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芙蕾才重新面對科爾德,然後說:“奧貝斯蒂對於達克的女兒可是耿耿於懷,所以若是阻止他前往,恐怕會有怨氣,科爾德,你暗中去人類世界一趟吧,幫我隨時監控那邊的動向,必要時刻,自己出手。”

科爾德依舊面無表情,他似乎料到了芙蕾的意圖,他只是行禮,滿意地離開了落日城。

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登錄一起看文學網,支持正版文學 出了考場,徐飛看了看天。天空還是那麼藍,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的陰霾。

“等一下,耗子!”看到秦書從自己面前飄過,徐飛一把揪住了他。有關煉獄的任何事情,徐飛都沒有從秦書那裏打聽到過,這是出自於達克的吩咐,徐飛也不知道是爲什麼。

“耗子,考試考完了,趕快把煉獄的狀況細細道來。”徐飛堅定的對秦書說。

“徐飛,你揪着我也沒用,達克已經吩咐了,考試後去徐家集合,到時候你自然就知道了。”秦書對於達克告誡暫時不可以告誡徐飛的東西諱莫如深。

說話間,徐飛的手機響了,是達克從家裏打來的。

“菲利,考試考完了?”達克用冷靜地聲音詢問。

“是的,父親。”

“感覺怎麼樣?”這個問題除了聲調依然冷漠之外,讓徐飛感覺好像真是關心自己的父親那般。

“基本算是正常吧。”徐飛對於這樣的問題反倒有些不習慣了。

“很好,讓秦書,還有你的獵人朋友文森一起回家一趟。”達克馬上切入了正題。

“現在?”

“是的,就是現在,有關煉獄的事情,我想差不多是該和你說的時候了。”達克的語句依舊不容懷疑。

“好的,這就回來。”徐飛順下氣,掛掉電話,召集了文森和秦書,三人一輛魂力車向家駛去。

一路上,三個人都無心搭訕,因爲大家都感覺到可能危機即將到來。說得嚴重一點,也許人類的世界正面臨着前所未有的浩劫。

停下車,開進徐家,徐飛在前,秦書居中,文森在後,三個人就以這樣的順利進入了徐家。

達克正坐在客廳裏閉目養神,他聽聞徐飛等人回來,這才緩緩張開眼睛看着他們。


“都坐吧。”達克指了指沙發,四個人圍着沙發的茶几坐了一圈。

“都是自己人,不拐彎抹角了。”達克出人意料的率先切入正題,“煉獄的威脅已經迫在眉睫,文森,這次叫你來,我想你多少能猜到我的意圖。”

文森琢磨了一下,他知道達克喜歡先發制人控制話題,於是他很快調整了話語道:“作爲人類獵人世家,文家是肯定會強力迴應煉獄的入侵的。”

“文森,你覺得這一年來,我達克一族有沒有幹任何一件危害人類的事情?”達克繼續試探性地問。

“若是你們幹了,我和徐飛也不會成爲朋友了,我也不會試圖與你合作了,不是嘛?”文森大氣而又留有餘地地回答。

“不錯,你這個孩子我喜歡,幹練而又直接。”達克今天的語調偏向柔和,“其實這幾天,我已經找到了獸族流亡在人類世界的幾個頭腦人物,我和他們達成了共識,一起抗擊煉獄。”

聽到達克這麼一說,徐飛才知道原來達克前一段時間總是忙忙碌碌的真正原因。

“父親,我們幹掉了福克斯,又殺死了蝙蝠王,你又是怎麼才能說服那些流亡獸人們接受我們的呢?”徐飛覺得不可思議地問。


“只要有共同的利益或者一致的危險,那合作就顯得順理成章了。”達克冷靜地回答。

“達克殿下,你下面是不是要和我說,文家是不是能牽頭聯合四大獵人家族,共同抗擊煉獄呢?”文森果然地洞察了達克的意圖,徐飛也和文森對了一個眼神,示意他的想法絕對沒錯。

“沒錯,這就是我找你來的目的。”達克雖然意圖被揭穿,但是卻沒有絲毫的異樣,“人類世界面臨滅頂之災,我想,獵人家族也不會就想着置身事外吧?”

文森看出了達克所能擁有的籌碼,其實若是能利用那些獸人來抗擊煉獄,確實是一個最好的辦法,但是這件事情,文森做不到,若是達克能做到,那這聯合,就有了價值。

“恕我直言,這件事情,我也有所耳聞,煉獄會大軍壓境,應該是衝着你煉獄之王達克而來的吧?”文森慢慢地開始擡高他的籌碼。

達克摘下了眼鏡,看着文森,認真地說:“你覺得,煉獄真得就僅僅想殺死我達克嘛?我只是他們的一個幌子,臨海市也只是他們的第一站。”

達克指了指世界地圖,做了一個輻射的姿勢。

徐飛當然知道達克多少帶有一些虛張聲勢的意味在裏面,但是誰也不能保證煉獄在攻佔臨海市之後就肯定收手,萬一真如達克所說,臨海只是惡魔們的第一站,那該如何處理?

文森始終保持着微笑,他掌握的情報比達克認爲他掌握的情報要多得多,當然,這歸結于徐飛這個無間道。

“達克大人,我個人是肯定會去阻擊煉獄突擊的,但是其他四大家族,光憑我文森這張嘴,以及現在的情勢,或許很難說動他們來到臨海市幫忙。”文森自覺地退了一步後說。

達克笑了起來,他走到了地圖的前面,對着文森說:“我明天會去一趟非洲以及亞馬遜,那邊是獸人和你們人類的敗類獵人研發獸血的地方,我的目標,就是拿到那些獸血。”

這無疑是一個重磅**,連文森都沒有摸清楚的底細,難道達克那麼輕易就能掌握?

“我聯絡到了那些獸人,那這個東西就不是難事。如果我拿獸血作爲讓四大家族幫忙的資本,你看怎麼樣?”達克提出了交換條件。

“可是,那樣你不是得罪那些獸人了?”文森有所顧忌地說。

達克離開了地圖,回到了座位上,看着文森認真地說:“你畢竟從沒有接觸過煉獄的人和事,你的年紀也小,閱歷有限。獸人,本就是一個極端不團結的種羣,他們內部分門別派,互相對立。所以,既然我說了這樣的話,那就絕對不會因爲這件事情,讓我和獸人之間的合作產生裂痕,要知道,現在首要去做的,就是一致對外。”

達克已經爲這次談判準備了豐厚的籌碼,他做事一向仔細,這次更是牢牢拿捏住了談判的話柄權。徐飛和文森都知道,若是不答應達克的話,達克很可能就把那些獸血歸爲己用了,這樣的話,人類世界受到的衝擊無疑將更爲巨大。

“看起來,無論從形勢上還是籌碼上,我都沒有拒絕的必要了。”文森笑着說。

“聰明孩子,你的前途不可限量。”達克也滿意地坐了下來,兩方算是達成了共識。

“菲利,明天,我就和露比啓程去非洲,芮恩現在的情況並不穩定,你要多照顧一些。”達克突然轉頭對徐飛關切地說。

“芮恩她怎麼了?”達克暫時離開和芮恩狀態不佳對於徐飛來說是個不錯的好消息。

“融合上出了點麻煩。”達克回答,“這個東西,別人幫不上她,所以,還得看他自己。你多注意他的情緒就好了。”

達克點到爲止,徐飛知道這是因爲秦書和文森都在場的關係。

“是的,父親,我知道了。你要多久回來?”徐飛裝得關切地問。


“具體的時間還不知道,但是起碼要個把月,也不知道是不是趕得及煉獄入侵,不過就算他們來了,也未必能找到我們,所以時間對我們來說還是可以有緩衝的餘地的。獸族的人估計也很快就會向臨海聚攏。”

達克一邊說,一邊看了看文森,繼續說:“人類靈異界的人和別和獸人們先發生衝突了,這可是很麻煩的事情,你可要多關照關照。”

達克似乎什麼都知道,任何的事情對瞞不過他的眼睛似的。

文森也知道獸人開始涌入臨海對於臨海的威脅,但是既然他們受制於達克,那文森也就可以就這一點做些文章。

“達克大人,只要你能約束那些獸族不惹是生非,那我想我也能讓獵人界的人先剋制的。”文森有地放肆地回答。

“放心吧,我早就關照過他們了。”達克先知先覺地說,“文森,徐飛惡魔和獵人之間的第一次合作,能順利愉快。”

文森和徐飛都看了一眼達克,不知道用什麼言語來評價達克的行動速率。

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登錄一起看文學網,支持正版文學 第二天,達克向芮恩和徐飛吩咐了幾句後,就帶着露比開始了環球旅行。

芮恩最近的狀態確實是難以把握,她以往的那種張揚已經蕩然無存了,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種沉默的內斂。每天就是悶在家了看電視和修行,幾乎不幹別的什麼事情。

達克的離開讓徐飛看到一個機會,若是隻有芮恩一個惡魔,以現在徐飛現在的實力,加上文森,劉興等人,應該有機會打倒芮恩。

徐飛正在猶豫的就是現在究竟是不是一個最佳時機。若是現在對芮恩下手,可能遇到的風險和危機也是十分巨大的。首先煉獄入侵在即,失去了芮恩不僅僅只是失去了一個重要的助力那麼簡單,這其中還包含了達克回來後怎麼糊弄過去以及如何保全更多的人這個問題在裏面。

徐飛現在對於芮恩的態度,就是牽一髮而動全身,是戰還是等待,就看徐飛的一念之間了。

連續兩天,徐飛都在盤算計劃,他現在不得不做到精細,不然可能把這接近一年的堅忍全部付諸東流。

“嘿,菲利,出去走走吧。”芮恩看着在客廳了煩悶的徐飛,突然提出了一個建議。

“啊,去哪?”徐飛突然被芮恩從沉思中喚醒。

“隨便,我就是想走走而已。”芮恩再次展現了現在一反常態的狀態。

徐飛沒有拒絕,能更多的和芮恩接觸,對於徐飛了解芮恩現在的狀態也沒有壞處。

夏天已經到來,溫度也已經在三十度左右徘徊了,不過初夏還時不時會飄着一些小雨,倒也不會讓人感覺到悶熱。

徐飛陪着芮恩,在半陰不晴的天氣下漫步了起來。

“芮恩,最近你似乎總是怪怪的。”見到一路上芮恩都沉默不語,徐飛開始牽引話題。

“菲利,不知道爲什麼,越是融合這個意志,我就越不想融合。”芮恩皺着眉頭說。

“爲什麼?這似乎沒有道理啊。”徐飛裝着什麼都不瞭解地說。

“我也摸不清緣由,我感覺我自己在抗拒,我不想變成這樣,我越來越想覺得我就是羅盈,而不是芮恩。我不想打打殺殺,也不再有爭強好勝的心了,和原來的我完全相反。”芮恩一股腦說了一長串。

徐飛沒有接話,但是他知道,芮恩所擔心的這些意志都是姐姐羅盈的本來意志,這些訊息對於徐飛來說,並不是壞消息。

“那你準備怎麼辦?”徐飛覺得現在最關鍵的是洞察對方的意圖。

“菲利,其實我也不……”

也許芮恩想說的是她也不知道,但是她話沒有說完,突然停住了。不止是嘴巴,連芮恩的腳步也跟着停住了,她似乎洞察到了什麼,徐飛能感覺到他正在集中精力思索。

“菲利,來了。”芮恩用沒有主語的句子和徐飛搭話。

“什麼,來了?”徐飛雖然預感到了芮恩的意思,但是還是儘量確認一下。

“煉獄的人,很多,我能感覺到很多。”芮恩突然低沉下來說。

徐飛環顧四周,根本就沒有看到任何有異常的情況發生,芮恩是如何感覺到所謂的“來了”呢?

“菲利,我能感覺到陽光中佈滿了魂力,這是惡魔穿越進入人界時的無形魂力場,他們肯定已經來了。”芮恩還在繼續和徐飛說。

“有多少?”無論從什麼情況來看,這都不是一個好消息。

“我不知道,但是那麼大的魂力場,可能至少四五十人。”芮恩悠悠地回答。

四五十個惡魔,徐飛不知道這究竟意味着什麼,是僅僅是先頭部隊,即將有更多的人登陸還是就這些人。

“趕快先回家去吧。”徐飛拉着芮恩的手,返回了徐家的別墅。

一進家門,芮恩就迫不及待地開始繼續融合自己的意志。徐飛沒有辦法阻止她,但是這種事情越是急躁,越是難以取得效果。

“爲什麼,爲什麼每到這一步,我就沒有辦法向前呢?難道我真得不忍心讓這個女人的意志毀滅嘛?”芮恩魂力在運行了一個周天後,突然顫抖了一下說。

話才說完,芮恩的顫抖突然延續到了全身上下,他渾身的肌肉都在抽搐,就好像是得了羊角風一般。

“芮恩,姐姐,你沒事吧!”徐飛更關心的是姐姐的身體。

“徐飛,我沒事,你不用擔心。”抽搐感在瞬間停止,芮恩突然張開手緊緊地抱住了徐飛。

徐飛很享受姐姐的擁抱,但是在反應了3秒鐘之後,徐飛突然發現剛纔芮恩叫自己的名字是徐飛。

“芮……芮恩,你剛纔叫我什麼?”徐飛推開了芮恩後說。


“我是羅盈,我不是惡魔芮恩,我是你的姐姐!”芮恩突然用了一種尋常不會用的聲調對徐飛說。

“姐姐……”徐飛心中雖然很開心,但是她卻也提防着是不是芮恩在試探自己。

“徐飛,我能用的時間不多,你聽好了。”羅盈的感覺越發濃烈,“不要去顧慮我們的身體了,以那些惡魔的實力,我們只要能打敗他們就已經是不容易了,太多牽絆可能只會束手束腳,徐飛,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

話還只有半句,那種渾身抽搐的感覺再度傳來,徐飛緊緊握住姐姐的身體,他不知道用什麼辦法才能留住姐姐的意志。

抽搐過後,芮恩的意志似乎又回到了身體中,從她的表情上,徐飛感覺芮恩現在十分的疲憊,她搭拉着腦袋對徐飛說:“菲利,剛纔……是不是……反噬過了?”

看到芮恩迷茫的表情,徐飛定了一下神,然後回答:“是的,輕度的反噬,你太急了,芮恩。”

“菲利,你現在已經比姐姐成熟了啊。”芮恩好像一團泥一樣攤在了徐飛的身上,“菲利,其實我也在害怕。”

“害怕?”徐飛不知道芮恩也會有害怕的感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