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葉封從那時開始,第一次開口。聲音沙啞,甚至是蒼老,但是卻如同雷音,滾滾的向着那最深處擊打而去。

砰!

咔嚓。

如同光幕碎裂一般,葉封的眼前,所有的東西, 鑽石男神:替身嬌妻來襲

如同宇宙重開一般的景象。

然而,對於這等景象,葉封就宛如沒有見到一般,依舊筆直的站立在那兒,看着前方,眼神銳利。

這種破碎並沒有持續多久,緊隨其後的,有着一些東西,散發着非比尋常的波動,破空而出!

那是一雙佈滿了葉封前方,整個星空的眼眸。

眼眸整體爲灰色的色彩,瞳孔比之常人略大,眼球之中的脈絡如同蒼龍一般,震懾人心。

這雙眼眸顯現在星空中之後,正好是直直的對着葉封。

葉封擡起頭,向着這雙眼眸看去。


眼中的彩色光芒,直直的射入了這雙出現的眼眸之中。

那一刻,一些微小的彩色光芒,似乎是從那撐起了星空一般的眼眸極深處,誕生了!

誕生的那一刻,這雙眼眸,竟然轉動了一下,一些靈氣,出現在這雙冷漠的眼眸之上。

如同天生般的感覺一般,葉封突然踏步向着前方走去。

就如同踏着虛空一般,葉封漸漸的升空而起,慢慢的向着這雙眼眸走近。

等到葉封臨近這雙眼眸之時,正好是處在了眼眸眼球瞳孔中心之處!

葉封眼神中的彩色光芒越發的熾盛,與瞳孔中心深處的那縷彩色光芒遙遙的互相對應起來。

砰。

突然,星空中那碩大的眼眸,化作龐大的虛影,直直的向着葉封激射而來。

丈餘的距離,竟然便是化作了正常的眼眸大小。

隨後,這道虛影直直的映入了葉封的眼睛之中。

隨着這道虛影入眼,葉封突然緩緩的閉上了眼睛,站立在這片星空之中。


而在之前的混沌靈藥,“太極”之處,由白色花朵散發的光芒包裹的球球,突然脫離白色光芒,向着空中升去。

在其升空靜止之後,下方的混沌靈藥“太極”突然晃動了一下,在其根部,出現了一些虛影。

仔細看去,竟然是一條條縮小版的龍。這些龍的顏色各不相同,即便是形狀,也是有些不同。

“嗯?這株靈藥在龍族待了太久,竟然達到這般了嗎?龍族還真是捨得,花費這般數量的龍氣栽培。”葫蘆被這股力量驚醒,有些虛弱的驚疑了一聲。

“這小東西的造化還真是不凡,不過也對,若它真是當年那位,這些東西,本就應該是爲它準備的吧?”葫蘆搖晃着感慨了一下,恢復了沉寂。

丘三娘此刻則是早已不知道該如何形容眼前的所見所景。

從葉封靠近那些靈藥開始,就是不停的和灰色的氣流對打着,各種動作不斷。其中表情何其豐富,更是數次吐血。


諸天文明記 ,都深深的揪着她的心,也調動着她的胃口,實在是不明所以,也是好奇不已。

此刻看到葉封飄在空中,陷入沉寂,一隻可愛呆萌的小東西也升上了空中,呆呆的看着,完全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至於葫蘆,她倒是無法得見了。

從混沌靈藥“太極”中散發出的那些龍影,裹帶着一股股驚人的力量,向着漂浮在空中的球球匯聚而去。

一時間,竟然瀰漫了天空,數量驚人。

這些龍影,每一道都是相當於龍族之人的一道攻擊,低者,也是有着天境的修爲,高者,更是達到了那傳說中的築靈之境。不過,即便是龍族,那種境界的強者,也是不多。

而其中那幾道龐大驚人的龍影,也是屈指可數的漂浮在最前方。散發出陣陣逆天的龍氣波動。

這些龍影將球球團團圍聚,隨着球球額頭的那道印記光芒閃耀,那些龍影竟然唰的一聲,一道道的向着球球的身體,衝擊而去。

隨着龍影的衝擊,球球身上,難得的,出現了靈力波動。

但是這種波動極其細微,一時間,竟然很難看出來球球的修爲,到底是怎麼樣的。

就在陣法之外散發着這等變化之時,此地的龍嘯,終於是令得在陣法之外守護的那些人,感覺到了此事的不凡,紛紛的回到家族之中,通信起來。

這些時間過去,一道道氣息強盛的人影,也是從林中騰躍着身形,出現在了陣法之外。

其中,尤以一撥人的衣服最爲顯眼。

這批人穿着一身金色的衣服,在衣袖之處,繡着數量各不相同,顏色各異的龍形。

在他們的後背處,繡着一個大大的“龍”字。

當這些人出現的時候,場中的所有人,無論修爲,都是臉色劇變,惶恐的齊齊後退了一步。 夜色降臨,半天的時間,流逝而過。

葉封依舊平靜的躺在空中,沒有任何的動靜。反倒是球球,身邊的龍氣已經近乎消失,只餘下幾道尤爲龐大的龍氣。

這幾道龍氣的體積都是已經龐大到了球球的身體大小,而其內蘊含的龍氣波動,更是在鼓動之間,令得這片空間,都是出現了一些裂縫。

顯然,它們所擁有的力量,已經達到了可以撕裂空間的地步。

即,築靈之境!

即便是葫蘆,都是對着這幾道龍氣,有些眼熱,否則之前也不會想着這幾道龍氣多看幾眼。

築靈境的龍族所留的龍氣,對於他來說,已經可以對它有所幫助了。

不過礙於身份,卻是一直都沒有選擇動手,畢竟,這個誘惑,還沒有大到那等程度。

停頓了一會兒,那幾道龍氣,瞬間齊齊的進入了球球的體內。在那一刻,球球體表的亮度,就是達到了巔峯。

而這光芒之中,隱約之間,可以看到,球球的身體,似乎是發生了一些變化,這個變化,極其的驚人。

就在這個變化開始的時候,一直飄在空中靜止不動的葉封,突然睜開了眼睛。

或許是錯覺,在葉封睜開眼睛的那一刻,其眸子所看之處的虛空,都是似乎破裂了一般,威勢滔天。

睜開眼睛,葉封看着面前的景象,突然有種疑在夢中的感覺。沒有多想,很快的就是適應過來,葉封突然一個躍身而起,落在了地上。

全身的傷勢在葉封甦醒的這一刻,那些傷口,突然開始了流血,之前靜止的那一切,都在這一刻,重新開始。

葉封眼眸也是呈現着在那星空之中的龐大眸子一樣,陣陣的灰色氣流,極其細微,在他的眼眸之中,如同游龍一般,不停的遊走着。

重生空間:王牌辣妻別惹火

就在葉封落地的那一刻,葉封福至心靈的向着一旁的兩朵花朵看去。

眼眸之中,那些灰色的氣流,在葉封看見混沌靈藥“太極”,將太極映入眼簾之時,突然的狂暴了。

隱約間,葉封竟然感覺到了一種憤怒的情緒,似乎……是對之前這兩朵花散發的氣息擊潰了葉封身旁的灰色氣流,所造成的怨氣一般。

那些如同游龍一般在葉封眼眸之中游走的灰色氣流,突然散發出陣陣奇異的氣息,這些氣息突然的接引向了“太極”這株混沌靈藥。

隨後,驚恐一幕就是出現在了眼前。

那一瞬間,“太極”這株一直霸道,威勢十足的靈藥,竟然如同害怕了一怕,花朵向內收縮了一下,連帶着那些根枝,也是晃動了幾下。

葉封邁步上前,伸出手指,輕輕的靠在了花朵之上。兩隻手臂,分別接觸一朵,呈現手臂張開的姿態。

這一刻,葉封眼神陡變。

“道眸,開!”,葉封心中暴喝一聲。

隨後,葉封眼眸中的那些灰色氣流,如同接到了指令一般,蹭蹭的向着葉封雙眼的瞳孔之中游去。

當那些灰色的氣流如同蒼龍劃過天空,全部衝入葉封的瞳孔之中的時候,葉封的瞳孔已經全部變成了灰色。

那一刻,葉封之前煉體築基,衆神葬地和球球簽訂契約之時出現的那雙眼眸,再一次的,出現在了面前。

只不過,這次和之前的幾次,都是有所不同。

這一次,葉封是主動的開了道眸,而不像之前,都是被刺激所致。

當道眸出現的時候,葉封身上瞬間就是有着一種道的氣息瀰漫而開,但是可惜的是,這些氣息,葉封並不能運用,他對於道的領悟,太弱了。

若不是因爲他之前劈着斧頭,在意外之中,劈出那一式“混沌天成,道之初始”的斧法之時,葉封甚至連道,都從未接觸過。

而後來,葉封對於舞天七式的開創,運用,領悟,這一式與神通截然相反的招式。也是將葉封帶入了道的殿堂,只不過,葉封此刻並沒有發現而已。

或許是因爲葉封的境界還低,葫蘆也是從未對葉封提過此事。

畢竟,道這種東西,太過玄奧,實非常人所能領悟,甚至是接觸,都會十分困難。

然而,當道眸自身激發而出這些道的氣息之時,就如同,一個正在學習某一樣東西的人,突然有人將最終的結果,擺在了他的面前。

或許依舊還是不太理解,或許依舊還是很艱難。


但是,卻是多出了一個機會。

這個機會,是常人渴求一生,也得不到的東西。


而且,這必將會葉封指出一個方向,這個方向,將成爲葉封踏入道之殿堂的最好引路人,最好的基礎。

日後,只要能夠順着這個方向走下去,或許,成功就在眼前。

這一點,從之前那些道的氣息出現,葫蘆就是閃現在葉封的腰間,神情激動,葫蘆本身晃動不已,就是可以看出。

這種直接接觸大道氣息的機會,珍貴無比。

葉封此刻卻並沒有在意這些,他將眸子投向自己面前的兩朵花朵。眼神之中泛起一絲火熱。

吸收了它們,他一直沒有修煉的煉魂功法,終於是可以開始了。

而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煉魂境界上去之後,那墨臺傳授給他的,令他早已迫不及待的“融合”。

墨臺當初憑藉着融合,靠着天境初期的三種力量,就是和龍家族主,龍震,打的旗鼓相當。

雖然有着那道身影並不是龍震全部力量的原因,但是卻也幾乎相近,這等力量,實在是驚人無比。

讓葉封怎能不眼熱。

何況,這是墨臺託付給他的東西,墨臺寄予了厚望,就算沒有這些好處,就算再艱難,葉封也會選擇去做,去完成他,讓墨臺得以聊慰。

頭腦之中一時之間閃過各種紛雜的念頭,葉封整理了一下這些思緒,開始專注於自己面前的混沌靈藥。

畢竟,這一切,都還得依靠它們。

葉封眼中的灰色氣流突然自瞳孔之中映射出道道虛影,這些虛影拍打在混沌靈藥“太極”的身上。

隨後,那些虛影竟然又是化爲道道的灰色氣流,重新的向着葉封的瞳孔之中衝去。

一切看似都好像沒有發生任何的變化一般。

但是葉封卻是感覺到,自己接觸到的兩朵顏色迥異的花朵,光澤似乎是暗淡了一些,缺失了一些靈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