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小世界是刀鋒至尊的,無比的強大,至尊高手都無法在瞬間攻破,是刀鋒異族的最後底牌,如果遭受到毀滅打擊,立馬把族人轉移到裏面,逃離到星空之中進行星際漂流。

不過如今刀鋒異族沒有大事,所以族人都在上面的巨城中生活,這裏面只有九個強大的老者坐鎮,每一尊都是至尊境下,堪稱無敵的高手,是刀鋒異族的老祖,地位僅次於刀鋒至尊。

刀鋒異族的九位老祖在小世界的中心圍成圓圈,離地漂浮盤腿冥想,當刀鋒至尊的氣息沖天而起時,身爲同族的他們立馬心生感應,當中一個老態龍鍾的刀鋒老祖睜開眼睛,裏面精光閃爍,倒映星空,銳利無比,沒有絲毫的渾濁。

“至尊迴歸,我族將重新走向巔峯,沒有至尊的部族,永遠上不了檯面。”

這個睜開眼睛的刀鋒老祖聲音沙啞的說道,不過裏面卻有掩飾不住的欣喜的期待。

“嗯!”其餘的八個老祖也相繼睜開眼睛,目光突破虛空的阻礙,似乎看到了刀聖深淵之下的情況,那裏,有一個他們日夜祈禱迴歸的“神”。 北靈陽拉起紫山香雪,努力的站直了身體,直面刀鋒至尊,目光也不閃躲,無畏無懼。

“很多年了,至尊之下還真的沒人有你這麼大膽,敢直勾勾的看着我。”

刀鋒至尊就這樣腳踏虛空,站立不動朗聲說道,居高臨下的俯視着北靈陽和紫山香雪,他高高在上如同一尊神靈一樣,操控着北靈陽和紫山香雪的生命。

“如今的你虛弱無比,才凝聚形體又大戰一番,最多最多也不過一融天境的戰力而已,而且我還真的不怕你的什麼至尊威嚴。”北靈陽費力的喘氣說,汗滴從額角那裏淌下,雙腳顫抖,但是始終是站着的,沒有屈服。

“真可愛,這麼可愛,我就送你下地獄吧,可惜了,日月神王體好不容易出世一次,這下又得消失千百萬年了,或者,就此滅絕。”

刀鋒至尊說話有一股無上的尊嚴,全身散發靈光,溫潤無比,一點兒也沒有毀滅道力的崢嶸,此刻的他看上去如一謙遜公子,似九天神仙一樣超脫凡俗。

“殺我?可沒那麼簡單,就算死,我也得拼一把,把你拉下水。”北靈陽突然獰笑大吼,聲音劇烈,如龍吟虎嘯一樣,他拿出懷裏的黑色魔器死亡蓮花,直接祭出,灌輸大量的生機之氣,激發它的威能。

死亡蓮花在北靈陽胸間盤旋,嗚嗚的發出聲音,宛若鬼哭狼嚎一樣,黑色的怨氣和透明的冤魂一起從魔器之中射出,祭煉如海,翻滾駭人,直接衝向了刀鋒至尊。

北靈陽面對刀鋒至尊,沒有任何保留,直接灌輸了九成的生機之氣,激發了魔器死亡蓮花中最強的冤魂海,浩浩蕩蕩殺向刀鋒至尊。

冤魂海的確威力不凡,一路上鬼哭狼嚎,尖聲利語的,黑色的怨氣化成地獄鐵勾,冥界執杖,生出了千般變化,虛虛實實,驚人琢磨不透。


這一擊算是北靈陽的最強一擊了,能重創神魄境後期,那怕是日月神王拳的第二式,都略有不如,尚差少許。


不過在刀鋒至尊看來,卻實在是小孩子過家家,實在幼稚。

“哈哈,我告訴你,魔器這東西,我曾經摧毀過數個千萬級別的,上億級別的也有一個,就憑你這個還不到十萬級別的魔器,相對付我?哈哈哈,回家吃奶去吧,日月神王體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還想拉我下水,真以爲至尊是隨便叫的嗎?。”刀鋒至尊陰側側的大聲嘲諷,不見他如何動作,雙眼精光閃爍,周圍立馬充滿一股無形的大勢,十分恐怖,比起刀鋒靈元和蟒虎元惘的領域還要強大。

冤魂海才飛出百米,就在虛空中無聲的消失了,北靈陽前面滴溜溜旋轉的死亡蓮花,同樣無聲的消失。北靈陽和紫山香雪更是被橫掃出去,裝在岩石上,砸出嚴重的內傷,北靈陽生計不多,處於半死狀態。不停的咳血,周身骨骼盡斷。

北靈陽雙眉緊鎖在一起,不停的吸冷氣,豆大的汗水不停的流,旁邊同樣受重傷的紫山香雪看到北靈陽這個樣子,立馬慌了,明亮如月的眼睛泛起了晶瑩的淚花,帶着嘶啞的哭腔,不停的問:“北靈陽你有沒有事?不要嚇我!”

北靈陽費力的睜開眼睛,因爲頭顱撞到了岩石破開了口子,鮮紅的血液從頭頂上流下,染紅了北靈陽的半邊臉龐,看上去既可怕又可憐。

看着紫山香雪梨花帶雨的樣子,北靈陽痛苦的表情不由的擠出一抹微笑,安慰着她說:“沒事兒,我命大着呢。”

紫山香雪依舊在抽泣,這對於一個平日裏都是高貴如謫仙子的她而言,實在是太難得了,或許說,這是頭一次。

北靈陽目光凝重,看着自己身前幾百米外,充滿陽光笑容的刀鋒至尊,他的模樣也就是壯年而已,正是顯現他絕世風姿的最佳形態,各方面都達到了完美,不過在北靈陽眼中,他卻是無比的可怕。


他知道剛纔的一切,都是刀鋒至尊的毀滅道力造成的,道力是煉化大道之後得到的力量,超越了天地戰氣,直接改變法則,在瞬間毀滅了一切。

北靈陽也明白,剛纔只不過是人家的小手段而已,正如他所言,至尊無論在怎麼低迷,依舊是強大的至尊,至尊二字代表了一切,他們的力量,不分種族,不分世界,凌駕天地爲尊。

就算刀鋒至尊如今看上去只有融天境左右的修爲,但是隻要他能驅使道力一天,那麼屠殺洞天境對他而言,都不會太困難,甚至神境高手都殺不了如今重創的他,何況乎是兩個無敵淬骨境的小小修士可以奈何的。

刀鋒至尊也不急着動手,抱着貓戲老鼠的心態,勾起一抹冷笑看着北靈陽和紫山香雪。他之所以這樣做,估計也是沉寂太久了,太無聊了。

畢竟他死了數千年,一個人無意識忍受了這麼久,今日復活,必須找點兒樂子,恢復一下生氣。

“我最喜歡看着這種戲碼了,在絕對實力面前哭泣,無力。哈哈哈,至尊之下皆螻蟻,沒有實力,面對強者,就只能像你們這樣,懦弱下去。”刀鋒至尊殘忍的舔舔嘴脣,看着北靈陽和紫山香雪的悽苦樣子,他的內心獲得了一絲病態的**。

刀鋒至尊同時心道:“尊嚴是什麼?實力撐起來的東西,軟弱是什麼,沒有實力的表現,爲了尊嚴,我需要稱霸一切的力量。”

“媽的,這狗東西實在是太囂張了,不行,陽小子,你不是一直說沒時間學習符文嗎?現在老夫給你抓把他抓過來,給你煉製分身,專門學習符文,陣法,煉器,煉丹之類的。快祭出聖世宮吧,我等不及要殺這小子的威風了。”

就在北靈陽心生絕望,坦然面對死亡之時,他的心裏面,忽然響起了一道憤怒的聲音,這種狗急跳牆,急不可耐的語氣,也唯有聖世宮裏的櫨能叫的出來了。

聞言,北靈陽心中一顫,自己怎麼把這個東西給忘了,這東西纔是自己的大底牌啊。

“櫨,你真的能拿下刀鋒至尊?別偷雞不成蝕把米。把我的聖世宮給賠出去。”北靈陽同樣以心靈溝通聖世宮裏的櫨,再三確認,聖世宮可是自己的寶貝,別一下抓不到刀鋒至尊,給賠了進去。

不過這話倒是引來了櫨的破口大罵,直呼北靈陽財迷性格依舊不改,爲此北靈陽也只有在心中呵呵傻笑了,咱是白手起家,不財迷怎麼追趕其他大勢力培養的絕世天才。

反正老早自己就是財迷了的,現在也不在乎櫨的鬼看法了,知道聖世宮能對付刀鋒至尊就行。

北靈陽和櫨的溝通都非常的快,三言兩句不僅把事兒說請了,還對罵了兩句,這份口才的確不賴,而且耳朵還自動屏蔽這短暫時間,來自刀鋒至尊的幾句嘲諷。

“你小子身上有大任務,天天這麼不要命的幹,想死不成?失去九成九的生機,其他人隨便一撞,你都能一命嗚呼,魂歸冥界,到時候誰都救不了你。”

櫨才發現北靈陽的身體狀況,看到北靈陽這麼不愛惜自己的身體,立馬氣急敗壞的呵斥了幾句,這小子可是培養成神的,這麼不照顧好自己的身體,死了自己找誰哭?

“廢話真多,給我點兒生機之氣,咱迅速拿下刀鋒至尊。”

北靈陽不理會刀鋒至尊的嘲諷,體內傳來澎湃的生機之氣,遊走在身軀各處,讓一下子乾癟的身體,恢復如初。

“哦?還有大量的生機之氣,從氣海中衝出的,跟氣海里的東西脫不了干係,我來看看是什麼東西。”

刀鋒至尊一直都很隨意的神情忽然變得有些認真起來了,探出手想要隔空把北靈陽擒拿過來,破開他的氣海看看裏面究竟藏了什麼,能讓他瞬間恢復龐大的生機之氣。

要知道生老病死,衰弱變老都是人之常情,必須要走的一步,虛弱變老正是生機之氣緩緩消失的原因,北靈陽能瞬間補充生機之氣,說不得裏面有什麼天材地寶呢。

“嘿嘿,都說了今天要拉你下水,死吧。”

北靈陽受到刀鋒至尊的巨大吸力擒拿,整個人不由自主的朝他飛去,可是到了半空之時,北靈陽忽然詭笑一聲,祭出藏在氣海里面的聖世宮,朝刀鋒至尊鎮壓去。

聖世宮一出來立馬變大,像是一個普通的宮殿一樣,三層高大,瑩瑩發光,道韻流轉,特別的濃郁和古樸,而且不僅是一股而已。

“這是什麼東西?”刀鋒至尊忽然睜大了眼睛,不由自主的問,這東西上面有着上百股大道的氣息,每一道都十分的強大,絕對是煉化過的大道。

沒有等他反應過來,聖世宮底座亮起聖潔光輝,正是神陣開始發威了,雖然威力沒有恢復巔峯,但是也具有了一部分的神陣威能,玄妙莫測。

刀鋒至尊看到聖世宮飛來,立馬驅使道力,想要毀滅這座神祕的寶具,可是一動用道力他才發現,自己的道力居然對這座神祕的宮殿無用,而且自己也動憚不了了。

就在刀鋒至尊驚駭以及難以置信的神色中,聖世宮一下把刀鋒至尊咻的收進了空間裏面,剛纔逞威顯得不可一世的刀鋒至尊,竟然就這樣……被收了。 北靈陽被刀鋒至尊單手一抓,整個人不可抗力的霍然起身,朝他的方向飛去,行至半途,北靈陽忽然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詭笑,大眼裏面的精光一掠而過。

“我說過,要拉你下水的。”北靈陽嘿嘿一笑,在刀鋒至尊不解的表情中,他直接祭出了藏在周天氣海里面的聖世宮。

聖世宮甫一出來,立馬迎風見漲,從一個拳頭大小的迷你宮殿,嘩的的變成了一個三丈大小的三層宮殿。

宮殿潔白如玉,表面光輝瑩瑩,道韻流轉,十分的古樸和特別,而且不止一道,密密麻麻的道韻,足足上百,每一道都是煉化一條大道過後凝聚而成的。


“這是什麼鬼東西?”

刀鋒至尊不由自主嗯後退一步,本能的感到害怕,這種害怕他自己都沒發覺。看着數百大道纏繞的宮殿,刀鋒至尊眼角狂跳,是誰煉製出了這麼恐怖的一件寶具。

“去。”

刀鋒至尊口中輕叱,雙手一劃,如流水一樣的道力在手中盪漾,滅絕氣息四溢,端是恐怖無常。他單手一拍,毀滅道力對着聖世宮直射而去,打在聖世宮的表面。

毀滅道力轟擊而來,北靈陽還是有些擔心的,可是看到道力打中了聖世宮的表面,卻造不成半點傷害時,北靈陽的一顆心算是落踏實了。

他心中暗道:“這聖世宮果然不錯。”

北靈陽在這邊讚歎自己的聖世宮好用,而對面的刀鋒至尊卻傻眼了,堂堂至尊高手打出來的恐怖道力,居然傷害不了一件寶具,雖然自己如今受到重創,但不會影響道力的威力啊。

聖世宮那管刀鋒至尊的疑惑與吃驚,櫨早就看不慣刀鋒至尊嘰嘰喳喳的樣子了,一個普通至尊,居然大言不慚侮辱自己的“主人”,這不是找死嗎?

聖世宮靠近了刀鋒至尊,底座突然大放光忙,光芒五光十色,神性逼人,一座大陣的光圖模樣,浮現在聖世宮底座下面,一下把刀鋒至尊禁錮在原地。


這是聖世宮的神陣,如今雖然殘缺不堪,只能發揮出一些基本的神威,但是對付一個除開道力加持,只有融天境實力的刀鋒至尊,還顯得綽綽有餘。

被禁錮的刀鋒至尊面露驚悚,實在不敢想象,這究竟是怎樣的一件寶具,能把駕馭大道的至尊禁錮住。

不等刀鋒至尊思考,聖世宮的底座發出一道驚人的吸力,硬生生的把刀鋒至尊給收了進去,咚的一聲,收了刀鋒至尊的聖世宮落在地上,發出巨響。

巨響過後,是無聲的沉寂,紫山香雪停止了抽泣,只見她玉手掩嘴,瞪大雙眼,呼吸急促,豐滿的胸脯劇烈的起伏,整個人的表情,充斥着驚異,不信,震驚,呆滯。

她實在無法想象,前一秒還囂張到不可一世的刀鋒至尊,後一秒就被北靈陽唰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瞬間鎮壓了。

就好比一頭蒼龍復甦,遨遊天際,登九天,滅神山,氣勢達到最頂峯之時,忽然被一頭將死的螞蟻,用細細的螞蟻腿,給一下踩死了。

強烈的反差,不可能出現的現象一下在紫山香雪的面前出現,她甚至在掐自己的修長大腿了,看看自己眼前出現的,是不是死前的幻覺。

可是大腿傳來的劇烈疼痛,讓紫山香雪瞬間清醒過來,這一切,都是真的。

“這……這怎麼可能……”

紫山香雪傻愣愣的問,到如今,她都不相信之前如神靈一樣強勢的至尊,被北靈陽給收拾了。

“這就是真的……我說了,我是奇蹟!”北靈陽也有些不信,不過他沒有懷疑櫨和聖世宮的能力,只是還沒反應過來,刀鋒至尊被聖世宮瞬間鎮壓。

“怎麼回事啊,這麼輕鬆。”北靈陽心靈溝通櫨,也有些癡癡的問。

“唉,多大點兒事啊,刀鋒至尊如今實力勉強媲美融天境,可怕的是他的道力而已,可惜他的那點兒狗屁道力對我沒用,所以沒了道力的他,就像沒牙的老虎,弱的可憐,我都祭出神陣了,拿不下那才叫丟臉呢。”

櫨一副不在乎的樣子,彷彿覺得剛纔只是辦了一件小事而已。

“對了,我可跟你說,這次你真的撿到寶了,這可是至尊啊,等我把他好好煉製一番,你就能分魂入主,把它變成你的分身了,以後你本體就專注修道,這個分身就拿來學習各種符文陣法之道,哈哈,煉化至尊做分身,估計也只有我們能這麼幹了。”

櫨興奮的大聲說道,北靈陽也被震的一愣一愣的,刀鋒至尊,即將成爲自己的分身?這……你媽幸福來的是不是太突然了,擁有至尊分身,那自己不就一躍成爲天地間最強者之一了嗎?

“好了,別想那麼多了,分身煉製出來,還需要好幾年呢,而且煉製出來的分身,也不會有至尊的實力,畢竟到時候是你的靈魂入主操控,你沒有感悟天道,沒有煉化大道,自然不是至尊了。不過恐怕他的天賦,不會弱於你的日月神王體,成長可塑性極強,未來也不知道你們兩個誰能走的更遠,但光是想想都讓人激動呢。”

櫨這般說道,北靈陽心中的火焰也消減了不少,櫨說得對,到時候刀鋒至尊提供的是至尊級的軀體,而自己則要把靈魂一分爲二,一半給本體,一半給分身,分身有多強的實力,取決於自己的修煉到何種地步。

再嘮叨了幾句,北靈陽就把聖世宮收了起來,畢竟身邊還有人呢,一直晾着人家也不是一回事兒,而且現在進聖世宮,這地方也不合適。

“別呆了,該回去了。”

北靈陽來到紫山香雪的年前,伸手在她的面前搖了搖,總算是把她給驚醒過來了。

“啊!”紫山香雪先是驚呼一聲,而後雙眼放光,像是惡狼看到大白羊一樣,死死的看着北靈陽,“剛纔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那個宮殿一樣的寶具究竟是什麼?刀鋒至尊現在是死是活……”

紫山香雪抓着北靈陽的胳膊,一瞬間問出了數十個問題,北靈陽現在的耳朵,嗡嗡的一直響,頭像是爆炸一樣。

“好了。”北靈陽忽然開口大聲的制止了喋喋不休的紫山香雪,看到紫山香雪一驚,被自己嚇到不說話,北靈陽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有什麼事我們回去說,不過你得答應我,必須替我保密,這事兒誰也不許告訴。”

“好……好吧。”紫山香雪如今也唯有點點頭,不過她下定了決心,回去之後一定要弄清這件事兒。

還有,她到現在才發現,北靈陽居然是傳說中的日月神王體,那個號稱天地最強的五大神體之一。

“這傢伙的祕密,還真是不少,得找個時間,全部弄清了。”紫山香雪對北靈陽生出了濃濃的好奇,心中打定主意,一定要把北靈陽身上的迷雲弄清楚。

好奇,往往是淪陷的第一步…

北靈陽和紫山香雪往前走,二人閒聊着,慢慢的,紫山香雪恢復了以前的高貴聖潔模樣,再次化身高高在上,不染凡塵的謫仙子,恐怕也只有在北靈陽的面前,她纔會露出一些小女兒的嬌態吧。

隨着和北靈陽的交流,紫山香雪不知不覺中,已經把關於刀鋒至尊消失,聖世宮出現,北靈陽是日月神王體的事,忘的一乾二淨,彷彿這些從未發生過一樣。

“櫨,她真的忘記了一切嗎?會不會被人察覺出來?”北靈陽一邊和紫山香雪聊着,一邊和櫨低語交談。

自己身上有太多的祕密不能暴露出來,否則的話後果不堪設想,紫山香雪知道太多太多的東西了,不能把她滅口,只能讓她永遠忘掉這些事了。

自己如今的實力,還不足以公佈這些祕密,看來有必要加快提升自己的實力了。

櫨依舊快言快語略帶逼視的對北靈陽說:“你就放心吧,相信我一次好嗎?這門祕術別說是她,就算給至尊施展,一樣有效,誰來查看都一樣,沒用。好了你小子從今天開始,不要再來打擾我了,我要全心全意煉製刀鋒至尊了,有事我會聯繫你,拜拜。”

說完,櫨就此沉寂,北靈陽搖搖頭,只有苦笑一聲。轉頭繼續和紫山香雪聊天。

刀鋒至尊被聖世宮收了,目前正被櫨切片研究呢,所以籠罩着刀聖深淵的神祕力量,也一下消失了,紫山香雪恢復了原有的實力,無敵神魄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