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令姐妹倆動容。

但是,也不想牽連到他。

“葉先生,您的好意,我們心領了。”

“昨天,您對對黃虎,包括天機堂的蔥頭,表現得很好,我們相信您有實力。”

“但是,我二叔不是省油的燈,他背後的人際關係,更加複雜,我們不希望您因此而受到牽連。”

“您別再勸我們了,我們去意已決,您如果真想幫忙的話,那就請把我們的行李打包帶出去,我們馬上就走。”

“我二叔,應該很快就會來了。”

說着。

宋慧亞將行李箱遞給葉天縱。

而宋玲玲也擔心葉天縱生氣,還在旁邊打着圓場。

對此。

葉天縱啞然失笑。

不急。


先隨她們的性子。

在幫忙收拾的過程中,他還若有似無的觀察宋母。

面色稍微好了點,經過昨天自己的粗略按摩,以及把脈鍼灸之後,稍微緩和了些。

但是有氣無力,身體疲憊,身體各個機能,都沒有恢復到正常狀態。


根據他的判定,想要得到扭轉,徐卉忠,將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十五分鐘後。

打包完畢,宋慧亞長舒了口氣,道:“葉先生,謝謝您這段時間以來的照顧,我們姐妹倆,銘記於心。”

“我們會離開臨城市,去省城,等安頓下來,會跟您聯繫,如果不忙的話,歡迎您隨時前來參觀。”

“天縱哥,記得來看我們。”

宋玲玲挽着葉天縱的手臂,經過幾番接觸之後,她內心,已經將葉天縱當成了真正的哥哥。

他就像一座避風港。

能夠爲她遮風擋雨。


只可惜。

緣止分淺。

沒有多聚,卻要分離。

葉天縱笑了笑。

張嘴就要開口。

“咯吱。”

一聲脆響,房門被人推開。

三人一愣,扭頭看去,發現在兩名男子的引領之下,徐卉忠一瘸一卦的走了進來。

滿臉淤青紅腫,走路不穩,身子顫顫巍巍,各種白紗布纏繞,看起來狼狽不堪。

“是二叔!”

宋玲玲吶喊一聲,下意識的躲在葉天縱身後。

宋慧亞則是臉色一沉,握緊着粉拳,咬牙切齒道:“沒想到,他來得這麼快。”

“一定是早就叫人在暗中盯着我們了。”

“玲玲,你看着媽,千萬別讓他們碰着。”

“葉先生,我最後一次請您幫個忙,帶着我妹和我媽,找準時機,逃跑。”

葉天縱皺眉。

搖頭道:“他們堵在門口,怎麼跑?”

“我早就算準有今天。所以在家裏,準備了一條密道,一會兒玲玲帶你去,拉開鐵閘,能直接連通帶外面的馬路。”

“那你怎麼辦?”

葉天縱啞然失笑。

這女的挺會想辦法的,居然提前做好準備。

“我你們就不用管了,我自然有辦法……”

“玲玲。”

“慧亞。”

話未說完。

徐卉忠的聲音響起。

有氣無力,音色垂危,看起來,昨晚萬子銘手段,用得挺好。

把對方折騰得夠嗆。

今天來道歉,尤其是在見到站在姐妹倆旁邊的葉天縱時,更是膽戰心驚。

表面上是個傻子,實際上卻是有巨大能量的大人物。

就連萬子銘,都要俯首稱臣。

而自己,別說是留存實力,就是想活命,那都得按照對方的意思來。

但凡有絲毫違逆,恐怕,等待自己的,將會是滅頂之災!

喊着,他一路小跑。

跌跌撞撞。

摔倒又爬起來。

重複循環之後,趕到近前。

“徐卉忠,我真想挖開你的胸膛,看看你的心有多黑!”

“我們都被你逼得家破人亡了,你還想怎樣?”

“難道真要弄死我們一家三口,你才肯善罷甘休嗎?!”

宋慧亞很怕。

就連說話,都在顫抖。

但是。

父親跳樓。

母親病危。

小妹生性膽小。

而自己,便是這個家的頂樑柱,主心骨。

誰都能慫,她不能慫。


說話間。

她拼命給葉天縱擠眉弄眼,示意找時機逃走。

然而,葉天縱就是笑着,什麼舉措都沒有,這讓她很着急。

“天縱哥,咱們怎麼辦啊……”

扔下姐姐不管。

她做不到。

不知道爲何,她竟然覺得葉天縱有辦法,希望她能出手幫忙。

“沒事玲玲,哥罩着你。”

“咱們什麼都不用做,看戲就好。”

“啊?”

“看,看戲?”

宋玲玲呆愣。


現在這二叔要來找家裏麻煩,自己還在旁邊看戲?

這天縱哥,什麼意思啊?

“噗通!”

而就在此刻。

毫無徵兆的。

突然下跪!

徐卉忠匍匐在地,腦袋頂着地板,身旁的亮明小弟,也都是低腰頷首,一副恭敬卑微的姿態。

“玲玲。”

“慧亞。”

“二叔有罪,二叔對不起你們,二叔今天來給你們賠禮道歉了!”

石破天驚!

姐妹倆面面相覷,瞪大了眼珠子。

這什麼情況?

一心要對自己喊打喊殺的二叔,居然道歉認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