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魂令看到我,咧着嘴,對着我一笑:“我們又見面了。”

我扯了扯嘴角,故作平靜地說道:“是啊,又見面了。”

其實,現在自己沒有剛纔那麼慌張。剛纔自己真的半條命要被嚇沒了。突然來個齷齪的人要欺負自己,這種衝擊力還真是大!

追魂令瞥了眼林家少爺,只見林家少爺的頭低的更低了:“令主,是這個女人嗎?”

“是的。”追魂令看着林家少爺,稚嫩的臉龐上揚起一抹邪笑,若不是他有着小男孩的身軀,還真是沒有半點可愛之處。

隨即,追魂令轉向了我,對着我盈盈一笑,來到牀邊,一躍而上。追魂令站在我的面前,冷冽地鄙睨着我:“韓沐顏,你覺得你這次還能逃嗎?”

“你爲什麼不能放過我?你想要的,不是千年古屍的注視不是嗎?如果他知道是你殺了我,你覺得他會對你怎麼樣?是永遠都不理你,還是一瞬間就滅了你?”

雖然周曉曉和我說過追魂令還受夜媚的契約的反噬,受着詛咒與折磨。但是,看着追魂令好好的,沒有半點不適,我不禁有些懷疑周曉曉說的話。

或許,周曉霞的消息來得不是很準確?!

但是不論怎樣,今天說了契約的事情,對自己應該不會有利。

追魂令冷笑了幾聲:“哼!你說的沒錯,如果他知道是我殺了你,我確實會是那樣的下場。但是,前提是他知道是我做的。”

(本章完) 我睜大了眼睛,看着林家家主和林家少爺,隨即又看着追魂令,微微一笑:“看來,你找了幾個替死鬼?”

“不是替死鬼,只是個殺手罷了。這樣,我既可以除掉你,又不用被他懷疑。”說着,追魂令便示意了一眼林家家主和林家少爺,一縱而下。

林家家主又看了眼林家少爺,然後陪同着追魂令出去了。

走出去的路上,林家家主對還着追魂令說道:“令主,那個,您答應我們的事情……”

“我自然會做到。現在,你們先殺了她!”儘管已經看不見了小男孩的身影,但是他的話中,那份殺氣依舊清晰地傳入我的腦子裏。

“哼!小美人兒,我會讓你快樂地死去的!”說着,林家少爺再次爬上我的牀。

我忽地一僵,內心的恐慌再次灌注全身。現在,在我的眼裏,他就是個十足的惡魔!

我的身體再一次被禁錮,任由我怎麼掙扎,都無法逃脫,就像是註定了我會是失敗的一樣!

我的脖子上再次被他吮吸着,他的手遊走在我的腰間,我感覺到一陣陣的噁心,但就是無法擺脫這隻蒼蠅!雖然我並沒有那麼貞潔,但是如果是被自己不喜歡的人侵犯,我還沒有那麼大度地躺下來享受!

只是,我無法掙脫。難道我今天就要清白不保了嗎?!

不要,我不要……

誰,誰來救救我,救救我!

“誰來救救我……”不知什麼時候,我的眼角滲出了眼淚,聲音哽咽。

“哼!美人兒,放洗吧,不會有人來救你的!”惡魔般的聲音擋住了我心中的希望。

林家少爺的手伸進了衣服裏,他的手很冷,冰凍着我的肌膚。

就在這個時候,外面又是“吱呀”一聲,林家少爺立馬跳了起來,站在了牀的一邊,惡狠狠地盯着我。

那是他的警告。

我拉了拉自己的衣服,躺在牀上。

外面,傳來沉重的腳步聲,一步步地踏向自己這邊。我轉過頭一看,只見三個身影來到我的面前,一個林家家主,一個追魂令,還有一個……宮洛!

不,不,是千年古屍!那雙眼眸,如秋水般的眼眸頓時盛滿了憤怒,混合着降至冰底的冷意,深沉而又尊貴,時不時透露着那一抹悲傷。

“千年古屍?!”我緩緩坐起了身體,興奮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這個男人,好熟悉,卻也好陌生。熟悉的是,他眼底的悲傷和看着我的深情永遠那般熱烈,陌生的是,他那深沉狠毒的眼神,那是他的另一面,很少露出來的另一面。

“主……”追魂令恐懼地看着千年古屍,一步步向後退來,圓潤的臉蛋慘白,稚嫩的聲音也帶着幾抹委屈。

千年古屍用他那毫無感情的聲音說道:“你還當我是你的主人?”

“那是。主,主人……我,我知錯了。”說着,追魂令的頭低低着,眼眸瞬時一轉。

但是他的可憐樣千

年古屍並不買單:“放了她!”

“是。”追魂令對着千年古屍點了點頭,隨即看了眼林家的家主和少爺。林家少爺愣在原地,有些不可思議地看着千年古屍。

說着,林家家主就來到我的面前,從我的牀邊拿下一張符,撕碎了,然後來到牆壁上,撿起了幾根骨頭,放在旁邊,令骨頭的圈缺了一個口子。

我下牀,噬咬的感覺不再,肌肉也沒有進一步裂開的感覺。我不知不覺中裂開一抹燦爛的笑容,來到千年古屍的身邊。

千年古屍立馬環住我,滿臉的疼惜:“沐顏,你沒事吧?”

我搖搖頭:“我沒事。你怎麼找到這裏的?這裏到底是哪裏?”

雖然有林家家主手上的一隻煤油燈,但看上去還是很昏暗。

千年古屍的手輕輕拂過我的臉龐,他那雙注視着我的目光深深吸引着我。我看向千年古屍,只見千年古屍極其心疼的眼神:“最近你瘦了。”

“有嗎?”我瘦了?可能吧。因爲最近有些忙,而且自己還被反噬了兩次。

千年古屍緩緩地點點頭,他那沉澱千年依舊狂熱的愛意裸露在他的眼眸,毫不掩飾,或者說,這些都是他溢滿出來的。

我知道他心中想的不是我,可能連現在看的也不全都是我。 王爺在上:廢柴小姐求指教 但是,他那雙眼眸,清澈而又深邃,熾熱而又深沉,我感覺他就是在凝視着我,而不是我體內的夜媚。

突然,追魂令大哭了起來,小男孩坐在地上大哭着,圓潤白嫩的臉蛋被淚水浸溼,變成了花臉,小小的身板一顫一顫的,剎那間可憐極了。

追魂令用他那稚嫩的聲音帶着哭腔說道:“主人,主人,你不要我了!嗚嗚~嗚嗚嗚嗚~”

千年古屍這才瞥了他一眼,但什麼話都沒有說,只是牽着自己想要往外面走去。

我轉頭看着追魂令,對着千年古屍說道:“就這樣晾着他,不好吧。”

是啊,追魂令最在乎的就是千年古屍在不在乎他。現在千年古屍看都不想就看他,只關注我,追魂令肯定又會遷怒於我的。

我和追魂令的關係已經有些緊張了,就算一時間花解不了,我也不想再僵化一分了。

聽着我的話,千年古屍停了下來,看着我,然後又看着追魂令。我也看着追魂令,看着他如小男孩天真地收起眼淚,揚起嘴角,看着千年古屍的樣子就像看着天上的神仙一般。原來,他將千年古屍視爲自己的信仰。但不過三秒,追魂令的嘴角便癟了下去。

我轉頭看向千年古屍,只見千年古屍的眼神冷漠到了谷底。他用眼神警告着追魂令。

“沐顏,我們走吧。”千年古屍牽起我的手,往外面走去。

這時候,我覺得追魂令也有悲傷。我轉頭看向追魂令,果然如我想象的那般,他的眼神充滿了受傷,而這種受傷又和周曉曉的那一種不同,而是更竭嘶底裏的傷害。

“啊!”我和千年古屍還沒有踏出去,就聽見身後一聲男孩的咆

哮,隨即我們所在的地方都變成了灰暗。

我反射性地握緊了千年古屍的手。

“韓沐顏,韓沐顏!……”追魂令一遍遍地呼喊着我,像是與我有深仇大恨一般。是有深仇大恨,在他的心中,是我奪走了他最重要的東西。

“你不要再這樣了,要不然你和他的關係只會更加僵硬的!”他的聲音一直盤旋在我們的四周,看着千年古屍全身散發出來的冷氣,我趕緊提醒着追魂令。

“哼!我要你死,我要你死!我得不到他,你也別想得到!”

他的聲音一遍遍地在這個地方迴響着,聲音悽切絲毫不比那些厲鬼的淺。突然,我感覺到自己的側面一陣勁風吹來,千年古屍將我抱起,一轉,我便和千年古屍換了一個位置。

幾乎是瞬間,千年古屍張開手擋住了追魂令的進攻。千年古屍手上的發出的那一團亮光,照亮了整個房間。

追魂令的雙手交叉,擋着,然後張開雙臂,猛然推出一團巨大的黑團。

我看着那團黑團,心頓時一跳,趕緊千年古屍說道:“小心!”

“沒事的。”千年古屍轉過頭,對着我莞爾一笑,英俊的臉在白光的照耀下,更顯得俊美,那抹笑容像是有魔力一般,撫平了我心中的驚駭。

我站在他的身後,時刻迎接他的勝利。

“啊!”或許是剛纔我和千年古屍的談話再一次刺激到了追魂令,他的雙手長得極大,他的面前,一個巨大的黑團懸浮着,在他的推動下迅速往千年古屍飛去。

兩個大黑團組成了連環炮。

千年古屍的眉頭略微一皺,轉動了一下自己的手,他手中的白光伸出邊沿,包圍着我和千年古屍,中間的白光分離出許多白點,然後在空中匯聚,變成了一個拳頭的光團。

千年古屍將手一攤,那個光團便飛一般地往光速射去,直擊黑團。

“砰”的一聲,白色的光團和兩個黑團相繼碰撞,融入黑團了。 大明壽寧侯 黑團裏頓時有着許多小小的亮光,如針眼般大小,但是非常耀眼。

黑團逐漸膨脹,最後又是“砰”的一聲,兩個黑團猛烈地炸開了。

“啊!”追魂令一聲慘叫,隨即便從口中吐出一大灘鮮血,惡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便不見了蹤影。

頓時,天旋地暗,整個地面開始顛簸,房間開始倒塌。我有些站不穩,往後面倒去,幸好千年古屍即使抱住了我,我的屁股纔沒有用開花。

千年古屍抱着我,蹲在地上,對着我說道:“沐顏,我們一家團聚了。”

一家團聚?難道……

“紅依呢?!”即使在這黑暗的地方,我的眼睛也充滿了亮光。不知在什麼時候,我的心裏充滿了興奮柔情。喜悅從身體裏溢出,化成淚水,流淌在我的臉頰。

幸福來得太突然,這種突然差點砸暈了我的頭腦!

“她在家裏等着我們。”千年古屍低沉而又充滿磁性的聲音在我的心頭久久迴盪。

(本章完) 千年古屍抱緊我,將我的頭埋在他的懷中。透過細縫,我看不到那一圈亮光。

我知道,他是不想讓我看見倒塔的東西砸在他身上,但是那巨大的衝擊足夠讓我想象他的遭受着什麼樣的重量。

那巨大的重量,可以講一頭牛砸成肉醬!

奇怪的是,我的身體只有衝擊,而沒有衝擊帶來的疼痛!

突然,我聞到了一絲血腥味。

“千年古屍……你,你到底在做什麼?!”爲什麼自己感覺不到疼痛?!那力量明明可以砸碎任何一樣東西!就算有他擋着,自己也不可能毫髮無傷!

和上次一樣,千年古屍的氣息在我的頭頂噴薄着,熾熱得讓我有些難受,而他的聲音也是溫柔得要命:“我只是在保護你而已。”

保護我……

“可是這也是宮洛的身體!爲了我,你要殺人嗎?!”爲什麼要這麼努力地保護我,爲什麼連自己的身體都不珍惜?!

千年古屍的呼吸猛然一滯,我的心頓時停了半拍,我趕緊擡起頭看他的情況,他千萬不能出事!

我剛好撞上了他的眼眸,裏面有着難掩的悲傷雨憤怒,甚至還帶着一模自嘲與嫉妒。這是另一個他,自己從來沒有見過的他。

但是,最讓我關心的不是這些,而是他的臉,雖然很昏暗,但是我依然可以看到他那張那張佈滿了血液的臉的輪廓,是那般的清晰,那般令人心疼!

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淚水,哭了出來,聲音逐漸哽咽:“爲什麼?爲什麼要做到這個地步。我對你……我……”

“不要說了。”千年古屍的話語中充滿了悲傷,但亦灌滿了溫柔,“如果是爲了你,我可以破壞掉這具身體,殺死宮洛。”

說着,千年古屍猛然抱緊了我,那力度讓我有些呼吸不過來。我可以感覺到,他的手在顫抖,不只是手,是整個身體在顫抖。

我不由自主地拉住千年古屍的腰肢:“千年……”

他立馬搶先說道:“你可以討厭我,如果我殺了他的話。”

說着,千年古屍便將他的脣瓣抵在我的髮絲之間,緊緊地抱住我。

我微微一愣。他的話是什麼意思?說我可以討厭他……我是討厭他,我討厭他對我的好,對我的深情。它讓我無法自拔,讓自己明明知道他在乎的只是我那張和夜媚一模一樣的樣貌,還是會爲他傾倒,悄悄地偷着屬於夜媚的溫柔。

我一直在抗拒,但是我卻也一直無法抗拒。

不知道什麼時候,倒塌聲消失了,衝擊的壓迫也不再襲來。我感覺到了一個沉重物死死地壓在我的身上,我看着面前的黑暗,讓我感覺到呼吸困難。

我睜開眼睛,努力看着眼前,我能感覺到我的面前和你空曠,但我看不見任何東西,就像瞎了一樣。

我四處轉着頭,仰着頭,睜大了眼睛,努力看着自己的周身。終於,我在仰頭的時候看見了一絲光亮,很微弱,但足夠我判斷現在還是白天。

我摸了摸旁邊,一切都是破碎的瓦礫,有些尖銳的角戳到我的手,傳來撕裂的疼痛。

我繼續往外試探着,發現右側的空

間很大。

“千年古屍,古屍!醒醒,醒醒!房子已經不倒塌了,我們可以爬出去……千年古屍?喂,喂!醒醒,醒醒!”

可是無論我怎麼叫,千年古屍就是沒有回答我,甚至連動都沒有動一下!我這才發覺,他的氣息似乎也很久沒有噴在我的身上,而他的頭就枕在我的肩膀上,面對着我的脖子!

我頓時一震,整顆心提了起來,亂跳不已:“千年……你,你別嚇我。你快醒醒,快醒醒!”

我的眼淚肆意着,任由它浸溼我的臉。

我講身體挪了挪,想要推開後面的石頭,可我用了九牛二虎之力,那石頭還也沒有動一下。

突然,我的手觸碰到了一攤血跡,我往前一摸,摸到一具冰冷的屍體,僵硬的肉感頓時令我的頭皮發麻。

我趕緊縮回了手。但同時,我意識到了一個事情。

死人是會僵硬的,如果壓在我上面的千年古屍死了,那他的身體也會僵硬的!

我趕緊伸手摸着千年古屍,感覺到他的身體裏傳來的絲絲溫度。

我又鬆了一口氣。然後,我便摸到千年古屍的一隻手橫着向上,伸進石頭裏!

他爲什麼要這樣,他的手,他的手不會廢了嗎?!

“你一定要好好的,你一定要好好的。千年古屍,我要你好好的!嗚嗚,你聽見了嗎?”說着,我躺在他的下面,無力地說着,心中有着慢慢的心疼。

我不知道我現在該做什麼 。我想把身邊這些恐怖的東西挪開,可是我做不到。我想要大聲呼喊求救,可是我根本沒聽到外面的一切聲響,又怎麼保證自己等我聲音傳的出去?!就連陽光,也只是那麼微弱的一絲……我們應該是被埋在很底下了。

於是,我決定和千年古屍說話:“喂,千年古屍,你醒醒好嗎?如果你真的疼的累的不行了,也請你動一動好嗎?呼吸幾下好嗎?嗯?”

“其實 我只是個替代品而已。沒了我,還有下一世,六道輪迴,夜媚一直在輪迴……這些事情,你不會不知道……”

“求求你了,動一動,吸一吸好不好?如果再不呼吸,你會窒息的!我不要你死……”

“你,你不準給我死!千年古屍,你不尊準給我死……你是我孩子的父親,是我唯一的男人!就算你要死,不想爲我們母女負責,你也不能用這種方式啊!……”

我說了很久很久,到最後嘴巴都幹得有些掉皮了。

我依舊說着,看着眼前的黑暗,我的眼睛緩緩閉上:“千年古屍,我陪你死吧。我們在這裏,必死無疑了。真的沒相到,我是這樣死亡的。……不過,這樣這樣挺好的。在自己喜歡的人的懷裏,陪着他死,這種感覺也挺好的。”

“等我死了以後,我希望可以變成鬼,去找紅依,然後對她說對不起,帶着她去深山林裏……放心,我會去投胎的。這樣,你可以和夜媚的下一世在一起……這樣想想,我還真的沾了夜媚挺多光。因爲她的下一世,不也是我的下一世?或許,我還可以一廂情願地認爲你的心裏是有那麼一點我的……”

“我只希望,你可以記住我……”我感覺自己的

身體逐漸難受了起來,頭暈目眩,很想沉睡。

最後,我終於忍不住,放空了意識。

迷糊中,有一個稚嫩的女孩子一直在呼喚着我。我用力着,想要睜開眼睛,可我的眼皮竟然開始痠痛。

然後,我的耳朵裏便出現了許多嘈雜的聲音,有女人的聲音,男人的聲音,工人的叫喊生,機器發出的隆隆聲……它們互相交織着,逐漸遠去。

我再也感覺不到其他。

突然,不知爲何,我睜開了眼睛。看着一場異常明亮的房間,我冷不丁地說着:“這裏是哪裏?和我死時候的地方不一樣!”

是的,我是在一堆昏暗的廢墟中死亡的,不是這麼幹淨明亮的地方。

我轉頭一看,只見周曉曉和劉嘉明愣愣地看着我。

周曉曉來到我的身邊:“沐顏,你在說什麼?你可別嚇我!”

“嚇你?……我變成鬼的樣子很恐怖嗎?!”說着,我便恐慌地摸着我的臉,“我不要,我不要!如果紅依被嚇到了怎麼辦?她還只是個孩子,心裏承受能力不會強的。”

說着,我便抓着我的頭髮,撓着。現在,我的腦子裏只有一件事,那便是我的孩子,我的紅依!

想着紅依,我趕爬下了牀,往牆上迅速奔去。成了鬼,就會來去自如,這些牆,對我根本就沒用!

不走尋常路,這可以幫我節省很多時間!

但是,我被牆頂了回來,極速跌倒在地上,撞到牆的地方傳來劇烈的疼痛,撞到地面的骨頭也發出激烈的悲鳴。

怎麼會這麼痛!難道做鬼會痛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