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也算是一種宣傳手段

兩人聽此點點頭

炎曦月抬步走向後院

「今日丹堂暫不營業,你二人先跟我來,今日還有別的事要經過你們…」

耽臻同耽離對視了一眼

跟着朝後院而去

站在原地的澤仁輕嘖一聲

「主子偏心吶…」

都沒安排活給他

一旁的炎白搖搖頭

「曦月哪裏會差別對待咱們?」

澤仁聽此嘿嘿一笑

「我就是隨口一說,哪裏能不知道自家主子有多好?」

想着感嘆似的搖了搖頭

能跟了主子簡直就是血賺不虧的一件事啊……

他都懷疑他們三個是不是上輩子踩了狗屎了,才有這麼好運……

突然又想是想到了什麼似的

臉上的輕鬆表情略微有點收斂

一旁的炎白察覺到了澤仁一瞬間的情緒變化

掃了澤仁一眼

卻是沒說什麼

他相信澤仁方才說的話都是真實的

而秘密也是每個人都有的

有秘密也並不代表不忠心……

一個客人滿臉好奇的走進了丹堂內

想着什麼的兩人也都收回了思緒

專心將心神放在了丹鋪上 封雲霆因為生病的緣故,嗓音啞得厲害,但還是問到,「還有別的事情么?」

文森忙道:「有的,封總,我跟陳盼溝通過了,也把您的解決方案發給她了,她說大部分問題都已經解決了,就是最近訂單激增,所以在原材料上出了點問題,正在尋找靠譜的供貨商。」

時氏集團也算是在珠寶行業里有頭有臉的公司,原本是有穩定的供貨商的,但時繁星接手后,公司發展速度比原先快了好幾倍,單靠那幾家供貨商根本就是杯水車薪。

封雲霆微微一笑,欣慰道:「小星星真的是越來越能幹了。」然後他思忖一番,又說,「亞歷山大那邊應該有動靜了吧,非洲那邊分公司負責的原石開採得怎麼樣了?」

「一切順利,我這就把文件發您。」文森現在聽到非洲兩個字就發怵,生怕老闆一時衝動,又把他調到非洲分公司去,這個升職的福氣誰愛要誰要,反正他不敢要。

封雲霆一目十行的看完報表,吩咐道:「不錯,我們這邊的儲備非常充足,既然如此,就調一批送過去吧,等到新一個季度的開採量跟上,再補上就是,手續方面你知道怎麼做,我就不多說了。」

他知道時繁星肯定不會願意接受這樣的贈予,所以調用寶石原石的同時,也沒忘記把該補的手續補好,又囑咐道:「星星若是問起,就讓陳盼說是新找到的供貨商給的。」

「是,那價格方面怎麼辦?」文森在心中默默的嘆氣道,封總這追妻的法子真是彆扭,但凡他能坦誠點,只怕就是有十個時小姐,也該心軟了。

非洲的優質寶石原石礦基本是被封氏給壟斷在手裡的,因此價格向來非常可觀。

「就按照略低於市場價的價格來吧。」封雲霆倒是有心將原石按照成本價給時氏集團,大不了他自掏腰包來補貼差價,但考慮到時繁星的自尊心,還是放棄了這個有可能會火上澆油的主意。

文森是封雲霆的心腹,得了他的吩咐后,立刻就去辦事了,不成想竟是在跑文件的時候遇到了困難,只得哭喪著臉又給封雲霆打了個電話:「封總,有件事需要你做主。」

「嗯,你說吧,什麼事?」

封雲霆正站在卧室的落地窗前往下看,眼前就是開闊後院里時繁星跟波塞冬玩耍的場景,他的目光和語氣都因此變得溫柔起來,讓電話另一邊的文森都吃了一驚。

「是這樣的,寶石原石一直是公司的重要貨物,如果要大批量調動的話,必須得有大股東和總裁一起簽字才行,我沒有許可權調動。」文森身為高級助理,能做的也只是起草文件,他的簽名不頂用。

院子里,時繁星已經在靠院牆的大樹地下找好了能遮風擋雨的角落,她請林伯幫忙搬了口木箱過來,又側著將其放在地面上,然後將太空箱和柔軟的靠墊一起放了進去。

如此一來,在購買的寵物用小窩到貨之前,小波也暫時有個舒服的安身之處了。

福媽見此情景,主動從廚房端了碗溫熱的羊奶來,笑道:「這小傢伙看著可真可愛,跟個大號的棉花糖一樣,我聽說這麼小的狗只能喝羊奶就給他溫了一碗,時小姐,你給它喂一點試試。」

犬舍在將波塞冬交給同城的快遞員之前是給它餵了奶糕的,奈何幼崽剛到新環境的時候,好奇心最是旺盛,它又在時繁星懷裡撒嬌了好一會兒,此時早就餓了,一嗅到奶味就湊了過去。

時繁星連忙微微傾斜小碗,免得波塞冬一個踉蹌將碗給打翻,但它撲過來的動作太猛,還是險些一個猛子扎進碗里去,再加上喝奶的動作實在是猛,直接在碗里砸出來一個浪花,險些就濺在時繁星身上。

對此,林伯和福媽都忍不住笑起來,前者聲音尤其爽朗:「這小動物真是一點也不怕生,時小姐,我想它肯定是已經把你認成主人了。」

「這有點太快了吧,唉,小波啊,你也不怕我把你賣了。」時繁星溫柔的看著波塞冬,點了點它毛茸茸的小腦袋,有些發愁。

福媽微笑道:「時小姐,這一點也不快,小狗和小孩子在某些方面是相通的,不是有個詞叫雛鳥效應么?我看這小傢伙八成也是一樣,孩子們回來一定會很高興的。」

「是啊,他們會很喜歡這個玩伴兒。」時繁星感覺自己面前又多了一個離開的障礙。

與此同時,樓上的封雲霆也終於收起了溫柔的能滴出水來的目光。

「封總,您還有在聽么?」

「嗯。」封雲霆迅速收回心神,複述道,「公司股份的變動你知道的,現在我名下已經沒有股份了,不過你不用擔心,這件事暫時不會公開,你按照流程處理就好。」

他早就找了律師,避人耳目的將遺囑都給立好了,現在他所有的財產都已經被平分給了三個孩子,這樣一來,無論以後有什麼變故,孩子們和時繁星都會有最後的保障,這是他能為他們做的為數不多的事情之一。

文森有些為難的又問:「那我是不是得悄悄去學校找孩子們簽名?他們現在的年齡完全是無能力責任人。」

他在腦海中想象出了這樣的場景,感覺自己還是找塊豆腐撞死比較利落,否則的話,他每天跑去幼兒園和小學門口等簽字,一定會成為全公司的笑柄。

當初封雲霆做出這一決定的時候,就連律師都勸他三思而後行,認為孩子們還小,沒有必要這麼早做決定,如今想來這些話並不是沒有道理的,但他不在乎。 擼串是什麼,蕭閱澤視線移了過來。

護衛們果然很激動,「我們都行,季小娘子看什麼方便就做什麼。」

季知歡明白了,好吃就成,她捲起袖子道:「那就做螺螄粉吧。」

正好這兩天嘴巴有些淡了,之前山上砍來腌制的酸筍放在空間里也能吃了。

季知歡招呼了阿清過來,讓他去小溪邊抓螺螄。

因為餵養血蛭,阿清每次都會在季知歡他們回家后,幫忙去小溪邊撿螺絲,這活他可熟了,背上了季知歡給他做的小竹筐,邁著小短腿就要往下沖。

永寧也屁顛顛要跟着過去,有護衛陪着,季知歡倒也不擔心。

蕭閱澤:……怎麼這些人完全不問自己想吃什麼么!

季知歡拿出昨晚上做好的臘腸,再弄了點青豆,給孩子們做玉米青豆臘腸燜飯,四個小砂鍋整整齊齊擺在了外頭,香味沒一會就散開來了。

再拿了個大白菜,將準備好的香菇蘿蔔切丁,放入熱鍋里翻炒,再將大白菜焯水后將菜梆子對半切開,將炒制好的菜丁們放入包入菜葉里,用韭菜條紮成一個荷包形狀擺盤,放入蒸籠,等出籠后澆入高湯,八寶福袋就完成了。

護衛們早就在廚房門口饞得不行了,阿音前腳剛把菜端出去,後腳他們就虎視眈眈的。

蕭閱澤看了直翻白眼,「至於么?府上廚子沒讓你們吃飽?」

姜嬤嬤又打盹去了,護衛們笑道:「世子你還真別說,昨晚上那烤豬蹄,酥爛皮脆,一口咬下去能爆汁,別提有多好吃了,還有擼串,把東西都串在一起,我這輩子沒吃過這麼香的東西。」

「可不是,我昨晚上做夢都在吃烤串,你說外頭的咋沒有呢,萬一以後沒得吃,我怕是要日思夜想了。」

蕭閱澤不知不覺想起了那滷肉的滋味……確實香,還有那蟹黃湯包什麼的。

為什麼想什麼,就好像聞到那味了?

季知歡剛把花香香送的肉蟹斬成了兩半,清理乾淨后碼放在大鍋里,土豆切塊加了點醬料,放入藕片,清洗好的雞爪。

這蟹肉煲的香氣堪堪傳出去,就被蕭閱澤給聞到了。

他不知不覺跟着那些護衛站在了一起,仰起脖子往裏瞧,完全忘了剛才不屑季知歡廚藝的人是他本人一樣。

「好香啊,不知道今天是什麼。」

「天天有這麼多好吃的,我都羨慕阿清了。」

蕭閱澤直勾勾盯着,不自覺得舔了舔嘴唇,這時候有人戳了戳他的腰,蕭閱澤下意識一扭,不耐煩道:「別動我。」

那小手又不安分的戳了戳。

蕭閱澤皺眉轉頭,「找死呢?」

他惡狠狠說完,發現沒人,再低頭一看,永寧正端著長輩的架勢盯着他呢。

「不是讓你面壁思過么!怎麼又不聽話,你這樣讓我操心,我還怎麼見堂兄?」

蕭閱澤揉了揉眉心,永寧已經擠開了他,屁顛顛跑到了季知歡面前,仰著可愛的小臉蛋道:「歡歡,我們抓了好多螺螄啊,那個東西我可以帶回家養起來么?!」

養什麼?螺螄?小朋友的想法真的是奇奇怪怪的。

季知歡笑道:「可以。」

阿清已經提着一竹簍的螺螄進來了,「後娘,我來了!」

季知歡趕緊接過手,「阿清真厲害,快去吃飯吧。」

小朋友的飯菜都已經做好了。

阿音跟裴寄辭拿了麻布,將砂鍋揭開,一股青豆伴隨着臘腸的香氣撲鼻而來,永寧已經坐在了小凳子上,拿出了勺子自己吃飯。

姜嬤嬤見狀很詫異,「小主子不讓我餵了?」

永寧堅定的搖頭,「不行的,阿清說乖寶寶都是自己吃飯的,永寧也要自己吃飯。」

為了表示自己的決心,她拿起勺子就挖了滿滿一大口。

溫熱的米飯一下肚,小姑娘高興得搖頭晃腦。

姜嬤嬤看了看,發現季知歡養的孩子都挺好的,長得也好,而且小郡主能學着自己吃飯也是好事,看來沒白來。

蕭閱澤只能眼巴巴看着他們吃,這農婦屬實可惡,做飯不會多做點,光給孩子吃,大人就不用吃了?

他想了想,自己不能就這麼算了,他得去找她算賬。

剛進廚房,直接被熏出來了,「哇,你在煮屎么!什麼味道這麼臭!」

剛才還噴香無比的廚房頓時臭氣熏天,像極了軍營里那一個月沒洗的臭襪子,辣鼻子。

季知歡已經把螺螄粉撈出過了,有些調味料還沒有,但已經盡量還原那酸辣香臭的感覺了。

「開飯了!」季知歡沒理他,直接吆喝了一聲。

外頭早就虎視眈眈的護衛們排著隊進來領,至於嫌棄得不得了的蕭閱澤,不想吃拉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