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上有一個坑,阿發沒注意到馬車直接跑了過去秋生下意識的想跑。

不過被楊風給拉住了,你是個普通人千萬別亂來,別人都沒看到的你能看到?

好在錢真人和吳真人道行不高看不出來楊風和秋生是同道中人。

屁股要受罪了,看著馬車靠近了大坑秋生暗暗苦笑。

「咚!」

就這樣直接朝著大坑裡沖了過去,衝進大坑的馬車一個傾斜好懸沒翻車之中的吳真人愣了一下然後就感覺自己飛了起來。

趴在棺材上的他和棺材一起顛簸的飛了出去落在地上棺林都給摔得直接散架。

「你個笨蛋怎麼看路的!棺林都被用出去了!」錢真人很想一把指死徒弟怒道,「還不停車去搬屍體!」

被臭罵了一頓阿發鬱悶的停下馬車,他真沒看到地面的大坑啊,停下車急忙去幫師父的忙。

撒旦總裁放肆寵 「我們怎麼辦了?」

「涼拌!下車悄悄看戲跟著我。」

「啊?不幫忙了?」

「普通人看到殭屍就嚇得兩腿發軟,你還去幫忙了就怕別人不知道你是茅山道士對吧。」

兩人靠著馬車露出半個腦袋偷看還裝出很害怕的表情,錢真人跑上前還不自覺的回頭看了一眼,見楊風和秋生害怕的偷看。不敢上前幫忙搖頭嘆了口氣,麻煩了。被發現了希望不會嚇到他們。

「該死!我不會放過你的!」

錢真人跑到屍體旁、頓時大驚,各種防備,結果自己那小氣的師弟還是來了。

見屍體都已經睜開了眼睛還被颳了鬍子錢真人氣的暴跳。急忙上前用手指點在殭屍的頭上。將他定住。

隨後跑上來的阿發上氣不接下氣的問道:「師父,發生什麼事了。」

「你瞎的。都已經睜開眼睛了,鬍子還被颳了你還問,肯定是那你小氣的師叔乾的好事!他是想害死我們!」

錢真人越說越生氣對著楊風和秋生大喊道:「兩位朋友還請你們幫我將馬車牽到旁邊的樹林里。千萬別亂跑野獸很多的很危險。」

請人幫忙還不忘威脅一下錢真人也是沒有了辦法,他就怕楊風和秋生控制不住自己情緒直接架著馬車跑了。那他們師徒可就倒霉了。

好在楊風和秋生沒那麼做乖乖的將馬車拉進了樹林之中。

「看什麼還不快將屍體抬到樹林里去,等著看殭屍跳起來咬我們嗎?」

「該死!」

當錢真人彎腰的時候原本被定住的殭屍再度睜開眼睛,嚇得他急忙拿出一張符貼了上去才將殭屍鎮住。

「這也大狠了吧就因為鬥氣,故意攪合生意就算了,還將貨物弄成殭屍。」

樹林里悄悄偷看的秋生不禁為吳真人的舉動感到不恥。

「人壞起來什麼事不敢做?看著吧說不定會更加精彩的。」

楊風趴在馬車上將自己當做看戲的人除非有生命危險。不然絕不出手安靜的做一個看戲的美男子即可。

至於躲藏在樹上的吳真人算了。這種人遲早要倒霉和自己有什麼關係。

果然啊,不是什麼人都能收為弟子,真要是收到吳真人這樣的弟子,害死人不說還敗壞自己名聲。

錢真人雖然喜歡裝神弄鬼搞氣派。至少別人本性不壞不會故意搞這種惡毒的事情。 婚成名就:歡喜娶妻一點通 這吳真人太過頭了。

「你們站在那邊別動!」

錢真人和阿發將殭屍搬到了樹林里,提醒了楊風和秋生一聲,兩人乖乖躲在馬車後面。

錢真人道,「阿發準備開壇!」

開壇做法阿發動作很快,只是秋生看的滿頭霧水什麼事需要開壇做法?

「這是幹嘛?」

楊風嘴魚抽了抽道:「應該是看位置吧!這種情況下最好找個陽氣最足的地方將殭屍安頓好。然後做法困住殭屍。」

只是,這種事不是一個羅盤看幾眼就能搞定的事嗎?

開壇做法?錢多了沒地方花嗎?

真是撒錢啊!

錢真人不知道楊風和秋生的心裡吐槽,繼續忙著自己的事情先用羅盤看了一陣才將殭屍放在樹桿旁。

錢真人拿起桃木劍開始施法桃木劍對著殭屍,大聲道:「桃木劍在手你要忌,土昧真火你要避!」

「轟!」

殭屍身前的燃起大火。像是一個圈子依靠著大樹的樹桿將殭屍圍在了裡面。

「這個位置。每天至少有四個時辰照射陽光是陽氣最充足的地方,先將它安置好。」

搞定這一切后錢真人才鬆了口氣,將桃木劍交給弟子阿發,朝著楊風和秋生走來。

見兩人很害怕,勸說道:「你們別怕。這只是很正常的事情而已不必驚慌我們休息一陣,趕到縣城就行有我在,不會出事的。」

「嗷嗚!」

夜晚的狼嚎傳出很遠,讓人聽了渾身發軟,錢真人坐在地上面色陰睛不定不知道在想什麼,楊風和秋生躲在馬車後面說著悄悄話。

「這錢真人還有幾分本事。」

「還行吧,比一些坑蒙拐騙的術士強多了,不過也強不到哪裡去。什麼茅山第一家唬人的而已,名字響亮一點才會有人去請他們不是,除非和九叔一樣慢慢打響名聲。」

「也對。」

秋生覺得楊風這話有道理,聽著陣陣狼嗷秋生扛了個哈欠道,「我真想去睡覺這大半夜的,跑出來一群狼可就麻煩了。」

「那我就請你吃烤狼肉唄。」

「得,我還是更喜歡吃羊腿。」

兩人說的津津有味。好在壓低了聲音,在想事情的錢真人也聽不到,至於他的弟子阿發,都快睡著了。

「又要裝害怕了準備一下。」

忽然,楊風拉了秋生一下,給他一個提示表演時間到了。

秋生一臉鬱悶只能照做。不過他也想看看這錢真人和吳真人到底會鬧出什麼好事來。

「救命啊!」

就在這時,遠處傳來一陣叫聲,兩個人跑了過來,看到這邊有光跑的更快。

精彩的來了。

「後面那個不是人。」

秋生一眼就看了出來後面的人有問題,準確的來說是死人,屍氣還好好的剛死不久,而前面這個人面相不太好,盜墓者!

盜墓者身上有股特殊的氣息修道的人可以看得出來。身為茅山道土對盜墓者是一點好感都沒有。

很多時候的麻煩事都是盜墓者弄出來的,有些盜墓者甚至能給你挖幾頭殭屍王或是鬼王出來為禍一方。不知多少道士就是這樣被害死的。

:。: 楊風跟秋生只是過來看戲的,對於什麼盜墓賊沒有興趣,但偏偏對方跑了過來。

楊風想了一下在馬車上放了一張靈符,捏了兩個法印,拉著秋生退到了一邊。

錢真人跟阿發被吸引了注意力,吳真人開始從樹上下來搞事情。

兩個人還是繼續離遠一點好。

「道長,救命啊!」

盜墓賊害怕的跑來跑去,錢真人的法壇都被掀翻,還被撞倒在地。

那女屍根河盜墓賊做什麼,她就做什麼。

嘿嘿!

下面鬧成一團,兩個普通人嚇得躲到了一邊。

吳真人從樹上下來江殭屍扛到一邊去,拿出匕首對著自己的手臂來了一下,秋生差點沒有叫出來了。

這個吳真人果然狠毒,你讓屍體照射月光就算了,居然還給殭屍喂血。

不知道修道之人的鮮血給殭屍吃了,殭屍會很兇嗎?

他這是想要害死自己的師兄,這一秒秋生覺得自己很慶幸。

師兄弟之間除了偶爾置氣跟鄙視對方之外,很和諧,九叔不停的教導真的是為他們好。

突然秋生覺得九叔不但不煩人,反而變得高大上起來。

看來秋生懂了,既然如此那走吧,直接去縣城。

至於接下來的事情和他們沒有太大的關係,就算楊風和秋生想幫忙,錢真人都不見得會領情。

殭屍被殺了燒了屍體。 那年,我們不懂愛情 他們基本就完蛋了僱主可還是一般的人,為了小命著想他們根本不敢燒了這殭屍。

「是不是覺得咱們這一脈關係真的很好?」

兩人悄悄離開朝著縣城走去,楊風笑著拍拍秋生的肩膀。

秋生苦笑著點頭嘆息道:「是啊。比起他們,咱們已經很幸福,我忽然有點想念師父了。」

「等著吧,白鶴也不知道九叔的蹤跡,我們除了等待還能怎麼樣呢,相信九叔很快就回來了,走吧,去縣城,好好睡一覺然後明天回家。」

「嗷!」

「我們是不是應該吃一頓烤狼肉?」

看著周圍圍著自己兩人那一雙雙綠油油的眼睛楊風暗罵一聲,這些該死的畜生。竟然盯上了他們。

最終狼肉燒烤沒吃成,因為沒帶調料,沒有調料狼肉很腥,很難下嘴還不如去縣城裡吃點宵夜什麼的。

幾張引火符燒的一群狼嗷嗷直叫逃跑了,楊風和秋生繼續趕路。

而錢真人根本沒想到楊風兩人先走了。還在頭疼盜墓者和殭屍的事情,他那小氣的師弟又來搞事情了。給殭屍喂自己的血!

「就這家吧。」

當兩人抵達縣城的時候挑了一家規模和裝飾都不錯的酒店住下,好在兩人換了衣服否則說不定會被門口的人攔下來。

「不會這麼倒霉吧?」

半夜楊風正睡得舒服,他和秋生是分開睡的,各自一個房間雖然套房的價格很貴。足足二十個大洋睡一夜讓秋生肉疼了一陣。

四十大洋義莊一個月的生活費都要不了那麼多,可在縣城住一晚上酒店就沒了,坑爹!

一陣嘰里咕嚕的聲音將他吵醒,楊風感官很強不論是實力還是聽力都比以前更強,結果他竟然聽到隔壁傳來錢真人師徒的聲音。

真巧啊。

不過想一下以錢真人那愛顯擺的性格。似乎住好的酒店能理解,沒辦法好好睡覺了。

「你給我老實一點,看著殭屍,我出去打探一下消息買點傢伙。」

雖然是半夜。但錢真人不敢耽誤時間,決定買一些傢伙,然後等天亮就帶著殭屍離開。

白天殭屍很老實沒有什麼危險。這喝了人血的殭屍很兇。差點都咬到了他。

至於倒霉的盜墓者撞在了馬車上,讓馬車上的靈符貼在了屍體上,屍體就炸了嚇得盜墓者屁滾尿流的跑了。

在錢真人走後楊風敲了敲秋生的門,秋生打開門問道:「怎麼了?我才睡著呢,好睏。」

「殭屍都跑到酒店來了,你還能睡得著?」

楊風抱著手臂好笑的看著他,你困我不困?只有我被吵醒,是不是不太厚道?你也別跑掉。

見楊風忽然笑了,秋生當場無語。

自己這師伯跑來坑自己。算了不管了。繼續睡覺。

「你看著辦吧,我睡了困死了。」

「睡什麼?起來尿尿!」

真是大意。

逗了秋生一下,楊風打開隔壁的門看了一眼錢真人出去了,他徒弟睡得口水直流這要是吳真人跑進來。可就有好戲看了。

「雖然不關我的事不過為了安靜一點你就去死吧。」

看著被五花大綁的殭屍。楊風拿起錢真人放在桌子上的青銅劍對著殭屍的心口刺了下去。

這殭屍被五花大綁不說還貼了符,就算被楊風殺死也沒有任何聲音發出。

「叮,殺死殭屍獲得五百點功德!」

也算撈到一點小功德,楊風看著幾乎倒下來的殭屍聳聳肩膀至於接下來的亂子。就讓錢真人自己去解訣好了。

不過為了防止殭屍再復活,楊風直接用注入靈力的金錢劍把殭屍的兩顆牙齒弄了下來。

這牙齒沒了,殭屍就算被餵了血也不會再蹦起來,終於能安心的睡覺了。

伸了個懶腰收穫了五百功德的楊風。回到自己房間繼續睡覺,當然也不忘堵住自己的耳朵免得等下錢真人回來或是吳真人來了鬧起來,吵到自己睡覺。

「師兄,我說過不會讓你好過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