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到底是怎麼樣的妖孽啊!

雲嵐千月的眼中閃過一抹異色,秦穆然的實力讓她有些意外。

這一劍的威力,就算是化勁後期都能夠輕鬆斬殺。

「不愧是川省古武界的第一人,倒是沒讓我失望!」

秦穆然看著雲嵐千月,很是淡定地說道。

這句話落在雲嵐千月的耳中,卻是猶如無形的巴掌打在了她的臉頰上。

啪啪直響啊!

作為川省古武界的第一人,雲嵐千月一直是戰無不勝的,可現在,竟然被秦穆然給鄙視了?

「可惡!」

雲嵐千月惱怒,手中的雲嵐劍似乎都感覺到了她的憤怒,嗡嗡直響,如同迫不及待要取秦穆然的項上頭顱。

「死!」

雲嵐千月憤怒踏地,纖纖素衣在風中搖曳。

長劍鋒芒畢露,劍尖爆發出點點星芒,朝著秦穆然殺了過去。

「現在輪到我了!」

秦穆然看著雲嵐千月,元龍勁爆發。

勁氣凝聚在兩指之間,秦穆然迎了上去。

「斬!」

雲嵐千月揮舞手中的長劍,劍影鋪天蓋地落下,一道道虛影,如同一個輪迴,在空留下印記。

秦穆然的雙指同樣兇猛,絲毫沒有避讓,反而迎難而上,朝著雲嵐劍的劍鋒便是抓去。

「嘭!」

劍氣擊打在秦穆然的指尖。

被一股勁氣隔開。

霸道的元龍勁消磨劍氣的衝殺。

鏗!

鏗!

鏗!

劍尖爆發出火花,秦穆然卻是兩指穩穩地夾住了雲嵐劍,絲毫沒有被雲嵐千月的勁氣震開。

愛似浮屠 「嗯?」

雲嵐千月眼中的驚駭一閃而過。

他沒有想到,秦穆然的實力會如此的強。

即便是他這個化勁大圓滿,貌似在他的手中也佔據不到上風。

更何況,一直以來都是她在主動出擊,秦穆然還沒有完全出手呢!

種種不妙湧上心頭,雲嵐千月覺得自己小看秦穆然了!

「鬆開!」

惱羞成怒的雲嵐千月一掌朝著秦穆然的胸膛拍下。

這一掌掌勁十足,若是被碰到,直接就能夠一命嗚呼。

秦穆然哪裡能看不出雲嵐千月的動機,兩指一送,一步踏地,身體如魅影,迅速向後退去。

蹬,蹬,蹬。

一段連踏,身影已經是出現在了雲嵐宗的宗門巔峰之上。

「雲嵐千月,隨我雲端一戰吧!」

秦穆然站在巔峰之上,如天神下凡,俯視道。 「你可不行。」宋凌雲當即就拒絕和尚。

「為啥,俺不行,俺敢說,整個獨立團沒有一個人能比俺強,要是打近戰的時候,俺一定是個高手。」和尚心中十分不滿。

莫寒不回香 他環視整個團,也就沒發現體格比他壯,並且通過他多年的習武經驗觀察,底下的一群兵,絕對沒有一個武術底蘊能超過他。

被宋哥這麼當即否決,和尚有些抑鬱了。

「從今往後,你的任務就是好好跟在李團長身邊,保護李團長的個人安全,這就是你的職責,還記著昨天的賭注吧。」

「俺記得,你讓俺給團長當警衛員。」

「那我就再增加一條,要求你,好好地盡好一個警衛員的職務,到時候如果讓我發現團長收到任何傷害,我一定不會輕饒你,明白嗎?」宋凌雲神色嚴肅道。

「俺明白了,以後俺就好好當團長的警衛員。」縱有萬般不甘,可既然是宋哥要求的,他和尚也就只能聽話。

「你不要以為警衛員的職務,就比特種作戰小隊輕鬆,咱們團長現在的名聲越大,那他也就越危險,外面的小鬼子、偽軍、晉綏軍、還有中央軍哪個不是像野狼一樣,盯著李團長。

虎視眈眈地想要他的獨立團消失,一旦你失責,整個獨立團就會垮掉,甚至以後整個晉西北都會被敵人瓜分。」宋凌雲意味深長地給和尚講解,一個警衛員的重要性。

「俺知道了,俺一定好好保護好團長。」宋哥的一襲話,深深地刻在他的腦子裡,從今以後,他要恪守職責,好好地保護團長。

因為只要自己失責,整個獨立團全軍覆沒,甚至整個晉西北都會失守,那他豈不就成為了千古罪人。

所以,和尚深刻地認識到,自己職位的重要性,現在的他,只要盡好一個警衛員的職責便好。

宋凌雲點點頭,既然和尚已經知道,那麼他就放心了。

接著,他走到李雲龍和趙剛的面前,「報告團長,政委,請問可以開始進行選拔嗎?」

李雲龍和趙剛,相視一笑,點點頭,表示同意宋凌雲開展選拔活動。

「同志們,現在呢,我要開始進行選拔。」宋凌雲開口說話時,底下的戰士們都安靜下來,聽著宋凌雲的安排。

他們都在暗中摩拳擦掌,準備接下來的考驗。

借這個機會一方面是可以在團長和政委面前好好地表現自己,另一方面也希望自己能夠通過這一次的選拔,進入特戰隊。

「現在,請戰士們聽好,自認為是在全團里,槍法最厲害的,請站到我的左手邊位置,站成一數列,然後是投擲彈筒的人,同樣緊挨著槍法列隊,排成一數列站齊……」

就這樣,近一千人員的團隊,被分成若干的數列,筆直地排成縱隊。

……

天空亮起繁星點點,夜色悄然來襲。

原本將近千人的隊伍,只剩下五個人。

一個自然是宋凌雲,剩下的四人便是他花費半天的時間,精挑細選出四位戰士,作為特戰小隊的成員。

雖然一個獨立團有近一千名戰士,但是他採取打擂台的方式,每一個項目以第一個戰士展開,後面的人只要跟他挑戰即可,挑戰失敗,則重新更換擂主,依次下去進行。

獨立團雖然人數眾多,可畢竟水平都是一般水平,所以極少數,資質很好的戰士如同鳳毛麟角,一下午的時間,用來選拔那是綽綽有餘。

另外,一旦一個項目產生優勝者,還要經過他的檢驗,如果他認為沒有通過平均水平,那麼寧可此項目砍掉。

按照這樣的思路,他最終在:槍法、擲彈、刺刀攻擊中選出三位資質非常不錯的戰士,分別是:一營三班的戰士劉三寶,三營一班的王二毛以及一營二班的李大壯。

他來時夜色正濃 最後一位,是一營二班的戰士徐子白,在這三項中,都屬於優秀。

宋凌雲拿著名單,眉頭有些微皺,他是沒想到,只選拔出四個人,連同他也才五個人。

不過,幸好是完成一項任務,所需要最簡單的人數。

此刻,他們站在某一個山頭處,從這裡一眼望去,可以看到村落里所亮起不多的火光。

那邊是獨立團,最中央的位置。

儘管已經夜深人靜,但是站在宋凌雲面前的四位戰士,昂首挺胸,精神抖擻,沒有絲毫的懈怠。

他們神色極為堅定,目視前方。

宋凌雲把名單上,每一個人的資料一字不落記在腦海里。

之後,開口道,「首先,我宋凌雲以特戰隊隊長的身份,感謝各位,對我宋凌雲的支持,歡迎你們成為特種作戰小隊一員,我宣布從今日起,特種作戰小隊正式成立!」

他朝著四個人組成的一列隊伍,深深地鞠躬。

組成隊伍的四個成員,十分恭敬地注視著宋凌雲,雙手快速富有節奏地發出整齊的掌聲。

「從今日起,你們將和我一樣,不再是獨立團的戰士,你們的團長也不再是李雲龍。」

「只需要記住,你們隸屬於特工作種小隊,身份將變成虛擬的數字代號。

胖子劉三寶代號為:傻瓜四號,瘦子王二毛代號:傻瓜三號,

壯漢李壯士代號:傻瓜二號,白面秀才徐子白代號:傻瓜一號。」

實際上,這四個人的長相,完完全全符合宋凌雲所描述的那樣。

傻瓜四號,身高偏高一些,但是身材相比於其他三人,略顯臃腫,相比之下,傻瓜三號,中等身高,可那身體確實十分削瘦,不過好在不是病態的瘦弱。

傻瓜二號號相比於其他三人,就顯得強壯多了,他的身高略低於傻瓜四號,體重也較低一些,一看就屬於常年鍛煉,體形十分壯碩。

最後一個傻瓜一號,說來也奇怪,一個長得倒是清秀的,看起來也文質彬彬的,竟然在這幾項都十分厲害,這一點倒是出乎宋凌雲的料想,便於記憶他就順口,稱為白面秀才。

「這個是你們目前的代號,每一次任務結束還有訓練結束后,我會對你們進行考核,如果過關,達到要求之後,你們可以選擇更改自己的代號,甚至獲得更多的獎勵。」 蠻荒深林,林莽蒼蒼,虎嘯猿啼,在這片不為人知的蠻荒密林深處,一座大山巍峨聳立,像是五根手指,五座山峰插天筆直,形如人的手掌,支撐著這片天空。

這座大山屹立在這片蠻荒森林的深處不知多少歲月,但就在這一日,一聲悲涼的凄吼響徹雲霄。

五指山下,亂草之中,一個頭顱鑽了出來,相貌猙獰恐怖,皮膚乾癟失去水分,簡直就是一具乾屍,只有胸部以上的位置露在外面,雙臂被兩根漆黑的鎖鏈捆在山壁上,下本身完全被這座五指大山壓住。

看著自己現在的處境,迦葉痛心疾首:「三年了,穿越機發生故障,究竟把我送到什麼地方來了!?」

整整三年的時間過去了,迦葉自從莫名其妙的出現在這裡,然後莫秒奇妙的被壓在這座五指山下后,沒有一天不想著逃脫出去。

迦葉本身是地球CYD小組的成員,這個小組是國家的機密組織。起源於2055年一位從地球穿越走的上古大仙突然回歸,結合現代文明,耗費33年得光陰開創了穿越機,使人能夠進入另一片神話般的天地,名喚南明大陸

這件事震驚了全世界,各國組織精英人員接受訓練,他們的使命便是通過穿越機進入那片奇妙的天地,開拓創新。

迦葉從五歲便開始被CYD小組選中,從小進行殘酷的訓練,終於在二十歲那年正式踏上穿越機啟程,準備進入那神話般的天地,南明大陸。

但不料中途穿越機發生故障,火光一閃,迦葉突然昏迷了過去,再次醒來的時候,便發覺自己被壓在這坐五指大山下。

而且靈魂入住了另一具身體內。

打量著自己現在的身體,雖然皮膚乾癟的不成樣子,但還是能看出這是一位僧人,只是不知犯了什麼滔天大罪被壓在五指山下。

「我他媽成潑猴兒了…..」

迦葉鬱悶的想著,沉沉的閉上了眼睛,他的腦海中浮現出一篇經文,這部經書自從他靈魂入住到這具身體內之後,便莫名其妙的出現在腦中,揮之不去,似乎原本這就是屬於自己的記憶一般。這部經書殘缺不全,只有上半部,且沒有任何名字,連迦葉自己都困惑不已

經過迦葉的反覆琢磨,他總算是弄懂了這些文字的具體意思。這似乎是一部佛門聖法,修鍊之道。這三年的時間裡,迦葉除了每天對著老天爺抱怨兩句,就是靠著修鍊這門佛門聖法來消磨時間。

雖然他自己也不知道這部佛門聖法的由來和名字,不過迦葉猜測,這大概是這具身體之前的主人留下的記憶。

一天天過去,迦葉對修鍊之道越來越熟悉,修為也在日漸攀升,但可悲的是,無論他有天大的修為,卻始終無法逃脫五指山的鎮壓。

莫名其妙的寄宿在這具僧人的體內,莫名其妙的被壓在山下,莫名其妙的一段修鍊之法,讓迦葉困惑不已。

三年的掙扎,迦葉沒有絲毫的辦法脫困。後背著壓著一座大山,按理說根本不是常人能忍受的,但迦葉除了不能活動之外,卻沒有感覺到不適,也許是自己寄宿的這具乾屍的原因。

…………

時光荏苒,一天天的過去,在不知不覺中,迦葉不知道自己在這座五指大山的鎮壓下度過了多少歲月,只知道樹葉枯黃了十次,枯木再發新芽,竟已是十個年頭過去。

也許是因為這具乾屍的原因,迦葉沒有絲毫飢餓的感覺,就這麼過了十年。

這十年來,迦葉沒日沒夜的修鍊這部不知名的佛門聖法,日子雖然枯燥,但好在有這部佛門聖法供他解悶,看著自己的修為一天比一天高深,也許這也是唯一能讓迦葉欣慰之處。

在他認為,如果自己有了通天的修為,或許就能翻開大山,一躍升天。

不過可惜修為雖日漸精進,卻還是無法撼動五指山的鎮壓。

枯燥,寂寞,每日的折磨著迦葉,他一次次從修鍊中醒來,一次次失落,又一次次的迫使著自己進入修鍊狀態。

他現在只有一個願望,那就是從這該死的五指山下脫困。

終於,迦葉找到了一絲脫困的生機。

佛法中講究重生,而這部佛門聖法里,其中一宗秘法「胎藏經」中,便是介紹以元神重新淬鍊肉體的要訣,並且配合一門「不滅琉璃身」的淬體之法,可以凝練出萬古不朽的肉身。

想到這裡,迦葉如同看到了希望,再次陷入悠久的修鍊中,如同冬眠。

…………

這一睡,又是七個年頭過去。迦葉的身體都埋沒在枯葉之下,身上更是落了一層厚厚的青苔,宛如一座墳墓將他埋葬,每日在冰冷和黑暗中度過。

七年光陰,如流水般消逝。

而就在某日,一團耀眼的金光突然崩發而出,金光直衝霄漢,卻很快的收斂開來。那具被壓在五指山下的乾屍突然揚起了頭,天靈蓋虹光驚現,一個金色的小人跳了出來,栩栩如生,如同金身羅漢,雙手合佛印,靜靜的盤坐在半空中。

這一小片空間中,隱隱傳來梵唱的聲音,如大道交融,氣息玄妙,神聖。

一縷縷金色的光輝照耀而出,將這個金色小人包裹在內,形如一個蠶蛹。外表看上去,就像是一個巨大的蛋卵,交織著一道道佛家金光。

而就在這個時候,在這金色的蠶蛹上,一道道黑色的魔紋浮現而出,宛如一個猙獰的鬼臉,似笑非笑,似哭非哭,充滿了詭異的氣息。

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

又是半年的時間過去,這一日,金色的蠶蛹破開,一支白皙的手掌從裡面伸了出來。

「咔嚓咔嚓~~」

金色的蠶蛹片片落下,宛如金屬碎片。

金光中,一個光頭和尚盤坐在那裡,一動不動,雙手結佛印,他的面容俊秀,渾身赤裸,皮膚散發著如寶玉般的光輝,身上雖不說肌肉橫生,卻也是線條優美。

更為奇特的是,在這光頭和尚的頭頂上,生有一道道黑色的魔紋,眉宇間更是有一個黑色的「卐」字,無形中多出了幾分邪氣凜然的氣息。

迦葉幽幽睜開雙眼,綻放出如星辰般的眸光,抬頭望著面前的這坐五指大山,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二十年枯燥的磨練,已經把他的心智錘鍊的堅韌無比。但從困了自己二十年的「監牢」中脫困,眼神中還是能看出淡淡的喜悅

他摸了摸自己的光頭,打量著自己這具新生的肉體,滿意的點點頭:「還是以原來的相貌為基礎,並且配合『不滅琉璃身』的淬體之法,這具肉身也算是不錯了。只不過沒想到淬鍊一次肉身,竟然將我這二十年來的修為盡數耗盡……」

蹲在地上,將那金色的蠶蛹碎片撿起來,這些蠶蛹碎片光滑剔透,可以當鏡子用。

「怎麼是這副樣子?」當看到自己的相貌后,迦葉著實的吃了一驚,自己的相貌並沒有改變,只是頭頂的黑色魔紋和眉心中的烏黑「卐」字印,顯得極為詭異。

「這部經書是佛門之法,按道理說應該不會出現這麼詭異的現象才對,莫非是我修鍊中有偏差?」 金牌縣令 迦葉暗暗琢磨著,仔細的揣摩了一下,自己好像並沒有走偏路才對,但這種詭異的現象到底是怎麼回事。

沉思良久沒有結論,迦葉索性不再理會它,反正對自己的身體沒什麼影響,而且被困在五指山下二十年,今朝終於脫困,對迦葉來說是可喜可賀的事。

「五指山………你困了我二十年,還是被我征服了。」迦葉笑了笑,他現在很想離開這裡,弄明白自己究竟來到了什麼地方,是不是到了南明大陸。

ps:新書上傳,兄弟們頂起啊。 迦葉找來了一些樹葉編成草裙穿在身上,看上去頗為滑稽,如果他再生有一頭亂蓬蓬的長發,那真看上去和野人沒什麼兩樣。

告別了這困了自己二十年的五指山,洛雲走進了一片原始叢林中,古木參天,盤根錯節,繁茂的枝葉遮天蔽日,使得這片古林中光線十分的昏暗,且到處充斥著一股蠻荒的氣息。

迦葉越來越熟悉自己這幅新生的肉體,在叢林中如猿猴一般靈活敏捷,他攀上一株參天巨樹,站在樹頂極目遠眺。這是一片無邊無際的原始叢林,一眼望不到頭,且遠遠的能夠聽到虎嘯猿啼的聲音。

一天下來,迦葉走出了數十里,卻沒有見到一個人影。

「吼!」

突然,遠處傳來一聲劇烈的咆哮之聲,震動古林。

迦葉悄悄的潛伏了過去。只見灌木叢中一個巨大陰影晃動,待他走近一看才發現這是一頭猛虎,足足是尋常老虎的數倍,體型龐大,比長毛象的體積都要大。

此刻這頭斑斕猛虎正在撕咬一隻不知名的獸類,五臟六腑流淌了一地,場面極為血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