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後再中一劍,嗤不保揮舞長刀的度頓時變慢,何明瞧准了機會,手中刀猛然高舉,對著他頭頂猛劈下去。

眼看何明這一刀要把自己劈成兩半,嗤不保魔體瞬間橫移了半步,此時,何明的刀終於落下。

呼!

絕品寶刀劈下,帶著劃過空間的呼嘯之聲,眨眼從嗤不保左肩膀落下,嗤不保的整條手臂頓時脫離了魔體。

與此同時,嗤不保的長刀,也從何明的左肩劈落,何明的一條手臂也應聲而飛。

「哈哈,何明,別以為你們兩人聯手,就能輕易將我擊敗,現在我就用事實來證明給你們看,讓你們自己打自己的嘴巴。」

嗤不保身中一刀一劍,換來了斬斷何明一條手臂,其代價不可謂不大,但是,嗤不保心裡清楚,能在這二人的聯手之下,取得這樣的戰果,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嗤不保劈中何明時,燕鵬刺進去的長劍已經抽了出來,長劍往回一帶,接著又再次刺向對方的心臟。

「你們這兩個難纏的傢伙,看來是鐵了心要讓我失敗了,也好,那我們就全部淘汰算了。」

嗤不保說完,手中長刀猛然橫掃,直奔身後的燕鵬腰部斬來,長刀帶著一種劃過空間的尖銳嘶鳴聲,眨眼就到了燕鵬腰部。

「嗤不保,你要和我們同歸於盡,我燕鵬就成全你,看看最後到底是誰把誰淘汰。」

燕鵬心裡了狠,看著裹挾凌厲氣勢的長刀掃來,神體猛然向後仰倒,小腿彎曲著,幾乎躺倒在地面上。

就在這時,嗤不保橫掃而來的長刀,緊擦著燕鵬的鼻子呼嘯而過,強烈的寒意襲來,燕鵬卻是不為所動。

燕鵬神體急向前滑動,眨眼到了嗤不保身後的腳下,手中劍對著嗤不保的兩條腿橫掃過去。

噗!噗!

噗噗兩聲,嗤不保兩條腿瞬間脫離了魔體,讓燕鵬的這一劍,從膝蓋處直接斬斷。

兩條腿掉落,橫掃向何明的長刀頓時停在半空,何明迅制止了左臂的傷勢,猛然舉起手中刀,對著嗤不保頭頂劈落下去。

何明手中刀去勢如虹,瞬間便到了對方頭頂三寸之處,就在這時,讓所有人預料不到的事情突然出現。

何明的刀,落到嗤不保頭頂三寸之處時,燕鵬早就站起身來,長劍眨眼刺到距離嗤不保心臟不過一寸遠。

二人分別從前後對嗤不保動了致命的攻擊,嗤不保已經沒有了任何退路,等待他的只有被二人淘汰。

嗤不保絕望了,而且是十分徹底的絕望,再要反抗沒有了意義,索性倒不如光棍的等死。

嗤不保閉上了雙眼,站在兩人中間,等著被二人淘汰,數秒鐘過去后,刀劍還沒有攻擊到魔體上。

嗤不保心裡疑惑,並沒有睜開雙眼,內心暗道:以他們二人的度,這麼久的時間過去,自己身上,早就被刺了一萬劍,砍了一萬刀了。

嗤不保越想越覺得不對勁,猛然睜開了眼,馬上看到了讓他吃驚的一幕。

何明在他對面,手中刀緊貼著頭皮,整個人被定在了原地,彷彿木雕泥塑一般。

想要回頭看向身後的燕鵬,卻現自己同樣不能動彈,好像被人施展了定身法似的。

眼神向周圍看去,方圓百里的廣場上,所有人都被定在原地,無論是神體還是魔體,都像是一個個雕塑一樣。

雖然看不到身後,也不用神識掃描,嗤不保心裡就很清楚,燕鵬也一定被施展了定身法。

嗤不保只有雙眼還能動,另外就是大腦還能思考,正在他百思不得其解時,帝君使者的話響徹到整個廣場。 ?「各位小友,第一場的混戰已經結束,現在,廣場上有五十九位小友,加上戰鬥中突破的那位小友,正好是六十名。>八一中文網<<<.≤」

一百二十名參加混戰的兩族天才,現在只剩下五十九人,還有一個血酬坐在北面的觀禮台上。

廣場上,還有很多缺胳膊少腿的人,還有很多身上有血窟窿的人,隨著帝君使者聲音的落下,都被一道光芒包裹著,飛到北面的觀禮台上。

這些人落到各自的蒲團上,本來身上缺少零件的人,馬上變得完好如初,只有臉上的神色不是很好看。

那些神體和魔體完好的人,看到這一幕後,都傻愣愣的站著,不知道接下來,他們將要做什麼。

「各位小友,你們這些沒有受傷的人,請自行飛到北側的觀禮台上,你們也都看到了,這裡有很多蒲團,你們可隨意選取。」

沒有受傷的人,體內也都消耗了大量的神力和魔力,他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儘快的補充體內的神力和魔力。

這些沒受傷的人都迅飛起來,很快都找好了自己的蒲團,當他們坐到上面的一刻,從坐下的蒲團上,瞬間釋放出海量的神源之氣和魔源之氣。

不用猜也知道,接下來的比賽,不可能馬上開始,肯定是要等這些人全部恢復到巔峰之後,才能接著進行下去。

「各位小友,五天後比賽正式開始,你們現在的任務就是,全力補充神力和魔力。」

短暫的幾句話說完后,若大的廣場馬上沉寂下來,所有人都進入到修鍊之中。

與此同時,在天帝神域的天帝神殿外,帝君使者剛宣布完五天後開始比賽,馬上風風火火的跑向大殿,來到大殿里,雙膝跪倒在殿下。

大殿深處十八級台階上,帝君正端坐在寶座上,看著跪在下面的使者,從他的雙眼中,頓時放出了光。

「啟稟帝君,神之樂園的所有科目即將結束,還有五天就是最後的角逐,不知帝君作何打算,老臣願洗耳恭聽。」

帝君的右手臂支在寶座扶手上,單手托著腮,眼神盯著跪在殿下的使者,過了一會兒這才開口。

「那個6青峰和魔族的魔無極,是不是按照我交代給你的,都如期的進入了前六十名?」

聽到帝君問起了這個問題,使者心裡一驚,瞬間恢復了正常,七色玲瓏塔的前十名,都免除了第一場的混戰,這並不是帝君安排,而是他自己做出的決定。

「啟稟帝君,他們二人還有另外的八人,是七色玲瓏塔的前十名,老臣私自做主,免除了他們參加第一場的角逐,不周之處,還請帝君責罰。」

「你這麼做也無可厚非,只是以後再有這樣的事,記著提前和我說一下,不要自己妄作主張。」

聽到帝君這麼一說,使者緊繃的神經頓時放鬆,帝君沒有因此事責罰於他,就是天大的幸事。

「啟稟帝君,五天後的按排是這樣的……。」

聽了使者所說,帝君點頭道:「很好,接下來我們就耐下心來,等著他們來到天帝神域就是。」

帝君使者馬上說道:「恕老臣斗膽,這些人離開神之樂園后,真的都會來到天帝神域?老臣擔心會出現意外,真要那樣,我們以前的努力都白費了。」

帝君坐直了神體,伸手指了指使者,大笑道:「你呀!真是越老越糊塗了,這些人都是絕世天才,一旦讓他們知道天外有天,就會不顧一切的趕到這裡。」

使者連忙陪笑道:「帝君一席話,讓老臣茅塞頓開,神之樂園關閉后,老臣馬上著手安排他們到來的逐項事宜。」

退出天帝神殿,帝君使者來到殿外廣場,雙手背負在身後,看著正北方的神衛一,彷彿能夠穿越無盡遙遠的距離,看到上面的一切。

轉眼間,五天的時間過去,一百三十名天才,全部從修鍊中睜開了雙眼,從每個人的雙眼中,都釋放出懾人的光芒。

仔細打量每一個人,和神之樂園開啟前相比較,各方面都生了根本性的變化,顯然,這次的歷練,對他們都是受益匪淺。

在這些天才結束修鍊的一刻,從帝君使者深邃的眼睛里,頓時釋放出無量之光,光芒直指無盡遠處的神衛一。

「各位小友,五天時間已過,混戰的六十位小友準備抽籤,然後相鄰的兩號對決,失敗的三十名淘汰。」

不用帝君使者多說,在場的天才們也都知道,6青峰等免除混戰的十人,再次直接晉級了。

這種比賽方式具有隨機性,很可能會使更優秀的天才淘汰,不過,這些在帝君眼裡都不再重要,只要這些人知道了天外有天,這次神之樂園開啟的目的就算達到了,最後誰能夠得到突破修為的獎勵,這卻不在帝君的考慮範圍之內。

使者說完,北面觀禮台上空,突然出現了六十團光芒,不用使者解釋,他們也知道,這就是要他們抽取的號碼。

六十人頓時都離開了坐下的蒲團,朝著距離自己最近的光團抓去,很快,六十團光芒不見,而這些人的手中,都多出了一張號碼牌。

「各位小友,你們每個人的手裡,都抓到了一個號碼,相鄰兩號的小友對決,三十組選手,同時在廣場上較量,有的小友很不幸,可能和你的兄弟姐妹遇到了一起,你們之間可能不願意角斗,孰勝孰負你們自行安排,我宣布,對決開始。」

混戰後剩下的六十人中,魔族一方還有二十一人,人類一方剩下三十九人。

把免除混戰的十人算上,魔族還有二十四人,人類一方還有四十六人。

從進入神之樂園到混戰以前,雙方人數的比例,始終都是三比一,混戰過後,變成了二比一還不到。

帝君使者說完后,現場陷入短暫的沉寂,稍後馬上騷動起來,紛紛離開了坐下的蒲團,向廣場中心飛去。

「哈哈,我抽到了一號,各位,你們誰是二號,趕快上來和我大戰三百回合。」

南宮飛宇在抽到號碼的一刻,第一個離開了蒲團,迅飛到廣場上,對著身後的五十九人大喊大叫起來。

「南宮飛宇,我的對手原來是你,還要和我大戰三百回合?真是大言不慚,如果說耍嘴皮子,我甘拜下風,決鬥嘛!哪裡用得到那麼久,幾招之內就將你擊敗。」

順著喊叫之聲看過去,一個彪形大漢迎著南宮飛宇飛來,此人身高足有兩米掛零,比南宮飛宇高出一頭還多。

「吆喝!大塊頭兒,好高的個子,都快趕上尋寶之城裡,我表哥得到的那隻大猿猴了。」

南宮飛宇一說,很多人都不由得大笑起來,這傢伙,時間過去了這麼久,竟然還記得金罡。

「南宮飛宇,爺爺沒時間跟你耍嘴皮子,就你這樣的,我乾脆一巴掌拍死你算了。」

南宮飛宇把他和金罡相比,這傢伙聽到后,頓時火氣湧上來,揮舞著一雙大拳頭向他衝來,一步邁到他對面對面,直奔他頭頂砸下去。

「大塊頭兒,真沒禮貌,剛見面也不知道客氣一下,真不知道是你哪個老爹教育的你。」

拳頭還沒砸下來,聽到了對方罵人不帶髒字的話后,頓時大怒,拳頭砸下的度馬上又加快了一分。

別看南宮飛宇嘴裡在說著話,手下卻也沒有閑著,靈寶長劍早就握在手中,看到呼嘯而下的拳頭,長劍迅向對方手臂削了下去。

「說你是大猿猴是在誇你,你這樣的,充其量也就是一隻小猿猴,今天,南宮爺爺讓你變成獨臂猿猴。」

長劍如光似電,眨眼便接近了這傢伙的手臂,就算他塊頭兒再怎麼大,畢竟還是血肉之軀。

如果魔體上套著一件絕品戰衣,也許不懼南宮飛宇的這一劍,可是,絕品戰衣的珍貴程度,遠絕品兵器,就算是魔無極,都沒有這樣的寶貝。

眼看砸到南宮飛宇的拳頭,急忙縮了回去,抽身退到百米之外,魔體停下來的同時,手中頓時出現一把大斧子。

「大塊頭兒,你太不講理了,說好了要用拳頭砸死我,這才多大一會兒,馬上就變卦了,拉出來的大便,哪有還縮回去的。」

本來應該六十人同時進行的決鬥,因為南宮飛宇的快出場,馬上演變成二人對決,五十八人圍觀的局面。

「孫子,你氣死爺爺了,耍嘴皮子不算本事,爺爺現在就用手中的開山斧,一斧子劈死你。」

這把大斧子看著就嚇人,斧頭足有車軲轆大小,上面包裹著一層漆黑的魔光,彎月形的斧刃上,閃著攝人心神的寒光。

雙手握著這把開山巨斧,哇呀呀暴叫著沖向南宮飛宇,氣得他臉上的鬍子都一根根直立起來。

別看這傢伙塊頭很大,行動同樣十分靈活,腳步向前一邁,瞬間來到南宮飛宇對面,開山巨斧高舉,對著他頭頂猛劈下來。

呼!

抬頭看著這把漆黑的大斧子,如泰山壓頂一般,眨眼就到了頭頂,南宮飛宇頓時驚叫起來。

「我的媽呀!這傢伙也是忒嚇人了,我這個小身板讓它砸上,還不把我拍成一灘肉醬。」

南宮飛宇雖然說的弱弱的樣子,臉上卻沒有一絲驚慌之色,看著大斧子就要劈到自己,神體一晃,頓時消失在大塊頭的視線之中。 ?南宮飛宇說出的話,好像很害怕的樣子,其實,他的臉色十分正常,明顯是在扮豬吃老虎,看到落下來的大斧子,眨眼消失在大塊頭面前。八一中文≥≧≦≤<.﹤8≤

大塊頭的魔力很是渾厚,大斧子凌空劈落下來,因為劈在了空處,一直向下落去。

慣性帶著大塊頭的魔體,蹬蹬蹬向前連續踏出好幾步,這才好不容易停在了半空。

大塊頭一斧子落空,南宮飛宇馬上就判斷出來,此人不是自己的對手,索性戲耍他一番也很不錯。

南宮飛宇的神體,瞬間出現在大塊頭身後,神體在半空平行著向大塊頭身後飛去。

咚!咚!……

兩條腿交錯著踹在大塊頭身後,咚咚咚的悶響不停地響起,一秒鐘的時間,踹了大塊頭數百腳之多。

被南宮飛宇雙腿連踹,大塊頭的魔體根本就不能停住,不停地向前凌空踏步,後背上布滿了南宮飛宇的腳印。

第四百腳踹在大塊頭魔體上時,大塊頭再也忍不住,猛地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神色頓時萎靡下來。

雙腳在空中站穩,不再踹向大塊頭,大塊頭迅轉過身來,雙手舉著大斧子一語不,直接向南宮飛宇頭頂劈下。

「吆喝,大塊頭,我可要警告你,你要是再用這隻破斧子胡亂劈我,我可就對你不客氣了。」

大斧子停在半空,大塊頭一臉的怒容,對著南宮飛宇大吼道:「南宮飛宇,少拿這話來嚇唬我,爺爺不怕你,今天我非要一斧子劈死你不可。」

大塊頭兒說完,大斧子上頓時包裹上一層漆黑的魔力,雙手抓著斧柄,猛地輪了起來,抬腿向南宮飛宇沖了過來。

「大塊頭兒,看來你是不服氣,今天我就打得你心服口服,二爺我也不陪你玩兒了。」

眼看大塊頭兒衝到了眼前,南宮飛宇不退反進,一步邁到大塊頭兒的攻擊距離,大斧子直接對著他的頭頂劈落。

別看南宮飛宇平時油嘴滑舌,身為南宮家族的絕頂天才,自身的實力,自然不同一般。

不但如此,他和南宮飛天相比,心思不知道更加縝密了多少,再和對手打鬥方面,更是有著自己獨特的一套。

「南宮飛宇,這是你自己找死,竟然上趕著往我的斧子上撞,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看到南宮飛宇主動衝到大斧子下,大塊頭頓時大叫起來,斧子劈落的度都不由自主的加快了很多。

眼看斧頭就要落到南宮飛宇頭頂,只見他神體一晃,瞬間消失在大塊頭對面,大斧子劈下,頓時落空。

大斧子和上次一樣落空,大塊頭這才意識到上當,神經頓時繃緊,急忙向周圍一陣掃描。

「大塊頭兒,別看了,你家南宮爺爺在這兒呢!」

南宮飛宇的身影,突兀的出現在大塊頭兒身後,手中靈寶長劍上,閃過一陣光芒,對著大塊頭兒的脖子橫掃而去。

噗!

大塊頭兒斗大的人頭凌空飛起,在他的魔體周圍,瞬間亮起來一圈耀眼的光芒,眨眼就落到了南邊觀禮台的一塊蒲團上。

「一號小友戰敗了二號小友,恭喜這位一號小友,你已經順利的進入了四十名。」

帝君使者的話,響徹在空曠的廣場上,南宮飛宇聽到后,頓時興奮的大叫起來。

「大塊頭兒,不是你的實力不行,是你的智商太低,我給你提個建議,回家找你老娘回爐再造。」

大塊頭坐在蒲團上,兩隻眼睛瞪的溜圓,看著下面的南宮飛宇,氣的咬牙切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