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蘇軍強開口了,不悅地大喝,聲如雷震:“都閉嘴,一羣沒用的東西,一天吵吵吵,蘇家的臉給你們丟盡。”

緊接着對蘇若雅吼道:“你是怎麼當人家的媳婦的?三年時間,我沒過問也知道,你就沒把他當丈夫是吧,你是總裁,尾巴翹上天了,了不起,人家配不上你是吧?”

一連串帶着怒火的質問,令蘇若雅腦袋一片空白。

蘇軍強威嚴的目光一瞪,朝蘇軍貴沉聲道:“老二,不得不說,你這把歲數都活到狗身上了,請你搞清楚,他是我蘇軍強欽點的寶貴女婿,你們憑什麼看不起他,還想對他動手是吧?如果不是看在兄弟的分上,我真的想狠狠抽你幾大耳刮子。”

前一秒還囂張得意的蘇軍貴傻了,徹徹底底的傻了,他無比尊敬的大哥,居然要扇他耳光,就爲了這個廢物的女婿。

蘇家的人更是一個個瞪大雙眼,家主他怎麼回事?不該是立刻弄死這個上門女婿嗎?怎麼還教訓自家人了? 蘇家所有人大氣不敢出,蘇軍強一擺手杖,語氣森寒道:“林絕是我蘇家的第一女婿,我大女兒的無上良配,不是你們能風言風語的,給我記好了,林絕在我們蘇家,該有的東西,一樣都不能少,你們和他比,啥都不是。”

“現在,給我滾回去。”蘇軍強不耐地大喝,蘇家人一個個面色發抖,紛紛離開,看向林絕時,眼裏全是震驚和不可思議。

今天發生的事,超出了他們的預料和了解。

直到外人都走光後,蘇軍強神態浮現疲勞,朝林絕道:“臭小子,你也是個不讓人省心的,過來我有話給你說。”

林絕臉色很不爽,不情不願地上前。

這一舉動又讓讓蘇家姐妹咬牙切齒,什麼態度嘛?老丈人叫你呢,還一副委屈巴巴的樣子。

蘇軍強臉色複雜地望着林絕,有些愧疚道:“修爲恢復了吧,這三年,受苦了。”

提起這三年,林絕就氣不打一出來,眼睛赤紅如血,吼了起來:“特馬的,你們這些高高在上的,一句受苦了就行?老子到現在還沒完全恢復過來呢。當年的事,你必須給我交代清楚,爲什麼老混蛋要封我丹田?”

蘇軍強長嘆道:“首領做的一切都是爲了你好,林絕,你是組織最優秀的年輕人,你的成長太過耀眼了,引來了祕修會裏很多勢力強橫的存在關注,槍打出頭鳥,如果任由你暴風雨般繼續崛起,後果不堪設想。我們不想看到你隕落,就只能把你雪藏。”

“靠……”林絕依然很窩火,但也知道老蘇的話是對的,他當時太狂了,仗着一身實力,得罪了好些個大家族,大勢力。

“我要走了,經過這次事件,相信你會比以前成長得更快,期待你的回來。”蘇俊強調轉輪椅,拍了下林絕的身體,靠過來暗罵道:“小子,以後在女兒面前,給我留點面子,你特麼沒大沒小的,老子好歹是你老丈人吧。”

林絕撇嘴,但也沒反駁。

蘇俊強得意地笑起來,要是擱在以前,這小子三句話不對頭,拳頭就招呼上來了,看來這三年還是有作用的。

蘇軍強乃是重要人物,自然不能爲小事耽擱。

原本吵鬧的庭院中,就只剩林絕和蘇家姐妹。

蘇若兮驕橫地看着林絕道:“快說,你是不是給我爸爸吃**了,他爲什麼爲了你,要罵姐姐,還罵二叔,難道不該是打斷你的腿嗎?”

林絕一把糾住小姨子嬰兒肥的臉蛋,搓揉兩下,壞笑道:“因爲你姐夫很牛,非常的牛,所以你爸爸要尊敬我,懂了吧。”

“疼疼疼,死林絕,你快鬆開,你弄疼我了,嗚嗚,你那裏來的狗膽?放開本小姐。”蘇若兮叫苦不迭,差點淚珠子都要出來了。

林絕鬆手,不懷好意道:“這次是教訓,看在你這些年懂得叫姐夫的份上,如果以後還沒大沒小,在我面前放肆,我就打爛你屁股。”

蘇若兮張牙舞爪,就想上前拼命,只是半邊肥嘟嘟的臉頰還疼着呢,只得惡狠狠地哼道:“你給我等着,我不會放過你的,嗚嗚,你這個壞蛋。”

林絕聳肩,一副你能拿我怎樣的欠揍表情。

蘇若雅不像妹妹一樣天真,眼神複雜看了一會林絕,這纔有些澀聲道:“林絕,你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三年來,你表現得一直都很平凡,爲什麼一夕之間,就變得如此令人難以捉摸。還有,你和爸爸,到底是什麼關係?”

林絕露出白亮的牙齒,燦爛一笑:“我說是兄弟朋友關係?你信嗎?”

蘇若雅氣得咬牙切齒,這人沒救了,和自己的老丈人稱兄道弟,神經病吧。

“老婆,賽喲啦啦。”

林絕不想過多解釋和蘇軍強的關係,瀟灑地揮手,就想走人。

蘇若雅雖然漂亮,但得不到手,入不了口的寶貝,等於沒用。

“你給我站住。”蘇若雅上前兩步,恢復清冷的態度。

“怎麼了?捨不得我走?”林絕笑眯眯地湊過去。

蘇若雅強忍着厭煩,道:“既然你現在有出息了,就不能再像以前一樣閒着了,我一個女人支撐蘇氏,心有餘力不足,你來幫幫忙。”


林絕抓抓頭,好歹也是一家人,他還真捨不得自己的女人如此辛苦,罷手道:“行,那我這個得力干將,就強勢入駐蘇氏,來幫幫你吧。”

蘇若雅翻着白眼,這傢伙真臭美。

“你和我一同去集團吧,我先讓你熟悉一下。”

蘇若雅是工作狂,駕駛着她的粉色瑪莎拉蒂總裁,就要叫林絕上車。

林絕道:“我在金色之夜酒吧上班呢,你先送我過去打聲招呼。”

蘇若雅臉色古怪,但沒說什麼。

非常吸引眼球的粉色瑪莎停在金色之夜門前,看門的保安立刻小跑過來,拉開了車門:“蘇總,歡迎您的光臨。”

看着小保安那興奮樣,林絕愕然,怎麼感覺被演了。

蘇若雅忍住笑,一貫的清冷道:“金色之夜是我的產業。”

“……”林絕。

林絕無語,敢情還是給老婆大人打工呢。

很快上頭老總降臨的消息就傳到總經理趙雅那邊,趙雅立刻帶人趕過來。

見到蘇若雅身邊的林絕,趙雅驚呆了,這傢伙怎麼和蘇總還勾勾搭搭的了?

李志明瞥了一眼林絕,得意陰笑,立刻朝蘇若雅道:“蘇總,就是你這身邊的小子,剛成爲我們酒吧的保安隊長,就擅離職守,一點不負責任,我想開了他,趙經理還不讓。”

李志明心頭那個爽啊,蘇總的脾氣是不容許犯錯的,趙雅和這小子沆瀣一氣,都給我乖乖走人吧,以後金色之夜,我最大。

蘇若雅皺眉問林絕:“他說的是真的嗎?”

林絕搖頭道:“假的。”

“你特麼……”李志明聞言差點爆粗口,怎麼是假的了?酒吧十幾號人都知道了。

然而,更令李志明不敢相信的是,蘇若雅直接開口道:“以後金色之夜就交給林絕管理了,他就是你們的上司,你們的事,自己處理。”

林絕那叫一個舒爽啊,不愧是自家老婆,這般財大氣粗,朝呆若木雞的李志明笑道:“李副經理,我覺得你能力不足以勝任現在的職務,還是回家種地吧。”

“爲什麼?”丟了活命的飯碗,李志明叫屈起來。

這也是其他人的想法,蘇總爲啥要給林絕這個權利啊,爲什麼?

林絕將所有人的疑問都收在眼裏,整理了下新換上的西裝,很欠扁的道:“因爲我是你們老總的老公。”

彷彿捱了哈雷彗星猛烈一撞,李志明神經錯亂,這世道怎麼了?這個天殺的,居然是老總的老公?

趙雅也是瞪大着雙眸,不可思議地望向蘇若雅。 蘇若雅絕美的臉頰緋紅,淡淡地嗯了一聲。

雖然討厭林絕,但事實就是事實,她還不至於不敢承認。


趙雅整個人都不好了,昨晚他居然和總裁的男人同居了?

幸虧沒發生什麼,不然今天非得出事。

“哈哈,太爽了,沒想到我這總裁老婆的影響力這麼厲害。”

沾了蘇若雅的光,林絕很享受酒吧一羣人對自己的羨慕嫉妒眼神。

“趙雅小姐,鑑於你工作出色,人又美麗,還能幹,金色之夜,就交給你一個人來打理吧。”

林絕新官上任,當然要顯示下威風,趕走李志明後,趙雅就是他的掌上獨寵寶貝了。

趙雅開心得臉龐漲紅,看了一眼蘇若雅,見後者沒說什麼,這纔對着林絕甜甜一笑:“謝謝林總的提攜。”

林絕朝她擠了擠眼,調戲美麗的女下屬,這纔是他該乾的事。

隨後林絕就和蘇若雅駕車來到市中心的蘇氏大廈。

路途中,蘇若雅若有若無的問道:“你和那位趙小姐,似乎關係很不錯。”

林絕笑道:“是個好女孩,昨晚我無家可歸,就是去的她家。”

感受到蘇若雅如欲噴火的視線,林絕趕緊又道:“相信我,什麼都沒發生。”

“哼,鬼才信你。”蘇若雅冷哼。

林絕也不多作解釋,這種事,越辯越黑,本來他就沒做什麼嘛。

搭乘電梯來到大廈辦公層,蘇若雅拍了下手,將員工們注意力吸引過來後,介紹道:“這位是新來的林絕,他就在服務部幹活,小徐,你帶一下他。”

三言兩語說完,蘇若雅踩着高跟鞋,徑直走入辦公室,就沒管林絕了。

“居然是底層小員工,還以爲至少是個部長之類的管理層,看來是瞧不起我的業務能力啊。”林絕也知道蘇若雅的心思,不過是讓他過來做事,就沒期望他能真的幫上忙。

小徐是個二十出頭的小夥子,爽利地朝林絕伸出手:“我叫徐林,歡迎你。”


林絕對這小夥的觀感不錯,笑道:“你好。”

徐林神祕地朝林絕打聽道:“林絕,你和總裁什麼關係?直接就空降過來了。”

“我是她的……嗯,遠房親戚。”林絕覺得沒必要把兩人關係說出來,怕對蘇若雅的影響不好。

徐林一臉傾慕道:“真羨慕你,能和總裁走那麼近,真不知道要什麼樣的人,才配得上我們的蘇總。”

林絕暗笑,心想不就在你面前嗎。

“你們兩人怎麼回事,上班時間,嘮嗑是吧,獎金不想要了?”

一個西裝眼鏡男從辦公室走出來,黑着臉吼道。

徐林趕緊陪笑道:“對不起,張部長,我就是和新同事講講規矩。”

林絕皺眉,感受到了這眼鏡男濃濃的敵意。

張部長看了眼林絕,似笑非笑道:“怎麼,看你一臉不服的樣子?是不是覺得,你是總裁帶過來的,就尾巴翹上天了?”

林絕有些厭煩地看着張部長,淡淡道:“只會以職位來壓人,裝腔作勢,我當然不服。”

“喲呵,你一個新人,夠狂啊。”張部長啪一下把手上的文件夾拍在林絕面前,冷笑道:“你這樣的人我見多了,無非就是譁衆取寵,博蘇若雅的關注,這樣吧,這件案子,你要是能給我解決了,我這部長的位置,你來做。”

林絕沒說話,他不想剛來就太張揚,不利於他的最初想法,就是在暗中協助蘇若雅。

張濤越加堅信他就是個軟蛋,冷哼道:“沒用的東西,拽個球。”

“好,這案子我接了。”林絕一把將文件夾拿過來,對付這種人,就必須強勢鎮壓,回以冷笑道:“如果我解決,你的位置是我的,而且你必須給我走人。”

“好。”張濤臉色漲紅,這新來的刺頭,居然真的敢接手,等死吧。

等張濤離開後,徐林拍了一下林絕肩膀,嘆息道:“老弟,你中了這張狐狸的計了,這案子哪有那麼容易解決,可以說,就算是蘇總親自去,都不一定搞定。”

“我知道張部長在激我,不過沒關係。”林絕聳肩,雲淡風輕的樣子。打開文件夾,來了些興趣,“我倒要看看什麼案子,連總裁都不能搞定。”

等林絕看完,徐林道:“難搞吧?哎,真不知你怎麼想的,既然看出來是激將法,還要答應。”

林絕把文件夾往桌上一扔,淡淡道:“我還以爲是上刀山下火海呢,不就是收錢嗎?”

按文件上說的,一個工地欠了蘇氏的錢,數額不小,已經超期了許久,但錢一直都要不回來,那工地的老總推三阻四,還養着一羣打手,這邊都不敢去要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