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人是他殺的嗎?難道真的是他嗎?”與兩名老者的心裏截然相反的是鄭天啓幾人。

兩名老者驚歎的是眼前的年輕人居然會是一名高於一般武將的強者,而鄭天啓幾人所想的卻是他們現在還在懷疑着剛纔這名武將到底是不是秦飛所殺?

因爲他們幾人根本就沒有親眼看見是秦飛出手凝聚的金龍,所以他們實在是不敢相信這金龍會是秦飛的,因爲秦飛在他們心目中的形象與那種天才高手根本就是八竿子都打不到一塊去的那麼一個人,他們又怎麼會相信秦飛會是那麼一個能夠一舉就斬殺一名武將的強者。

不過懷疑歸懷疑,此時他們當然十分願意相信秦飛真的是一個隱士高手,否則的話他們的性命依然堪憂。

“小子,你不是振威武館的人!所以我勸你還是不要插手我們與振威武館的恩怨!”一名老者震驚之餘,終於是恢復了清醒。

“呵呵…誰說我不是振威武館的人,就在前兩日我才考進振威武館當護院,因此你們要殺振威武館的人,得必須先過我這一關!”秦飛淡淡的一瞥身前的兩名武將階別的老者,露出一臉的不屑。

“哼,莫不是你以爲你還能夠打敗我二人?”另外一名老者冷哼一聲。明顯他們其實還是不想與秦飛交手的,不過若是秦飛硬要阻攔他們,他們也不會懼怕於他,畢竟他們二人可都是成名已久的高手,又怎麼會懼怕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

“只要你們不與我們爲敵,你們現在便就可以走了,我可以不追究你們,放你們一條生路!”秦飛依舊面不改色的冷冷的說道,樣子與平時嘻嘻哈哈時的模樣完全判若兩人,說是有着天壤之別也是毫不爲過。尤其是此時秦飛的這幅模樣看在躲在鄭天啓身後的雙兒姑娘的眼裏,就是她的眼中也是閃爍着一團耀眼的精光。

“哼…好一個狂妄的臭小子,你還真以爲你天下無敵了不成!喝…”一名老者聽了秦飛的話後,終於是老羞成怒,毫無徵兆的一拳就對着秦飛轟了過去。

“哈…”

另外一名老者看見自己身旁的老者動手了,他也是跟着動手了,只見他高高躍起對着秦飛的身後也一拳轟了過去。

兩人一拳在前一拳在後,剛好將秦飛的前後全部包裹在了其中,兩名武將強者雷霆萬鈞的聯手一擊,那速度與威力均是足可以開山裂石,此時的秦飛剛好被這麼兩股元力氣旋前後夾擊,退無可退進無可進,令得他身後幾步開外的鄭天啓幾人均是張大了嘴巴,臉色變得異常蒼白。

“啊…”尤其是躲在鄭天啓身後的雙兒姑娘更是傳出了一聲驚呼。

不過就在雙兒姑娘的驚呼之聲剛落之時,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他們卻是看見秦飛終於動了。

(今天第一更送上,鮮花和票票在哪裏啊,昨天就已經恢復五更了,大家把花花都投過來吧!謝謝了) 第141章 殺回回龍鎮

只見秦飛周身一抹璀璨的金光一閃,一下便就化爲一道光影迎上了正面老者的一拳。

“啊…”

衆人只聽見“啊”地一聲,便就看見秦飛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他對面那名老者的左前方,而他對面老者的一隻手臂此時已經安靜的躺在了地上。

老者的一隻手握着自己斷了的大臂,臉色慘白,此時他的臉色發白當然並不是因爲自己手上傳來的痛楚,而是震驚於這個年輕人帶給他的震撼。

他明明感覺到自己所轟出去的一拳,那數尺大小的元力氣旋已經將他團團的包裹住了,按道理說自己的元力壓迫應該是能夠令他無法動彈纔對,可是爲何別人還能夠發動那麼犀利的一擊,本以爲自己已經勝券在握的他卻是隻感覺到眼前金光一閃瞬間便就失去了一臂,這是什麼速度?這是老者此時心裏所想的最多的一件事情。

與此同時比斷掉手臂的老者更加驚訝的當屬鄭天啓幾人,他們明明看見秦飛已經被兩名武將強者的兩個元力氣旋給緊緊的包圍了,他們所想的是若是自己在那樣的情況之下絕對早已經動彈不得,可是爲何別人不僅能動,而且還能夠在那樣的情況下發起反擊,並且還能夠斷掉別人一臂。此時衆人這纔算是真的徹底相信這秦飛絕非泛泛之輩,而以前秦飛所表現出來的一切不過都是故意矇蔽他們的假象罷了。

“中級武將?”在場的人中最震驚的其實應該還是身在空中的另外一名武將強者,他也是在場的人中看得最清楚地一人。

當他發現自己的一拳已經將那名年輕人身後的退路全部封死的時候,他的心裏着實高興了一下,因爲在他看來這年輕人絕對不可能還能凝聚任何鬥技來擋住他們這配合的極爲默契的一擊,可是誰知道正當兩拳馬上就要在他的身上相交之際,卻是見到那年輕人一下拔出背上的長劍由上至下就那麼隨意的一揮,自己的另外一名同伴便就發出了一聲慘叫,他竟然沒有受到兩人元力威壓的束縛,這唯一的解釋便就是他的境界比兩人都要高。

“我說過你們若是剛纔走了,我不會追究你們,可是現在你們想走都已經走不了啦!”秦飛淡淡的一瞥呆在當場的兩名老者,冷冷地說道。

“哼…我們與他拼了!”身在空中的老者知道今日要想活命便就必須得豁出去了,否則只有死路一條。只見他一聲大喝便就凌空對着秦飛連續的揮動着雙掌,每一掌都攜帶着一個尺許大小的金色光圈快速的衝向秦飛。

“找死,其實你們兩個老傢伙給我說說好話,我一高興或許也就會放過你們了,沒想到你們竟然還執迷不悟!”秦飛心裏如此想着,手上卻是緩緩的揚起了手中的長劍,一下便就揮向了天空之上的老者,長劍帶起一抹燦爛的金色劍氣,就好像一彎袖珍版的彩虹一般直衝天際。

“唰唰唰…”

只見那抹金色劍氣瞬間便就穿透了那些金色的光圈,金色光圈頓時一個個均是一分爲二,劈開了金色光圈的劍氣並沒有消磨掉他的銳利,只見它繼續速度絲毫不減的襲向了天空之上的老者。

“啊?這是什麼鬥技?”天空之上的那名老者到死也是沒有想清楚這年輕人使用的是什麼鬥技,爲什麼世上竟然還有鬥技能夠在劈開別人的鬥技自己卻並不消失,爲什麼還有鬥技就好像實質性的攻擊物體一般那麼無堅不摧,所向披靡。

“噗…”

當那抹金色的劍氣穿透天空之上那名老者的身體之時,衆人只聽見“噗”地一聲傳來一下利刃入體的聲音,緊接着那老者便就斷了線的風箏一般一頭向着遠處的樹林墜去。

“你走吧,希望你好自爲之!今日斷你一手只當是給你一個教訓!”秦飛絲毫不顧衆人像看怪物一般看着他的眼神,扭頭對着一旁一臉呆滯的斷臂老者說道。

“謝謝少俠不殺之恩!”老者對着秦飛微一點頭,神色帶着些許慌張,又帶着些許恭敬,本以爲自己也死定了的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別人居然還會給他一條生路,老者恭敬的說完便就作勢彎腰去撿自己掉在地上的那隻斷臂。

“手就留在這裏吧,你已經比他們倆幸運多了,就別再貪心了,我說了斷你一臂便就是要永遠地斷你一臂!”秦飛冷冷的口吻,嚇得那名老者不由的渾身一顫。往日呼風喚雨的強者何曾這麼擔驚受怕過,又何時這麼窩囊過?


“哎…也罷!”斷臂老者說罷,便搖頭一聲嘆息,縱身躍起向着來時的方向急速飛去。

緩步向着遠處行去的老者看的鄭天啓幾人一個個均是目瞪口呆,這麼一名老妖怪在秦飛跟前簡直就跟一個小毛賊一般被他治得服服帖帖,這要不是他們親眼所見就是打死他們也是不會相信還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我們也快走吧!”秦飛對着仍舊一臉呆滯地望着他的幾人淡淡的一瞥,緩緩的說道,語畢便就翻身躍上了自己的高頭大馬,緩步向前行去。

“嘿嘿…此時不裝B還等到什麼時候去!”秦飛心裏暗暗地高興道。

“風大哥…風大哥…”突然就在秦飛還沒有走幾步的時候卻是突然聽見自己的身後傳來一陣驚天動地的女子哭泣之聲,聽聲音不是那雙兒姑娘且還能有誰?他已是早就知道那雙兒姑娘其實全名叫風無雙,與那風休元乃是本家,具體到底是什麼關係他卻不太清楚,只是此時看見風無雙哭得那麼傷心,他想來關係應該絕不一般。


“無雙,你就別哭了風大哥已經走了,我們來日再去給他報仇吧!”鄭天啓攙扶着哭得死去活來的風無雙,關心的說道。他們身旁的地下便是躺的風休元的屍體。

“不,我現在就要給他報仇!”風無雙一把甩開鄭天啓的手臂,大聲的咆哮道。只見她唰地站起身,一下躍到了秦飛的身前雙手抱拳躬身說道:“少俠請留步,前幾日我有眼不識泰山,多有得罪,當下懇請少俠能幫我一忙!”

“嘿嘿…現在知道來求哥了?”秦飛心裏暗暗的樂道。不過臉上卻是不動聲色,只是那麼一臉平淡的望着風無雙,看的風無雙滿臉淚痕的臉上神色不停的變換着,明顯有些不知所措。只是此時她的這幅模樣更是平添了一絲楚楚動人,令得秦飛心裏不由的一驚,這美女哭起來都是那麼好看。

“說吧,要我做什麼?”秦飛終究還是過不了美女這一關,看見別人這麼一個高傲的冰山美人此時居然放下了那副高姿態來屈身求自己,她實在是有些不太忍心。


“幫我殺回回龍鎮,我要殺盡那些與鄭家作對的人!爲鄭家報仇,爲我風大哥報仇!”風無雙冷冷地說道。

(第二更送上,求花求票票!) 第142章 幫美女殺人的條件

“條件?”秦飛極其無恥的說道。

“什麼條件?”一旁的鄭天啓趕過來兩眼若有深意的瞟了一眼秦飛,淡淡的問道,看得出來他的心裏有些不快,可是此時他又哪裏還敢將自己的不快在這個能夠一舉斬殺兩名武將的強者面前表露出來。

“當然是殺人的條件,莫不是你以爲我就那麼白白的幫你出手?”秦飛露出了一絲淡淡的不屑。這些天來受到這位冰山美人的冷落此時他的那份虛榮心早已經得到了滿足,只是秦飛是一個很有原則的人,縱然是風無雙長得再好看,他也不會爲了那麼一句話就去幫她賣命的,至少也應該來點實際一些的,諸如香吻或者更甚一些的以身相許之類的,這是此時秦飛心裏的想法。

“只要你幫我殺掉這些人,我可以贈你靈石十萬,九品靈丹一枚,助你突破武王,如何?”風無雙兩眼閃過一抹不易被人察覺的狠色,看得出來她是下了很大的決心纔開出這樣的條件的。

“靈石我不稀罕,武王境界我此生必然可達,能否有些什麼能夠打得動我的?”秦飛似笑非笑的在風無雙的身上掃了一眼,緩緩地說道。

“你…行,只要你幫我殺盡一切我想殺的人,我便隨你處置!”風無雙終於妥協,她當然知道秦飛的心裏最想要的是什麼。

“無雙,不可!”

“無雙…”

一旁的鄭天啓與另外兩名鄭家之人紛紛大叫道,此時儘管他們知道秦飛是一名超過初級武將的強者,但是從他們三人的眼中秦飛還是看到了一團熊熊的怒火,看得出來秦飛的趁人之危令得他們已是忍無可忍。

“成交!”秦飛併爲理會幾人惡毒的眼神,只見他淡淡的一笑扭轉馬頭掉頭朝着回龍鎮的方向行去:“快走吧,爭取天亮之前趕回回龍鎮!否則去晚了可就怨不得我咯…”

秦飛洋洋得意的策馬走了的最前面,心裏卻是百感交集。

“果真是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啊,只要自己足夠強大,又何愁在這個世界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呸…趁人之危的小人!”

就在秦飛轉身向前走去之時,鄭天啓幾人均是往地上輕啐了一口,心十分不恥秦飛的做事行徑,先前秦飛在他們心中剛剛升起的一絲光輝形象頓時早已經蕩然無存。

“哼…小子,別以爲本姑娘就那麼好騙!”躍上馬背的風無雙眼睛望着前面策馬而行的秦飛,嘴角勾起一抹迷人的笑容。

回龍鎮,振威武館。

早上一大早,太陽剛剛升起之時,振威武館所在的這條平時本應該極其冷清的街上,今日卻是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圍滿了很多人。

“你們知道嗎?今天可是有着七八家武館來向振威武館挑戰啊,這對於振威武館來說可還真的滅頂之災啊!”

“不對吧,我聽說不是隻有六家武館一起挑戰振威武館嗎?怎麼變成八家了?”

“你還不知道啊?明面上看起來是隻有六家,可是實際上是八家人一起參與的,只不過是將八家人分成了六家而已!”

“哦,原來如此,振威武館這下可真完了,聽說那些武館每一個排名都要高於振威武館,看來這六家武館加起來至少也得有上十名武將強者吧?”


“嗯,我猜至少也得有二十名武將強者,哎…你快看,他們已經來了!”

……

一人指着街頭的出口處大聲的叫道,果然,衆人一看,真的是來了一隊統一着黑色衣衫的精壯大漢,這一隊人約莫有四五十人,爲首的一名大漢扛着一杆黑色大旗,大旗的旗杆約有三四丈長,旗面則是龍飛鳳舞的寫着一個大大的“趙”字,顯得有些巨大的趙旗被大漢高高的舉過頭頂迎風飄揚,給這一隊黑色勁旅平添了一股威風凜凜的氣勢。

“哇…原來趙家的人也參與挑戰了,他們可是排在第六十位的家族吧?”

“別說趙家,你看那後面還有誰?”

“啊?陸家,排名第五十一位的陸家!這可是馬上就要進入前五十的陸家啊!好像光他們一家就有四名初級武將強者吧!”

“看來振威武館這次真的是要被滅門了!不知道那鄭館主與陶千刀能否活命都還是個問題…”

“哇,你們快看,那是吳家的吳三奎…聽說這次的事情就是因爲振威武館的鄭成風與吳三奎結怨而引起的吧?”

“切…那還不是找的一個藉口罷了,吳三奎早就想吞併振威武館了,這裏的人誰不知道?”

“不過那鄭成風也真是一條漢子,據說他居然沒有向任何家族尋求幫助!”

“是啊…哎…真是有些可惜了這麼一條鐵骨錚錚的漢子了…”


……

一干人浩浩蕩蕩旁若無人的開到了振威武館之內,街上的衆人還是遲遲不願散去,誰都想知道今日這一戰到底會是一個什麼結局,雖然此時看見前來挑戰的那些家族的實力之後,衆人都是已經猜到了大致的結果,不過喜歡看熱鬧的人們卻還是希望親眼目睹一下事實的真相。

“哈哈…鄭成風,沒想到,你們振威武館也會淪落到今日這樣的地步!”一名老者站在振威武館的廣場之上看着振威武館站在平臺之上的百餘人,大聲的嘲笑道。這名老者正是那吳家的家主吳三奎。

“哼…多說無用,別說我振威武館今日還剩下這麼些人,就是隻剩下了我一個人,你們想讓我死,我也會咬得你們一嘴的毛。”鄭成風一臉不屑的冷哼道,在他的臉上有的只是一團濃烈的殺氣與決然,並沒有絲毫的頹廢之色,看得出來他早已經將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只爲今日能夠暢快淋漓的酣戰一場。

“哈哈…哪位老哥帶我去將這鄭成風解決一下?我吳某將感激不盡。”無三奎扭頭對着身旁的一排老者恭敬的說道。這些老者均是各個家族中的武將強者,一共達二十一人之多,這麼多的武將強者放在任何一個白雲城之外的地方都是一股極其強悍的恐怖勢力了,即使就是在這白雲城內也是一樣不容小視。

“就讓老夫代勞吧,早點收拾了這兩個老傢伙,我還得趕回去與人下棋呢!”一名老者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德性,有些噁心的說道。

(今日第三更,收藏,鮮花都給點力啊) 第143章 護館之戰

“哼…口氣不小!”鄭成風聽見老者那麼一說,向前邁出一步,冷冷地說道。

“這老傢伙就交給我吧,第一戰又怎麼好意思讓你這個館主親自出馬呢!”一旁的陶千刀拉住了鄭成風一臉笑意的說道。看得出來他們兩人都是已經做好了必死的決心,因此此時並沒有覺得有多大的壓力。

“唰…”陶千刀向着廣場的一側,一個跳躍身影便就已經到了廣場一側的一片空地之上。

“陳老頭,今日我便來會一會你!”陶千刀對着先前那名老者冷冷的喝道。

“哈哈…好,我便就與你先大戰三百回合!”被稱作陳老頭的陳姓老者一聲大笑便就飛向了空中,人還在空中之際,便就對着陶千刀發起了猛烈的一擊。

只見一個尺許大小的金色元力氣旋,就像是一輪紅日一般飛向了陶千刀。

“喝…”

陶千刀也是不甘示弱,站在地上右手的一拳凝聚出了一個尺許大小的金色光球對着天上的陳姓老者轟擊而去。

“砰…”

金色的元力氣旋與金色的光球在天空之上猛烈的撞擊在了一起,頓時發出一聲驚天的爆炸聲響。與此同時天空之中出現了一波強悍的元力衝擊波,這衝擊波很快就向着整個廣場蔓延開來,所幸這衝擊波是在天空之上形成的,若是在廣場地面形成的,廣場之上的那些武師階別的定會死傷無數。

兩名武將強者的強強對碰,尤其是在實力相差不多的情況之下,那威力是極爲駭人的,尤其是對於下面的那些武將階別以下的人來說看得他們更是一臉的興奮之色,畢竟像這樣的大戰並不是什麼人都能夠有機會如此一飽眼福的。

“砰…”又是一記凌厲的元力對碰,兩人又是拼得不相上下,像這樣實力相當的人,如此單純的使用元力對轟,無疑拼的就是自己體內的元力儲備,誰的元力更渾厚一些,只要十來個回合下來一般都就會你看見到分曉。

“砰…砰…砰…”

又是三記強悍的元力對碰,陳姓老者與那陶千刀各自都向後退了七八步。

“撲哧…”陳姓老者口中吐出了一口鮮血,而反觀陶千刀,雖然他與陳姓老者一樣退了那麼多步,但是他卻並沒有吐血,頓時,這一場的比試孰強孰弱已經自見分曉。

“陳老,你先下去休息一下,在個老頭我來幫你將他打發了!”陳姓老者身邊又飛身躍來一名瘦骨伶仃的老者,老者看起來身體極爲單薄,就好像一陣風就能夠將他吹的飛上天一般,不過看他那對如鷹眸一般的眼神便就知道,這老者的實力絕對不會比那陳姓老者低,雖然同是初級武將可是這同一境界之中也是有着高低之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