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傢伙不會是專門跑來跟她搶烤紅薯的吧?

「事先說明,你可是沒有份的哦!」

要是加上她的話,就變得不夠分了啊!

「哈啊,你在說什麼呢?」

少女不明白對方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也沒有那個閑情考慮清楚。

「別管那麼多了,你們幾個趕緊跟我去一趟冥王島。」

魔理沙快步走上前去,想要拉住愛麗絲的手。

「去那裡幹嘛?」

愛莉絲一巴掌拍掉了這傢伙的爪子,真是討厭,一來就想要把小愛帶走呀!

「你們家的女僕來了,而且還帶來了一個消息。」

魔理沙呲牙咧嘴的揉了揉自己的手背,這個可惡的臭小鬼下手還真夠狠的。

「女僕?你是說夢子嗎?」

女孩不禁大喜,想不到夢子也來到這邊的世界了啊!那媽媽肯定是跟著一起來了的。這樣子的話,她就不需要那麼急著回去了耶!

「什麼消息?」

愛麗絲伸手攔住她,讓她先不要說話。

從魔理沙驚慌失措的表情判斷,恐怕並不是什麼好消息。

「啊,這個……」

被她用如此認真的眼神凝視著,少女反而說不出話來了。

畢竟那個消息對她們而言,實在太殘酷了啊!

魅魔大人如今也是陣腳大亂,要不是夢子又失去了意識,沒辦法把事情問個清楚,她大概早就出發前往魔界了。

「說吧!」

人偶師深吸了一口氣,心中愈發感到不安了。

就連愛莉絲也似乎察覺到了什麼,乖乖閉上了嘴巴。

「那個,接下來的話,我希望你們聽了以後,可以冷靜一點。」

魔理沙事先給她們提了個醒,免得她們等下太過於激動。

「嗯。」

愛麗絲姐妹倆點點頭,面色變得愈發凝重。

對方越是這麼說,就表示情況越不妙。

「就在剛才,你們家的夢子來到了冥王島,並且告訴了我們一件事。」

魔理沙掃了一眼四周,除了愛麗絲姐妹倆在仔細聽著之外,她們的那些隨從也漸漸聚攏過來了。

「她說了什麼?」

愛麗絲表情沒怎麼變化,只是聲音開始有點發抖了。

「她說……」

少女舔舔嘴唇,不敢正視對方那雙開始流露出焦慮的眼睛。

「她說你們的母親,差不多要不行了……」 神綺病了,而且,病得非常嚴重。+

剛開始還只不過是食慾不怎麼好,吃的東西越來越少了。夢子以為這是因為對方過度思念兩位小姐所致,所以也沒有多大在意。

畢竟對於身為魔界創造者的神綺來說,即便幾年時間不吃不喝,也不會對身體構成任何的影響。

飲食對她而言,僅僅是一種樂趣,而不是需要。


然而過了沒多久,情況就有點不對了,神綺開始變得什麼都不吃,身體也一天比一天虛弱。直到某天早晨,她竟突然吐血了,這頓時讓夢子慌了神。

可是城裡的醫生們來看過之後,都表示束手無策,她們甚至連對方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都完全搞不清楚。

已經無計可施的夢子,只能把神綺交託給其他人暫時看護著,自己則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了幻想鄉來。

「對不起,都怪我太沒用了,沒有照顧好神綺大人。」

此刻的金髮女僕已經是淚流滿面了,假如不是身體沒辦法動彈,她肯定會跪下來向兩位小姐磕頭道歉的。

「怎麼會……」

愛麗絲就像是一具沒有靈魂的人偶那般,目光獃滯,眼中沒有絲毫神采。

而緊緊抱著她的愛莉絲早就哭成一個淚人了。

「這絕對不可能。」

少女大聲的反駁,不相信這是真的。

自己的母親,那位魔界最偉大的存在,怎麼可能會忽然就倒下了呢?

「愛麗絲,你冷靜一點。」

見她的情緒有些激動過頭了,魔理沙連忙按住她的肩膀說道。

「這種時候你讓我怎麼冷靜得下來?」

少女用力撥開了她的手,眼睛也有些發紅了。

魔理沙嘴巴動了下,最終卻什麼也沒有說。

她也不是體會不到對方的心情,比如說她本人,雖然跟家裡邊鬧翻了,可是假如那個臭老頭真的出了什麼事,她還是會感到擔心的。

當然,這種事魔理沙是絕對不會告訴別人的。

「知道神綺得的是什麼病嗎?」

不久之前還急得團團轉的魅魔,這種時候反而首先冷靜下來了。

如果年紀最大的她也自亂陣腳的話,其他人就更加沒辦法沉得住氣啊!

「對不起。」

夢子只能搖頭,這是從未發生過的事情,連她都不知該如何是好了。

「但是,她大概撐不了多久了。」

來的時候神綺已經是神志不清了,只是在不停念著兩位小姐的名字。

「唉……」

魅魔不禁嘆了口氣,看樣子從對方口中是不可能問得出什麼東西來了的。


「去魔界吧!」

想要知道神綺到底怎麼了,就必須立刻見到她。

「嗯。」

愛麗絲她們自然是不會有意見了的,現在她們可是恨不得一瞬間就回到魔界。

「喂,你們難道打算就這樣子回去嗎?」

跟著一起來了的靈夢,這時候開口問道。

「別忘了,這裡距離魔界可是很遠的。」

就算是用最快的速度飛行,也至少要兩天時間才能到達那邊呀!

更何況她們有這麼多人,肯定會嚴重拖慢速度的。

要真是花上那麼多時間,等她們好不容易趕回到魔界,神綺也不懂得已經變成什麼樣子了。

「……」

一群人當即目瞪口呆了,這個問題她們確實完全沒有考慮過。

「夢子,你來到這裡用了大概多少時間?」

愛麗絲沉吟了一陣子,向自己家的女僕問道。

「嗯,差不多……一個小時左右吧!」

夢子老老實實地回答,隨即明白過來對方的意圖,立即面色一變。

「這萬萬不可,愛麗絲小姐,那對您來說太危險了。」

那可是禁忌,就連她使用過後,也差點一命嗚呼了,更遑論其他實力不如她的人。

「有什麼不行的。」

少女瞪了她一眼,既然對方做得到,沒理由自己就不行。

「我勸你還是別那麼做比較好,會死的哦!」

驀然響起的說話聲,使得眾人齊齊轉頭望去,就剛好見到東方遙從門外走了進來,後面還跟著兩名一身護士裝打扮的女僕。白色的是光,手中抱著一個帶有紅色十字標記的急救箱。黑色的當然是暗了,她的雙手也沒空著,端住了一個托盆。

「這件事與你無關。」

愛麗絲此刻正感到焦慮不安,偏偏對方又出言反對,不由讓她更加煩躁了。

話一出口,她就不禁有點後悔。

這說的是不是有點太重了啊?

「我知道,所以我也不想管。」

我也沒有生氣,只是揮揮手,要站在床頭的女生們趕緊讓開。

「不過,這位可是我的病人,不好好照顧可不行。」

雖然我並沒有救死扶傷那麼偉大的志願,但是看到有人倒在自己面前卻視若無睹的話,就枉費了我這一身本領了。

「咕!」


果然還是生氣了。


少女覺得有些憋屈,然而也只能怪她剛說了那樣狠的話,對方會感到不滿也是十分正常的。

魅魔考慮了很久,也認為不能夠採取夢子那種方法,風險實在太大了。萬一她們還沒有見到神綺,自己反而先不行了,豈不是得不償失?

「難道就沒有其他辦法了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