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牀上還在昏迷中的李慕顏臉色已經恢復了不少,沒有我們剛回來是看着那麼差了,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能醒過來。在她房間裏待了一會,我就出來了,帶着小黑貓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把小黑貓放到牀上,然後拿出昨晚第一次被我使用的火蟲蠱,火蟲蠱這個名字還是因爲田進說了我才知道的,不過這樣能自帶火焰的蟲蠱果然很厲害,難怪會是專門用來戰鬥的蟲蠱。

我打開養蠱盅,往裏面看去,發現裏面的幾隻蟲蠱都很活躍,只是昨晚的戰鬥中死了一隻,我心疼得要命。看上去蟲蠱們似乎是餓了,於是我趕緊拿出蠱食餵給它們。

吃了蠱食之後的蟲蠱,終於是靜下來了不少,又看了它們一會,我才蓋上養蠱盅,把養蠱盅放好。

通過這次對蟲蠱的使用,相信自己往後在戰鬥中會有更好的表現,只是現在蟲蠱的數量還太少,這優勢體現不出來。我閉上眼睛試着和金蠶蠱聯繫,不過腦海中出現了金蠶蠱在我肚子裏沉睡着的畫面,看來破繭之後金蠶蠱還沒醒過來,於是我也沒打擾,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做完這些事,我到浴室衝了個澡,就回到牀上躺下休息了。

這兩天經歷了這麼多事,先是金蠶蠱的破繭,接着又是被羅博他們綁走了,然後是陳雅琪和我父親李子凡被抓走的事情,總之感覺自己真的是身心疲憊,所以剛閉上眼睛就沉沉的睡着了。

睡着的時候我做了一個夢,夢到陳雅琪和我父親李子凡,他們被關押在一個滿是陰魂,陰暗的石牢中,兩人看上去奄奄一息,彷彿被折磨得要命。我看着這樣的他們彷彿心都在滴血,大喊着叫着他倆的名字可突然冒出一股巨大的力量把我給震飛了,接着我們的從牀上驚醒。

我從牀上彈坐起來,嘴裏還喊着我父親和陳雅琪的名字,不過等我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自己還在房間裏,躺在自己的牀上,渾身上下冒了出不少冷汗。

身旁熟睡的小黑貓,也被我給驚醒了,眼中帶着憂色,慌張的看着我,嘴裏叫了幾聲,好像是在問了怎麼了。

雖然是個夢,但此時我的心裏十分的難受,不管怎麼說,陳雅琪和我父親李子凡被抓走後,肯定不會受到什麼好的待遇,不知道等我們去救他倆的時候,他倆還堅持的得嗎?

小黑貓應該是察覺到了我的擔憂,跳到我懷裏,仰頭看着我,對着我輕叫了幾聲,安慰了。我摸了摸她的頭,淡淡一笑。

忽然這個時候,我聽到外面有些動靜,好像是從李慕顏的房間那傳來,有人進了她的房間。我急忙和小黑貓一起跳下牀,衝了出去。 終極進化 轟隆隆……

正當唐宋等人在下方閑聊,遠處的天山上忽然傳來巨響。轉過頭望去,唐宋不由握草了一聲。

山上的平台竟然在隆起一座座房屋,那場面可真是高科技,看得唐宋兩眼瞪大。

看唐宋一副吃驚的樣子,天華不由笑道:「是童子,他們是負責掌管天靈境出入口,也是負責裁決。」

「童子?」唐宋一抽,不會是孩子吧?

沒等天華等人回答,上方忽然飛出幾個人,讓唐宋又是一陣懵逼。

還真是小孩子,而且只有三四歲的樣子!

身穿白色衣服,有男有女,都是長頭髮,儼然的古代小萌娃,尤為可愛。

任性老婆好V5 然而,他們都是飄飛在空中,表情非常嚴肅,根本就沒有任何孩童的天真。

我在動漫里撿尸體 只見一個小女孩往前踏步,雙手輕輕揚起,奶聲奶氣的聲音頓時穿透雲霄:「歡迎眾位前來參加百年一度天丹大道!」

伴隨著對方的聲音,唐宋明顯感覺自己體內的力量在翻騰,讓他不由吃驚。這小女孩實力真恐怖,隔著這麼遠,就光說話都能有如此強大的反應。

只聽小女孩繼續道:「凡是參與天丹大道者,請到上方入住。凡是非參與者,只能留在山下。沒有我等允許,不可開殺戒,否則將廢除修為。天靈境內歸來者,請安分守己,莫要惹是生非,否則殺無赦!」

這哪是一個小女孩能說出的話,而且語氣還這麼冷,聽起來讓人不自主發毛……

見小女孩幾人往後退,空間壓力也消退,唐宋不由低聲問道:「宗主,這些童子是專門掌管天靈境的?」

天華搖著頭:「我也不知,史料記載,從第一屆天丹大道開始,他們就出現在了。他們很強,對天靈境內所有人有絕對掌控能力。在這裡,只能聽從他們的。不過,他們從來不會離開這。」

從管理?

這結構,明顯就是天道管理員布局,而且唐宋之前也這麼做。

這可就尷尬了,沒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要服從別人的從管理……

「走吧,我們上去。」

唐宋也沒多想,跟著天華幾人慢慢朝著山上飛去。其他方向也有好多人飛上來,上方平台的房屋已經全部形成,一棟一棟小樓,整整齊齊的,儼然是個高檔小區!

飛上去之後唐宋才發現,每一棟小樓都有名字,就跟學生宿舍似的,都已經將前來參加的隊伍全部安排好。

進入龍華帝國的房屋,裡邊很整潔,不過也挺空,並不是唐宋想象的一切齊全,只是有個落腳的地方而已。

四處看了一下,天華輕聲道:「先在這休息吧,之後童子應該另有安排。」

唐宋本想多問幾句,可話到嘴邊又忍住,還是選了個房間休息。

其實他很想找那些童子聊聊,畢竟他們是從管理,而自己也是個天道管理員。

只是想到之前木靈的交代,唐宋還是忍住了。木靈說過,不要讓任何人知道他在找天丹,想來應該是包括這個世界的管理者。

唐宋現在好奇的是,這個世界的管理員是否還活著,又是否知道天丹的存在……

話又說回來,有這些童子也是方便,這樣一來就不用擔心被別人襲擊,也能安安心心等待天丹大道開始。

正想著,童子天真的聲音再次飄蕩:「所有參與者,今日內將自己的實力徹底展現。若有私藏,將會以作弊處置!凡作弊者,廢除修為!」

靠!

唐宋不由罵娘了,這制度都是誰想出來的,簡直不要臉!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隱私,這是要把隱私全部揭露的節奏。

可是沒辦法啊,這裡又不是他的地盤,還能說什麼?

無奈之下,唐宋只能閉上眼,將自己的元氣釋放出來。這裡的房屋很奇怪,元氣竟然穿不透,看樣子應該也是保護參賽者的隱私。至少,不讓彼此知道彼此的實力。

元氣散發許久也沒見有什麼回應,唐宋不由奇怪的釋放神念。周遭並沒有人盯著,難道是通過天道管制?

呼!

沒等細想,跟前忽然出現個人影,讓唐宋嚇了一大跳。是那個說話的小女孩,無聲無息的漂浮在窗口。要不是因為是白天,活脫脫就是見鬼的情節!

小女孩臉上沒有任何錶情,一雙大眼睛打量著唐宋,天真的語氣帶著幾分冷意:「你不是這裡的人,從何而來?」

唐宋沒有驚訝,對方既然是從管理,肯定能察覺到自己身上的天罰之力。當下,輕聲解釋:「我從更低級的世界來。」

小女孩的眉頭擰緊,審視一番,冷淡道:「天丹大道上不可使用天罰之力,否則沒人能比得過你。還有,你若有惡意,我等定不會饒你。」

「你放心,我只是想變強,並沒有對這個世界有任何惡意。」

沒等唐宋說完,對方就已經消失不見了。

暗暗鬆了口氣,同時也覺得納悶。對方既然是從管理,應該知道自己從另一個世界來才對,為什麼還要問?

而且也沒有多問,說兩句就走,不怕自己有所圖謀?

要知道,天道管理員之間必須保持一定的警惕性,除非關係很好,要不然很有可能會發生衝突,甚至會吞併彼此的管轄區。

天道管理員也是有爭鬥的,即便有天道管制,只要實力足夠強,一樣能強行吞併對方……

感覺這個世界有點亂,木靈讓自己到這裡來,估計這個世界的制度沒想象的那麼簡單。也許,天靈境的背後不僅僅是天丹那麼簡單,還可能隱藏著一個大秘密。

正想著,外邊傳來一陣嘩然,唐宋不由起身走出去。天華等人也都已經站在房屋前邊,正抬頭看著天空。

抬頭望去,唐宋老臉一抽,端是無奈的嘆息。

征服美職籃 天空上方多了一個能量展示牌,上邊有所有參與者的實力,而且還弄了個排名。他,排第一!

「你小子竟然已經擁有四段靈神的力量,不可思議!」南宮先生驚嘆著。

唐宋尷尬的撓頭,同時慶幸只是有個實力排名,而不是把所有特點都列出來,要不然就更尷尬了…… 還沒等眾人來得及多熱鬧,天空一陣顫動,隨後兩個童子出現在上空。一男一女,小男孩俯視著下方,平淡的聲音飄蕩:「天丹大道第一道題,煉丹!」

預料之中,之前天華他們就說過,現在只是第一次測試,真正的天靈境測試是之後。

只聽小男孩繼續道:「規則,無。丹藥評判,無。時間,三天。」

隨後旁邊的小女孩奶聲奶氣接過話:「三天內,你們可以互相交換藥材。只有一個要求,不可殺人,否則取消資格。本次將剔除三分之一,最終排名會出現在上空。排名前列者,將會得到第二輪的優先權。現在開始!」

我去,這都什麼規矩?

唐宋差點沒吐血,專門提醒說可以交換藥材又不能殺人,意思是能搶唄!

看著上空的童子消失,天華不由嘆了口氣:「果然,這次參與的人太多,必須想辦法先剔除一部分。呵,這下要熱鬧了。」

「是啊,我們得小心點。」南宮先生嘆息的附和,「大家一定要注意團結,不要輕易擅自行動。不能殺人,不代表不能打不能搶。」

不等多想,前方已經走過來幾個人。唐宋喜上眉梢,大步迎上去,高聲喊著:「哎呀呀,這不是門主嗎?你還沒死啊?」

對面走來的門主可真是恨得牙痒痒,腮幫不停的顫抖著。那天在其靈山的恥辱,他可是記得清清楚楚。

走到唐宋跟前,門主滿是憤恨的盯了一眼唐宋,忽然露出詭異的笑容:「唐宋,你很強,我打不過你,我身上的藥材也沒你的珍貴。」

「看你說的,我怎麼會平白無故打你呢?」唐宋咧著嘴訕笑,「就是不知道,門主找我有什麼事?」

門主微眯著眼不說話,笑容看起來讓唐宋有些奇怪。這貨別坑了這麼多次,怎麼現在還主動找上門?

猛地想到什麼,唐宋心頭一咯噔。剛要出招,門主幾人卻快速往後倒退,與此同時,門主大聲喊著:「他手裡有天地果!」

聲音相當嘹亮,周遭頓時一片安靜,一雙雙目光全都落在唐宋身上。

唐宋臉色發黑,有種想打人的衝動。就知道,這丫不懷好意!

勾著冷笑,門主繼續喊著:「我親眼所見,他從天眼猴手裡得到很多天地果。之前,他只是個靈聖,吃了天地果才有現在的修為。所以,這次根本沒有任何懸念。」

周遭頓時一陣嘩然,議論紛紛,好多人都是羨慕嫉妒恨。

唐宋很無奈,摸著鼻子撇嘴:「然後呢,你想說什麼?搶我的藥材?」

門主冷哼:「你現在修為這麼高,誰能搶得過你?不過,你既然這麼強,是不是應該把寶物給我們分享一點,好讓大家都能晉級?」

這話可就有意思了,唐宋不由得笑起來:「你這話可就沒腦子了,我為什麼要分享?就因為我實力強,所以要照顧你們?」

「難道不應該嗎?」門主也是豁出去了,臉都不要的繼續嚷嚷,「無論你用什麼藥材,都能來晉級。我們呢,多少人為了這次機會窮其一生,你難道不應該幫他們一把?所謂能者多勞,你有那麼多天材地寶,就該分享。」

說得可真是理所當然,可真是臉都不要了。

偏偏,周遭好多人都覺得挺有道理,一個個充滿渴望和貪婪的盯著唐宋。

四處掃視,唐宋發現圍過來的人越來越多,心頭更是冷笑不已。

人就是這樣,一旦看到別人得了寶物,自己得不到,就羨慕嫉妒,甚至覺得一切都應該分享!

天華在後邊按捺不住冷聲道:「他有多少天材地寶,與你們有何干?有能力,你們自己找。」

「你當然這麼說,他肯定已經跟你們分享。」門主立即反駁,聲音更加嘹亮,「你們龍華帝國所有人都已經確保晉級,你們一下子就佔據十二個名額,這不公平!」

得,直接把龍華帝國的隊伍給牽扯進來了!

這丫不去傳銷實在太浪費,一下子就抓住周圍眾人的弱點,輕而易舉將他們的情緒點燃。

這不,周遭的議論更是熱鬧,一個個指指點點,眼神明顯不太對勁。

天華還想說什麼,唐宋抬起手擺了一下。伸著懶腰,唐宋打著哈欠:「老頭,你這樣說一點意思都沒有。我有能力得到寶物,就不給你,又能把我怎麼樣?我可沒義務幫你,甚至還想抽你一巴掌。」

門主警惕往後退:「哼,我們自然打不過你,也搶不到你。不過,你的其他隊友……走著瞧!」

都還沒等說完,趕緊閃身離開。實在是被唐宋折騰怕了,尤其現在知道唐宋是個四段靈神,更是擔心被打。

看著門主屁顛屁顛跑了,唐宋可真是無語。這糟老頭太壞了,來這裡教唆一頓就跑,真是不怕被打死!

「喂,你既然這麼強,是不是該幫我等一把?」遠處忽然傳來叫喊。

有人開口,其他人立馬熱鬧起來,頓時鬧騰的附和:「對啊,你都確保晉級了,幹嘛還不幫我們?大家都不容易,都是為了追求天道。你能力強,又有那麼多寶物,就應該拉我們一把。」

「先生若是幫我等,我等定會銘記在心,他日進入天靈境,絕對聽從先生差遣……」

眼瞅著周遭一片熱鬧,天華等人可真是臉色發黑。這幫人太無恥了,憑什麼非要幫他們?

環視四周,看到他們嚷嚷個不停,唐宋的笑容更是濃厚。掏著耳朵,無辜的攤開手:「怪我咯?不好意思,我一個都不幫。不爽?打我!」

這話一出,周遭議論頓時停下,空氣變得有些陰冷。要知道,在場都是高高在上的老頭,自然受不了唐宋這樣的挑釁。

唐宋毫不畏懼,繼續笑道:「我這麼跟你們說吧,我手裡的寶物不僅僅有天地果,還有天靈石……算了,我讓你們都好好看看吧。」

往前一步,唐宋右手輕輕攤開,火紅的果子漂浮。「天地果,要不?」

沒等眾人來得及驚嘆,唐宋右手微微一轉,又變成了血紅的血天石,「血天石,傳說中補天石凝聚而成,擁有超強的修復能力,想要麼?別著急,我還有。天靈石,黑水……」 我和小黑貓幾乎是同一時間衝了出去,因爲此時已經是夜裏,外面突然有了動靜,而且又是從受了傷害還昏迷着的李慕顏的房間傳來的,經歷了這麼多事,我們不得不謹慎。

衝出房間,正好看到一個人影打開門走進了房間裏。

“站住!”我大喊道,跑了過去。卻看到劉宇正在門口那,疑惑的看着我。“師兄?”

“師弟,怎麼了?”看我這麼急的樣子,劉宇似乎很困惑,不解的問道。

我鬆了口氣,傻笑着撓了撓腦袋,說沒什麼,就是剛剛在房間裏突然聽到這裏有聲響,以爲是出了什麼事,就衝出來了。“最近發生了這麼多事神經難免有些緊張。”

劉宇點了點頭,說我的反應不錯,的確這個時候我們都應該萬分小心,不能大意,我做的很好。

“師兄,你傷沒好,應該多休息,怎麼就上來了?”我看劉宇的氣色雖恢復了不少,但是身上的氣息還很弱,應該躺在牀上休息爲好,以免動了氣,把傷勢搞得更嚴重。

他搖了搖頭,說自己沒事,剛剛醒過來,因爲擔心李慕顏所以纔打算上來看看的。說着,他又咳了幾聲,站着感覺不是很穩,我趕緊扶住他。

“你的傷勢也不輕,現在就下牀走,你看看,要是把傷勢弄得更嚴重,師父回來了,肯定要把我大罵一頓,說我沒照顧好你。”我扶着他走進了李慕顏的房間,打開燈,小黑貓也跟在後面進來了,我把他扶到李慕顏的牀邊,然後拿了個椅子給他坐。

妖女涅槃重生 他看着牀上還沒醒過來的李慕顏,滿臉的憐憂之色,眼中帶着自責。“都怪我當時沒保護好她,讓她受了這麼重的傷,還有雅琪小妹和李叔也是,我……”

看着他自責,有滿臉歉意的樣子,我心裏更不是滋味。明明折這一切都怪我,要不是我被抓住,讓羅博他們成功引走了陳柏和小黑貓,也不會出這樣的事,只能怪我太不小心,太沒用了。

“師兄,這不怪你,不用自責。”

我們正說着,忽然聽到樓下傳來了開門進屋的聲音,有人從外面進來了,難道是陳柏回來了?

就在這時,樓下也剛好傳來了陳柏的聲音:“老三,老三……”他在叫我,我趕緊走出去,應了一聲。

“師父,我和師兄在師姐的房間,怎麼了?”我問道。

剛說完,就看到陳柏上來了,他身後跟着一個人,手上提着一個木製的小箱子,箱子上刻着一個淡金色的‘藥’字,跟在陳柏身後的人竟然是上次有幸在機場見過一次面的醫仙弟子:肖龍。

“肖師兄,你怎麼來了?”我有些意外,對肖龍拱了拱手。

肖龍淡淡一笑,也放下手中的木箱,朝我拱手。“好久不見李師弟,沒想到你進步這麼快,身上的氣息強盛了這麼多。”

這時候,肖龍看到了我身後跟出來的小黑貓,趕緊對着小黑貓躬身一拜。小黑貓喵的朝他叫了一聲,應該是在迴應他,畢竟當初小黑貓受傷昏迷是就是肖龍醫治好了她,而且後來又是醫仙前輩讓小黑貓能化身成人的。

“肖龍這次來省城是給術士界各派別的人送他們購買的丹藥的,與天羽閣的大戰已經不會太久,丹藥對我們來說也很重要,所以個各派別都在準備了,田村夫以及他手下弟子的丹藥自然是最受歡迎的。正好被我遇上了,就讓他來看看你師兄和師姐的傷勢。”陳柏開口解釋說道。

我大喜,有肖龍的醫治那劉宇和李慕顏的傷勢肯定能很快的好起來,我原本還擔心,現在算是放心一些了。

“事情我都聽陳老前輩說了,這些天羽閣真是膽大妄爲,竟然都敢這麼狂妄的來把人抓走了,希望劉師弟和李師妹無大礙,我也會盡力醫治他兩。”肖龍面帶着怒意,說道,對天羽閣的所作所爲也十分的惱怒。

陳柏問我劉宇和李慕顏的情況怎麼樣,我嘆了口氣說劉宇倒是醒了,只是還很虛弱,李慕顏還躺在牀上昏迷着,沒醒過來。

就這樣,我們幾個走進了屋子裏,劉宇正抓着李慕顏的手,一臉擔憂的望着牀上的李慕顏。他似乎在小聲的對李慕顏說什麼,只是聲音太小,我們這邊聽不到。

我們進來後他回過頭來,見到陳柏和肖龍後,先是愣住了,然後趕緊站了起來,對着肖龍拱手。“肖師兄,你怎麼來了?”他和我一樣很驚訝,開口問道。

“聽陳老前輩說了你們遇襲的事情,你和李師妹又受了不輕的傷,所以過來看看,能不能幫上什麼忙。”肖龍,不緊不慢的回道。

劉宇一聽頓時面露喜色,激動的走過來,讓肖龍趕緊給李慕顏看看,李慕顏的傷勢到底怎麼樣。看他這麼激動走過來的樣子,步伐都不太穩,我趕緊上去扶着他,讓他慢點,不要着急,肖龍肯定會盡力醫治好李慕顏的傷勢的。

“對呀,李師弟說的沒錯,我看起氣色和氣息都不太穩,受的傷也不輕,來我幫你看看。”說着,肖龍便走了過來,想要給劉宇把脈判斷傷勢。

但劉宇不肯,硬是要讓肖龍先看李慕顏,他沒事,李慕顏的情況比他嚴重。

“就聽老大的,先給老二看吧,你別看老大這樣子,性子其實也是倔得很,把他師妹師弟的命看得比自己還要重要,就依他先給老二看,不然他不會的安心的。”最後,陳柏開口了,對肖龍說道。

肖龍也只能聽陳柏的,走到李慕顏的牀前,坐在剛剛劉宇坐的椅子上,給昏迷的李慕顏把脈。我們也走了過去,在一旁看着,都不敢出聲,深怕擾亂了肖龍的診斷。劉宇尤爲着急,一直急切的看着肖龍和李慕顏。

肖龍把着脈,閉着眼睛,臉上的表情看不出情況是好是壞。

過了一會,他才睜開眼睛,收回手站了起來。

“肖師兄,師妹她傷勢如何?”劉宇最先開口,着急的問道。

“李師妹的傷勢說輕不輕,說重不重,主要都是內傷。”他開口說道,然後看到我們都很擔心的樣子,又笑了笑,繼續說道。“不過也不用太擔心,她的傷勢我還是能解決的,放心。”

這下我們才稍稍鬆了口氣,陳柏有問她李慕顏具體的內傷是什麼?肖龍說李慕顏身體裏的幾處經脈斷裂,內氣紊亂,而且於傷很多,需要有人用內力幫李慕顏把體內淤積的淤血逼出體內,方纔能用藥。

“修復經脈,以及內息的要,我這次身上備了不少,足夠用,所以不用擔心。用藥過後,在調養幾日,相信李師妹定能很快恢復過來。”他對我們解釋說道,說的很詳細。

陳柏點了點頭說,那好,等他用內力幫李慕顏把淤血逼出來,剩下的就交給肖龍。

診斷完李慕顏的,接下來就是劉宇了,這次劉宇不再拒絕。給劉宇把了一會脈,肖龍點頭說劉宇傷勢比李慕顏輕很多,大部分都是外傷,只需按照他開出的藥方抓幾服藥來喝就行。相信以劉宇的體質,很快就能恢復過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