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肉搏戰就突出來問題的嚴重性,兩軍實力相差不太大,裝備上面,袁軍可能更勝一籌,但也只是好那麼一點點……

肉搏戰,梁師泰和楊志大顯神威。但麾下士兵人數少於賊軍人數,使得先鋒軍傷亡較為慘重!

若是袁軍處士兵,全部皆配置百鍊鋼刀和堅甲,令那賊人砍殺不入,那麼這次戰況或許又不一樣。

兩軍交戰即將到末尾環節,戚繼光等人的加入,就好像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孫華見此不妙,便是帶着麾下千餘士兵逃離此處,向那趙萬海所隱蔽的地方奔去。

「將軍,吾願前往追擊斬殺賊人。」

梁師泰和楊誌異口同聲說道,只見那孫華敗逃軍,旌旗歪斜破碎,士兵慌不擇路,輜重以及兵器掉落一地,甚至還有賊兵鞋子跑掉了……

見此,戚繼光大笑一聲,接着便是向同意梁師泰和楊志前往追擊賊寇。

這一賊,可是犯了大忌!俗話說窮寇莫追,楊志和梁師泰此行便是入了賊人的埋伏之中,羊入虎口!

那孫華雖然敗逃,但其早已知道會是一個結果。畢竟那吳廣曾言,戚繼光有勇有謀,不是泛泛之輩……對待這麼強大的對手,當時刻警惕。

其敗逃亦是計謀之中的環節,正是藉著敗逃和大軍的損失,吸引漢軍前來追擊。待漢軍將領抵達埋伏區時,便是死路一條了!

之所以會說死路一條,正是因為那趙萬海在那埋伏處佈置了許多易燃物和火油,加上天氣乾燥,多颳風。

一旦起了火星,便會成為燎原之勢,梁師泰等人正處於風口處。只要火起,則梁師泰等前來追擊的袁軍將士,皆會葬身火海!

如此毒計,該如何破?

梁師泰等一眾將領馬不停蹄的進行追擊,見那賊人進入密林以後,便是要跟上去,竄入密林之中。

「叮!袁術技能『帝命』發動,加持徐州戰役當中梁師泰等將氣運。」

「慢著!」

正當大軍即將進入埋伏之中時,楊志趕忙抬手,下令全軍停下。這讓梁師泰不解,便是探頭詢問原因!

「梁師泰將軍,汝忘記劉唐和晁蓋二位將領如何殞命的嗎?」

此言一出,梁師泰目瞪口呆,面色煞白,被嚇得冷汗直流。看着那躲入密林之中的賊軍,梁師泰神情複雜!

晁蓋和劉唐之死皆有火攻參與,細看此處環境。地面上枯黃的落葉和乾草一大片,還有向著自己這裏刮的大風。

若是賊人引火,則火海蔓延,自己等人難逃一死! 有觀眾給李方建議道:「方子你真要養這隻小紅隼的話最好去買一套養隼的工具,不然不管是你還是它都很容易受傷」

「我想問誰知道國家允許私人養隼嗎,我記得好像不可以來着。」

「的確,如果沒有申報過的話私人是不能養隼的。隼是屬於國家二級保護動物的,馴養繁殖國家二級和省重點保護野生動物的,經省林業廳批准,需要進行申報《馴養繁殖許可證》和《野生動物或其產品經營許可證》。」

「還有呢,中華人民共和國野生動物保護法第十六條禁止獵捕、殺害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因科學研究、馴養繁殖、展覽或者其他特殊情況,需要捕捉、捕撈國家一級保護野生動物的,必須向國務院野生動物行政主管部門申請特許獵捕證;獵捕國家二級保護野生動物的,必須向省、自治區、直轄市政府野生動物行政主管部門申請特許獵捕證。第十七條國家鼓勵馴養繁殖野生動物。馴養繁殖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的,應當持有許可證。許可證的管理辦法由國務院野生動物行政主管部門制定。」

李方看着觀眾發的瞬間頭都大了,這兩人估計應該是律師之類的,所以才這麼清楚。

李方又問道:「可是這小紅隼如果是自己賴上我呢,那我飼養它也犯法嗎?」

之前回答過李方的那位,沒多久給力李方答案:「個人飼養猛禽不能保證安全,會威脅他人的,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七十五條規定:飼養動物,干擾他人正常生活的,處警告;警告后不改正的,或者放任動物恐嚇他人的,處二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罰款。」

「那就是說我還真不能養這它,讓它自己過唄,那我走的時候不帶走它就可以了吧,讓它繼續呆在這島上。」

「這我就不清楚了,要你自己去詢問一下你們省政府野生動物行政主管部門了,每個地方的政策可能不一樣。」

「方子別急,我是省林業局的,我明天上班了給你去問問看。」

李方雙手合十感謝道:「謝謝這位兄弟了,如果真不能養也沒辦法了。」

李方正和直播間的人聊著天,抖音的工作人員駕駛着小船上了島,並且來手上還拿着一個長方形盒子。

「方子,這是節目組提供的求生中期的第二次物資幫助,本次物資海釣遠投桿一副,另外調料鹽、醬油、食用油三選一,請在30秒鐘內做出你的選擇。」

海釣遠投桿一副,李方是知道的,沒想到系統是以這種方式發放到李方的手中,不得不佩服它的強大。

至於調料只能算是以外之喜了,已經有鹽的李方選擇了一瓶醬油。在海島上開始以烤和煮為主,所以對於李方來說醬油比油用的會更多一些。

抖音工作人員和李方換了一隻充滿電的手機,然後放下東西就離開了。

李方打開裝着釣魚竿的盒子,把這副系統獎勵的海釣遠投桿拿了出來。

之前抽中的插節竿李方記得有增加上魚幾率的,不知道這幅遠投桿有沒有加成。

海釣遠投桿:由高強度碳素振出竿和遠投輪、魚線、鉛墜墜組成,受力最高可達20公斤,有幾率增加海魚上鈎機率。

看介紹這遠投桿和之前的插節竿看起來差不多,只是插節竿是竹制的,而且沒有配件。遠投桿機不一樣了,是高強度碳素而成,還有配套的遠投輪和魚線。

不過李方也並沒有奇怪,如果沒有這些專用的東西,光給李方一根魚竿,李方也沒法釣魚不是。更別說這副遠投桿能承受20公斤,也就是40斤的重量,沒有專業的東西,肯定是不可能的。

等檢查完所有的東西,李方突然想到一個問題,對着直播間說道:「你們說工作人員是不是二,給了我釣竿,卻沒給我餌料,難道讓我去挖蚯蚓釣魚嗎。」

「蚯蚓也不是不行啊,就是效果差點。」

「你去沙灘上撿些海螺之類的敲碎了用螺肉也可以餌啊。」

「還得看你要釣什麼魚了,不過既然這是一副遠投桿,那蚯蚓啊、海螺啊估計都不行,海魚基本上屬於掠食性魚,性格偏兇猛,蚯蚓和海螺對它們來說誘惑力不夠。」

「用活蝦、活小魚、蠕動的海蜈蚣等活性強的餌料更加能夠吸引海魚。」

隨着李方的話語,直播間炸出來一大堆釣友,一個個給李方出謀劃策的。

其實李方在他們說的時候也在腦中查了,海釣的時候,可以選擇活蝦做餌料,活蝦是最常用的海水釣餌料。它們體形小,生命力強,易採集和保存,是多種魚類,尤其是名貴魚種所喜愛的食物。而且蝦基本上都是分佈在沿海的淺灘上,李方採集、捕獲起來會簡單很多。

上次李方下的捕魚簍因為編的比較密,所以裏面除了鰻魚和梭子蟹以外其實還有幾隻蝦,不過李方嫌太小,所以沒有取出來。

不過釣魚的話那些個體大小10厘米以內的小蝦卻是最好的餌料了,李方準備明天釣魚前先去看看捕魚簍,看看李方能不能抓到些小蝦。

「謝謝大家給方子的建議,野兔還有大半隻,所以明天我不需要尋找食物,但時候我試試看用活蝦能不能釣到海魚。」

「加油,我們相信你。」

「干吧得。」

「奧利給。」

李方現在還睡不着,所以把遠投桿的東西都被準備起來。

系統提供的這根釣竿是一根4.5米左右的振出竿,配備了一個專用的遠投輪。

遠投用輪,是特有的,它區別於船用輪和磯釣輪。遠投輪的特點:是線杯直徑大、線槽淺,便於順利出線。

至於釣線,考慮到釣線越細,飛行時的阻力越小,越能投遠;但是釣線過細,強度小,難釣到大魚,所以系統給遠投桿準備的釣線是直徑0.35毫米的尼龍線。

還有一個130克的鉛墜,鉛墜太大容易傷竿,太小則影響投擲距離。

這些都是系統已經經過合理計算的,所以李方只需要把它們組裝起來就可以了。。「老闆!」一直安靜的錢學友卻先開了口。

「最近在香港那邊,我聽到了不少人說,有人找到他們,用港幣兌換美元,等過個一年半載的,再兌換成港幣,這裡面,會產生巨大的差價,我感覺,這個東西是不是和集資一樣?」

錢學友問高峰的時候,高峰明顯地看到,錢學友的臉上有些虛浮。

高峰心裡一下亮起了明燈!

這小子,十有八.九也投錢了!

「你投了多少進去?」高峰斬釘截鐵的詢問讓錢學友的臉色稍微有些彆扭,他沉默了一會兒,才開口:

「……

《重回90年之我是世界首富》第519章攪亂 一百九十二、浮出水面

(有朋友急了,認為我更新的慢,於是哈哈笑着說我沒的寫了。這不奇怪,碼字又不是碼磚頭,總要動些腦筋的吧!不然還叫什麼原創,又有什麼吸引力。事先聲明一下,本小說還有很多內容。比如打下老山後能守的住嗎?越軍手裏的武器可不是燒火棍。八四年只是邊境戰的開始,直到八七年才結束。這中間有太多太多的故事。這裏邊還有許多未解的密碼,總也得給我點時間查些資料。不要笑話我寫的慢,只要能吸引住朋友們的眼球,就是我的成功。)

武良夫要的就是這句話。他在縣城裏已經轉了不下兩圈。屁股大點的麻栗坡縣城,所謂的幾條大街也比不過大城市的衚衕,怎麼看怎麼都顯的窄,橫著排兩輛汽車都難。這麼點的路徑,讓他們這些鑽盡山林的人,就是反覆串上個十幾匝,也要比爬一道山樑輕鬆的多。所以,沒用多少時間,他們就把縣城看了個遍。可是,除了一個掛牌子的縣政府大院之外,就屬這裏大了。

武良夫沒來過麻栗坡縣城,也不知道軍隊在哪。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憑着經驗,他敢斷定師機關一般都駐紮在縣城內。因此,他不去什麼小鎮,專圍着縣城轉。

「噢!原來你在這。」武良夫明白了,既然是部隊,那肯定就是師機關。不掛牌子也純屬正常,本來軍隊就是保密單位,怎能在門口掛個牌子告訴人家是誰。於是武良夫心中暗想,外邊不掛牌子,也不代表裏邊不掛,只要順藤摸瓜,就一定能找到炮兵指揮部。

這個戰士一說完,武良夫裝作很笨拙的樣子,慢慢離開了。走出很遠后,估計沒人再注意他時,便倏地鑽進了一個小衚衕。

衚衕內,四個越軍特工是一律的少數發族打扮。此時,他們正蹲在地上等著武良夫。為了不招惹過往的行人,和值勤解放軍戰士的懷疑。他們有的蹲在地上裝做抽水煙,有的掀開竹籠觀看裏面的小豬。猛一看上去,整個是十足的一夥從某一民族居住區,下山來趕集的少數民族。

武良夫一進來,四個人迅速圍了過來。

沒成想,武良夫理都沒理他們,裝做不認識的樣子從他們身邊擦過,眼睛一閃做了個暗示,繼續往前走了。

這四個人一看武良夫這個樣子,頓時便有些楞了。幾個人相互對視一眼后,再往武良夫身後看。不知什麼時候又有兩個戴着紅袖標的人朝這個方向走過來。

四個特工頓時緊張起來。他們想跑,又怕引起人家懷疑,不跑,怎麼和人家對話,說個一句半句的,又不頂什麼事。萬一說露了,還不引出大麻煩。

什麼辦法都沒有了,那就只好以靜制動。四個特工依舊保持原來的樣子,把手盡量放到暗藏武器的地方,不到萬不得一,他們決不會動傢伙。

這時,那兩個戴紅袖標的人走近了。其中一個人老遠就說,「老鄉,這裏不讓獃人,你們走吧!」說着話,向前做了個揚手動作。

「噢,是讓我們走。」從動作中,幾個特工判斷出他們並沒暴露,而是讓他們離開。於是,這四個人誰也不說話,提起屬於自己的東西,朝着武良夫方向走了。

對於幾個人不說話,過來的兩個值勤民兵一點不在意。因為在這個少數民族聚集的地區,不會說普通話的人居多。能聽懂,知道說的是什麼意思就不錯了。因此,他倆對這幾人一點不懷疑。

停在原志,看着四個越南特工走遠,這兩個值勤民兵也返身走出了衚衕。

中越戰爭畢竟沒有遠離麻栗坡,無論是駐紮在這裏的軍隊,還是當地政府都有很高的警惕性。特別是在軍事重地周圍,絕不允許有人停留。為了防止出現意外,軍隊和地方政府做了分工。在軍事防區內由軍人把手,在防區外則由地方政府配合。剛才的這兩個人,就是負責這一地區安全的勤務人員,是地方基幹民兵。

四個特工一邊向前走,一邊尋思著去哪找武良夫。等他們剛一轉過彎,突然聽到有人輕輕喊了一聲。

四個人轉過頭一看,武良夫正背靠着牆壁站在那裏。

四個人不由分說便急忙奔了過去。

「什麼都不要說,跟着我先出城。」武良夫怕說中國話這幾人聽不懂,說越南話又被過往行人聽見。因此,他只是短短地用越南話說明之後,趕緊閉了嘴。然後快速轉身,向著衚衕出口走去。

武良夫在前邊走,後邊跟着這四個人。他們出了衚衕口不遠,在街上又與吳江龍相遇。

此時,吳江龍正跟着一個戰士急匆匆向回趕。

街上人很多,來往的人難保不誰跟誰撞一下。

正向前急走的吳江龍忽然覺得自己的肩膀被人撞了一下,轉過頭去看,竟覺得這人眼熟,似乎在哪見過。不等吳江龍想清楚,撞他的那個男人說話了,

「對不起,對不起。」這個人一邊說着,一邊雙手合拾,一付誠心誠懇的樣子。

吳江龍淺淺一笑,「沒關係,沒關係。」說完,轉過身,跟着那名戰士又向前走了。

師司令部值班室內,池永傑的目光盯在了師作戰地圖上。特別是那些標有炮兵位置的地方,都被池永傑做上了符號。從李森報上來的情況分析,敵人的這次襲擊目標很可能就是我軍炮兵陣地。如果有百十號的敵人對我軍炮兵陣地發起攻擊的話,危險不是沒有,而且是很大。但從跡象上看,敵人不可能集結在一起,向一個目標發動攻擊,那樣的話,他們雖然毀掉一個炮兵連,或者一個營的陣地,那他們也就等於自投羅網。少了一個炮兵陣地,對我軍炮擊老山不會有太大的影響。所以,敵人不會那麼傻。也就是說,敵人很可能要實施多點攻擊。真要是那樣的話,炮兵的損失可就大了。因為襲擊某團炮兵營的敵人只有五個。這就說明,還有更多的敵人在分散活動。

看着看着,池永傑的目光凝結再一起,不由自主地暗暗攥緊了拳頭,自言自語說,

「找出來,一定要找出來。」

「報告。」作戰值班室外響起吳江龍報告聲。

「進來。」不用問,池永傑一聽聲音就知道是吳江龍到了。

「副參謀長,您找我。」吳江龍進來后,打了個敬禮,隨後問。

「嗯。」池永傑沉吟了一下,「你的休息現在結束,授領新任務。」

吳江龍一聽有新任務,心臟「彭」地猛跳了一下。

這幾天早就把他憋壞了。吳江龍心想,「本來嘛!炮兵打的那麼火熱,步兵同志又在摩拳擦掌。而他這個特戰小分隊長,竟然無所事事,一天到晚地在師醫院瞎忙乎,不是幫着抬傷員,就是幹些零七八碎的活,這也不是他這樣的人乾的。唉!簡直是大材小用。」吳江龍早就有這種想法,但他沒敢說出來。只能在心裏暗暗告誡自己,「別急,別急。軍人是以服從命令為天職,上級這樣安排,自然有上級的意圖。何況,自己的小分隊已經被打殘了,怎麼也不能再賒著臉,向上級請求,再給自己一些人員,成立一個新的小分隊吧!弄不好,上級不滿意,沒準把自己調離開。」吳江龍一想到這些,心裏就不是滋味。正是由於他覺得一個人獃著瞎想,還不如找點事做。於是,便主動跑到師醫院去幫忙。

這不,才幾天的功夫,上級首長就找上門來了。吳江龍暗中不免有些自鳴得意。雖然沒表現出來,但池永傑從他沒說話的表情上還是看了出來,於是拿話敲了敲他,

「怎麼,還沒休息夠,」池永傑漫不經心地說,「如果沒休息夠,繼續休息,我把任務交給偵察連。」

「休息夠了,休息夠了。」吳江龍搶著說。

「既然休息夠了,那就幹活吧!」池永傑把目光轉向地圖。

吳江龍也跟着轉了上去。稍稍一看,他就感覺著這地圖上面的符號不對勁,怎麼炮兵陣地位置都被人給圈上了。

池永傑轉過頭,剛好看見吳江龍在偷眼向地圖上瞧。於是說,「別偷着看了,好好研究一下,看看有什麼問題。」

「副參謀長,圖上的炮兵陣地怎麼都給圈上了?」吳江龍沒想明白。如果是作為重點,那也應該用紅色的筆,可是,上面的圓圈都是藍色的。

「對了,這就是我要找你來的原因。」池永傑停頓了一下,接着說,「這些被藍筆圈起來的位置,現在有可能已經有越軍在那裏了。」

吳江龍一楞,急切地問,「什麼,我軍陣地上出現了越軍?」

「對,」池永傑肯定地說,「根據七連長李森的報告,已有一百多名越軍特工滲透到我國。從他們消滅的五個越軍特工情形看。敵人這次來的目的,很可能就是朝着我軍炮兵部隊來的。」

「來了這麼多?膽子也太大了,」吳江龍心想,還沒等他開口問話,池永傑接着說,「從我們掌握的情況看,還有五人,很可能已經換上了老百姓服裝,滲透到某一地點。

「老百姓服裝?」吳江龍立時想起了他曾經見過的五個人。他想了想后,對池永傑說,「我到是在街上看見過五個人,他們穿的都是彝族服裝。」

「發現什麼疑嗎?」池永傑立時來了精神問。

「他們當中有人吐露過越南話。由於他說出半句話后就被人打斷了。當時我沒往這方面想,所以也沒在意什麼。」吳江龍咬了下自己嘴唇說。看那樣子是有些自悔。

其實這也怪不得他。怎麼也不能在大街上發現是越南人就抓起來吧!前面我們講過,這裏有說越南話的人純屬正常,雖然有,也不能代表他們就是越軍派過來的特工。

可現在經池永傑一說,吳江龍聯繫到五個人的行為舉止,覺得他們還真像。吳江龍特別後悔,後悔自己警惕性不高。要是早發現的話,盯住他們,抓起來不就完了。

「副參謀長,我去把那幾個人抓來。」吳江龍急燥地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