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句話很容易讓人心中泛起一絲邪惡的念頭啊。

「喲,果兒,你們也要來游泳啊,既然來游泳難免會濕身嘛,不礙事不礙事。」方逸天嘿嘿笑著,滿口意味深長的說著,目光已經越過林果兒那發育還未成熟的身體,定格在了她身後的蘇婉兒與歐陽莎莎的身上。

林果兒與蘇婉兒歐陽莎莎果真是打算過來游泳的,看她們身上穿著的泳衣便知道。

蘇婉兒與林果兒穿的泳衣相對保守些,這也跟她們的身材有點關係,太性感的泳衣根本撐不起來,也穿不出應有的效果。

不過歐陽莎莎可就不一樣了,直接穿著三點一式的泳裝,絲毫不介意將自己大好的身材顯示出來。

這時蘇婉兒與歐陽莎莎也走了過來,蘇婉兒一身淺色泳裝之下,更是顯得清純美麗,楚楚動人,那水嫩的肌膚在陽光的照耀下泛著一層螢光,美麗之極。

歐陽莎莎可就是讓人浮現連篇了,難以想象這麼年輕身材竟是如此的性感。

「大叔,我們剛想過來游泳,你怎麼就捷足先登了啊?」林果兒嗔聲說道。

「……呃,這不是天氣太熱了嗎,所以就過來游泳了。還真別說,這池水還真是清爽啊。」方逸天嘖嘖有聲的說著,以此作為引誘,巴不得這三個蘿莉早點跳下泳池中跟他來一番一龍戲三鳳!

「方哥哥,我、我不太會游泳,一會兒你教我好不好?」蘇婉兒微微漲紅著臉,輕聲問道。

方逸天一怔,而後便是滿口答應,說道:「那當然,其實游泳很容易的,婉兒如此聰明,肯定是一學就會。」

「那我也不游耶,方逸天你也教教我好了。」歐陽莎莎嬉笑著說道。

方逸天臉色一怔,而後心中暗想著:得了,待會兒老子手把手的教你們游泳!

「沒問題,啥游泳姿勢我都會!我說你們下水啊,不下水永遠都學不會游泳,你們還真以為游泳還需要一番理論研究啊,下水了自然也就會遊了。」方逸天看著這三個美少女沒有要下水的覺悟,忍不住開口說道。

「大叔,我先跳下來啦……」林果兒說著便躍下了泳池。

方逸天看著蘇婉兒與歐陽莎莎還站在池邊不肯下水,便猛地從水面中浮起來,伸手拉住了這兩個小妮子的手臂,一用力,直接將她們拉下了水中!

「啊……」

蘇婉兒與歐陽莎莎口中一陣的嬌呼聲,而後便是「撲通!」的跌落水面的聲音。 然後猛地一下轉過身子來,死死地盯著顧可彧厭惡地說道:「顧小姐,這是我們的家事,你沒資格進來摻合吧,而且你同一一兩個人也沒有熟悉到那個地步,現在這裡不歡迎你,你還是趕緊出去吧。」

顧可彧站在原地感覺有萬千的針在扎著自己一樣,她本來還打算反駁的,但是陸季延卻搶先一步的說話了。

「爸,現在怎麼被迷惑到這個地步了,林一一的一面之詞你也相信嗎?事情完全不是他講的這樣,你之前不是也覺得顧可彧非常優秀嗎?怎麼現在變成了這個樣子?」林一一她……」

陸季延忍無可忍走上前去冷冷的瞥了一眼林一一,然後對著陸遠瞻就開始反駁下去了,但是這話還沒講完,就被陸遠瞻狠狠的打斷了。

「你哪裡來的本事,現在還敢教訓你老子了!這個戲子到底給你吹了什麼風,讓你現在這樣糊塗!你要是勸勸我改變心意那就不要說了,只要有我在,除了依依之外,任何人都別想踏進我們家的大門!」

陸遠瞻說完之後就擺了擺手,打斷了陸季延還想要講下去的念頭。

「陸季延你別再說了,今天是我不該來,我馬上就回去,咱們以後再見。」

顧可彧對著陸季延使了一個眼色,叮囑說完之後,又轉過頭對著陸遠瞻禮貌帶著疏離的講道:「陸叔叔你講的對,我現在馬上就離開,但是您剛剛說的,除了林一一之外任何人都別想踏進你家門的這句話我只當做是自己沒聽見,只要陸季延沒有改變心意,我就絕對不可能單方面的放棄他。」

病房裡邊幾個人立馬臉色就變得難看,起來了,顧可彧只感覺自己像一個女英雄一樣不卑不亢,她揮了揮手讓陸季延好好在病房裡邊兒呆著,隨著自己的手提包既優雅又大方的走了出去。

小文現在已經在病房樓下等著了,顧可彧上車之後就感覺自己身上的重擔立馬就垮了下來,臉上強撐著的那些表情隨即也瓦解了,她縮在副駕駛座上面,整個人蜷縮的就成了一隻貓。

「開車吧,咱們先回去。」

顧可彧之前同偵探社已經把尾款結清了,但是沒想到第二天的時候,竟然還又接到了他們再次來電。

偵探社那邊的人非常激動,好像之前因為林一一的事件帶來的挫敗感一下子就消失了一樣,他們後來又緊接著調查了幾分,最後得出了一個新的結論:「林一一同張淑梅兩個人有百分之八十的幾率是母女關係。」

顧可彧得到消息之後就感覺自己心中穩了,她雖然之前也這麼猜測過,但是過偵探社的人調查之後才心中才更加放心了。

但是現在這一切還遠遠不夠,必須得到一個確切的證據擺在陸遠瞻面前,要不然他打死都不會相信的。

顧可彧最後又拜託偵探社的各位去幫她在張淑梅身上取一根頭髮,她自己再悄悄到醫院裡拿到林一一的頭髮,最後做一下DNA,真相就自然明了了。

等著第二天的時候顧可彧起了一個大早,她沒有告訴陸季延自己去了醫院,只打算自己偷偷去解決掉這件事情,而且想趁著所有人都沒發現的時候把這件事情給辦妥當。

她到的時候非常早,但是儘管如此,病房裡的除了林一一之外也還有謝青青的存在,她們兩個好像是發生了什麼爭吵,就算是隔著門板也能聽一個大概。

這對顧可彧來說可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她立馬放慢了自己的步子,縮到門後面仔細開始偷聽起來了。

她聽得非常認真,隨著裡面那些話語不斷傾泄出來,顧可彧震驚的下巴都快要掉在地上了。

「呵!你還真以為自己現在就飛上枝頭當鳳凰了?別做夢了,這輩子都是不會改變的!」謝青青的聲音非常冷漠,而且還帶著些許嘲諷和不屑。

「你也不看看自己究竟是什麼身份,不過是做了幾天夢而已,竟然就敢這樣膽大妄為了!」

「夫人,我沒有……」林一一的聲音非常輕柔,聲音顫抖著還有些許害怕的意味,這是顧可彧之前從來沒有接觸過的她。

顧可彧慢慢直起身子來,透過玻璃窗的縫隙向著病房裡邊看了進去,林一一還是半躺在病床上臉臉色蒼白,用手死死的抓著被單,輕輕的咬著自己的嘴唇低下頭去,不敢看向謝青青。

謝青青拎著自己的手提包,踩著高跟鞋站在病床旁邊,居高臨下的看著林一一,臉上也滿是嘲諷的神色。

她冷笑一聲之後,就從自己的包裡面拿出了一面精緻的小鏡子,隨手丟在林一一面前的被單上,對著她冷冷的說道:「你倒是好好看看自己究竟是什麼貨色,免得現在得意忘形,都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了!」

林一一慢慢動作起來,她看著面前那面鏡子臉色就越發蒼白了,看得好一會兒之後她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像是下了什麼決心一樣,抬起頭來看著謝青青壯著膽子的說:「我知道我自己是什麼身份,但是我也是個人。我也要擁有自己的人生,憑什麼一輩子就要受你們的指使?」

「呵!憑什麼?你現在還有臉跟我說這句話!你也不看看如果不是因為我,你怎麼可能過得上今天這個生活!如果不是拉你一把,你說不定還在鄉下受苦呢!」林一一的話讓謝青青忍不住笑了好一陣,最後更是諷刺的對她說道。

林一一慢慢的又低下頭去了,她死死地咬著自己的嘴唇,看著馬上就要沁出鮮血去了,謝青青的言語攻擊一下子擊落在她的身上。

顧可彧透過玻璃窗的縫隙,能夠很明顯的看到林一一用手捏著被單的力氣越來越大了,連手指關節都已經開始發白,臉色更是變得鐵青,或許對於謝青青的擺布她很是不甘心,但是自己只是一個傀儡,又沒有任何辦法。

「呵!你要是想和我斗,那也太天真了!既然是我一手把你帶出來的,那你就應該好好報答我,成天別想著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蘇婉兒與歐陽莎莎猝不及防之下竟是被方逸天強行拉下了池水中,天地良心,她們雖說不是旱鴨子,但也相去不遠,再加上如此猝不及防的舉動,這兩個美女跌落水中后心慌之下扑打著水面,嬌呼不已。

也虧得方逸天在水中兩手分別拖著她們的身軀,不然她們還真是要是灌下幾口池水了。

反應過來之後,出於本能的驚慌反應,蘇婉兒與歐陽莎莎的雙臂都緊緊地摟著方逸天露出水面的脖頸,兩個美女的重量可不是開玩笑的,再加上摟著的是他的脖子,方逸天頓時喘不過氣來,身子也難免要朝著池底沉落!

「你們快鬆開手,不要摟著我的脖子,還真想跟我一起淹死啊!」方逸天口中擠出句話,抱著這兩個美女滑溜溜的嬌軀朝著淺水區遊了過去。

蘇婉兒與歐陽莎莎反應過來,她們倒也不是絲毫不懂得水性,不過反應過來后她們心中還是很害怕,便不約而同的抱住了方逸天的身體,嬌軀倒也是不加吝嗇的貼了上去。

可想而知,那一刻,方逸天心中是多麼的獸血沸騰了!

到了淺水區,方逸天已經是站立在池面上,不過蘇婉兒與歐陽莎莎卻還像是八爪魚般的貼著他的身子,沒有絲毫要鬆開的樣子,此情此景,多少有點旖旎味道。

「嘖嘖……你們就這麼打算抱著我不放了?還是說在考驗我的心理底線?怎麼男女授受不親這句話到你們身上就不適用了呢?」方逸天笑了笑,饒有興趣的說道。

蘇婉兒與歐陽莎莎頓時臉色漲紅起來,像是個誘人的蘋果般,端是嫵媚誘人,清純唯美。

「方哥哥,人家都說了不會游泳,你、你怎麼突然把我拉下水來了?」蘇婉兒不由嗔著,心有餘悸的說道。

「你鬆開手,雙腿伸直,別纏著我身子啦,這裡是淺水區,淹不了你的。」方逸天笑了笑,沒好氣的說道。

「啊?」蘇婉兒嬌呼了聲,試探性的伸直雙腿一站,還真是接觸到了池面,池水也僅僅是淹到了她胸口部位。

歐陽莎莎也是滿臉羞紅著,也是趕緊的鬆開了抱住方逸天的雙手。

兩個美女離開了之後,方逸天心中難免有點失落之感。

「都怪你,哼,突然把我跟婉兒拉下水來,我們心中當然害怕了,真是的!」歐陽莎莎幽怨的嗔了聲,回想起方才在泳池中自己的身軀緊貼著方逸天的樣子,精緻美麗的臉蛋上一片緋紅之色。

「呵呵,真沒想到你們這麼膽小啊,其實你們在水池中大點一點,動作放開一點,頂多灌下幾口水就學會游泳了。」方逸天笑了笑,懶散說道。

這時,林果兒遊了過來,她甩了甩一頭濕漉漉的秀髮,笑道:「婉兒姐姐,莎莎姐姐,你們真不會游泳啊?其實游泳很容易的啊,我來教你們吧,可別讓大叔教你們,他可壞呢,又壞又色,你們讓他教保准被他吃豆腐去。」

方逸天心中那個糾結鬱悶啊,差點忍不住直接把林果兒整個人按到水中灌她幾口水喝,丫丫個呸的,這種話也直接點明?

不過好在方逸天臉皮厚,他頓時臉色一板,斥聲說道:「我說果兒,你年紀小小怎麼思想就這麼的不堪呢?我是那種人嗎?我可是把婉兒當做妹妹看待的,莎莎既然是婉兒的朋友那當然也是我的……妹妹了!」

蘇婉兒與歐陽莎莎均是一怔,兩人都有點不好意思起來,俏臉漲紅著,一顆顆芳心猶如鹿撞般的急促不安。

「那個啥……事不宜遲,婉兒,我先教你游泳吧。我們從最簡單的狗刨式開始。」方逸天接著大氣凜然的說著,語氣認真得就像是游泳場的教練般,不帶絲毫的褻瀆成分。

「啊……現、現在開始啊?」蘇婉兒心中一怔,潛意識裡她當然是希望她的方哥哥教她游泳,就算是被她的方哥哥趁機佔便宜她也是樂意的,想是這麼想,但當著歐陽莎莎與林果兒的面,她還是有點不好意思。

「當然是現在開始了,很簡單的,一學就會!」方逸天說著便拉著蘇婉兒來到了深水區。

蘇婉兒一陣驚慌,方逸天便讓她擺出一個狗刨式的游泳姿勢,而後他說道:「婉兒,你的雙臂伸直,划動水面,來回反覆,你的雙腿也要擊打水面!沒事,你大膽的游,我雙手會托著你的小腹,你不會沉入水下的。」

蘇婉兒也是會一些簡單的狗刨式游泳姿勢,只是很少游泳,動作顯得生硬生疏許多,不過在方逸天的循循善誘之下,她的雙臂不斷的入水、抱水、划水、出水,如此反覆著,一雙修長的玉腿也有節奏的擊打著水面,開始遊了起來。

一開始,方逸天的雙手的確是托著蘇婉兒的腹部,不過方逸天並沒有刻意的要去佔蘇婉兒的便宜,怎麼說潛意識裡他是把蘇婉兒當做妹妹看待的。

慢慢地,蘇婉兒倒也是可以暢遊了,方逸天的雙手也不再托著蘇婉兒的小腹,讓她自己游,對此蘇婉兒是渾然不知的,她只是沉浸在剛剛學會游泳的喜悅當中。

「嘖嘖,我就說嘛,憑我家婉兒的聰明,游泳當然是一學就會。你看我現在沒有托著你的身體,你不也是可以遊了嗎?」方逸天笑道。

「啊?方哥哥你說什麼?」蘇婉兒心中一驚,此前她一直是認為方逸天的雙手是托著她的身子的,因此才會如此大膽的游著,一聽到方逸天的話后她心中一慌一驚,忘記了划水,頓時身子就要沉下水去。

方逸天連忙伸手托住了她的身子,沒好氣的笑道:「你慌什麼啊,就照你剛才的姿勢,不就可以遊了嗎?你別害怕,來,再來一次,這次我不會托著你的身子。」

蘇婉兒玉臉微紅,有點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便又照著方逸天所說的開始遊了起來,這一次沒了方逸天在旁托著,倒也是可以遊了起來。

蘇婉兒心中一陣高興,臉上綻放著美麗的笑意,不過她也不敢游得太遠,基本是在淺水區的邊緣游來游去,樂此不疲。

方逸天看到蘇婉兒能夠自己遊了之後會心一笑,走回到淺水區,看著一旁的歐陽莎莎,開口說道:「莎莎,輪到你了,我教你游泳,你看婉兒一學就會,你也可以的。」

說話間,方逸天眼角的餘光瞥在了歐陽莎莎那誘人的身段。 藥師的寵妃之路 歐陽莎莎本也是個單純善良的極品蘿莉,不過對男女之事她可是要比蘇婉兒稍稍要成熟些,因此,當她接觸到方逸天那看似凜然正氣不帶絲毫褻瀆之色但實則心懷不軌的目光時,俏臉禁不住的一紅,不過一顆芳心卻是忍不住的蕩漾起來,隱隱泛起一絲異樣的感覺。

想起之前跟方逸天在肢體上的種種接觸,說起來她也是第一次跟一個異性如此的親密接觸,俗話說哪個少女不懷春,在心頭那股奇異的感覺之下,她隱隱有點春心蕩漾。

雖說明知道方逸天表面上要教她游泳實則是個不懷好意的陷阱,可她還是忍不住的躍躍欲試了,明知是陷阱但也還是義無反顧的往下跳。

歐陽莎莎臉色微微泛紅,可最終還是笑了笑,說道:「好啊,不過我可跟你說,我可是一點都不會游泳的。」

一點都不會游泳?嘿嘿,那就更好了!方逸天心中暗想著,可表面上還是一本正經的說道:「沒人天生會游泳,誠如魯迅所說,世上本無路,人走多了也就成了路。游泳也是一樣,游多了也就會遊了。」

方逸天說著便走上前,光明正大的拉著歐陽莎莎柔軟白皙的小手臂,拉著她朝著深水區走去。

一下深水區,眼看著池水都淹到了自己的脖頸之處,歐陽莎莎禁不住的一陣心慌,水靈的大眼睛流轉著幽幽凝望向了方逸天,俏生生的說道:「我、我怕,這水好深吶!」

「沒事,有我在你不會有事,大膽一點,這點上婉兒可是你的表率!我先撐著你的身子,然後你就跟婉兒那樣雙臂划水,雙腳記得拍打水面。」方逸天說著雙手猛地將歐陽莎莎的嬌軀撐著,將她整個人與水面平行。

方逸天左手撐著歐陽莎莎的腹部,右手撐著她的大腿處,這可真是個吃力的活兒,所幸有著水面的浮力,因此也不是那麼的吃力。

歐陽莎莎俏臉禁不住的飛上朵朵紅霞,自己冰清玉潔的嬌軀什麼時候被一個異性如此親密的接觸過了?因此難免會讓她心中泛起絲絲異樣的漣漪。

不過她看著方逸天倒是一副認真正經之色,並沒有趁機非禮之類的,她俏臉一燙,心想是不是自己想多了啊,而後便是連忙的收斂心神,按照方逸天所說的開始划水起來。

起初歐陽莎莎雙臂划水的時候,雙腳卻是忘了要擊打水面,雙腳擊打水面的時候雙臂卻是忘了划水,很難做到手腳保持一致的動作。

方逸天倒也是耐心,不斷的說話提示著她要手腳一起划動起來,差不多十多分鐘之後,歐陽莎莎才逐步的掌握到了游泳最為簡單的狗刨式的一些要領,手腳的動作倒也是規範了許多,在方逸天托著她身體的時候也可以游出了些許米遠。

林果兒這個精靈古怪的小蘿莉時不時的游到方逸天的身邊,笑嘻嘻的看著,彷彿是在監視著方逸天有沒有趁機吃歐陽莎莎豆腐一樣。

礙於林果兒的存在,方逸天不得不繼續裝正經到底,出了雙手托著歐陽莎莎的身體之外倒也是沒有什麼出格的舉動,饒是如此,雙手接觸到歐陽莎莎的細嫩肌膚,這已經讓他一陣熱血沸騰。

蘇婉兒基本上已經可以自己游泳了,剛學會游泳的她倒也是樂此不彼的游著,開心之極。她看到方逸天還在教著歐陽莎莎,不好意思把方逸天喊過來,便將林果兒叫了過來跟她一起游,順便教她其他的游泳姿勢等。

林果兒看著方逸天教歐陽莎莎游泳的樣子,一種好為人師的心態在心底發癢了起來,聽到蘇婉兒的喊話之後她很是開心的游過去,看樣子似乎是要將她那視為精湛的游泳技術教給蘇婉兒。

看到林果兒這個黏在身邊的小蘿莉離開之後方逸天暗暗鬆了口氣,不過他手腳也依舊是老老實實的,眼看著歐陽莎莎折騰了將近二十分鐘還是老樣子他也一陣心急。

「莎莎,你雙臂划水的動作幅度再大一點,要有那種雙臂撥開水浪的感覺,還有雙腿也要有節奏的擊打水面!」方逸天繼續耐心的指導著歐陽莎莎的游泳動作,歐陽莎莎聞言后也依言照做,方逸天點了點頭,繼續說道,「對,對,就是這樣,保持這樣的姿勢,對對,我稍稍鬆開手試試看……」

方逸天說著便嘗試性的鬆開了托著莎莎嬌軀的雙手,莎莎保持著原來的動作游著,可是剛游出一兩米在換氣的時候有點力不從心,當即她忍不住嬌呼一聲,手腳一亂,忘記了本來的動作,於是整個人眼看就要沉下去!

方逸天連忙游上前,伸手托住了歐陽莎莎的身體,這才避免了歐陽莎莎沉入水底的悲劇。

「莎莎,你沒事吧?」方逸天關切的問著。

「我、我……」卻是看到歐陽莎莎精緻美麗的俏臉漲紅著,口中囁嚅但卻是說不上一句話。

方逸天看歐陽莎莎這副嬌羞的模樣,心中微微一怔,這時,他隱約感覺到自己的手似乎托住了什麼部位,如同陷入到了棉花堆里一般。

那種感覺真是妙不可言啊,方逸天心神一盪,下意識的還用了用力。

「噢……你、你……你怎麼可以這樣?」歐陽莎莎楚楚動人的看著方逸天,一雙眼眸中儘是嬌羞之態,一張粉臉幾欲要滴出水來了。

方逸天的腦袋頓時「轟!」的一聲,一片空白!

他此刻已經反應過來,自己的手正托在什麼位置了。 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如果你現在還不能儘快和陸季延訂婚的話,那我馬上就把你送回鄉下去,看你以後還怎麼當大小姐!」

謝青青對著林一一警告說完之後就沒有再開口了,病房裡邊也充斥著死一樣的沉寂。

顧可彧慢慢低下來藏在了門後面,直到聽見裡面傳來了噔噔噔的高跟鞋擊地聲。

她抱著自己的包就慢慢挪動著步子,跑到了林一一隔壁的病房裡邊兒打開門躲了進去。

這一層樓是醫院的最頂層,也是醫院裡邊最貴的病房,一般的病人很少住到這裡面,所以一層樓都空空蕩蕩的並沒有多少人在,顧可彧聽到那高跟鞋聲音離遠了之後就坐到了病床上面,腦子裡邊開始整理著剛剛的那些話。

聽了剛剛她們的對話之後,心中已經非常確信林一一絕對不是陸遠瞻想要找的那個女孩子,而是謝青青早先得了消息,臨時找了一個冒牌貨來騙他的。

但是謝青青為什麼要做出這樣的舉動來,她騙陸遠瞻又有什麼好處呢?顧可彧百思不得其解,看著牆上的掛鐘又走了好一陣之後,長舒一口氣決定去林一一的病房裡邊一探究竟。

這個時候還比較早,整層樓都沒有多餘的人,她現在得趁著去病房裡邊兒趁機偷取林一一的頭髮。

顧可彧來之前就已經想到了該怎樣偷取林一一的頭髮,她就裝作自己不知道陸季延不在這,過去同林一一冷嘲熱諷幾句,隨後偷了她的頭髮。

她走出病房之後整理了自己身上的行頭,裝作剛來到病房一樣,先透過玻璃門窗像裡邊兒瞥見一眼。

就看見林一一麻木的坐在病床上,低垂著眉眼,情緒實在是不太良好。

顧可彧冷笑一聲之後推開病房門就走了進去,林一一聽見動靜還以為是陸季延來了,高興的不得了,抬起頭就驚喜地叫了一聲:「延哥……!」

她的驚喜在看清楚來人是誰之後便就停止了,隨後臉色立馬就垮了下來,看著顧可彧也多了幾分惡毒。

「實在是不好意思,讓你白高興一場了。」

看著林一一那個吃鱉的模樣,顧可彧心中就是高興不已,隨後她又改變了自己心中的主意,慢慢的走到病床旁邊坐了下來說道:「陸季延今天有事情不能過來了,他讓我來看看你身體怎麼樣,我當然聽他的話了,所以就來看看你哦!」

林一一的臉色青一陣白一陣,現在病房裡邊沒有多餘的人在,她也不需要把那副假面具繼續帶在自己的臉上,看著顧可彧就陰沉的說道:「你趕緊給我滾出去!這裡不歡迎你!」

「呵!你還真的以為誰想來看你呀,如果不是陸季延怕我吃醋又不好違背他父親的意思,要不然我怎麼可能代替他來,你別做夢了!」

顧可彧諷刺的說完之後,就看見林一一低下頭去瞥著樓下的風景,她一瞬間就看見了林一一雪白的病號服上邊有一根烏黑的落髮。

顧可彧像是被蠱惑了一樣伸出手去,想要把那根落髮給抓回來,但是就在這麼關鍵的時候病房門突然被人推開了,她嚇得立馬就收回了自己的手,心還怦怦的直跳不已。

真是可惜,這麼好的機會卻又被人破壞了,那根落髮還是沒有拿到自己手中!

「喲,還真的是無事不登三寶殿,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呀?」顧可君走進病房來打量的看著顧可彧說道,眼睛裡邊還有濃濃的深意。

林一一隨著推門的動靜也把頭給轉了過來,但是看見來人是顧可君時,她的情緒瞬間又低落下去了,在面對顧可君時她也同樣的害怕怯懦,更是低下頭去沒有多說一句話。

「我就是代替陸季延來看看她身體怎麼樣了,既然你現在來了,那我走就是。」顧可彧從椅子上邊站起身來,對著她們兩個冷聲說完之後,提著自己的包就走了出去。

直到自己走進電梯之後,看著這樣狹窄的空間里沒有其餘人時,顧可彧才猛地鬆了一口氣,她真的是太久沒有做過這種驚心動魄的事情了,剛剛差點被嚇得心都要跳出來了。

顧可彧來之前就已經同小文聯繫過,等著她下樓之後,車子已經穩當的停在那裡了。

小文的開車技術因為這一段時間的磨練也已經得到了這一樣的提升,不但開得快而且還非常平穩,顧可彧也越來越放心的這個貼心助理,她真的是越來越合自己的心意了。

顧可彧沒有著急的上車,拿出手機來就給趙偉打了一個電話,也不知道電話那邊的趙偉究竟是在做什麼,連著響了好幾聲之後,他才慢悠悠的接了起來,而且語氣裡面帶著不屑和不耐煩聽著就讓人心生厭惡。

「姑奶奶,你又打電話過來做什麼?!」

顧可彧長出一口氣,盡量保持著平穩說道:「我現在有件事情想要請你幫忙。」

「呵!顧可彧你還真的把自己當大爺了是吧?還真以為別人呼之即來,揮之即去呀,你以後不管有事兒沒事兒都別給我打電話了!」趙偉想也沒想就拒絕了顧可彧的請求,更是冷哼一聲,一點往日的情面都沒有留下。

「我們兩個每次都是交易,我也給了你不少好處交換。」顧可彧冷冷地對著電話那端說道。

「好處?這裡那點東西塞牙縫的不夠,還真的以為我看得上呀!」趙偉氣焰囂張的說完之後就快速掛斷了電話,顧可彧聽著那端傳來的忙音,恨不得把手機摔碎在地上。

這趙偉真的是不在自己控制範圍之內了,這輩子自己最後悔的事就是捧了這麼一個人渣,顧可彧也決心之後都不再同他來往了。

小文把車子慢慢倒退到了顧可彧的跟前,看著又跳到了桌面的手機,顧可彧就把它放在了包里,鑽進車子裡面就開始懶懶的閉目養神了。

「回來了啊!」她才一回到公寓裡邊,剛換過鞋子鑽到沙發上面。

小唐就從房間裡邊走了出來對著自己快速的說道:「你這兩天在劇組裡邊拍戲如何呀?」

「你怎麼這麼問呀?這兩天還不錯。」 換做是別的男人而且對象還是個剛剛成年的大蘿莉,出於尷尬的心理,都會迅速的縮回手來,就算是流氓也要裝得有文化懂文明的流氓嘛。

可方逸天終歸是跟別的男人不一樣,他明知他的左手正按在歐陽莎莎身體的什麼部位上,可他就是不放手,這很顯然是明擺著要佔一個剛滿十八歲的花季少女的便宜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