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他想表達的就是掄回!”花千枝告訴他,在墓室裏雕繪輪迴,這還是他們第一次遇見。

“輪迴?那我們從人間的青銅門進來,按照掄回之說,我們應該進入哪裏?天堂?還是地獄?”陸燦愣頭愣腦地問。

“你沒看這門上的圖呀,天堂、地獄都有,就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獄,懂不?”

王力看中五大三粗,卻粗中有細,他的話也許是對這幅圖最好的解釋,除非墓主人從棺槨中爬出來反駁他,目前是沒有人出語反對。


“那你說那兩道門的後面會有什麼呢?”人都有好奇心,陳一劍雖然沉默寡言,但也不例外。

“誰知道!現在門關上了,我們怎麼出去?”陸燦最關心的是被機關斷了後路,大家如何出去。

“即來之,則安之,沒了退路,我們就勇往直前!……”

花千枝安慰他,可話還沒有說完,楚一凡就悄悄的用手肘碰了她一下,可好巧不巧,正好碰到了她胸前柔軟的部分,黑暗中楚一凡臉不由一紅。

還好,花千枝也注意到楚一凡的提醒,大家全靜了下來,誰也沒說話,就連呼吸都變的輕緩起來。

大家凝神靜聽,在黑暗中,傳來輕微的腳步聲,好像有人在來回地踱步,但聲音時遠時近,飄忽不定。

“是人還是鬼?”楚一凡發現自己出了身白毛汗,忍不住小聲地問大家。

“你聽見鬼走路會發出聲音嗎?”

花千枝知道楚一凡是第一次下墓,就輕輕握住了他的手,給他信心。

“那是人?這裏怎麼會有人呢?會不會是老杜?”

楚一凡覺得自己說話都有點不利索了,如果說有人的話,除了最有可能是老杜之外,就沒有別的人了。 王力白了楚一凡一眼,非常肯定的說:“不會是老杜!”

老杜不會那麼幼稚無聊,在黑暗中走來走去,既然不是杜半仙,那一定另有其人。

王力掏出了古盾,陳一劍的刀已滑落到了指間,他們只要確定聲音的方位就撲出去,可是這聲音總是飄忽不定,時有時無,讓他們無所適從,但也只好靜等其變。

就在他們凝神靜聽的時候,腳步聲卻又突然消失了。

“怎麼辦?”陸燦輕聲地問。

“別管他,小心點就行了,我們走!”花千枝帶着大家就繼續往前走。

因爲此刻他們沒有了退路,只能往前走,至於黑暗中究竟藏着什麼,現在他們也沒有時間去深究,只能小心眼提防。

大家走了一段距離,花千枝突然停了下來,大家這才發現,溶洞在這裏突然束口,變成了一個通道。

這個通道更像一個防空洞,不大也不小,有明顯的人工痕跡。

那之前消失的腳步聲,又從通道里深處傳來,好像有人從裏面走了過來,可這通道又好像無限的長,那腳步聲永遠都走不到洞口。

大家站在洞口,臉色變了變。

“怎麼辦?”陸燦見花千枝停了下來,擔心地問。

因爲後路已斷,前路突然變成了一條通道,而通道里卻傳來空洞的腳步聲,現在就變成進退維谷了。

“神擋殺神,佛擋誅佛!”陳一劍惡狠狠地說。不管是人是鬼,現在只有面對。

花千枝點點頭,就要帶着大家往前走。

就在這時候,楚一凡悄悄的拉了她一下,用手指在她掌心悄悄的畫了畫,示意她注意頭頂。

花千枝也發現了頭頂的異樣,很快就通過特有的方式,暗示了其它人,大家心領神會。

“殺!……”陳一劍突然一聲暴吼, 他們心中的強力手電突然照向洞頂,陳一劍和王力手心的刀瞬間也飛了出去。

“吱……”

大家只聽見一聲尖叫,刺人隔膜,他們看見一團灰影從洞頂一閃而沒,竄進了黑暗中消失不見了。

“是老鼠!”


大家相互看了一眼,眼睛充滿了疑惑。

“好像是老杜說的那一隻鼠王!”

楚一凡看見這隻老鼠很大,而且皮毛也是銀色的,雖然它剛纔一閃而沒,但這點楚一凡還是看清楚了。

大家都沒有反對,顯然,他們也看清楚了。

“你剛纔怎麼發現它伏在洞頂上?”花千枝疑惑地問楚一凡。

剛纔就連他們這些經常出入古墓的人都沒有發現自己的頭頂上有隻老鼠一直在跟着自己,如果不是楚一凡提醒,他們也許完全忽視過去了,那他們就非常危險,如果被這隻鼠王偷襲,一定就會有人非死即傷。


楚一凡沒作聲,而是伸手摸了一下後頸,然後伸到他們眼前。

“血!”

大家看見楚一凡手上一片殷紅,驚呼道。

“一凡!你受傷了?”花千枝關心地問。

“沒有!這是那隻老鼠的血,它藏在上面,血剛好滴在我頭上,我才發現!”楚一凡向大家解釋。

“老鼠的血?那這隻老鼠受傷了!老杜有危險了!”

聽說是老鼠的血,花千枝心中一緊,她馬上想到了杜半仙。杜半仙從進來幻陣之後,就和大家失去了聯繫,之前她並不擔心,杜半仙畢竟是盜墓界的翹楚,非常人能比。

可現在,她看見這隻老鼠竟然受傷了,在這溶洞裏,除了他們沒有別人,那傷害這隻老鼠一定是杜半仙,而且他們之間還發現了爭鬥。

現在,這隻老鼠出現了,而杜半仙卻不見蹤影,那他自然就危險了。

“花姐,放心老杜一定沒事的。他還是小屁孩的時候,這隻老鼠都奈何他不了,何況現在!”王力大大咧咧地安慰花千枝,雖然他心裏也在替杜半仙擔心,但還是相信杜半仙沒有這麼容易死的。

“老杜應該沒事的,這隻老鼠被老杜所傷之後,才逃竄到這裏。我們在這裏沒有看見其它的老鼠,可見這裏是老鼠的禁地,可這隻老鼠卻進來了,顯然是在躲老杜!而且它一直潛伏在洞頂,沒有動靜,肯定它是被老杜打怕了,見到人還心有餘悸。”

楚一凡分析的頭頭是道,可他自己心裏卻沒底,但憑感覺杜半仙一定沒事的。

花千枝知道,現在不是擔心杜半仙的時候,那隻鼠王還隱在暗處,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溜出來偷襲,他們現在必須儘快離開這裏。

“我們走!”


花千枝果敢決斷,帶着大家就衝進了那條人工通道。還是楚一凡和陸燦走中間,陳一劍殿後。

這條通道是利用原有的溶洞通道,加上人工開鑿而成,容積要比外面的溶洞小的多,他們前後各一隻強力手電,把通道照得通明。

當他們踏進通道,那該死的腳步聲又響起來了,也許是因爲通道的聚音效果的原因,這聲音就出現在他們周圍,就好像有人跟在他們身邊隨行。

他們不知道這聲音究竟是怎麼回事,也只是小心戒備。

楚一凡走在隊伍的中間,在他前面是王力,從王力走路的姿勢就可以感覺出來,他在全力戒備。

在楚一凡身後的是陸燦,陸燦還揹着那隻被“老宋”掏爛的揹包,揹着那臺筆記本電腦,雖然電腦被損壞了,但裏面還有很多有作的資料,出去之後還是要全部恢復。

陳一劍走在最後,楚一凡看不見他,想當然也一定是小心翼翼。

楚一凡是第一次下墓,就遇到如此稀奇古怪的事情,那腳步聲如影隨形,就在耳邊響起,這讓他全身毫毛倒豎。

“火山,你說我們現在總共幾個人?”楚一凡用眼睛瞄着洞壁,側頭小聲的問陸燦。

“你不識數?我們總共六個人,杜半仙不見了,現在我們才五個人!”陸燦白了楚一凡一眼,這麼簡單的事情還要問。

“我知道是五個人,那怎麼有六個人影?”楚一凡怯怯的說。

“六個人影?”

楚一凡的話不大,但在這寂靜的通道里,每一個都聽見了,就像炸雷,把大家都炸醒了,大家都停了下來。

“你們看洞壁上!”

楚一凡見大家看着自己,就用手指指洞壁。

果然,在洞壁上,除了他們五個靜止不動的人影之外,還有一個人影。這個人影並沒有靜止下來,而是在小心翼翼的移動。

“老杜!”……“杜半仙!”……

從那影子的身形來看,大家都認出來了,那影子就是杜半仙。可不管大家怎麼叫,杜半仙的影子都有任何反應,而是按照自己的規律在移動,顯然,杜半仙和他們沒有在同一個空間,他們看到的只是杜半仙從另外一個空間投影到洞壁上的影子。

花千枝走過去,用手摸了摸洞壁,有種冰涼的感覺。

“是水晶!這洞壁不是岩石,而是水晶!”

也許是時間太過久遠的原故,這水晶洞壁都沒有了水晶明顯的特徵,只是看上去比岩石光滑一些,所以,剛纔大家都忽略了。

“老杜的影子怎麼會到水晶裏去了?”楚一凡也摸了摸水晶中的影子,好奇地問。

“這裏很古怪!老杜應該在另外一個溶洞裏,卻不知道什麼原因被投影到這裏的水晶壁上。”王力說。

“你是說就像現在的監控設備一樣?我們現在是在監控室裏看監控?而杜半仙剛好在被監控的範圍?”陸燦的比喻非常形象,但他忘記了,古墓裏怎麼會有監控呢?

“這應該是水晶的問題,在這古墓裏,很多地方都被墓主人安放了水晶,這些水晶之間又有一種神祕的聯繫,所以我們可以看見老杜!”花千枝解釋說。

之前,他們還在爲杜半仙擔心,但現在看見他的影子還在移動,動作也很流暢,也感覺不出受傷的樣子,大家也就放下心來,只是不知道他現在在什麼地方。

“你說老杜會不會看見我們?”

如果杜半仙同樣能看見他們,說不定雙方就會聯繫上。

“老杜應該看不見我們,你看他的形態,小心翼翼,好像是在找什麼東西,如果他看得見我們,一定會和我們一樣,面對着水晶。如果那樣,就算我們之間不能說話,但也完全可以聯繫!”

不得不說,陳一劍分析的很在理,如果杜半仙看見了他們,一定會面對大家,雖然說不上話,但完全可以通過肢體語言進行溝通。

現在,杜半仙沒有這樣做,當然就是沒有看見大家。

“那你說他是在找什麼?找我們嗎?”

“應該不是,你看他的動作,完全是全神戒備,而且剛纔那隻鼠王還受了傷,他應該是在找那隻鼠王!”

如果他們知道,此時此刻的杜半仙全神戒備的不是那隻鼠王,而是老宋時,不知道大家會怎麼想。

“這是杜半仙,那這個人影又是誰?”陸燦回頭,看見另一面洞壁上也有一個人影。

這時候,大家才發現另一面洞壁也是水晶,水晶中有一個人影在移動,好像是在躲避什麼,不時的回頭張望。 看着另外一面洞壁水晶中的人影,大家都有點懵,想不到,這古墓裏還會有其它人,而且這個人還非常警覺,似乎有什麼發現,纔會這麼緊張。

王力和陳一劍並沒有認出老宋,因爲他們見過的老宋是一個駝背,而這個人影沒駝背,所以他們直接跳過了老宋。

“也許杜半仙並不是在找那隻鼠王!”

花千枝若有所思,如果杜半仙是找那隻鼠王,不會那麼小心謹慎,畢竟那隻老鼠在他手下受傷了,面對一隻受傷的老鼠,杜半仙自然會有膽氣。

如果這樣,那杜半仙只有一種可能,他是在找這個人,這個人和杜半仙見過面。看情形,杜半仙和他之關係並不友好,那這個人又是誰呢?

“老杜是在找這個人?可……”陸燦現在算是想明白了,但看着洞壁水晶上一邊一個人影,陸燦不知道究竟是在同一個空間裏,還是水晶顯現的問題,把他們分開了。

“這個墓葬利用了天然溶洞,可溶洞四通八達,體積龐大,他們不可能在所有通道里都覆蓋水晶,只能覆蓋在一些關鍵的地方,但每一個關鍵點,它所顯現的地方又不同!”花千枝解釋道。

大家都明白花千枝的意思,杜半仙和那個人不在同一點上,所以,在這裏纔會顯現到不同的地方。

這時候,花千枝像想到了什麼,突然臉色一變,警惕的打量着四周。

大家也好像明白了什麼,開始警戒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