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唐玉的父親,在唐玉小時候教過唐玉的。

唐玉緊了緊拳頭,堅定了信念,終於緩緩的睡著了,這是近些天來,唐玉睡的最安穩的一次,也是最舒服的一次。

直到第二天上午,唐玉才被叫醒!

「老師,尤將軍叫你過去呢!」

「哦!好,我馬上就去!」唐玉揉了揉眼睛,搖搖腦袋。

朝著尤鐮的帳篷那邊走了過去。

「尤將軍,您找我?」

「關於張文清的計劃,我已經想好了。」 「後天夜裡,大部隊偷襲,藉機製造混亂,由你帶一個人去把張文清帶出來。具體的細節,後天再說!」

「你現在去弄點馬,我們的戰馬剩的不多了!」

尤鐮簡明扼要的說道。

唐玉接過尤鐮遞過來的銀票,滿口的答應了下來。

「帶上幾個人去,我們還需要四十匹馬或者更多!」

「是!」

……

東山府,益陽郡。

唐玉跟著帶著楚寒山和小新,三個人來到這個郡里。

一般來說,郡就很大了,城裡也起碼有幾萬人住著。

可是唐玉看著城門,心裡就直冒古怪。

「守城的兵力怎麼這麼少?難道不知道正在打仗嗎!?」

「小玉,這個事情吧。你也不用見怪。吃空餉,是地方的常態!」

「那個守城的人,不吃點空餉!加上戰爭爆發的太過於突然,徵兵,訓練,入伍,怎麼也得一段時間吧!」

「可萬一北齊的軍隊過來,城裡面百姓怎麼般啊!?」小新有些擔憂的問道。

楚寒山笑了笑,說道:「要是真的大軍壓境,要麼就是南武的大軍也來了。這城牆頭上,多幾個少幾個,根本沒有用!」

雖然覺得哪裡不對,可是小新還是贊同了楚寒山的這一番道理。

「進城吧!」

「江州馬商?」

守城的士兵若有其事的盤查了一番后,還是在銀子的作用下,放三人進了城。

一進城,眼前的景象,讓三人很是吃驚。

這裡雖然沒有被那一夥神秘人屠戮過,可是卻跟被屠戮過一般。

整個街道上空空如也,也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

「看剛剛城門口的士兵的樣子,這裡應該什麼都沒有發生過才對,甚至連暴亂都沒有發生過!」

「可城裡的人呢!?」

三人抱著好奇,繼續朝前走。

終於,又走了好幾百米,可算是看到了第一個人。

「你好,請問賣馬的地方怎麼走!?」

「賣馬?你要買多少啊?」

「五十匹!」

「五十匹?」那人神情一震,上下打量著唐玉,想看看唐玉到底出不出的起這個價錢。

「兄弟,現在是戰爭管制時期,馬匹和鐵器一樣,都是很難搞的!這個價錢嘛,自然也要高出不少!」

唐玉淡淡一笑,「錢不是問題。」

隨後拍了拍胸口,示意沒問題。

「行,帶路費五十兩!我帶你去找人!」

唐玉沒有猶豫,直接給錢。

隨後,三人跟著那個號稱能夠找到賣馬商販的人,在城裡穿梭了好久,各種拐彎。

「兄弟,怎麼還沒有到啊!」

「打仗了嘛,這個馬是真的不好藏,體積又大,還要叫喚,是遠了一點!」

……

「不對啊,馬那麼大,怎麼會在這種矮小的建築群中呢,你到底要帶我們去哪裡!」

唐玉停住了腳步,因為唐玉已經看到從對面的一條小街之中,緩慢的走出來好些個大漢。

小新一驚,朝後面看去,發現後面也全都是人。

「老師,後面也全是人,起碼有十幾個,我們被包圍了!」

唐玉側過頭貼在小新耳邊,「準備戰鬥!」

小新眼裡閃過一絲亢奮,點了點頭。

只見一開始帶路的那個人著急的朝前面跑了幾步,來到一個虯龍大漢面前。

「老大!肥羊!」

「帶路費就給了我五十兩呢!」

「狗子,乾的不錯!」那老大臉上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

「嘿,那個禿頭。剛剛本少爺可是給了那個小子二百兩,沒有想到他現在就敢吞掉多一半!真的是膽大包天啊!」唐玉胡謅著瞎話。

可是那個腦袋上頭髮不多的虯龍大漢,還偏偏就信了唐玉的話。

轉頭看向狗子。

狗子一下慌了,「老大,我不是那種人啊,老大!」

「要是他真的給我了二百兩,我肯定都拿出來了呀!老大你相信我!」

「臭小子,你都死到臨頭了,還敢污衊我,到時候要你好看!嗎的!」狗子還轉頭罵了幾句唐玉。

「可你當時說,你要一百五十兩娶媳婦的,我沒有零的,直接給了你二百兩,不然我給你一百兩不就行了?」唐玉只為混淆試聽,他才不管到底狗子要銀子幹什麼。

可唐玉歪打正著!

狗子之前相好的一個窯姐,就是要一百五十兩,才肯嫁給他!這是人盡皆知的事情!

唐玉這話一說完,狗子就慌了。

「你,你血口噴人!老大,你相信我,我真的不是那樣的人啊!」

那虯龍大漢,本來就是疑心比較重的人,狗子一慌,他的疑心就更大了!

「狗子,這些年我待你可不薄啊!」

「你要是實在想跟那個婆娘過,跟大哥開口,大哥不是不能幫你啊!可你現在這樣,讓我很難做啊!」

虯龍大漢眼睛一咪,一股戾氣悠然而生!

「老大,你信我啊,我真的沒有私吞!不信你派幾個兄弟來搜我!」狗子雙手舉高,完全不怕搜的樣子。

「好,阿二阿三,你們把狗子搜一搜!」

即刻,從後面走出來兩個高大的漢子,把狗子拖到了裡面的房子裡面。

狗子根本沒有一點抵抗的反應,整個人黯然失神,臉上都是失望。

「兄弟們,宰了今天這個肥羊,大家夜裡翠柳樓走起!」虯龍大漢一聲招呼,眾人都往唐玉三人身邊靠了靠。

前後的兩撥人,已經形成了完全的合圍。

「小子,識相的就把錢都叫出來,不然著兵荒馬亂的,死個把人,我看也是很常見的嘛!」

虯龍大漢兄弟眾多,而且唐玉看著又年輕,絲毫不把唐玉放在眼裡。

「想要錢?」

唐玉伸手入懷,扯出一把銀票,在手裡嘩嘩揉了兩把。

「那就看你們有沒有那個本事來拿了!」唐玉肆意的笑著說道。

而包括那虯龍大漢在內的所有人,看到那一疊銀票,眼睛都亮了!

唐玉也知道,虯龍大漢對於可能存在的一百五十兩,都那麼計較。更別說這麼一沓了,就算都是五十兩的,最少也有一千兩!

「兄弟們,給我上!」

虯龍大漢撕開胸前的衣服,大喝一聲,沖了上去! 「動手!」

於此同時,唐玉也是一聲令下。

這些混子們也都是不務正業多年的人了,個個除了打架鬥毆的本事,沒有別的。

對於動手,虯龍大漢還是有把握的。

他找准了機會,一拳砸在了唐玉的胸口上。

這一招黑虎掏心,他用了很多年。即是拿手絕活,又有極高的成功率。

可這一拳打上去之後,唐玉不僅紋絲不動,反而還朝著他笑了笑。

那笑容的意思好像是在說,「沒吃飯嗎?用點力啊!」

虯龍大漢氣不過,又是一拳。

依舊是毫無反應。

「上!」

虯龍大漢一聲吼,身邊的兩個兄弟朝著唐玉沖了過去。

一拳一個。

打翻在地。

唐玉都不敢用力,生怕直接把人打死。

「你不是想要錢嗎?來拿啊!」

唐玉朝著虯龍大漢挪著步子過去。

反觀小新和楚寒山二人,對上這些無賴混混,也是拳拳到肉,打的非常痛快。

「大哥,硬點子啊!咱們吃不下!」

依舊有人開始呼救。

而虯龍大漢抬頭一看,發現原本自己人多勢眾的弟兄們,個個都倒在了地上。

個個都咿咿呀呀的叫著,完完全全沒有了戰鬥力。

「你你……等著,我叫人來!」虯龍大漢轉頭就要跑!

可卻把小新閃身過去一把抓住!

「哪跑!」

掙扎了幾下,發現這個長相白凈的小子力氣也這麼大之後。虯龍大漢終於意識到了。

「幾位大哥,我也只是手下替人辦事的!那件事情,真的不怪我!」

「求求你們別殺我!要找,你們去找黑龍啊!」

剛剛好像要吃人一般兇惡的大漢,已然變成了一個不停求饒的磕頭蟲。

「小玉,看起來這益陽府,似乎最近有大案發生啊!」

唐玉點頭,卻說道:「不管發生什麼,咱們買馬要緊,多的事情,我們也管不了!」

「要是遇上高手,我們三個可能都要留在這裡。」

楚寒山點頭。

「小新,去裡面把狗子帶出來,我們走!」

等小新到裡面的時候,發現一開始抓狗子進來的那兩個人,早已經不見了蹤影。

而狗子就畏畏縮縮的躲在角落裡。雙手抱著頭,很是恐懼的樣子。

「別打我!別打我!」嘴上還嘟嘟囔囔的說著。

「起來,走,我老師叫你出去!」

狗子抬頭睜眼一看,發現進來的是小新,無法拒絕的情況下。只好懷著忐忑的心情,跟著小新出了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