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那個在非洲救了林賽爾,讓林賽爾對他死心塌地的男人?同樣,男人也在打量着秦少傑。

“爸爸,他就是我跟你說的那個騎士。”林賽爾跟個幸福的小女人一樣,拉着秦少傑的手臂,有些羞澀的看着老霍華德說道。

“呵呵。”老霍華德冰冷的面孔上露出了對女兒疼愛般的笑容,看着秦少傑說道。“年輕人,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威廉霍華德,當然,你可以叫我霍華德先生。”

“好吧,我也自我介紹一下,我叫秦少傑,是林賽爾的朋友。當然,你也可以叫我小秦。”秦少傑笑着說道,絲毫沒有露怯的表現。

或許,可以說是我們秦少傑同學的心大。

威廉霍華德,這個跺跺腳就能讓英國抖三抖,打個噴嚏就能讓不少人恐懼的男人,秦少傑卻沒當回事。

有錢怎麼了?有權怎麼了?說白了不還是林賽爾他老爹麼,再說了,是你家閨女主動追求我的,又不是我上杆子貼上來的。

“好,那我就叫你小秦了。”霍華德笑了笑,但隨即,又變成那副嚴肅的面孔,說道。“你的事情,林賽爾已經對我說過了。我相信,你能救出林賽爾,自然是有着不一般的能力。但是,你以爲緊緊是有些能力,我就會把女兒嫁給你嗎?要知道,我只有林賽爾一個女兒,以後霍華德家族也會由林賽爾接手,你,有什麼能力可以幫助她?殺人的能力嗎?”

我靠,這就是傳說中的翻臉嗎?還真是比翻書快啊。秦少傑看着眨眼間就變了臉的老霍華德想道。

等等,等等,他剛纔說什麼?秦少傑突然想起老霍華德說的話。娶他女兒?靠,我什麼時候想要娶他女兒了?是她自己倒貼好不好?

“爸爸,你,你怎麼這樣。”林賽爾了老霍華德的話,頓時就急了。本來公主就還沒得到騎士青睞,這老國王又對騎士如此,萬一騎士翻身下馬轉身走人,那自己可怎麼辦啊。

“等等,老頭,我想,這中間是不是有誤會?”秦少傑連忙說道。“誰告訴你,我要娶林賽爾了?我已經有老婆了好不好。”

“什麼?”老霍華德聽了秦少傑的話,立刻又展示了一次變臉的絕技,直接從嚴肅變成了憤怒。

“我的女兒配不上你嗎?還有,你難道要讓我威廉霍華德的女兒,給你當情人?”

我靠,這老頭真難纏,是你自己說沒本事不能娶你女兒,現在說了根本就沒打算娶你女兒後,你又不願意了。再說了,我有老婆管你屁事。

秦少傑捂着額頭,鬱悶的想道。 老頭!也只有秦少傑敢這麼叫老霍華德。就算首相面對老霍華德,都得叫一聲霍華德先生,或是霍華德總裁,至於背後會不會叫他老頭也沒人知道。但敢當着他的面直接叫他老頭的人,秦少傑算是蠍子粑粑獨一份了。

當秦少傑對他說出‘老頭,你有病吧’的時候,房間內突然陷入一片安靜之中。

秦,這可是我爸爸呀,那些人見了我爸爸都那麼尊敬,你怎麼這樣啊,萬一,萬一我爸爸真的下定決心,那我們以後可怎麼辦啊。

林賽爾壓根就沒想道秦少傑對她老爹不尊敬這一方面上,只是擔心秦少傑把她那誰見誰怕的老爹惹怒後,她老爹會拿着壁爐上那把刀直接砍了秦少傑的腦袋。

“年輕人,你剛纔是在罵我嗎?”霍華德冷冷的看着秦少傑問道。

罵你?我還想抽你丫的呢。秦少傑不憤的想道。你要不是林賽爾她老爹,我早一大嘴巴給你抽倫敦郊區去了。

別人怕你,可不代表我也怕你。你能飛嗎?不能吧,告訴你,爺我能飛,你能擋得住子彈嗎?不能吧,再告訴你,那玩意對爺來說也沒用。你管天管地管首相管市長,但你卻永遠不能管得住我的嘴。你家閨女說了,是你要見我,又不是我眼巴巴的要見你,你現在給我甩臉色看,我難道還要跟你客氣客氣不成?

“我有說錯嗎?”秦少傑也不管一直給他眨眼的林賽爾,看着老霍華德說道。

“呵呵,好,很好,除了我的父親,還沒有人敢這麼跟我說過話。”老霍華德突然笑了起來。緊接着拍了拍手。

這是要幹嗎?給我鼓掌叫好嗎?秦少傑納悶的想道。這林賽爾的老爹究竟哪根神經不對了,這性格怎麼一會正常一會不正常的。

拍手除了叫好之外,還有什麼含義?當然,不少人在看黑幫電影的時候都看到過,當一個穿着休閒裝的老大在跟另外一位老大談判劈裂的時候,往往都會拍一拍手。然後,他身後就會出現一羣西裝革履的小弟走上來,掏出槍指着對方。

所以,劇情總是這麼狗血。

老霍華德的手剛放下,書房的大門就已經被人從外面推開,然後,兩個身高馬大的黑西裝就走了進來。

“把他給我扔出去。”老霍華德指着秦少傑對兩個黑衣保鏢說道。

“爸爸,你,你不要這樣對他。”林賽爾這次可是真急了,連忙跑上去,擋在秦少傑前面說道。

這兩個保鏢可不比其他保鏢,這可是他老爹的貼身保鏢。換句話說,她家裏其他的保鏢,都是面前這兩個人教出來的。林賽爾自然知道他們倆的厲害。

這兩人,可是在SAS做過教官,身手相當了得。

“林賽爾,過來。”老霍華德對林賽爾呵斥道。

“不,我不讓,你不能傷害他。”林賽爾倔強的擋在秦少傑前面,說什麼也不肯讓開。

“放心吧,林賽爾,你過去好了,這兩隻小貓小狗打不過我的。”秦少傑拉住林賽爾的手,輕聲說道。

秦少傑還真有些感動,不知道是該說林賽爾這女人傻還是執着,也不知道她喜歡自己哪一點,竟然爲了自己都不惜跟她老爹翻臉。

“不,我不過去。”林賽爾見秦少傑拉住她的手,也立刻緊緊的握住秦少傑的手,依舊堅持着不離開。

“那好吧,那就站在我身後,我先收拾了他們倆。”

話音剛落,秦少傑也動了起來。

兩個保鏢都是SAS的教官,換句話來說,那些精睿都是他們教出來的。所以,兩人的戰鬥力也是不俗,但他們忽略了一點,他們在別人眼裏看起來非常高的戰鬥力,那是跟普通人或是跟那些特種兵比較的。跟秦少傑這種另類比起來,差距還是非常大的。至少,他們沒有秦少傑那變態的速度。

唰,秦少傑直接從原地消失,緊接着“砰砰”兩聲響起,兩個黑衣保鏢就全都倒飛了出去。

兩人狼狽的捂着肚子從地上爬起來,看着秦少傑的眼神中充滿了不可思議,還有……憤怒。

秦少傑動手的一瞬間,雖然速度很快,但兩人卻都感覺到了危險,可讓他們意外的,都感覺到危險的同時,卻誰也沒有反應過來,就那麼被眼前的年輕人一人一腳把他們踹飛了出去。

而且,這王八蛋下腳真狠,要知道自己的腹肌全力收縮繃緊的時候,都可以擋住一個普通成年的一刀,他這一腳下來,竟然讓自己腸子都要轉筋了。

兩人拳頭緊緊的握在一起,眼中滿是怒火,似乎要把秦少傑直接燒成灰一般,他們從沒有這麼狼狽過。就算他們剛進SAS的時候,跟他們的教官過招,也沒說被一招放倒。

“好了,住手吧。”就在秦少傑準備再上去賞他們兩人一人一腳的時候,老霍華德開口了。

“你們兩個下去吧。”

雖然很不服氣,但兩人還是恭敬的對老霍華德行了個禮,然後又憤憤的看了一眼秦少傑,這才轉身走出了書房。

“年輕人,果然不錯,哈哈。”老霍華德突然大笑了起來。這一下, 腹黑爹地太難纏


這是要幹嗎?怎麼總是一驚一乍的。秦少傑暗道。要不是我心臟夠好,恐怕早就被你嚇死了。

“爸爸,你,你是在試探他?”

“呵呵,沒錯。”老霍華德愛憐的看了眼自己的女兒,笑着說道。“說實話,我對你的身份真的很懷疑,因爲,我查不到你的詳細資料,但我知道,你肯定是華夏軍方的人,從林賽爾那次回國後,我聽了她對你的描述就知道,你不是普通人,如果沒猜錯,你是華夏龍組的人吧?”

龍組?秦少傑還沒從剛纔試探的事情中回過神來,又被老霍華德一句話弄暈了。龍組是什麼?自己從來沒聽過啊。

“我不知道什麼龍組,你也不用瞎想了,你要沒事我可就走了,事還多着呢。”秦少傑根本不想搭這茬,轉身就準備出去。這都好久了,也不知道伊森跑哪去了,還有克里爾斯那邊有沒有情況。

“誰說沒事?如果說,我可以把林賽爾嫁給你,然後用整個霍華德家族當做嫁妝的話,是不是可以讓你坐下來談談?”老霍華德語出驚人。 俗話說,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秦少傑也一樣,不喜歡錢的秦少傑就不是秦少傑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他也不是貪財,至少他現在的身家,讓他平平穩穩的享受一輩子也綽綽有餘了,是人就愛錢,如果有人說他不喜歡錢,那估計這世界上任何一個角落都找不出來這樣的人。

有的富豪說,錢,對他們來說,只是一個在銀行裏不斷增加的數字罷了。可他們的衣食住行卻全都要靠這一堆數字。

霍華德家族有什麼產業,有多少錢,有多大的權利,秦少傑都不知道,但他知道,肯定不會比他的少,甚至,比他的要多出上百倍不止。

“爲什麼?”秦少傑停住身子,轉過頭問道。他需要一個理由,需要一個能讓他接受的理由。

“難道你不愛我的女兒嗎?”老霍華德問道。

林賽爾?自己愛她嗎?應該是不愛,但怎麼說,也算是一起經歷過槍林彈雨,雖然她只是秦少傑捎帶着救下來的,但就看在她大老遠從英國跑到國內去找自己,也應該算是很好的朋友了。

這老頭是要幹嗎?要讓我爲了金錢出賣身體嗎?靠,想都別想。

“我們只是很好的朋友。”秦少傑想了想,說道。

“很好的朋友?呵呵。”老霍華德笑道。“那如果我說,只有娶了林賽爾,才能得到霍華德家族的一切呢?”

“秦。”林賽爾有些緊張,還有些羞澀的看着秦少傑輕輕的叫了一聲,希望秦少傑能夠答應下來。

“對不起。”秦少傑輕聲對林賽爾說了一句,又轉身看着老霍華德,說道。“既然你這樣說,那就沒什麼好談的了,告辭。”說完,秦少傑轉身,繼續向門口走去。


林賽爾愣住了,老霍華德也愣住了。

秦少傑踏在羊毛地毯上的腳步發出一聲聲的悶響,就好像一把錘子在不斷的敲擊着林賽爾的心臟。他拒絕了,爲什麼?難道他一點也不喜歡我嗎?林賽爾一遍一遍的問着自己,眼淚不爭氣的掉落下來。

老霍華德也是愣了半天,他沒想道,竟然會有人拒絕這麼具有誘惑力的提議,想想看,坐擁上千億的資產,還能娶到他如花似玉,美麗性感的女兒,這是多少年輕人的夢想,可眼前這個被年輕人,竟然拒絕了。

“等等。”老霍華德連忙叫住就要拉開門走出去的秦少傑。

“又有什麼事?”秦少傑無奈的問道。怎麼這些有點身份的人,總是喜歡說話彎彎繞繞的,一次說清楚不行嗎?

“好吧,年輕人,我需要你的幫助。”老霍華德沉默了一陣,才說道。

“幫助?”秦少傑一愣,剛纔還傷心落淚的林賽爾也是一愣。

“是的,我需要你的幫助。”老霍華德坐回他的書桌前,看着秦少傑說道。“從林賽爾的口中,我知道,你肯定不是一般人,就算你不承認是龍組的人也沒關係,但我知道,你可以幫助霍華德家族,幫助林賽爾。”

“你們家需要我幫助?”秦少傑不可思議的指着自己問道。

開什麼玩笑,這是你們的地盤,你竟然說需要我幫助?秦少傑暗道,不知道這老頭子又打的什麼主意。

“爸爸,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林賽爾也顧不上傷心了,連忙跑過去拉住老霍華德問道。她還從沒在他父親口中聽到過需要別人幫助他們家的話。

“不是發生了什麼事,而是將來要發生的事。”老霍華德愛憐的摸了摸林賽爾的長髮,說道。“有些事情,我沒告訴過你。”



“什麼事情?”林賽爾急切的問道。“媽媽她知道嗎?”

“你媽媽她不知道。”老霍華德說道,然後,便把原因對林賽爾跟秦少傑說了一遍。

要不要這麼狗血啊?秦少傑聽完老霍華德的話,不禁感嘆道。

據老霍華德說,他是得了癌症,而且還是晚期,但是,他卻不準備讓他兒子接手家族的一切,反倒是要交給林賽爾。


從老霍華德嘴裏,秦少傑知道,他兒子叫萊恩霍華德,一直在中東那邊。根據老霍華德對他的評價就是,野心太大,心裏陰暗,爲了利益六親不認。

這評價讓秦少傑着實嚇了一跳,一度懷疑這個叫萊恩的傢伙,是不是這老頭的親生兒子。

所以,老霍華德根本就沒打算把家族的一切交給萊恩,而是要交給女兒林賽爾。

但林賽爾跟她的母親,肯定不會是萊恩的對手。如果萊恩知道了,憑他六親不認的性格,勢必會做出一些傷害到林賽爾的事情。所以,當老霍華德聽林賽爾說過秦少傑以後,就有了這個想法。

有能力,有魄力,膽大,臉皮厚——這是老霍華德對秦少傑的評價。

雖然查不到他太詳細的資料,但卻能查到他有一家影視公司,而且也查到了他擁有這家公司所用的手段,這樣的人,符合老霍華德的要求,當然了,最主要的是,自己的寶貝女兒是非常喜歡這個年輕人的。

要求秦少傑娶林賽爾,只是給秦少傑一個名正言順插手霍華德家族事務的名頭而已。但老霍華德沒料到,秦少傑竟然直接拒絕了,這才把原因全都說了出來。這個時候,沒有勾心鬥角,也沒有利益驅使。只有一個即將離世的父親,在爲他的女兒鋪最後一段路。

“爸爸,爲什麼不早告訴我。”林賽爾哭着抱住老霍華德。如果早就知道,她也不會任性的世界各地亂跑了。她一定會呆在家裏,多陪陪他。而現在,卻晚了。

華夏有一句古話—–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在。或許這句話,正好能反映林賽爾此時此刻的心情。

“好吧,我答應你好了。”秦少傑想了想,說道。

不管怎麼說,林賽爾都算是他的朋友,就算沒有那層關係,他也不會袖手旁觀的。不就是一個腹黑的傢伙麼,撂倒就完了,也沒多大的事。

“你同意了?”老霍華德問道。

“是的,我同意了。”秦少傑說道。“但,娶不娶林賽爾,這事兒以後再說。” 今天依舊是一個晴空萬里的日子,秦少傑一大早就從牀上爬了起來。想想自己昨天答應下的事情就覺得可笑。自己是哪根筋不對了,竟然被老霍華德感動了,答應下來幫林賽爾忙。

順着酒店的窗戶看向林肯公園,秦少傑發現,無論是哪個國家,都少不了早起鍛鍊的人,他甚至有些羨慕,如果自己還是那個憤青宅男,估計這會正在一個三流大學的食堂裏吃着老鼠都不願意看一眼的早餐吧。不過那樣也不錯,至少自己還沒有那麼多的煩心事,更沒有那麼多的職責。

“秦先生,昨天晚上的事已經引起桑克斯的注意了,他也聯繫了我,我們晚上過去嗎?”克里爾斯也已經醒了過來,穿戴整齊的走進客廳,看着秦少傑問道。

以前,他總是過着晝伏夜出的生活,現在他才發現,白天,原來比黑夜更美好,這幾天下來,他也漸漸的適應了現在的生活,並且希望能一輩子這樣下去。

“他說什麼沒有?”秦少傑依舊看着窗外,頭也不回的問道。

“沒有,他見到我非常高興,似乎是不知道我們去華夏的事情。”克里爾斯說道。“我跟他說起要給他引薦個人,他痛快的答應了。並且邀請我們晚上去他的酒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