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做法可以說是最後的無可奈何了,因爲一旦他們推出雷家祕境,殺陣啓動之後,想要再度攻入雷家祕境就變得十分困難了。

雷家就可以趁此機會,讓更多的人去吸收融合九竅金丹,一旦能夠完全的吸收九竅金丹,變成周清那般強者的人數量達到了一定的程度,那麼雷家的實力就強大到一個令人驚駭的地步,那種時候,就不再是七大宗門出面就能夠將問題解決的程度了。


“但是你和風道長他們一同潛入到雷家後山宮殿那邊沒能夠救出夏家家主,卻爲我們找到了另外一個訊息。”羅清虛伸手在地圖上重重的點了一下,那個點所在的位置,正是葉荒他們潛入過的山谷中的宮殿。

葉荒神情一震,好似突然想起了什麼一般,驚聲說道:“你們是說,這個殺陣的動力爐,就在這個宮殿裏面?”

“沒錯,你們通過下水道進入這座宮殿的時候,不是進入到了一個地底迷宮之中,見到了一塊紅色的菱形晶石嗎?那塊晶石,便是給整個殺陣提供能量的動力爐。”羅清虛說道。

wωw◆тTk Λn◆C ○

葉荒幾人在地底迷宮的時候見到的那塊紅色的晶石,雖然不小,但若是說一塊這樣的石頭就可以啓動籠罩着整個雷家祕境的殺陣,還是讓葉荒有些震驚不已。

“那塊紅色的石頭,究竟是……什麼東西?”葉荒問道。

李忘生和羅清虛相視一眼,似乎正在考慮,要不要將更多的消息透露給葉荒得知。

最終兩人達成了共識,既然他們準備將葉荒拉入到華瓊派,那麼早晚葉荒都會知道這些對於他們來說,常識一般的知識。

“那些是靈石。”羅清虛說。

靈石?

葉荒只知道靈玉,他和李靈的身上, 盛宴之後 ,但是卻被李靈摔碎了。

看到葉荒一臉的不解和疑惑,羅清虛解釋道:“你可以當做是一種儲存着能量的礦石,就像是煤礦的那些礦石一樣,可以通過燃燒釋放出熱量。靈石也是這樣的礦石,只不過裏面儲存的能量,可不是煤礦的礦石可以比擬的。如果硬要做一個比對的話,一塊拳頭大小的靈石的能量,換算成爲電量的話,比上百噸煤礦燃燒的電量還要大。”

一塊拳頭大小的石頭能有多重,一千克?還是兩千克,可是那塊菱形的紅色石頭有多大?也就是說,就那一塊菱形的紅色石頭,就相當於一個大型的煤礦所蘊含的全部能量。

難怪這樣一塊大小的石頭,就可以作爲籠罩整個雷家祕境的殺陣的動力爐。

“那塊靈石……是雷家的嗎?他們什麼時候擁有這種資源了。”葉荒有些詫異的問道。

“雷家?呵呵,雷家不過是見了漏子而已。”羅清虛說道。 “這個所謂的“雷家祕境”只不過是雷家鳩佔鵲巢而已。”羅清虛說道:“原本這裏是一個強大的宗門所在,後來這個宗門覆滅,這裏也就荒廢了起來,地面上的一些寶貝,早就被很多冒險者,探險者給弄走了,但是地面下的東西,卻一直隱藏至今,直到雷家的人找到了這裏,並且發現了那塊隱藏在地底下的巨大的靈石。”

葉荒的心中,早就已經有一個疑惑。他在夏家的那個祕境之中,也看到過同樣的宮殿。

“李師兄,還有羅師兄,能否請你們告訴我,這些覆滅的宗門是不是和華瓊派一樣的存在。”葉荒問道。

在他的心中,如果說七大宗門代表者武者之中勢力的極限的話,那麼通過這些日子以來了解到的一些事情來推測,華瓊派根本就是超脫於七大宗門之上,另一種力量的勢力。

這些事情,李忘生和羅清虛已經沒有打算再隱瞞葉荒,他們兩人點了點頭。羅清虛更是稍微詳細的說明到:“夏家所找到的那個宗門的遺址,是一個叫做藏武門的門派,早在幾百年前就已經覆滅,而雷家祕境的前身,則是珞瑜宗,也在幾百年前覆滅。”


藏武門,珞瑜宗,這些門派的名字,都和華瓊派一樣,葉荒在這之前都沒有聽聞過。但是從他們留下的遺址中卻可以看得出來,當初這些門派是何其強大,也許在這些門派的眼中,七大宗門也不過是一些井底之蛙而已。

葉荒自嘲的笑了笑,說道:“我原本還以爲,七大宗門便是這個世界上,最強的幾股勢力,現在看來……”

“葉師弟到不用如此妄自菲薄。七大宗門,不應該說武林中人還是很強的,只不過因爲……”

羅清虛正打算要說出什麼隱祕的事情的時候,卻突然被李忘生打斷。

“師弟,這件事你也打算說出來嗎?”李忘生說道。

“反正,過不久之後,張天師也要告訴所有人,我現在提前告訴了葉師弟,也沒有多大大的關係吧。”羅清虛說。

李忘生搖頭,說道:“這件事,說到底也是他們武林盟的事情,我們就算知道,也不應該過多的干預插手其中。”說罷,他略帶着一絲歉意看着葉荒說道:“抱歉啊葉師弟,武林盟的事情,還是要等兩個月後,你們武林中人,挑選出了新的武林盟主之後,再由你們的盟主告訴你們。”

葉荒有些一頭霧水,不知道他們無法告知的事情是什麼。

這些事情,葉荒雖然好奇,但現在他更關注的,還是雷家祕境的這個殺陣。


“既然兩位師兄已經確定,這個殺陣的動力爐就在宮殿的下方,只要破壞了這個宮殿,就可以讓殺陣無法啓動,那位接下來,兩位師兄是否已經打算開始行動起來了?”葉荒問道。

“暫時還不能。”李忘生說道。

“爲什麼不能,每耽擱一秒鐘,葉秀秀破關而出的可能性就提高一分,咱們可沒有更多的時間拖延下去了。”葉荒說道。

羅清虛站起身來,走到葉荒的身後,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葉師弟不用如此焦急,你也應該知道,這次的事件所牽扯到的是我們這邊的世界,能夠解決這件事情的,也只有超凡境之上的力量的人才能夠做到。而現在你算一算,我們這邊多少人,他們那邊多少人。”

算人數,其實就是算力量的差距。抱丹境和化勁的武者,A級B級的異能者肯定不能夠算數,在強大的力量面前,他們無法改變任何事情。就連超凡境,在這場事件中,也起不到決定性的作用,真正能夠起到決定性作用的,只有李忘生他們這種,超越了超凡境的存在。

雷家那邊,不算還未出關的葉秀秀的話,一共有四個人。蓮教過來支援的聖子聖女,周清,何薦華。而安全局聯軍這邊,加上過來支援的夏琳,也就是四個人。

四對四的情況下,就沒有人能夠騰出手來,破壞那塊靈石了。

既然李忘生他們在等,就說明,安全局還會派遣人過來。

“還有人過來支援嗎?”葉荒問道。

李忘生點了點頭,說道:“我們正在等他,不出意外的話,明天他便能夠趕到了。”

這下,葉荒總算是知道了李忘生他們的依仗是什麼了。

並不是那十二個超凡境的武者,而是夏琳,以及另外一個超越了超凡境的強者會趕過來支援。在五對四的情況下,他們想將陣法的動力爐直接破壞,讓殺陣無法啓動。

只要殺陣啓動不了,那麼二十個超凡境強者,上百個抱丹境,在加上近千的化勁,這股力量足以將雷家摧毀!

“葉師弟沒有疑惑了吧?”李忘生說道。

葉荒搖頭,很是感激的說道:“多謝李師兄爲我解惑,看來之前知我杞人憂天了,沒有想到過李師兄早就已經有了其他的方法避免殺陣的啓動,自己在那邊一個勁的勸說大軍撤退,擾亂軍心。”

“沒關係,不知者無罪,你也只是不想讓聯軍的人白白送死。”李忘生說道。


解決了心中最終的疑惑之後,葉荒突然又問道:“那麼李師兄,蓮教又是怎麼一回事?”

李忘生下意識的看了一眼羅清虛,羅清虛聳了聳肩說道:“你決定你決定,你是師兄,別看我。”

“是不是又涉及到了一些,你們不好說出口的隱祕了?”葉荒問道。

“對於普通的武者來說,這些事情確實是隱祕,但是葉荒,武林盟即將重啓,而以你的資質就算不加入我們華瓊派,也終有一天觸及到我們這邊的世界,你早晚都會知道,那麼現在告訴你也無妨。”李忘生說。

“師兄請講。”葉荒一副側耳聆聽的模樣。

“對於蓮教這個名字,葉師弟你可能沒有聽說過,但如果我說血魔教呢?不知道葉師弟你可曾聽說過。”

血魔教!?

葉荒神情一震,這三個字,他怎麼可能沒有聽說過!在少林寺藏經閣中,他曾經無數次的看到過這三個字的出現。 “先天二年三月(公元713年)武林盟與血魔教於長安城郊一戰,歷時三天,武林盟大敗血魔教,斬殺血魔教教主。”

“天佑三年十二月(公元906年)血魔教圍攻少林寺,武林盟中其他宗門八方來援,一場參戰,武林盟血魔教兩敗俱傷。”

“治平元年五月(公元1064)血魔教蟄伏百年,再興風浪,武林盟聯軍於次月聚集力量,對血魔教總壇發起進攻。”

諸如此類的記載,葉荒在少林寺的藏經閣中,不知道看過多少,最後的一次記載,是乾隆年間。血魔教在雲滇地區,匯聚了一股勢力,準備向中原地區進攻,卻被當時的武林盟和乾隆皇帝派遣的軍隊鎮壓,在那之後,血魔教就慢慢的銷聲匿跡,直到現在,都沒有在冒出頭的蹤跡。

可以說上千年以來,一直與武林正道爲之對抗的就是血魔教。不僅是葉荒,但凡武林中人,絕對不會也有人不知道魔教的存在,一直到現在,魔教都一直作爲武林正道的一種隱藏中的威脅存在着。

“難道,這個蓮教,就是血魔教嗎?”葉荒驚聲說道。

羅清虛又是點頭又是搖頭的,讓葉荒一臉的茫然。

“可以這麼說,但也不完全是。”羅清虛的手上浮現了一絲青澀的光芒,和李忘生一樣,開始在桌面上寫起了字。他寫下了一個偌大的蓮教二字,再往下劃分了幾筆,寫下了血魔門。然後繼續說道:“血魔門是蓮教這個沒錯,但蓮教可不僅僅只有血魔門。”

任何地方,任何力量的層次,只有要光就必然會產生暗。光和暗是相生相伴存在着的。就像普通人的世界中,有代表者光的**機構存在,也就有權勢着暗的地下組織黑幫的存在,或許會有一方的實力遠遠的超過另一方,但卻永遠也無法徹底的將另一方清除。

魔教,是武者的世界中,代表者暗的存在,那麼蓮教,就是李忘生那麼所在的世界中,代表者暗的存在。

“你們武者口中所說的血魔教,其實就是蓮教的血魔門。蓮教一共有六門,血魔門排在第五,與血魔門對抗的便是你們武林盟。而我們華瓊派負責對抗的,則是蓮教排在第六的月炎門。”羅清虛已經在桌面上,將這些對抗的關係,用線條和文字描述的十分的清楚,“那兩個過來協助葉秀秀的蓮教聖子聖女……準確的說,他們是月炎門的聖子聖女而已,我們華瓊派出手,一定盯着我們的月炎門不可能沒有動靜。這下,你能夠明白了吧?”

又是一通信息的狂轟濫炸,讓葉荒的大腦宕機了。

原來,武林盟一直對抗着的血魔教,僅僅是蓮教六門中,排名第五的一個而已。武林之中所有的門派聯合起來,才叫武林盟,而武林盟只能和血魔教畫上等號,七大宗門不過是武林盟中七大最大的門派而已,這樣對比下來,蓮教比之七大宗門,要高出了好幾個等級!

就連華瓊派,也比七大宗門,要高出一個等級。畢竟華瓊派,足以和蓮教排名第六的月炎門對抗。月炎門只比拍在第五的血魔門排位低一名,實力或許不如血魔門,但也絕對不會差那哪裏去。

看到葉荒這呆滯般的模樣,羅清虛突然輕笑一聲,說道:“不要太過驚訝,你要想一想,兩個月後這些消息就將從你們武林盟的盟主口中告知天下所有武者,到時候和你一樣,對自己所處的世界產生懷疑的人,大把的存在。”

“葉師弟,你想要了解的,想要知道的,我們都已經盡數告訴你了,還有別的事情嗎?”李忘生問道。

“還有最後一個問題。”

“你說。”

“當初被武林盟七大宗門所滅門的那個村莊,是否也是屬於你們那一個世界的宗門?”葉荒問道。

“是的,被武林盟七大宗門所滅門的那個村莊,原本叫做逍遙山莊,相傳爲羽化成仙的仙人所留下來的後裔。只不過天門關閉的時間太長了,世間靈氣稀薄,逍遙山莊也日漸沒落,但最後竟被你們武林盟所滅門。”李忘生的聲音帶着一些感慨的意味,大概是一種脣亡齒寒的悲憐。

因爲靈氣稀薄而逐漸沒落的門派,可不僅僅是逍遙山莊這一個。 枕上婚色:嬌妻有點野 ,乃至於蓮教,都因爲天門關閉世間太長,靈氣稀薄,門中弟子的修爲,一代不如一代,逐漸開始沒落。

這下葉荒心中最後的疑惑也不復存在了。葉秀秀之所以能夠策劃這場長達三十年的復仇,她所擁有的手段,原來並不是武者的手段,而是超越了武者認知的另一種力量的形式。

想必,李忘生這些人,就是傳說之中存在的那些修仙問道的羽士吧。

“多謝兩位師兄替我解答疑惑。”

葉荒謝過了李忘生和羅清虛,離開了他們的帳篷。

此時,天色已經逐漸的明亮了起來,東邊的天際上,泛着一層魚肚白,用不了多久,黎明就將升起,而經過了一整夜戰鬥的安全局聯軍的武者們,正在各自調息之中,營地的外圍,有人在隨時戒備着。

雷家的人退守到了他們設下的防禦結界內,但並不能夠保證,他們不會突然派人過來偷襲。

葉荒與李靈回到帳篷中後,依舊沒有看到夏琳的蹤跡。

“葉荒,你去找找夏琳姐吧,她現在應該很需要你。”李靈說道。

“你呢。”

“我就在這裏睡覺吧,一個晚上沒有睡,我也挺困的。”

葉荒有些疑惑,因爲靈玉破碎之後,他和李靈之間的那種不可分割的聯繫又重新建立的起來,李靈在這邊睡覺的話,他必然也無法離開帳篷太遠。

“沒事的,靈玉雖然破碎了,不過還是有一些效果在,只要不離開太遠也不會有問題。”李靈拿出懷裏揣着的半塊靈玉說道。

這塊被她摔碎的靈玉,正好葉荒與她一人一半拿着,雖然壓制的效果大不如從前,卻也能夠發揮一些作用。

葉荒點了點頭,走出了帳篷,去找夏琳的蹤跡。 葉荒走出了帳篷,在安全局聯軍的暫時休息的營地裏面找尋着夏琳的蹤跡。修整的區域並不算大,葉荒找了一圈之後,卻沒有看到夏琳的蹤跡,她不可能走的太遠,這裏畢竟是雷家祕境,是雷家的地盤。

“葉荒,怎麼還不去休息?”

葉荒回頭,發現張野和蘇嬰正站在一起。

傾城冥妃 有看到夏琳嗎?”葉荒問道。

張野搖了搖頭,蘇嬰卻說道:“那個白髮的女人?我看到了,在那邊的山上,看上去失魂落魄的樣子。”

失魂落魄?也是,得知了那樣的真相之後,很少有人還能夠保持着正常吧。

道了一聲謝,葉荒飛速的往蘇嬰所指的山峯上跑過去。

果不其然,夏琳就在山峯的最頂端往下方俯視着,從這裏能夠看到整個雷家祕境的全景,包括了雷家後山山谷之中的那座宮殿。

察覺到有人過來,夏琳卻並沒有回答,說道:“你說姐姐就在那座宮殿裏面是嗎?”

葉荒走了上去,與她並肩站在一起,山風呼嘯,讓人感覺到了一絲刺骨的寒意,“是的,她就在裏面。”

夏琳點了點頭,說道:“很快,我就能夠和姐姐再見面了。”


“見了面,你又打算做什麼?”葉荒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