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少年一走,酒吧裏亂騰騰的音樂又響起來了。大家該喝酒喝酒,該跳舞跳舞,就好像什麼事情也沒發生過一樣。

我和宋晴驚魂未定,紛紛是坐回原來的位置,喝着飲料壓驚。洛辰駿翹着二郎腿坐在我對面,要了一杯轟炸機,默默的喝起來。

太白大人還立在我的肩頭,突然變得搖搖晃晃起來,鳥嘴裏有些酒氣。

原來這隻肥母雞早就喝醉了,剛纔在那個少年面前不過是裝裝樣子。這會子醉態畢現,搖頭晃腦的問我:“你知道那個囂張的小鬼頭是誰嗎?”

“不知道,這不是等你太白大人答疑解惑麼。”我拍了一記太白大人的馬屁說道。

太白大人似乎很滿足別人對它恭恭敬敬的樣子,清了清鳥嗓說道:“這酒吧是他爹的,從小就被當做少祖宗主慣着,被慣壞了。丫,不知道自己姓什麼。其實就是跟他老子一個姓,姓南宮……名字麼,叫什麼……什麼來着。”

“叫南宮池墨。”洛辰駿笑着插了一句嘴,又掃了一眼我的胸口,誇了我和彤彤一句,“蘇小姐氣運不錯,得了個能帶福運的小鬼,這個可是千年難見一次呢。難怪那個南宮池墨要和你爭。”

太白大人用力的點頭,“對,就是這個名兒。小樣兒,南宮池墨,別讓我在看到你。”

這肥鳥在我的肩頭晃晃悠悠的漫步的兩步,居然一頭栽倒到沙發上,直接醉倒過去。我一下就皺緊了眉頭,太白大人還沒告訴我司馬倩的陰謀呢,這就醉倒了。

酒吧裏的環境實在太吵了,我的頭都大了,可回宿舍呆着洛辰駿和太白大人肯定不方便。

接下來,我們只能要了個包間,等太白大人醒過來。

看着喝醉了的太白大人,我是幹什麼事情的心情也沒有,我只想要一個答案而已。沒想到太白大人進了酒吧之後,就是一波三折,最後乾脆醉倒在酒吧裏。

就該讓它遇到一吃貨,扒光了毛,弄成醉鳥來下酒。

宋晴把躲在我玉佩裏的彤彤喊出來玩,彤彤一開始有些怕生,很怕洛辰駿。等到洛辰駿溫笑着從寬袂大袖的衣袍裏,拿出一隻雞蛋,點上一枝香賄賂彤彤。

這個小饞鬼,就黏上洛辰駿了,一口一個洛哥哥的。

弄得我肚子裏的寶寶都吃醋了,非要吵着鬧着出來一塊玩,可是畢竟是靈體出竅。對於寶寶來說並不好,我管着他不讓他輕易出來。

彤彤也很乖,用自己的耳朵貼着我的小腹,安靜的諦聽着寶寶的胎動。

宋晴沒彤彤一起玩了,只能無聊吃着瓜子,問洛辰駿,“姓馬的,陰陽剪在你那裏嗎?”

“不在!”洛辰駿立刻看了一眼彤彤腳上的秤砣,好像明白了什麼,低聲說道,“這下難辦了,司馬倩這個女人,把簡少迷得神魂顛倒。這把剪刀,現在在司馬倩那裏。” 「唔……龍爺爺一隻,江奶奶一隻,忠伯一隻,康寶哥哥一隻,鐵鎚一隻~

一、二、三、四、五、一共五隻~」

晚上,逛了一天的安幕西和董瀟瀟回到酒店。

疲憊不堪的董瀟瀟已經睡著,安幕西卻倚靠在床頭,掰著手指頭,在計算著什麼~

「死拖~五隻和平鴿,二十萬點慾望值一隻,一共是一百萬慾望值~可以打折嘛?」

……

「當然……

不可以~

宿主,你當和平鴿是大白菜啊?

還有啊宿主,和平鴿,系統是有規定的,每天只能購買一隻哦~

無規矩不成方圓啊宿主,有些原則性的東西,是不太好改變的呢~」

……

「特喵~你就說吧~怎樣才可以一次性購買五隻~」

「老規矩,多加一半的慾望值~五隻和平鴿,一共一百五十萬慾望值~」

……

「哼~奸商!一百五就一百五,明天一早,我要看到!」

「叮!恭喜宿主,成功購買和平鴿五隻,扣除慾望值1500000點~剩餘慾望值5800000點~」

「!」

好吧,我睡~

安幕西說完,滑進了董瀟瀟的被窩~

兩人回s市的機票都已經買好了,時間就是明天下午。

……

因為前天和江奶奶說好的,走之前再去看看她。

因此,安幕西打算送他們一份大禮,每人一隻和平鴿~

龍道一吃了和平鴿之後,實力可是直接升了一個境界呢,人生直接達到了巔峰。

希望,江奶奶他們幾個,每個人都可以提升一個境界~

畢竟,經歷了前幾天的事故,安幕西覺得,五星六星,雖然聽起來很6,可危險依舊伴隨著他們左右。

就現在的大環境來看,不想受法律約束的大有人在,特別是,在他們擁有了不可思議的能力以後,難免會不可一世,做一些無法無天的事情。

夫人,總裁又鬧要二胎 所以,以後的世界,極有可能變成個人實力為尊的世界。

誰有實力,誰就佔據話語權,誰有實力,誰就可以擁有龐大資源。

世界很現實?不,世界其實很單純,複雜的是人~

一直都是~

……

但凡是系統的東西,快遞永遠都那麼給力,安幕西剛睜開眼睛,剛走到衛生間門口,門外就傳來了敲門聲。

打開門之後,果然是位快遞小哥,不過,他身旁還跟著一位外賣小哥哥~

「安小姐么?您的快遞~」

「安小姐么?這是您的餐,請慢用~」

「……餐?哦,好的,謝謝!二位辛苦了!再見啦~」

安幕西愣了下,還是伸手一股腦接了過來。

既然對方叫安小姐,又知道她的房間號,必然是有人點的。

只是,誰會這麼體貼給自己點早餐啊?

難不成是龍道一?

「宿主!你別做夢了,那是你一次性購買五隻和平鴿,系統贈送的早點~關愛智障~

省的你總說本拖是奸商~」

……

「呵~就算是他送的?就是我想的美么?呵,我想的美?就算真是他送,我還不一定吃呢~哼!」

安幕西伸出腳丫將房門關上,將快遞包裹放在一旁,和董瀟瀟兩人簡單洗漱,將人字拖的「愛心」早餐給分屍了~

咳……是分食了~

「瀟瀟寶貝兒,待會兒我要出去一下,你呢?就辛苦下,把我們兩個的行李打扮一下下~么么噠~」

「好的,西哥~」

董瀟瀟很快進入了小管家的角色~

而安幕西卻拿起床頭的座機,播給了酒店前台。

電話接通,聽筒傳來一道甜甜的女聲,溫柔婉約,猶如黃鶯出谷。

「喂?您好,最貴的客人,有什麼可以幫您的么?」

「喂?麻煩轉告你們金胖子經理,讓他買一個大號的飯盒過來,送到我房間,告訴他我等著用呢,謝謝!」

安幕西麻溜的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前台的小姐姐呆楞了半天,金胖子經理?然後才反應過來,通過對講機呼叫:

「金總,呼叫金總,金總您在么?這裡是前台~」

「我在,請講!」

對講機里傳來金胖子威嚴的聲音,如果安幕西在的話,絕對聽不出來。

也絕對不會想到這聲音會是內個在她面前卑躬屈膝,一臉諂媚,輕聲細語的金胖子。

「內個,金總,16樓1608號房的安小姐,剛剛打電話下來,說……」

前台妹紙有些遲疑,似乎在考量要不要說給金胖子聽。

「誰?安小姐?她說什麼了?你快點講!」

對講機里傳來金胖子急促的聲音。

「是的,金總。安小姐說拜託您去買一個飯盒給她送到房間,還說要大號的…」

「那你還在等什麼!還不快去買!我給你二十,不!十分鐘!十分鐘買不來你就不要在這兒干啦!」

……

前台妹紙楞楞的看著手裡的對講機,一臉的茫然無措~

足足十幾秒才反應過來,強忍住眼眶裡打轉的淚水,連忙一路小跑出了酒店,直奔附近的超市而去。

前天,金胖子已經親自跑了一回,為了買飯盒,跑的上氣不接下氣,差點兒沒把他給累死。

他可不想再親自來第二回了,劇烈運動,那簡直是胖紙的噩夢。

八分鐘后,額頭冒汗,氣喘吁吁的小姐姐,拎著一個大號的飯盒衝進了酒店大廳,而金胖子正站在大廳里盯著手上的腕錶來回踱步。

「金……金總!買……買回~來了~」

小姐姐喘著氣將飯盒遞給金胖子,臉上一副緊張的表情。

因為她看到金胖子一臉焦急,以為是自己超時了~

「嗯!很好,很不錯! 命運遊戲之帝國崛起 你這個月獎金翻倍!」

金胖子臉上露出個迷一樣的笑容,接過飯盒,拍了拍小姐姐的肩膀,轉身快步向電梯跑去。

此時的前台小姐姐,臉上雖然帶著疲憊的汗水,表情卻是由陰轉晴了,儘管還有些不明就裡,可那句本月獎金翻倍,她可是聽的實實在在的。

金總這人,雖然平日對他們很威嚴,但說過的話,卻是一個唾沫一個釘。因此,酒店的員工對他是畏懼里夾雜著敬服。

「安小姐,您要的飯盒,我給您買來啦~」

「嗯,謝謝,辛苦你了~」

安幕西看著氣喘吁吁的金胖子,接過飯盒,道了一聲謝。

「哈哈,能為您效勞,那是咱老金的榮幸啊。對了,聽說您今天下午要乘飛機離開?我已經為您安排好了專車在隨時待命了~您用的時候,隨時吩咐~」

「你有心了,多謝金總~」

安幕西微微一笑關上了房門。

然後,在董瀟瀟一臉懵逼中,打開了快遞箱子,將那一袋袋的「和平牌宮廷乳鴿」一袋袋拆開包裝袋和裡頭的真空包裝,一股腦放進微波爐打了一下。

然後一隻只裝進洗好的飯盒,提著出了門。

「去看朋友,幹嘛……送這個?」

董瀟瀟皺眉嘀咕著,然而沒有人回答。

故風長延 …… 又是司馬倩!

怎麼每一件事都和司馬倩有關?

她……

她到底想幹什麼?

我耐着性子,閉上了眼睛,儘量讓自己不去想這些事。儘量放空自己,讓自己不要因爲這些接踵而至的事情,感到過分的緊張。

過了有兩個鐘頭,太白大人才醒過來,肥胖的身體晃晃悠悠的從沙發椅上站起來。它看着疲憊的守在它旁邊的衆人,顯得有些愧疚。

清了清鳥嗓,尷尬的說:“你們都在啊?”

“太白大人,我……我不想和你兜圈子,我只想知道司馬倩讓我收集天魂到底有什麼陰謀。我……我沒耐心再等了,你能告訴我答案嗎?” 最強戰神 我正襟危坐,一字一句認真的問太白大人。

太白大人似乎是被我的認真給嚇到了,怔了一怔,緩緩的說道:“司馬丫頭啊,這個丫頭沒什麼大毛病,就是又貪財,又好色。”

“貪財我知道,好色怎麼說?”我問它。

太白大人搖了搖頭:“你沒發現嗎?這個丫頭可喜歡幽都那位大人,看着那位大人的時候,眼睛都能冒出愛心來。”

“她既然喜歡凌翊,爲什麼還要……還要讓我收集天魂陷害凌翊?”我一下就衝柔軟的沙發椅上蹦起來了,把旁邊的洛辰駿和宋晴都嚇了一跳,愣愣的看着我。

“蘇馬桶,你傻啊。所以才說她色迷心竅,她要害死是你啊。司馬丫頭妒忌你和幽都的那位在一起,所以要你的命呢。”太白大人無奈的又是搖了搖頭,還煞有介事的嘆了口氣,“幽都裏的存在受創,吸收魂魄是好的最快的,你給他收集這些當然能保住那個人大人物的三魂七魄。可你想過沒有,這一次沉船死難者無數,這個殺業算在誰頭上?”

我下意識的就說:“殺業是什麼?”

“佛家有云,善惡因果。幽都裏的魂魄殺人,自然冥冥之中記着他們殺過的每一筆債,叫罪業,業障,罪孽,殺業。什麼都可以,反正自己殺過的人,遲早是要遭報應的。”太白大人說的頭頭是道,唾沫星子橫飛,顯得它很博學,“要是沒有天理報應,這個世界早就亂套了。幽都裏的魂魄,也自可以胡來了。”

“事情是鷙月乾的,當然算在鷙月頭上,總不能算在我頭上?”我聽着太白大人的話,有些暈乎乎的,但我知道它說的就是天理循環,報應不爽的意思。

鬼怪雖然可以肆無忌憚的殺人報復,但冥冥之中是有條條框框約束他們的。剛開始的時候並沒有覺得有什麼,等到報應來了,就是哭的時候。

“錯了,你用司馬倩那丫頭給你的收魂瓶,收集天魂,業障可就全都算在你頭上。你想想,你一個人背得起這麼多條人命嗎?”太白大人站在包間的茶几上,那一雙紅色的鳥眼深邃而又複雜。

看的我渾身一打顫,條件反射的就想到解剖室裏,那一個又一個被白布這個的臺子。每一條原本鮮活的生命,到最後都冷冰冰的被送過來。

提取了dna證明存在過,就要拉去火葬場火化。

生命沒有高低之分,也沒有貴賤之差,在死了以後都是要變成一撮白色的骨灰而已。作爲常年和屍體打交道的我,大概比常人更加看透生死。

可要我背那麼多條人命,我怎麼背得起?

我問太白大人:“有什麼辦法嗎?難不成要我爲了救自己,把……把收集的天魂都散了嗎?那……那幽都的凌翊怎麼辦?”

我想要一個兩全的辦法,太白大人這麼神通廣大。

我想有它在,就一定還有辦法。

太白大人抓起桌面上的軟中華,往鳥嘴裏一叼,洛辰駿非常配合的用自己嘴裏的煙和太白大人嘴裏的煙碰上。

太白大人的煙點燃了,它用爪子抓了一下,老成的吐出一口氣,“蘇馬桶,這還不簡單。這收魂瓶司馬丫頭做了手腳,我給你重新做一個就好了。你把司馬丫頭給你的瓶子,讓老夫看看。”

要說鳥抽菸,能抽出這個鳥樣子,還真是少見。

我點點頭,將司馬倩給我的跟普通的小藥瓶差不多大的收魂瓶放在茶几上,給太白大人看。

在我的心裏是十分感激太白大人,如果不是遇到太白大人。讓我給鷙月那個不男不女的死變態,背將近一千條人命,先不說惡報是什麼,想想就覺得不甘心。

太白大人看着司馬倩給我的收魂瓶,越看越不屑,直接告訴我。一會兒到了外面藥店,我買兩瓶小瓶的銀翹片,把裏面的藥丸全都倒了,它親自把這兩瓶藥瓶裏的魂魄換到新瓶子裏,我就沒事了。

司馬倩陷害我的原理很簡單,就是在給我的收魂瓶裏下了咒,讓我在收集了天魂以後,還要背上這些死去的魂魄的生死債。

這些債本來要由鷙月來揹負的,而且正常的收集天魂,對於收集者來說不會有任何影響,也不會揹負什麼罪孽,關鍵還是我收集的瓶子有問題。

司馬倩這個陰陽代理人當的,真是牆頭草兩邊倒。一邊效忠於凌翊,一邊又討好鷙月,幫鷙月把業障都轉移到我身上。

我差點就被司馬倩給害的萬劫不復了,難怪司馬倩自己不去收集天魂,偏要我這個外行人做收集魂魄的工作。至於太白大人說司馬倩喜歡凌翊,那就要問司馬倩本人了,兒女情長的事情外人是沒資格說三道四的。

洛辰駿一邊抽菸,一邊用手機玩三人鬥地主。

就聽手機裏面的發音非常激動的說道:“王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