍野枯草,哪有什麼古怪氣息?

唐牧北伸手在虛空中抓了一把,心中更加肯定,“就是這裏!在我的感覺裏方圓十幾裏好像被什麼東西包裹住一樣。會不會是被設下了結界?”

“惡鬼是不會設置結界的!”靈雀子小聲矯正道:“它應該是會一些比較高級的陣法,看來這名惡鬼生前不簡單啊。難怪能逃出來,還能躲過這麼長時間的鬼差搜索,如果是高級障目陣法的話,難不倒我!”

她在自己的小香袋裏翻找片刻,拿出一具防毒面罩來!

唐牧北都驚呆了。

防!毒!面!罩!

而且是極具科幻效果的防毒面罩,戴上以後視覺衝擊力老強了!

戴上防毒面罩就能破解高級障目陣法?

我讀書少,你們不要騙我好不好?

小說裏都不敢這麼寫啊!

“果然不愧是牧店主!這裏真的有一個法陣!藏的這麼深都能被您察覺出來,好厲害!”戴着面罩的靈雀子說話聲音絲毫不受影響,可能陰界出品的裝備效果比較好吧。

不過真的好想看看,在面罩鏡片過濾下,前面還是什麼樣子。

“太不意思啦牧店主,這是母上大人特意爲我煉製的法器,已經認過主了所以不能給別人戴。接下來的路,請牧店主抓緊我,在這種高等級陣法中失散了會很麻煩的。”靈雀子解釋着,伸手就抓住了他的手。

居然沒體溫!

難怪這姑娘一直強調暖暖的很舒服。

之前雖然被她凝聚出來的人形抱着胳膊,但隔着厚厚兩層羽絨服,什麼都感覺不出來。

現在手握到一起,那隻小手軟軟的綿綿的,就是沒有半點溫度。

像是握着一隻布娃娃的仿真手一樣。

霧草!我什麼時候有錢買這麼仿真的娃娃了?別自己胡亂腦補!

此刻小心翼翼拉着唐牧北行走在陣法中的靈雀子眼中,面前哪是普通的山林?

方圓十幾裏範圍內,一多半都是墳墓!

剩餘的半山腰位置都是破舊房子,像是個被廢棄的村莊。

還好牧店主看不到眼前的狀況,靈雀子偷偷看了一眼身後的唐牧北,即便是牧店主看到這一幕也會心驚的吧?

畢竟,上百隻被操縱如同玩偶一樣的厲鬼圍着大大小小几十座墳墓悄無聲息做着詭異動作,這種讓人打心底發毛的景象,就是去地獄參觀過的靈雀子都會覺得恐怖。

那是怎樣的景象啊。

每座墳頭上都放着一個人頭,所有人頭都是被硬生生扯下來的,脖頸邊緣層次不齊,發黑血跡依舊在流動,人頭面部卻保持着詭異笑容。

圍着墳墓行走的厲鬼個個都帶着那種難以言明的詭笑表情,走幾步悄無聲息又整整齊齊做出一個扭曲的動作。它們的姿勢不停變化着,似乎在進行某種祭祀儀式。

漆黑夜幕中漂浮着無數似笑非笑的鬼臉;耳邊還不時飄過來淒厲鬼笑聲。

不怕鬼哭,就怕鬼笑。

目光所及之處,所有的臉都帶着詭笑。

半山腰處還有一列站立絲毫不動的厲鬼,整張麪皮被扒下去,只剩下血肉模糊的面孔,依舊咧嘴彎眼保持着笑容。

“我還是隻看到一片樹林,你看到什麼了?”唐牧北對眼前的恐怖情景絲毫不知。

靈雀子看看猶如睜眼瞎的牧店主,貝齒輕咬嘴脣,然後壓低聲音道:“有上百隻厲鬼,它們在……圍着墳墓跳舞。”

霧草!

難道這就是真?墳頭上蹦迪?

這片被隱藏起來的地方夠喜慶的啊,厲鬼們還在墳頭上蹦迪,這是慶祝自己死的好死的棒麼? 第4538章

「年幼的眉心被帶回華靈宗,華靈宗宗主並沒有收對方為徒,而是想要按照故人的要求,讓眉心平安活下來,因此沒有人知道眉心是華靈宗宗主故人之女,眉心被華靈宗的宗主安排給其中一位長老門下為弟子,希望眉心平安的活著……」

「但是眉心長大后出色的美貌,給她帶來了很多的麻煩,但是那時的眉心性格怯弱,實力低微,時常被欺負,加上華靈宗少主對眉心傾心不已,使眉心在華靈宗的日子十分不好過……」

「可是,三百多年前,也就是前任聖女隕落的那一天,眉心在外受傷狼狽回到華靈宗,從此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從一個天賦尋常的普通弟子,直接變成了天才,還被華靈宗宗主收為關門弟子!」

「所以,我猜測當日梅心自爆,靈魂應該是負傷逃走了,然後機緣巧合下,遇到了那日可能剛剛被害的眉心的身體,奪舍對於修鍊者而言十分困難!」

「更別提梅心自爆受傷的靈魂,是壓根不可能奪舍成功的,所以我猜測梅心應該是運氣不錯,遇到了剛斷氣的眉心,讓她不用浪費一點力氣,成功佔據眉心的身體……」七使者長老分析的說道。

五使者長老聞言點了點頭道:「我同意這個說法,這樣也就能說明,為什麼眉心除了實力天賦,其餘地方沒有任何問題了,也更加證明了為什麼她一來就先殺了大使者長老等人了,這分明就是在為自己報仇!」

「雖然我想不明白她為何沒有對我們出手,是真的覺得當時我們沒有參與逼她自爆,還是覺得都殺了不好掌控聖主殿,但是我覺得她應該就是前任什麼梅心無疑了……」五使者長老看著幾人說道。

三使者長老和八使者長老沒有說話,但是他們也認同了七使者長老的說法!

「如果真的是她,那麼她的野心已經很明顯了,她的目的應該就是整個聖主殿了,而且她用了一個月的時間,成功做到了,真的是讓我們不得不防啊!」三使者長老嚴肅的說道。

「有句話我一直沒說,畢竟我在這個位置,不能隨意說話,但是事情到了今天這一步,我也沒必要藏著掖著了,其實我一直不明白,為什麼大使者長老等人,一定要把聖主殿的權利握在手裡?」

「說起來我們都是聖主殿的使者長老,和聖女應該是同心協力,把聖主殿帶上更高的境界,可是自從我當上使者長老后,就覺得大使者長老一直希望我們的權利,或者是說他的權利高於任何人,包括聖女!」

「我其實一直不明白這是為什麼?所以後來我和師兄也越來越不喜歡攙和他們的事情了,現在大使者長老等人都沒了,我實在是好奇原因!」八使者長老看著三使者長老問道。

「其實很簡單,不過兩個字貪婪罷了……」三使者長老苦笑一聲的說道。

「所以,這麼多年來,」 唐牧北剛歡脫的想了那麼一下,隨即又覺得不對勁。

上百隻厲鬼?

荒山野嶺的它們怎麼全聚集在這裏?

難道是那隻惡鬼用了什麼召喚的陣法?這些厲鬼會不會被它控制了?那豈不是說,自己跟靈雀子姑娘要面對一隻惡鬼+上百隻厲鬼的集體攻擊?

霧草!

會出人命的啊!

不知道店主這種外派公.務.員死了,陰界會不會有什麼特殊待遇,會讓自己還陽麼?

呸呸呸,別亂插旗!鬼才死呢!

“現在咱們該怎麼辦?”唐牧北是倆眼一抹黑,只能聽從調遣。

靈雀子向四周望了望悄聲道:“牧店主,您呆在這兒別動,有墓碑擋着它們看不到您。我得去把陣法的陣眼找出來解決掉,咱們肯定搞不定這麼多被操縱的厲鬼。所以一會兒只要您能看到真實景象就說明陣法被破解了,趕快把妖刀的通訊玉牌捏碎,咱們得有它幫忙才行。”

“好,靈雀子姑娘你千萬小心。”唐牧北心裏清楚,自己跟着非但幫不上忙反倒是個累贅。

靈雀子姑娘已經是二品境界,對付沒有品階的厲鬼還是綽綽有餘的,更何況她還有個煉器師母上大人,一身神裝保命逃跑應該不成問題。

看着她一撒手轉身就消失在身邊的山林中,唐牧北待在原地也沒閒着。

雖然看不到,但身邊的氣息切實存在,這對於修煉死氣的功法來說簡直就是漫山遍野的能量!

自己剛修煉的讓死氣能在體內自由運轉,此時如此豐厚的能量,悄悄吞噬一點應該沒問題吧。更何況,如此龐大的戾氣,顯然是那隻惡鬼給自己準備的補品,自己吞噬多一點惡鬼就少一些,怎麼看都是好事呢。

唐牧北盤膝坐下,開始第三次正式修煉。

這次他沒再調用封印中的死氣,而是儘量放開心神讓全身毛孔進行自由呼吸。與此同時,鼻翼吸入的空氣也包含着大量戾氣,所有氣體進入身體後,功法引領戾氣開始運轉同時吐出乾淨卻不需要的空氣。

此時此刻,我們偉大的牧店主因爲修行特殊功法,已然化爲一位人體過濾機。

是的,來看這位人體全自動過濾機的功效,他可以吸進所有廢氣將對人體有害氣息全部轉化爲能量儲存在體內以備不時之需;而同時卻將完全淨化的空氣再次還給大自然。儘管牧店主不能進行光合作用,但只要處於修行狀態,他的空氣過濾效果是普通樹木的數十倍。

也就是說,牧店主盤膝打坐五分鐘,相當於一片小森林的淨化能力!

多麼偉大的人啊,他用自己的呼吸爲世界創造更好的環境!

唐牧北非常享受修煉狀態,隨着越來越多的戾氣進入體內轉化爲一股黑色能量,他就越覺得渾身通暢舒適。

肉體長時間沒能休息的疲勞,也在一呼一吸能量沖刷經脈中消失了。

難怪小說裏的大佬們都動不動要閉關,要是有機會我也閉關去!修煉實在太特麼爽了!

此時的唐牧北覺得自己很幸福,周身被濃郁的能量包裹,不需要費盡心思去撕扯,自由呼吸就能得到大量戾氣。

這感覺就像是一個愛吃巧克力的孩子,進入了威利旺卡的巧克力工廠,而且獲得允許,可以隨便吃!

那就吞噬吧,更多更大量的吞噬!

靈雀子靠着身上法寶掩蓋氣息悄悄前進,雖然自己不懂陣法,但有母上大人親手製作的愛的面具啊!

母上大人的好友芝蝶仙子是陣法大家,她經常配合給母上大人煉製的法器兵刃上畫加強陣法。

所以這隻面具製作的時候,芝蝶仙子幫忙在面具上加了很多實用小法術。

比如說,該主人深陷迷幻陣法險境時,面具上的破解陣法法術就會自動開啓。雖然並不能真正將陣法破解掉,但對於重點位置會有顯示。

比如現在,靈雀子就能清晰的透過護目鏡看到一處顯眼的紅色區域。

想要破解這個障目陣法,最重要的位置就在這片紅色區域中。

靈雀子從小接觸的都是各領域大佬們,耳濡目染也懂得一些簡單壓制陣眼之物。所以她很快就在八十多平米的紅色區域仔細翻找,只要拔掉陣眼,此地就會完全暴露。

以妖刀的縮地成寸能力,肯定可以第一時間趕過來!

靈雀子在小心翼翼仔細搜索着;另一端的唐牧北卻是越來越順暢。

從剛開始一縷縷吸收戾氣;逐漸地開始轉變爲一股股吸收;再接下來,以他爲中心開始形成一個小小的黑色漩渦,大量戾氣開始向着此處奔騰!

漩渦越來越大,沉浸在修煉中的唐牧北絲毫沒察覺到。

幾十座圍着墳頭做出古怪動作的厲鬼們一個接一個停下來,就連墳頭上放置的人頭,也都緩慢的全部調轉過來。

所有似笑非笑面孔,全都緊盯着唐牧北!

“找到了!”靈雀子尚未發現異常,她正欣喜的將一株成型的鬼爪草拔出來。

這就是陣眼了!

成熟的鬼爪草猶如干枯手骨,種植在滿是枯黃色雜草中很難被人發現。看來此地的陣法已經準備了很多年,否則挑剔生長環境的鬼爪草怎麼可能生長到這麼大?以靈草做陣眼,通常比較常見,只是這麼完好的鬼爪草難得。

靈雀子欣喜地從小香袋裏拿出一個小水滴,將鬼爪草小心翼翼放進去收好。

“牧店主,快捏碎通訊玉牌,我在這兒頂着!”靈雀子起身大聲喊道,而這時她才發現,沒有一隻厲鬼被自己的喊聲吸引,它們全都直愣愣盯着牧店主所在的位置。

那裏,已經變成一團濃郁的黑色大漩渦!

與此同時,聽到靈雀子的喊聲,唐牧北第一時間將玉牌捏碎,同時從修煉狀態中退出來。

“霧草!這是什麼情況?”他睜開眼已經做好心理準備,畢竟障眼法消除之後肯定能看到很多厲鬼。

但眼前這是什麼景象?

靈雀子姑娘,你真的好善良,告訴我它們在墳頭蹦迪,這特喵的跟我想象的喜慶場景完全不一樣啊!

“唔,原來是景瑤城的牧店主。”嘶啞聲音剛響起,唐牧北就看到一隻惡鬼向自己撲過來!

說時遲那時快,靈雀子距離較遠趕不過來;唐牧北撩起飛腿踹向撲過來的傢伙!

麻.蛋先吃我一記斷子絕孫腳!

陰風呼嘯,惡鬼躲過他的襲擊站在一米開外。

圍繞着唐牧北的戾氣漩渦尚未平息,它能嗅到一絲危險味道。

似乎太靠近的話,會被一起吞噬掉啊。

“我花了二十年時間佈置這個陣法,又屠殺了上百人拘住魂魄留在這裏。用了幾十年才凝聚起來的戾氣,可是給我自己晉級的大補之物。牧店主就這麼吞噬我費盡心血凝聚起來的戾氣,真的好麼?”

唐牧北這纔看清楚,惡鬼與厲鬼真的很容易分辨。

它已經沒有半點人類相貌,像極了電影裏演的復活木乃伊。身上有些地方還裸露着骨架;多數部位已經被新生出來的肌肉覆蓋住,血淋淋的臉上眼眶裏已經生長出兩隻眼珠,一說話嘴巴開合,下頜骨還能露出明顯的骨頭。

獨佔總裁 看來假以時日,它能依靠這裏濃郁的戾氣生長出血管皮肉來。

到那時,惡鬼就與常人無疑,陰界鬼差再想抓捕難度就更高了!

“呵呵……”唐牧北沒有對戰經驗,只得硬着頭皮邊想辦法邊回道:“不好意思啊,我先吃爲敬。你覺得不服的話,要不咱來比比誰更能吃?” 第4539章

「所以,這麼多年來,大使者長老就是因為貪婪,才把一切都在想控制在他自己的手裡?」八使者長老有些詫異的問道。

「三哥,你還知道別的對嗎?到了這個時候,就告訴我們吧!」五使者長老看著三使者長老沒說話,想到什麼的問道。

「哎……沒錯,到了這個時候,沒有什麼不能說的了,其實剛才我沒把全部事情都告訴聖女,第一是覺得她不對勁,第二是告訴她也沒用!」

「你們成為聖主殿十二使者長老之一的時候,應該都知道了聖主殿的起因吧,也應該都清楚,聖主殿的傳承之地和聖主殿,還有藏書閣都是傳承了數萬年的存在吧!」

「其實,聖主殿當初是第一代聖女為父親索建立起來的,而聖主殿向來是以聖女為尊,聖主殿最強悍的就是聖女心法,也就是聖主殿傳承之地內聖女傳承……」

「只有每次進入聖女傳承之地時間最久的女子,才能成為我們聖主殿的聖女!然,其實聖女傳承被分為兩部分,還有一部分聖女傳承,其實就藏在聖主殿藏書閣的五樓……」

「知道這件事的人不多,大使者長老就是其中之一,我也是偶然間發現一件事,才會知道的,因此聖主殿的藏書閣五樓一直都有強者坐鎮,而想要進屋藏書閣五樓,必須有大使者長老帶著令牌和人,才能進入藏書閣五樓!」

「這也是為什麼一直以來聖主殿的藏書閣都有,十二使者長老中的大使者長老一脈管理!其實,大使者長老一脈一直在私底下培養他們的聖女,想要讓他們培養的聖女成功融合聖女傳承的兩部分,成為超級強者,真正的聖女,徹底掌握整個聖主殿!」

「但是這麼多年來,他們私底下培養的聖女,別說得到傳承了,每次進入聖主殿都會很快出來,這件事大使者長老一直十分的鬱悶,也不知道是因為大使者長老是聖主殿的人,還是因為什麼,總之使者長老一直沒成功,卻也一直沒放棄……」

「而他一直不允許在聖主殿,有人的權利和威望高過自己,遇到出色還不聽我們意見的聖女,大使者長老就會提議除掉,其實不過是想等到他自己培養的聖女出現罷了,說到底就是貪婪整個聖主殿的權利罷了……」三使者長老淡淡的說道。

聞言,五使者長老三人都愣住了,沒想到還有這樣的事情!

「所以剛才聖女問我們藏書閣五樓的事情,應該是她從大使者長老那裡知道了什麼,想要去藏書閣五樓,卻進不去是嗎?難道藏書閣五樓的強者不讓聖女進去嗎?」五使者長老想到什麼的說道。

「應該是的!她不是說了,明天讓我們四個隨著她一起去藏書閣看看嗎?」七使者長老點頭說道。

「看起來她是真的進不去啊,我之前雖然沒見過五樓的藏書閣守護著,但是卻聽說對方實力強悍,否則大使者長老也不會很忌憚對方了,」 第4540章

「明天我們或許就能見到對方了!」三使者長老想了想說道。

「不過,還有件事,明天我們會陪著聖女去藏書閣,但是之後你們有什麼打算嗎?難道打算跟其餘人一樣效忠這個什麼嗎?」八使者長老看著三使者長老和五使者長老問道。

「我打算明天跟聖女說一聲,外出遊歷,年紀大了,聖主殿的事情無力去管了!」三使者長老想了想說道。

「我跟三哥一起去!」五使者長老也說道。

「那我們也去好了,反正對於聖主殿,我們也沒什麼好留戀的了,倒是有些懷念雪兒那丫頭在的時候了!」七使者長老有些懷念的說道。

「師兄唯一記得的聖女就是雪兒吧!」八使者長老聞言也笑了笑的說道。

「呵呵,這一點我們的看法倒是一致,聖女我唯一承認的就是雪兒那丫頭,當時要是發現的早一點,她也不會……」三使者長老有些失落的說道。

當初雪聖女被害的時候,跟她關係好一點的他們幾人,都被各種事情支開了,等到他們回來,一切都晚了!

這也是他徹底和大使者長老等人決裂的原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