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之後,他就算能夠活著回到狼族,也會受到責罰的,甚至被狼族元首殺了,以儆效尤啊!」

亞特贊同的點頭,在修鍊者的世界中,越到後面,一點點的實力差距,便會越發的明顯。

在修鍊者在開始的階段,也許實力上的一階之差,還有可能因為雙方心志、忍耐等拉平反殺。

可到了公爵與親王級的這種實力,一階的差距已經完全不是尋常的心志和忍耐能夠抹平的,沒有特殊的奇遇,越階反殺不過是笑話。

所以對於亞爾梓的話,亞特也認為葉天將消息傳播出去,從而打算渾水摸魚的打算,根本就是自以為是的傻逼之舉。

另一邊,太上忘情宗,鬼殤婆婆顯然也知道了這個消息,目光陰沉,冷道:「這個馮德什麼意思?

昨天還來找我商量狼族與太上忘情宗聯手一事,如今卻突然把消息給傳播出去了,搞得人盡皆知?

簡直是太過突然了!他這樣做是出了什麼情況?不打算和我聯手了嗎?還是狼族突然有什麼新的主意?

可目前情報顯示,各大勢力的頂尖高手除了血族等少數例外,其他的都還沒到齊,狼族的也一樣。

不過現在通信發達,並不需要那些頂尖高手到達,就能夠直接發布命令,倒也不是沒有這個可能。狼族是打算攪渾水,從中獲利嗎?」

自言自語了一番,仍舊有一個問題是鬼殤婆婆想不通的。

「可馮德散播這個消息的時候,說是那個葉先生告訴他的,這可就是一個疑點,那馮德那是西牛賀州的黑暗生物,是怎麼認識這個一向孤家寡人的葉先生的?

之前那個葉先生跟東方極等人交戰的視頻,我之前也看過,原以為是哪個不世出的高人,或者某個頂尖修真門派的傳人出世,可不想居然是那天我在雲昭寺外遇見過的那小子!

之前遇到的時候,這少年的實力便已非凡,達到了練氣六層的境界,在同齡人中已算天資卓著了!可不想,這才多久的時間,他居然成長到了練氣八層的地步,著實是駭人聽聞。

而今可是末法時代,他又處於這凡塵之中,居然能有如此迅速的修鍊速度,著實是千古奇才,要是在洞天福地中,恐怕早已經築基了吧?

只可惜,這少年著實不該趟這渾水,這神之啟示錄是關如何於這凡塵中築基的關鍵,是天下無數沒有洞天福地的強者苦苦追求之物,遠不是他能插手的啊!」

「更何況我原本打算將他留著,讓何雨欣在實力提升上來后,再親手將他殺了,寄於情而斬斷情,方能徹底練成這太上斬情訣,從此心無掛礙!

可如今看來,我有必要在神之啟示錄出世之日,帶著何雨欣一起前去,讓她看著這個葉先生被殺。

雖然遠不如他親手殺了這個葉先生,也能讓她一瞬間極為痛心,將對這個葉先生的情念徹底爆發。

只要能抗得過去,那麼自然會實力大漲,如果抗不過去,說明她斬不斷情絲,死了也就死了,也就沒有必要可惜。」

……

這時候,遠在西牛賀州的神聖羅馬的國都,基教號稱神與人相合的總部教堂中,一個金髮的絕美男子正跪坐於神像之前,似在禱告著什麼。

這人不是別人,仍是基教的教皇,當今神聖羅馬的執政官莎洛斯,擁有相當於鍊氣九層的實力。 此時此刻,這個集神權和王權於一身的莎洛斯,似乎在等著什麼人到來。

不一會兒,一個身穿著長袍的藍發男子到來了,他看著莎洛斯問道:「我親愛的至高君王,神之代言人,您找我,可是為了談神之啟示錄的事嗎?」

說話間,這人單膝跪地,沖著莎洛斯行了個標準的禮節。

莎洛斯轉身看向了藍發男子,神情平靜的說道:「奧米加諾,我說了,我們是最好的朋友,不用這樣的!」

奧米加諾慢慢起身,神情鄭重道:「不,我們雖然是最好的朋友,但你已經加冕了無上的君權和神權。

代表的並不僅僅是你,而是神聖羅馬以及神的威嚴,所以保持對君權和神權的權威,是必要的!」

似乎知道自己好友有多固執,莎洛斯無奈搖頭,說道:「算了,隨你便吧!我這次找你這位聖騎士過來,正是為了神之啟示錄的事情。」

這個名為奧米加諾的男子,正是基教的另外一大頂尖戰力,乃是一名強大的聖騎士。

和莎洛斯一樣,都是要在練氣九層的實力,是基教最強的兩大戰力。

而這,也是為什麼狼族同樣知道神之啟示錄的確切出事地點后,卻覺得沒有信心對付基教,從而派出馮德先行出發奈良,聯絡其他勢力聯手的原因。

也許有人會問了,基教不過兩個鍊氣九層的實力,而狼族則有著三個這樣的強者,怎麼反過來是狼族會害怕干不過基教。

因為之前提過,基教只覺有著一個特殊的手段,那就是召喚神國中天使降臨,而且還是具有精準定位的能力。

雖然因為特殊原因降臨的天使,沒有辦法在凡間多呆,但不要忘了哪怕是最弱的兩翼天使,實力也達到鍊氣九層的境界。

召喚者自身實力越強,能夠召喚出了天使便越多,至少以莎洛斯和奧米加諾的實力,一人召喚三個天使出來,完全不是問題。

如此一來,三個對至少八個,狼族要有信心,那才叫見鬼了。

這時候,奧米加諾點頭道:「你要說的事情,我也都知道了,無非就是那個葉先生和馮德將神之啟示錄出世地點的消息傳播開來了,對吧?」

莎洛斯眯著眼,點頭道:「沒錯,馮德能知道出世地點的消息,這個我不奇怪,畢竟狼族與我基教曾經有過一段淵源。

可讓我奇怪的是,為什麼那個來自華國的葉先生,也會知道這事?雖說東扶桑離華國很近,可沒道理他們能夠知道啊!

更匪夷所思的是,馮德還說葉先生告訴他的!別人不知道,可我們又怎麼可能不知道首先得到消息的不是那個葉先生,而是馮德!」

「你的意思是說,有可能馮德屈服在了這個葉先生之下,從而把這個消息告訴了那個葉先生?

可他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別忘了狼族的規矩,對於背叛狼族的同類,可是從來都毫不留情的!」奧米加諾皺眉道。

莎洛斯淡淡的說道:「之前狼族元首和三大元帥尚未從沉睡中蘇醒過來前,馮德是狼族實際上的首領!

可後來你也知道了,他在狼族的地位一落千丈,甚至被派去奈良當先頭兵,你說他可能服氣嗎?」

奧米加諾:「莎洛斯,你的意思是說,馮德因為之前的遭遇,打算與葉先生合作,搶過神之啟示錄!

到時候只要躲起來,一旦實力達到,他就能夠直接成神,反過來搶回狼族的統治權,是嗎?」

莎洛斯點頭道:「很有這個可能性,畢竟這馮德一向特立獨行,會做出這種事情也不是不可能!

不過,一也有可能是狼族設計,故意讓馮德去找那個葉先生,從而把消息傳播,引來所有勢力,從而給我們基教使絆子。

畢竟我們可以從天國召喚出天使助戰,就算狼族三大高手齊上,也只有死路一條的份。至於狼族元首,眼下可出不了手!

所以將這個消息散播出去,引來所有的勢力,到時候那些事自然會優先打擊削弱我們。」

奧米加諾不屑一顧道:「不管是哪種可能,至少馮德和那個葉先生都不足為懼,這樣的攪混水,對我們來說根本沒有任何用處。

不過這個葉先生有些跳了,到時候還是要讓他們付出點代價就好了,先將他兩個解決,以此殺雞駭猴,之後再去對付其他勢力。」

莎洛斯說道:「嗯!那你下去準備,帶上我們的人,我們馬上出發,以免時間上來不及!」

「是!」

奧米加諾應了一聲,轉身下去,留下莎洛斯繼續禱告。

仍舊是西牛賀州,位於地中海的小島上,一處巨人的地下洞穴中。

三個身材高大得比之前的縫馮德還大上一圈,毛髮旺盛的壯漢正直接席地而坐,滿是毛髮的臉上盡皆露出了驚怒之色。

「拉爾夫,那個馮德什麼情況?不是讓他去聯絡其他勢力,到時候共同對付基教嗎?他怎麼將我們才能掌握的消息散播出去?」

坐在東面,毛髮呈現棕色的壯漢怒道,氣勢洶洶的樣子,顯然是在責怪對方。

叫作拉爾夫的人,是一身灰色毛髮的壯漢,顯然也是不服氣,氣道:「我怎麼知道?

勞特,馮德這傢伙又不是我的手下,事先做事的時候,也從沒向我彙報過!你現在問我,我問誰去?」

被叫做勞特的棕毛壯漢叫道:「哼!那傢伙可是你派過去,現在出了這麼一檔子事,我不問你,還能問誰?你這是打算推卸責任啊!」

「怎麼?勞特,你不等事情弄清楚,便打算將這個過錯直接栽到我頭上嗎?當我拉爾夫好欺負不成?」

拉爾夫憤怒的站起身來,長滿毛髮的手一振,化出了狼爪模樣,氣勢盪開。

「拉爾夫,你這是要干架嗎?好,老子陪你!不打死你,老子跟你姓!」

勞特也怒了,同樣站了起來,雙手也同樣變換成了狼爪。

氣氛頓時劍拔弩張,眼看著大戰便要發生。 就在這時,一直沒有出聲的金毛壯漢喝道:「你們兩個蠢貨想幹什麼?生怕元首不知道這件事嗎?

還有,我們都是同一個始祖,也都是同一個姓氏,誰有沒有將誰打死,不還是同一個姓嗎?

都給我坐下,我們之所以會跑到這裡來,不就是要商量馮德背叛一事嗎?可不是來內訌!」

這金髮壯漢一出聲,拉爾夫和勞特臉色一變,顯然也想到了那個問題,當下恨恨的瞪了對方一眼,同時坐了下來,手也恢復了正常。

冷靜下來后,拉爾夫問道:「傑克曼,那你說怎麼辦?」

被叫做傑克曼的金毛壯漢說道:「現在的情況,討論誰錯誰對根本不能解決問題,當務之急是先派人去奈良,繼續之前聯絡其他勢力的計劃!」

勞特不解道:「現在房東已經將消息散播的人盡皆知,我們再聯絡其他勢力,能有什麼意義?」

傑克曼冷聲道:「這是因為這個消息已經散播的人盡皆知,所以才更加要聯絡其它的勢力!

到時候,神之啟示錄出世之日,多方勢力必定雲集那處神冢,到時弱小的自然要找其他努力合夥。

而強大的勢力,也絕對不可能的單槍匹馬,否則一下子就要淪為弱小,所以這時候聯絡其它的勢力,絕對是有必要的!」

其餘兩人聽了,點了點頭,明白是這個道理。

弱小聯手,那自然會變強,強者如果不找其他人聯手,到時就變弱了。

在那種情況,各大勢力動手之前,一定會先清楚弱小者的。

拉爾夫問道:「那派誰去呢?」

傑克曼說道:「眼下基教的人還沒有出發,血族那邊也只去了一個亞爾梓,西牛賀州上的其他勢力也暫時沒有大舉出動,我們自然也要有人坐鎮。

所以拉爾夫你先過去,我和勞特先留下坐鎮,聯絡好其他的勢力,必要時先殺了那個葉先生和馮德,讓他們知道和我們狼族作對的下場!」

這時候,拉爾夫冷笑道:「好的,沒問題,我會好好讓他們知道比我們狼族作對,是怎樣一種痛苦的下場!」

「好!別太莽撞了!」傑克曼點頭道。

很快,三人分開。

不知不覺間,葉天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是被好幾個大勢力給盯上了,都打算先將自己和馮德給解決了。

如果是一般的強者,知道自己被這麼多大勢力盯上,列入要優先剷除的目標,絕對是望風而逃,不敢繼續呆在奈良的。

可葉天不同,他就算知道了,也依舊無所畏懼,甚至可以說是滿心歡喜。

因為這樣一來,便代表著他能夠繼續搞事,從而裝逼,賺取逼格了。

名門婚劫 接下來,隨著神之啟示錄的確切地點散播開來,但凡知道這個消息的頂尖勢力,都齊聚在了琵琶湖上的小島了。

之前不知道確切的地點,所有人都以為是奈良,現在知道了,自然是到了這裡,等待著神之啟示錄出世。

因為只知道是在兩天的時間,並不知道具體什麼時候,所以諸多頂尖勢力的頂尖戰力,早早趕去神冢所在的島了,以免到時候錯過時間。

這時候,位於琵琶湖上的小島,這裡常年迷霧籠罩。

這裡的迷霧具有特殊的能力,能夠讓包括修真者在內的大部分修鍊者進去,其中都會迷失方向,最終再也不見出來。

因為曾有幾個不怕死的作示範,所以後來基本沒有人敢闖進去,成就這處小島的凶名。

據說這小島會出現如此奇異的迷霧,是因為埋葬著一位在東扶桑被稱為天照的神靈,那迷霧是天地為了不讓凡人打擾神靈而誕生的。

當然,這都是傳說。

此時,在迷霧當中,正有三個身穿扶桑古典服飾的女子,這是之前伊賀國天照神宮的那三個女子。

她們正身處迷霧中,似乎完全不受迷霧影響一般,就沒有往裡面走,而是注視著迷霧外的情況。

「神樂,我們為什麼不進入神冢,借住神冢中的力量,能夠將他們擋在外面。

不然等神冢開放,這些人要強闖的話,我們又如何擋得住?」白衣少女看著中間的御姐問道。

不等被稱為神樂的御姐回應,邊上那黑衣少女已經不屑道:「笨!神冢一起,只要在島上的都會被吸納進去!

我們先不先去又有什麼用?最多只是出現的方位不同而已!與其如此,還不如留在這裡觀察那些外來人!

這迷霧能夠讓所有修鍊者的感應失效,正好讓我們能夠躲在這裡觀察究竟有多少外來者,以及他們的實力情況!

雍月誅心 如此一來,方能做到知己知彼,到時候進了神冢的力量針對,懂?說你是傻白甜,你還不信!」

「你……」白衣少女氣急。

「好了,都少說兩句!」神樂見兩人又要吵起來,連忙阻止道,「有人過來了!」

聽到這話,兩個少女頓時不再言語,目光落向了迷霧外。

只見這時候,空中飛來一道人影身穿古老盔甲,腰間懸挂著一把匕首,手持一柄狂野長斧。

整個人威風凜凜,氣質昂揚,看上去氣勢十足,實力也儼然不弱。

一見來人,神樂皺眉,給兩個少女介紹道:「你們要小心,這人來自西牛賀州的普魯士帝國,乃是狂戰士軍團中的最強者,名叫約瑟翰。

狂戰士哪是以近戰為主的修鍊者,擁有極強的恢復能力以及特殊的狂化能力,能夠以失去理智為代價,強行爆發自身的實力。

這個約瑟翰更是非凡,實力只相當於鍊氣八層的修真者,但他的狂化卻是冷靜狂化,從而在爆發出鍊氣九層實力下,依然保持理智!」

聽到介紹,兩女瞪大了眼睛,露出了驚懼之色,顯然驚訝於這人的實力。

這時候,又有一人踩著巨浪跑來。

只見他體型巨大,足有兩米多高,則是一件寬鬆的短褲,露出長滿毛髮的雄壯上身,將那健壯的肌肉盡顯無餘。

那鼓脹的肌肉上,布滿了創傷,好似一個浴血奮戰的戰士一樣,給人一種張揚狂野如野獸的氣息。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狼族三大元帥之一的拉爾夫,擁有相當於鍊氣九層修真者的實力,應該是之前馮德一事後,先行趕來的狼族強者了。」

神樂自然繼續介紹來人。

白衣少女問道:「可能看起來不怎麼樣啊!好像沒有多麼強的樣子,居然是踩著海浪過來的,好像連飛都不會!」

神樂搖頭,說道:「別看這個拉爾夫看起來像一個比較壯大的普通人,可實際上他擁有可以變化成一隻巨大的灰狼,從而施展狼族始祖威能的能力,實力極為恐怖!」

在拉爾夫到來沒多久,又有一個渾身散發著妖邪之氣的扶桑人也到了,這人笑呵呵的當先和拉爾夫、約瑟翰打了個招呼。

拉爾夫二人明顯也知道他是誰,但都不願意與此人搭理,反而拉開了和對方的距離。

在扶桑人到了之後,神樂也皺眉,低聲道:「此人名叫聖劍,來自西扶桑的至高神社,據說是那所謂神主手下四聖之一,原先不過練氣五層的實力。

只是上次,據說那所謂神主強行降臨,賜予他們強大的力量,所以他們都提升到了鍊氣九層的實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