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速平穩,過彎順滑,宛如一隻生活在夜幕下的幽靈。

車中。

木羽駕駛,紫荊坐於副駕。

而後排,堯風端坐,另一側則是被他一把扛回來的朱可兒。

作爲被當麻袋一般扛回來的朱可兒,此時正滿臉不開心,生着悶氣。

她嘴裏不斷嘟囔:“臭大猩猩!鋼鐵大猩猩!醜八怪大猩猩……”

“你在罵我?”

堯風轉頭問道。

“沒有!”

朱可兒撇臉嘟嘴,彷彿是受了氣的小公主。

“那你爲什麼不謝謝我?”

“什麼?!”

朱可兒猛地轉回頭,瞪大眼睛,不可思議道:“你這麼對我,我還要謝謝你?!”

“當然。”

堯風平靜:“因爲我救了你。”


“你?!”

朱可兒剛想反駁,卻又說不出口。

因爲她發現,對方說得似乎有道理……

可是自己明明正在生氣,怎麼可能謝謝他?!

突然,她面色一變,眼睛微轉,隨即咧嘴壞笑道:“嘿嘿,好呀! 青春不韶華 !”

隨即,不顧堯風的疑惑,她便揚起脖子,得意朗聲道:“堯風,我不僅謝謝你……”

她盯着對方,故意咬牙用力說道:“我還謝謝你大爺!”

“謝謝你二爺!

“謝謝你三大姑六大姨!”

“我謝謝你全……”

好好的感恩,在朱可兒的故意惡搞下,卻成了罵人的話語。

而這也正是她發泄不滿的方式。

不過,堯風並沒有聽出其中情緒,而是平靜解釋道:“我沒有那麼多親戚,只有義父義母,還有一個妹妹。”

他轉頭道:“你只用謝謝我就可以了。”

“……”

朱可兒瞪大眼睛,上下打量着對方,宛若看外星人一般,蹙眉驚訝道:“你不生氣??”

堯風淡然:“你感謝我,我爲什麼生氣?”

朱可兒:“……”

見對方平靜神色,朱可兒差點氣出一口老血。

好似自己費勁心思的一拳,卻打在了空氣中一般,極其難受,卻又無從發泄!

她狠狠盯着對方淡漠的臉龐,終於發現自己爲什麼總鬥不過對方了……

因爲這傢伙根本就是一個全身肌肉卻沒感情的機器人!


自己再怎麼生氣,對方也完全感受不到。

“算了!本小姐懶得跟你這大猩猩計較!”

說着,她憤然扭身,剛想轉過身去不再搭理對方,卻突然一驚,面色大變!

只見其原本綁在自己身上遮擋的布料,譁然散開,春光乍現,頓時露出其中極其暴露的制服裝扮!

“你?!”

堯風愕然,瞪大雙眼, 逆天成鳳︰神帝,別過來 ……

“啊啊啊!死流|氓!不準看!!!”

朱可兒頓時滿臉通紅,羞澀至極!

腦回路向來清奇的她,第一時間不是遮擋自己身體……

而是張牙舞爪撲向堯風,用手緊緊捂向對方眼睛……

“快閉眼!不準……啊!”

剛一起身,她便腳踝一抽,頓時疼得她驚呼一聲,整個身體便直接趴進了堯風懷中……

堯風一怔,面色微變。

感到懷中的溫熱,眼前的春光,他不知爲何,心跳竟是有一絲微微加速……

隨即,他身體僵硬,尷尬道:“那個,就算你不准我看……”

“也不至於投懷送抱吧……” “木頭!開好你的車,千萬別回頭。”

發現後排變故的紫荊,面色微變,連忙轉回身子,眼睛放大,呼吸加速,似乎看到了什麼不該看的東西。

木羽瞥了眼身旁神色奇怪的紫荊,疑惑:“我沒回頭,怎麼了?”

“反正你聽我的,好好開車,不要往後看!”

紫荊不耐說了句,思緒莫名有些亂。

剛纔她回頭,恰好看見了朱可兒一身暴露着裝地趴進了堯風懷裏……

這讓平日性格開放的她都不免詫異,想不到這位朱小姐竟是如此放得開……

看來追男人,女人也得主動點啊……

見紫荊奇怪神色,木羽不解,但卻也不再往後看。


剛纔自己聽到了後排的爭論聲,卻不知發生了什麼。

但不管如何,先生總不可能在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子手頭吃了虧。

木羽想得沒錯,堯風也的確沒吃虧……

而且他不僅沒吃虧,還似乎佔了一個大便宜。

至於這大便宜,堯風願不願意接受,心裏又是怎麼想的,沒有人知道。

哪怕連他自己,都正處於懵的狀態……

……

若是其他女子穿成這樣,別說趴進他懷裏,就是碰他一下,都會被他憤然推開。

就如之前的風情女醫生範莉莉一般,絲毫沒碰到堯風不說,反倒還遭了他的冷視和震懾。

可如今,卻是他萬萬沒想到的朱可兒做了此事,而且還是不小心跌進自己懷中的……

堯風在車內無處可避不說,如今更是反倒成了對方口中的流/氓……

這讓他哪去說理去?

……

“唔……好痛……”

這時,懷裏的朱可兒蹙緊眉頭,腳踝的腫痛讓她沒有精力再和堯風爭論。

宇宙最牛神豪系統 我幫……”

“不準低頭,不準睜眼!”

堯風難得主動想幫幫對方,卻被朱可兒立馬打斷。

她滿臉通紅,委屈羞怒道:“大猩猩,你要是敢睜眼,看了我的身子,我就跟你拼命!”

“好吧。”

堯風無奈。

此時他再鋼鐵直男,也聽出對方動了真怒,只好真的閉上了眼。

他知道,貞潔對於帝國大多數女生來說,是極其重要的……

雖是對方不小心趴過來的,但自己總不能趁人之危,毀了別人清譽。

當然,他不會告訴朱可兒……

其實在那塊布扯落之時,他便已全部看清……

他突然覺得,自己反應太快,目力太好,也會招來一些麻煩……

比如現在……

朱可兒正抓着堯風風衣,緊緊趴在對方懷裏,面色緋紅,咬牙質問道:“大猩猩,你老實說,你剛纔看到沒?”

“我……沒有。”

堯風是直男,但不傻。

他憑藉多年對危機預判的經驗得知,此時只能矢口否認……

否則,他將面臨一場可怕的災難。

“呼……”

聞言,朱可兒暗自鬆了口氣,低頭偷偷瞥了眼自己身上的暴露穿着,不禁再次羞紅了臉……

太丟臉了,這衣服暴露得跟沒穿都差不太多了……

長毛導演那羣人簡直就是禽獸,之前就該讓大猩猩把他們全部丟下去!

……

“那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