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怎麼回事?”

“我怎麼感覺呼吸都困難了。”

幾個世家子弟痛苦地握住自己的脖子,說道

“給我滾。”冰雅閣手掌一揮,血氣盪開,掃除了一條通道,隨後她把手中的林翠甩了出去,衝殺了上去

“就你的這些妖術,能傷得了我?今日你就等着懺悔吧。”林旭全力爆發,捏出拳勢,猛地轟了上去

“給我開。”冰雅閣大喝一聲,後背處一縷縷的金光律動而出,宛若淡淡的神華在綻放,籠罩在冰雅閣周身,她的眼神金光充斥,氣息攀升了一大截

“咯咯咯。”三聲清脆的骨裂聲傳來,冰雅閣的身體以腳爲爆發點,做出了一個極爲誇張的動作,全力地殺向前方

她要一擊,擊敗,甚至擊殺林旭

呼嘯的風聲,帶着可怕的威勢,砸在了林旭的拳頭之上

“砰。”兩股可怕的氣息碰撞到了一起,強烈的勁風在房內肆意地席捲着,物品相繼倒塌,巨大的力量令得牆壁都在晃動

兩人的腳下,地板在開始龜裂,一道道的絲網在蔓延

“怎麼可能,竟然能擋下林旭的一擊。”

“這名女子到底是誰。”

底下有人驚歎道,一臉不可置信的神情

“咔。”話還沒說完,一聲清晰的骨頭崩裂聲傳來,林旭的拳頭陡然間炸開,森森的白骨都碎裂成好幾塊了

“啊。”林旭痛苦地慘叫聲,整個手臂都在顫抖着,看向冰雅閣的眼神變得恐懼了起來

“給我死。”冰雅閣大喝一聲,快速地轉換身形,一腳重重地擊在了林旭的頭頂之上

“砰。”林旭被砸落到了樓下,巨大的破壞力直接將地板破開一個大口子

冰雅閣腳尖一點地,雙腿猛地一躬,踩了上去

“噗。”林旭口中噴出了一口鮮血

冰雅閣沒有任何停留,腳掌不斷地重重踩下

林旭的嘴角血液狂飆,他能清晰地聽到到自己的胸骨斷裂的聲音,接連不斷,連內臟都快被踩碎了

“夠了。”一聲略點**地大喝聲傳了過來

冰雅閣循聲望去,那是一個身材臃腫的中年男子,他滿臉怒氣,一步步地逼來

“滾。”冰雅閣不屑地說了一句後,拎起林旭往窗外砸去


“好膽,今日我看誰救得了你。”男子火冒三丈,擡起手掌衝殺過來,要擒住冰雅閣

“給我滾開。”冰雅閣的腿腳之上光芒淡淡浮現,一絲絲光澤繚繞其上,氣息在攀升,風勢漸起,長髮飛舞,眼神中充斥着強烈的殺機

“盪風腿。”

冰雅閣大喝一聲,一腳猛地擊了出去

男子臉色頓時一變,轉變攻勢,一腳後移一步,抵住地面,而後化掌爲拳殺了過去

“砰。”

巨大的力量在炸開,整個閣樓再次晃動,許多嫖客終於不敢在多做停留,紛紛跑了出去

看着有些發抖的手掌,男子的臉上極爲震驚,這個看上去不大的女子竟然能擋住他的攻勢

“你現在還殺不了我。”冰雅閣連退數步,卻是沒多大的事,回頭嘲諷地看了一眼男子,道

隨後她往後一蹬,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躍出了窗外

“哈哈哈。”一陣猖狂的笑聲傳了進來


“該死。”男子趕到了窗邊,卻發現下邊有人接應,速度極快,幾個呼吸間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林家的林旭竟然被人打敗了。”

“我怎麼感覺那個女子有點像上次殺馬廣武的那個女子。”

“應該是,快點,快點把這個消息傳回家族先。”

樓下的客人皆是一臉震驚,特別是那些有看始末的世家子弟更是不敢相信

這個林家的第一天才,大宗門藍劍門數一數二的天才,他們巴結都還來不及,可現在呢?被人三兩下就給打敗了?甚至都要被擊殺了

“嗚嗚。”一處角落內,林旭的嘴巴被堵上了布塊,他拼命地掙扎着,血絲密佈的眼睛瞪得極大,一臉怨毒地看着前面的二人

“這裏應該沒人了。”夢道臣說着,將他嘴裏的不扯了下來

“你們要怎樣才能放過我。”林旭嘶啞着喉嚨說道

“話那麼多幹嘛,現在,我問你一個問題,你就給我答一個問題,不然你連死都是個奢望,我保證。”夢道臣不耐煩地一掌重重地拍在他的臉上,雙眼綠光閃爍,在黑夜中像兩點鬼火,要奪取他的魂魄

林旭疼得哇哇直接,嚇得渾身都在顫抖,連連點頭

“你跟王瀝川什麼關係,還有,你上次給雅閣喂的那個藥哪裏來的?”夢道臣蹲了下來,問道

“我們是同門師兄弟,那個藥也是從他那裏過來的。”

“那你這次針對她們,是不是王瀝川授意的?”

“不是,我那時剛好在旁邊,就過去了。”

“那些殺手呢?是你派的?”冰雅閣看着他問道

“什麼殺手?”林旭一臉疑惑

“好了,你可以去死了。”話音一落,夢道臣一拳猛地砸死了林旭

“呃….”到死林旭都不知道他是被人設計的

“我們也快走,快些出城,等下要是林家反應過來就麻煩了。”夢道臣站了起來,望着城門的方向,說道

有一件事他可以肯定,王瀝川一定有出手針對他們

那麼下一次見面,也就不會客氣了

“好。”冰雅閣點了點頭,隨後,兩人消失在夜色之中 “旭兒竟然被人殺了。”林家的一位長老在得知林旭被殺這個消息後,呆呆地站在了原地,隨後他的牙齒咬得蹦蹦作響,憤怒地咆哮了起來


“是誰,到底是誰,我一定要讓他死。”

狂暴的吼聲帶着滔天的怒意,震得整個院內的花草都在晃動,林家子弟頓時被驚醒了大半

他的眼中殺機滾動,恨不得現在就將兇手碎屍萬斷

以林旭的天賦,只要有足夠的時間,足以讓他們這一脈翻身,甚至在未來都可能左右林家局勢

可是現在呢?竟然死了,他豈能不恨!


“我要全部跟他的死有關的人全部都死。”另一名長老一掌重重地拍在案几之上,眼中怒火在噴涌,恐怖的氣息在震盪而出

“砰。”案几應聲化爲碎片

“有人看到,出手的是一名叫做冰雅閣的女子,原先林旭少爺就跟她有過仇怨。”旁邊的一名黑衣人說道

“王家。”長老緊緊地握住了拳頭,表情陰狠的喃喃自語道

“王家這是要斷了我們的命根子啊,此事我定要上報家主,上王家討個公道,還有那個女子,我要她爲我林家一世,不,世世爲奴。”

“你給我去通知其他的幾位長老。”

“是。”

“林旭竟然死了,還是在大庭廣衆之下被打死的,那兩人竟然有這麼強,以後若是有機會一定要弄死他們,免得夜長夢多。”王瀝川聽到林旭被殺死的消息後,滿眼的不可置信,淡淡的殺機在浮現

“據說當場還有一個武士九重的男子出手,可還是讓他們給跑了。”旁邊的僕人說道

“武士九重嗎?”王瀝川望着黑夜,喃喃自語道

“林家那邊怎麼樣了,有什麼大動作沒?”

“林家正在滿城搜捕着,而且看着架勢,應該還要上王家一趟。”僕人回道

“你去給二長老他們道明事情的經過,這次可不能讓王誠他們就這麼好過了。”王瀝川嘴角翹起了一絲笑意,說道

“是,少爺,師尊那邊傳來消息,讓你儘快拿下孫又玉,他都快等不及了。”僕人說道

“好,我會加快動作的。”王瀝川點了點頭,拳頭緊握

一想起孫又玉這件事情他就惱火,自從王虎的事情過後,孫又玉都沒有搭理過他,似乎是在刻意疏遠他

一定是那個少年跟她說了什麼,不然不會這樣的

半夜時分,王虎突然走入了王誠的書房內

“怎麼?你可是很久都沒來過這裏了。”王誠看了他一眼,調侃着說道

“你應該也收到消息了吧。”王虎找了個地方坐下,說道

“是的,你的那兩個朋友還真狠啊,連武士九重出手,都留不下他們。”

“那是,也不看是誰的朋友。”王虎摸了摸鼻子,說道,這也是他第一次跟他父親這麼說話

“哈哈哈,你這小子,長本事了啊。”王誠聽完大聲地笑了起來


“說吧,有什麼事情?”

“我想出城。”

“想好了嗎?你這樣做,可就是把全部的問題都拋給我了。”王誠眼中劃過一絲的欣賞,反問道

“對,我想了很久,像你說的那樣,即便是搭上整個王家我也要去。”王虎堅定地說道

“好好好,你小子,很好,這纔是像我兒子嘛。”王誠用力地拍着王虎的肩膀,欣慰地說道

“你知道嗎?我有時都在覺得,這個王家少族長的身份太晃眼了,也讓人生出了太多的顧忌,敢像我當年那樣的人,少之又少,可年少不輕狂,就真的沒機會狂了,青雲城總歸是太小了。”

“老爹,我知道,所以我想去。”

“要走就快點走,別還在這裏婆婆媽媽的。”王誠不耐煩地揮了揮手

“哈哈哈,那我走咯。”王虎哈哈一笑後,走出了書房,而後身影一閃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次日一大早,王家的大廳之內,早就擠滿了人

“你們不要太過囂張,這裏可是王家。”王家的一名長老氣得脖子通紅,大吼道

“那又如何,我林家的人就白死了嗎?誰知道這裏面有沒有你們王家的人蔘雜在裏面。”林家這邊同樣大聲地吼道

“就是他們王家害死林旭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