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葉眉頭立刻一皺,這名青年的眉宇間與林嘉有幾分相像,甚至連五官都十分相似,如果不是因為那微小的差距,迦葉甚至以為林嘉復活了。

「林師兄!」田倩兒立刻面露喜色。

秦怡則是黛眉一簇,悄悄在迦葉耳邊低語:「這人名叫林超,是大長老的親傳弟子,仗著有大長老給他撐腰,行事風格完全我行我素。他有個弟弟名叫林嘉,在蠻荒古林的時候被殺了。」

「林超…..」迦葉心中微微冷笑,此人修為倒是不俗,比林嘉不知道高出了多少個檔次,而且還是瓊仙派的親傳弟子。 「林超師兄,你怎麼在這裡?」田倩兒一臉欣喜道,立刻奔了上去,痴痴的望著面前英姿煥發的青年。

「師傅讓我叫你回去,你在這裡做什麼?」林超淡淡道,旋即目光掃視向迦葉和秦怡,眉頭皺了一下,朝著秦怡拱了拱手:「秦怡師妹,多日不見了。」

「恩。」秦怡淡淡的點頭,但明顯可以看出和林超之間有隔閡。

田倩兒眼珠滴溜亂轉,旋即露出一抹笑容,拉住林超的胳膊,道:「林超師兄,你可得為師妹我做主啊,這個秦怡不知道從哪裡找來這麼野小子,仗著人多欺負師妹我。」

「喂,田倩兒你不要胡說八道,明明是你先來招惹我的。」秦怡嬌聲喝道。

「哼,怎麼?現在當著林超師兄的面知道害怕了,你還記得剛才怎麼說我的嗎?不要以為聯合一個不知道那跑來的野人就可也在我頭上動土。」田倩兒志得意滿的說道。

「哼,我懶得跟你多說,葉飛,我們走。」秦怡小臉變顏變色,但她卻知道此時此刻不能和田倩兒糾纏,畢竟她旁邊的林超實力深不可測,在傳人之中,除了嫪青和大師兄之外,幾乎沒有對手,而且還有大長老給他撐腰,秦怡不想把事情鬧大。

「慢著!」突然,林超皺眉喝道,身形一動擋住了秦怡和迦葉的去路。

「林超,你敢跟我作對!」秦怡美眸圓瞪。

林超莞爾一笑,冷笑道:「我並非願意為難秦怡師妹,畢竟掌教那裡我也不好交代。但這件事可不能就這麼算了,田師妹受了委屈,大長老為難起來我同樣不好交代。」

陰緣未了 「你什麼意思?」秦怡看著林超。

「你!」林超抬手,指向迦葉,道:「不管你是誰,也不管是誰把你帶進來的,剛剛你似乎出言侮辱了田師妹,馬上向田師妹主動認錯,我還可以放過你,不然整個瓊仙派誰都保不了你。」

「關我什麼事兒?」迦葉一攤手,做出很無辜的姿態。

「我的話就是命令!向田師妹是認錯。」林超言語咄咄逼人,顯然,他不敢得罪秦怡,也不想惹怒了田倩兒,故意拉了迦葉這個替死鬼來,代替秦怡背黑鍋。

「你這算是威脅我嗎?」迦葉不怒反笑,鐵面具之下,眼中閃爍著冰冷的光輝。

「你就當是吧。」林超則是面不改色,一如既往的強勢,近乎用俯視的眼神看著迦葉。

秦怡黛眉緊蹙,想要拉住迦葉,畢竟林超的身份非同一般,得罪了他,和執法堂的大長老那邊也不好交代。與之相反,見到秦怡緊張的表情,田倩兒則是眉開眼笑,大大的出了口氣,冷笑道:「怎麼了?剛才不是還很兇嗎?對本小姐趾高氣揚。哼!也不看看這裡是什麼地方,自己是什麼身份,區區一個被雇傭的下人,也敢在本小姐面前撒野!」

「跪下道歉!」林超同樣咄咄逼人,一股強大的氣勢破體湧出,壓向迦葉。

「林超,我告訴你不要太過分!」秦怡脆聲喝道。

這時,反倒是迦葉主動拉住了她,慢慢向前邁出兩步,平視著林超,笑道:「跪?這一跪你承受得起嗎?不如換一種解決方式吧?」

「哼!你待怎樣?」林超高高揚起頭,俯視著迦葉道。

「你我打一場,輸的人光著屁股到你們瓊仙派的廣場跑一圈,怎麼樣?」迦葉慢條斯理道。

此言一出,林超當即皺了皺眉頭,就連秦怡和田倩兒都露出一臉古怪之色。這叫什麼解決方案,輸的人光著屁股去裸奔?這種懲罰她們還是第一次聽說。不過不得不說迦葉這個辦法簡直陰損到極點,林超貴為瓊仙派的傳人,若是真的輸了去裸奔一圈,那可是丟人丟大了,從此之後在瓊仙派再無立足之地,。

「什麼無厘頭的解決方案,你以為我會答應你!?」林超有些心虛道。

「那就怨不得別人了,我給你機會動手,是你自己沒有把握好。」迦葉攤攤手道。

「你說什麼!」林超臉色鐵青,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喝道:「你的意思是我會怕你!?」

迦葉也心中發狠,冷笑一聲:「不要說我沒給你機會,有種就接受我的挑戰,老子站在這裡讓你打,諒你這個手軟腳軟JB軟的膿包也奈何我不得。」

「你…….」這幾句話,可以說是直接讓林超生怒,迦葉言語挑釁,且這種致命的語言絕對可以讓一個男人為之惱怒。

「好大的口氣!你究竟是什麼東西,膽敢這樣跟我們說話!」田倩兒嬌喝道:「林師兄,直接給他點教訓,若是不出這口氣,他還以為我們瓊仙派無人,更加蹬鼻子上臉了。」

「恩,田師妹說的不錯,宵小之輩,也敢口出狂言!」林超怒極反笑,強大的氣勢一覽無遺,緩緩抬起一隻手掌,神通光華崩現,凝聚出一口鋒芒畢露的神劍,直指迦葉。

「葉飛……」秦怡有些為難的看著迦葉。

「放心,有我在沒人可以動你。」迦葉道,將秦怡拉到了自己的身後。

「這……」秦怡此刻目光複雜,望著面前不算高大的身影,他突然感覺這個背影彷彿如山越般高大,只要站在他的身後,無形間就會生出一種滿足感和安全感。

「怎麼會這樣?我怎麼會生出這種心思……」秦怡內心嘀咕:「一定不能,一定不能心亂,我秦怡才不會看上這種人呢,只是感激……沒錯,我只是感激而已。」

迦葉可不會知道秦怡此刻荒唐的想法,他瞳孔微微收縮,目視著面前的林超。

林超是瓊仙派的傑出傳人,修為也即將步入歸元境界,已經可以初步的神通實化。面對這種對手,迦葉現在考慮的倒不是若何對付,而是在考慮要保留多少力量與之交戰,畢竟在瓊仙派真的殺掉他們一位傳人的話,勢必會引起轟動,到時候自己會招來不少麻煩。

「害怕了?」見迦葉遲遲不動,林超諷刺的笑道:「再給你一次機會,收回你剛才的話,主動向田師妹道歉。」

「是不是沒有膽量給我交手。」迦葉背負著雙手,聲音冰冷道。

「哼!自取其辱,怨不得別人!」林超不再羅嗦,手掌揮動,手中那把神通凝聚出來的神劍直接朝著迦葉斬了過去,劍氣呼嘯,帶著一股凌厲的罡風,簡直要把迦葉撕裂成無數片。

迦葉站在原地,依舊不為所動,袍袖之下的手掌猛的一握,一圈圈暗黑色的神通光華激蕩出來,如同水波漣漪一般擴散。那把劈斬而來的神劍當場崩碎,化作漫天的星星點點光輝,沒有起到絲毫的作用。

「恩?還算有點手段!」林超冷笑一聲,整個人突然凌空而起,這一次,他不再留手,畢竟田倩兒和不遠處幾名瓊仙派的弟子都看著呢。下一刻,濃郁的神通光華從林超的體內蔓延而出,在他的頭頂凝聚出各種各樣的形態,猛虎,雄獅,奔龍,鯤鵬,兇殘的氣息瞬間籠罩當場。

「對付你,一招足以!」林超吼嘯道,手掌向下一壓,一頭斑斕猛虎凝聚成型,瘋狂地朝著迦葉沖了上去,帶起一股崩碎大山的氣勢。

不遠處的那些瓊仙派弟子當即面色,不斷的向後退,怕被林超的神通波及進去。

面具之下,迦葉嘴角撤出一抹淡淡的笑容,面對這瘋狂的朝自己衝來的斑斕猛虎,迦葉果斷的一拳轟出,沒有任何花哨的動作,甚至不見任何的神通光華,簡單的一拳與那頭神通化成的猛虎轟擊在一起。

「轟隆!」

在一聲劇烈的轟鳴聲中,神通光華浩蕩而出,迦葉的拳頭如同摧枯拉朽一般,當場將那頭神通化成的猛虎轟碎,沒有任何的懸念。

「什麼!居然這麼輕易的擋住了!」林超吃了一驚,他對自己現在的實力很有信心,即將邁入歸元境界,他的神通,一般人根本承擔不下來,就算是他們瓊仙派的傳人之中,也很少有人可以擋住他的全力一擊。

「運氣嗎?」田倩兒也是難以置信。

迦葉甩了甩自己的手臂,輕叱一聲,道:「如果你只有這些實力,乾脆直接脫衣服走吧,沒必要浪費時間。」

「哼!我看你不過是運氣好而已,下一次,我會在留手了!」林超暴喝道,頭頂的神通光華再次凝聚,這一次,神通光華直接幻化成了一隻巨大的鯤鵬,扶搖直上,而後帶起強大得氣勢俯衝而下,雙翅伸展,足足有數十米長,將半邊天空都遮掩住。

「他來真的了。」連秦怡臉上都是微微變色,但此刻制止兩人的爭鬥已經來不及了。

「哈哈哈,你就等著毀滅吧!不要怪我下狠手,是你自找的!」林超朗聲笑道,他自信這一擊足以可將迦葉擊敗,甚至是殺死,反正有大長老撐腰,林超完全不用顧忌。

「無聊!」

迦葉輕叱一聲,再次簡單的揮出一拳,這一次,迦葉的拳頭上覆蓋上了一層暗黑魔氣。拳頭與那巨大的鯤鵬之影接觸,「隆隆」的海嘯之音傳來,劇烈的波動浩蕩而出,幾乎要把空間撕裂。在迦葉霸道的一記重拳之下,那鯤鵬之影同樣沒有任何懸念的崩碎掉,不留絲毫痕迹。

「這絕不可能!」這一次,林超近乎是歇斯底里的咆哮。

「這…….怎麼會這樣?林師兄的神通在傳人之輩中就算是大師兄也不敢輕易接下的,但這個野人卻……」田倩兒同樣目瞪口呆,臉上的表情僵持住。

「玩夠了吧,該我了。」面具之下,迦葉淡漠的聲音傳來,簡單的伸出手掌,一道道暗黑魔氣從袍袖之中鑽了出來,凝聚成一張大手,遮天蔽日的朝著林超壓了上去,如同魔主的手臂,毀滅一切。 「轟隆!」

暗黑大手蓋上去,將空間震塌,宛如一隻復甦的魔鬼。

林超面色鐵青,他感覺到這一招的恐怖,單單是那股毀滅氣息就讓他難以承受,當下不顧一切的催動體內的神通,在面前凝聚出各種各樣的兇殘猛獸,白虎,奔龍,雄獅,玄龜,鯤鵬,氣象萬千,形態不一,一下子全都衝出來,充斥了整片天空,與那毀滅的大手對轟在一起。

「轟隆隆!」

震天震地的聲音咆哮四方,各種神通光華席捲半邊天空,在那暗黑大手的轟擊下,各種神通凝聚出來的兇殘猛獸一個個全都崩碎於無形。但那暗黑大手在各種神通的抵擋之下也消耗去了大半的威力。

「給我破!」林超臉色蒼白的大喝,打出一塊黑色的石頭,迎風化作一座大山和暗黑大手撞在一起。

在一聲劇烈的撞擊聲之後,那暗黑大手總算是消散。可見那塊黑色石頭是一件秘寶,與暗黑大手撞擊后,反彈出去十幾里。

「呼!」

林超鬆了口氣,出了一身的冷汗,不過好在迦葉這一招神通算是擋下來了。

「刷!」

而幾乎在同一時間,林超的身後人影一閃,迦葉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出現在了林超的身後,狠狠一巴掌打出去。這一巴掌迦葉沒有運用任何神通,單單是靠肉體的力量。但迦葉的肉體何其恐怖,一拳可以打穿大山。

「砰!」

林超結結實實的被迦葉一巴掌扇在臉上,整個人飛了出去,如炮彈一般砸進了地上,摩擦出去十幾米遠,在地面上托出一條長長地地溝。

「林師兄!」田倩兒俏臉蒼白,嬌呼一聲想要衝上去。

「滾!」

迦葉一甩袍袖,一股大力衝撞出來,直接將田倩兒掀倒在地上。

「你這個混蛋,你敢打我?」田倩兒嬌喝,她的地位在瓊仙派中很崇高,基本上和秦怡一樣平起平坐,大多數人都會給她爺爺幾分薄面,也因此養成了田倩兒囂張跋扈的心態,簡直比秦怡還要過分。

迦葉懶得理會這種女人,對某些人,不必要心存憐香惜玉之心。迦葉直接衝上去一腳踩在了林超的身上,冷笑道:「早告訴你不要打了,直接脫衣服就得了。」

「你……你這個不知死活的野人,你可知道我是什麼身份!你敢對我動手!」林超歇斯底里的咆哮,左臉完全淤青,眼睛近乎合縫,明顯是被迦葉那一巴掌給打的。

「哼!」

迦葉冷哼一聲,直接彎腰撕扯住林超的衣服,用力一扯,「叱啦」一聲將林超表面的衣服給撕扯下來。

「你……你做什麼?」林超臉色鐵青。

「願賭服輸嘛。」迦葉笑道,五根手指中各有五道劍氣飛了出來,將林超身上的所有衣服撕裂成碎布條,片刻的功夫,林超便整個人赤裸裸的躺在地上,一絲不掛。

「哇~~~」不遠處的秦怡立刻捂住小臉,嗔怒的看了迦葉一眼,道:「葉飛,不要把事情鬧大,放了他吧,不然被大長老直到了就麻煩了。」

「放了?嘿,那豈不是少了很多樂趣。」迦葉笑道,在林超的身上點指兩下,封住他的行動能力,像伶雞仔兒一樣將林超給提了起來。

「放開林師兄!」遠處的那幫瓊仙派弟子跑了過來,目光警惕的盯著迦葉,但全都不敢上前,有幾個機靈點的人還把田倩兒扶了起來。

「秦怡,你完了,我一定去到爺爺那告你一狀,膽敢勾結外人毆打我派弟子。」田靈兒嬌喝道,將大長老搬出來想要恐嚇迦葉。

「哼,再敢多言,我把你也扒光丟到廣場上去。」迦葉冷哼道。

「你…….」田倩兒俏臉一陣白一陣青,但面對迦葉的強勢,她卻無可奈何,沖著其他人喝道:「你們幾個,馬上給我去把林師兄救下來!!」

「師姐,可是我們…….」眾位瓊仙派的弟子臉色為難,他們剛剛見識到了迦葉的恐怖,讓他們出言嚇唬對方兩句還可以,但真要是要他們衝上去和迦葉拚命,就算給他們十個膽子也不夠。

「趕快去,不然我讓爺爺罰你們逐出師門!」田倩兒喝道。

此言一出,幾名瓊仙派弟子臉色立刻變青了,一個個握緊手中的秘寶,目光警惕,但腿肚子卻轉筋,寸步難移

「你想和他的下場一樣嗎?」迦葉提著林超,冷言冷語道,目光掃視在場的眾人。

「公子,柔兒來幫你。」

一聲嬌喝,柔兒像只翩然的蝴蝶飛來,從半空中徐徐落下,被剛才的打鬥給引來。纖纖玉手揮舞,掃出一道七彩光輝,如同一條匹練般將數名瓊仙派弟子給掀翻在地上。

「原來你還有幫手。」田倩兒面色鐵青。

迦葉凌空而起,不再理會田倩兒,身背後星空羽翼浮現出來,直接朝著瓊仙派的廣場飛去。迦葉現在可謂是什麼都不怕,反正自己是秦盛雇傭來的,就算有什麼事,也有秦盛在後面撐著。秦盛可是瓊仙派掌教的親兒子,整個瓊仙派有誰敢和他作對?

瓊仙派的廣場巨大無比,可以容納數十萬人,莊嚴大氣。

而此時廣場上卻聚集了大量的瓊仙派弟子,一個個交頭接耳,議論紛紛,都被剛剛迦葉和林超戰鬥的波動聲給吸引出來的。

「怎麼回事?剛剛是什麼聲響,莫非是有人在戰鬥嗎?」

「聲音好像是從虹橋那邊傳來的。」

「快看,有人飛過來了!」

在一聲聲驚訝的聲音中,半空中一道人影飛來。

望著下方密密麻麻的瓊仙派弟子,迦葉冷笑一聲,時機還真是趕得好,這麼多人都在看錶演。當下,迦葉將手中被扒的精光的林超一丟,扔在了瓊仙派的廣場上。 瓊仙派廣場上聚集了數千人,林超赤裸著被迦葉從半空中丟了下來,赤條條的躺在了廣場的中央。這一幕著實的讓所有人瞪大了眼睛,嘈雜聲,喧嘩聲響成一片,如浪潮一般此起彼伏。

「這……這究竟是什麼情況?裸奔嗎?」

「好像是林超師兄,我的天哪,這是什麼嗜好!」

「林超師兄的衣服貌似是被人扒光了,看樣子是被強迫的。」

「搞基?」

「搞你妹啊,八成是有人故意為之的,剛剛的戰鬥聲音,貌似就是林超師兄在和人戰鬥。只是不知道這人是誰,連林超師兄都敵不過,而且還被……」

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半空中,目視著迦葉離開的方向。

「是他!我知道是誰了,這人好像是秦盛師叔請來的。」

「好大的膽子,敢在我們瓊仙派動手打人!」

「啊!!!」

與此同時,一聲凄涼的咆哮響徹整個廣場,林超臉色鐵青,又由青轉紫,最後直接昏厥了過去,他這一次可是丟人丟大了,被人扒光了衣服丟在瓊仙派人最多的地方。從此之後,瓊仙派弟子之間恐怕又多了一個笑柄,林超算是顏面盡失。

這種屈辱,像林超這種自認高貴的人怎可以承受?

……..

做完這一切,迦葉則像是一個沒事兒人一樣又回到了虹橋,田倩兒和那幫瓊仙派的弟子已經離開,之前柔兒只是出手教訓了他們一下,並沒有下殺手。不然若是香屍女王發飆,後果可是很嚴重的。

回到虹橋,秦怡和柔兒一臉焦急的等在原地。

見到迦葉回來,秦怡立刻跑過來,急道:「葉飛……你,你不會是真的做了吧。」

「恩,廣場人挺多的。」迦葉點點頭說道。

「這……」秦怡目瞪口呆,她難以置信迦葉竟然真的說出口做得到,膽子也太大了。如此一來,恐怕會驚動整個瓊仙派,甚至連大長老親自出面都說不定。

「你難道就不怕林超時候報復你,若是大長老出面,恐怕事情就鬧大了。」秦怡小臉上滿是焦急之色,意識到了嚴重性。

迦葉則是輕叱一聲,道:「我是你父親委託來保護你的安全的,因此絕對不會讓你受到傷害。那個什麼田倩兒出言不遜,我沒對她動用武力已經算不錯了。」

聞言,秦怡小臉沒來由的一陣漲紅,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更何況此刻秦怡內心本就對面前的葉飛情愫複雜,也許是楚玲玉的那些話讓她心中觸動,也可能是「葉飛」和迦葉的性格有著一些相似,總之此時的秦怡,內心格外的慌亂,如小鹿亂撞。

如今也被迦葉這麼一說,心中更加的複雜。

「柔兒,我能和你公子單獨說句話嗎?」沉吟片刻,秦怡突然轉頭帶著柔兒說道。

「啊?哦……」柔兒乖巧的點點小腦袋,抬頭看了迦葉一眼,而後悄悄的退開。

「不如去虹橋走走吧。」秦怡開口說道。

「好啊。」迦葉點點頭,心中卻是砰然一動,秦怡的表情告訴他,這丫頭心中肯定有事兒,但有心想要拒絕她,迦葉卻一時間張不開口。

七彩虹橋,這裡堪稱是瓊仙派著名的景點之一,它隱藏在雲霧之中,時隱時現,遠遠望去如通往仙境的道路,綻放著七彩的光輝。

迦葉和秦怡漫步在虹橋之上,穿過飄飄渺渺的雲霧,宛如一對神仙眷侶,結伴而行。

望著虹橋下方翻騰的雲海,迦葉淡淡道:「就在這裡吧,秦怡姑娘是否有話對我說?」

秦怡停下腳步,轉頭看了迦葉一眼,而後低下了頭,目光猶豫,小嘴張了張,卻又不知道怎麼開口。

迦葉也不打攪她,就這麼安靜的站在那裡。

「葉飛少俠,我父親委託你來保護我的安全,有沒有說別的?」沉吟片刻,秦怡終於忍不住開口。

「沒有。」迦葉淡淡回答。

「葉飛少俠救過我,我雖然很感動,但那僅僅只是感動而已,請葉飛少俠不要多想?」秦怡似乎下定了決心,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小臉漲紅無比,顯得格外激動。

「哦?」迦葉饒有興趣的抬起頭:「秦怡姑娘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我……」秦怡有些語塞,不敢直視迦葉,將頭別到一邊,道:「我的意思相信葉飛少俠可以聽得懂,實不相瞞,我的心中其實已經……已經有人了。」

「靠!」迦葉內心暗罵一聲,這丫頭也太能胡扯了,看樣子是她誤解了自己的意思。

當下,迦葉冷冷笑了笑:「很好,我的心中也有人了,更不會對秦怡姑娘有什麼心思,你想多了。」

「那樣做好。」秦怡似是很輕鬆的出了口氣,微微一笑,道:「可能真的是我誤會葉飛少俠的意思了,葉飛少俠莫怪。」

「無妨,心裡有事就說出來,以免造成太多的誤會,不好收場,秦怡姑娘你做的是對的。」迦葉點點頭說道,而轉身凌空而起,身背後星空羽翼浮現出來,雙翅一震,朝著虹橋遠處飛去。

目視著迦葉離去的背影,秦怡喃喃出神:他們的背影…..真的很像。

……..

迦葉帶著柔兒回到了住處,秦怡的話在迦葉腦海中盤旋了一段時間,而後便被迦葉拋擲腦外,不管秦怡心中有所想,總之迦葉現在是不願意考慮這些兒女情長的問題,他現在只考慮怎麼把自己的實力提升上去,在這個實力為尊的天地中,沒有實力是生存不下去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