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防禦之術,陸離隱藏在了皮膚的表層,他剛剛練成的龍鷹防禦膜,可不能夠完全的暴露出來。

須知在與人戰鬥時,一份殺手鐗,可完全有着保命的作用,一旦暴露出來,對手就會自覺防備,那就無法收到出其不意的效果了。

“哧啦——”

蒼鷲利爪,抓爆空氣,抓在了陸離身體的表層,發出了一聲金屬摩擦的聲響。

一道火花從利爪的尖端閃出,如同璀璨的流行。

“呵呵,連我的皮膚都無法抓破,我看你們還是滾回鷲門去吧!” 第一百二十三章 蒼鷲撕天手!(第一更)

靈力所化的蒼鷲之爪,在一番全力攻擊之下,卻只是在陸離體表刮出道道火花,這番情景,令得齊樑眼角狠狠地抽了抽。


“嗯?這…怎麼可能?!”

剛一出手,便被陸離這強悍的防禦之力抵禦而下,齊樑竟然是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

須知,他身爲鷲門的內門弟子,除卻鷲門中那八重境界巔峯層次的寥寥幾名弟子之外,就要數他的修爲最爲強悍,然而今日他竟然當着這麼多弟子的面,被陸離生生奪去了威風!

“哈哈,滾回去!回你們鷲門待着,這鷹門,可不是你們來的地方!”

“我們鷹門有了陸離師弟,恐怕你鷲門就算來一位精英弟子,都毫不懼怕!”

“快滾回去!想要爭奪鷹門的名額,看來你們的確不夠資格啊…”

此刻,見到如此輕鬆地就將齊樑的攻擊化解,鷹門弟子一陣錯愕之後,便爆發出了對鷲門一羣弟子的奚落之聲。

而聽到這些話,那些鷲門弟子的面色,幾乎是在瞬間,變得極端陰沉下來。

這種**裸的羞辱,讓的他們個個氣得咬着牙根,雙眼中射出不善的目光。

鷹門與鷲門之間的較量,雖然說從未拿到明面上去說,不過這種弟子間的攀比,早就是在門派中形成了一股風氣,而對此,門派管理者並沒有出言相勸,或者做出一些規定。

這種事情,不可避免,而只要弟子們沒有做出太出格的事情來,一切,都只是小打小鬧,完全不用費心。

而在這種對比中,弟子間實力互相提升,人人渴望成爲強者,這對門派來說,即使可能傷着一些修爲差的弟子,不過總的說來,對門派還是好事一件。

弱肉強食,在門派中就應該讓弟子們感受到,否則,一旦出了門派,恐怕在實力爲尊的大地王朝,就找不到立足之地了。

而在這番沒皮的奚落之下,鷲門弟子的眼睛,皆是匯聚在了一旁同樣是面色冷厲的齊樑身上,他是帶頭大哥,自然要聽從他的意思。

接着,鷹門弟子的眼睛也是盯在了齊樑的身上。

這一刻,齊樑的心底,猶如針扎一般。

這種感覺,讓他的面容開始不自覺地抽動起來。

今日來鷹門鬧事,自然是來勢洶洶,不過卻沒想到這陸離竟然看起來真的挺棘手的樣子。

若是不打,他們鷲門空手而回,那也會被傳出是怯懦,是敗在了鷹門的氣場之下,他們那就是丟了鷲門的面子。

而若是打了,打過還好說,若是打不過,同樣是損了鷲門的面子。


一番對比,齊樑臉色劇烈變化着。反正橫豎都是面子問題,只有打,纔有可能今天找回點面子。

下定決心,齊樑面色陰寒,一股股靈力,開始從其體內散發而出。

“呵呵,你這防禦之術,倒真是不錯,不過,要讓我滾回鷲門,恐怕你們那個能耐!我倒要領教領教,你的攻擊功法!”

“好啊,不過,你非得要把自己的臉打腫,才肯停手嗎?”望着那臉色陰寒下來的齊樑,陸離心中已是知道,他已然做出了決定,緩緩說道。

“打誰的臉,這可不好說呢…”

“若是我敗了,鷹門的名額,讓給你,不過若是你敗了,就乖乖會你鷲門,別再來鷹門惹事,如此簡單的事情,能做到嗎?”陸離看着眼中怒意閃閃的齊樑,一雙眼睛古井不波。


而聽到陸離這麼擅自主張的話,鷹門的弟子卻是沒有一個人感到有壓力,在他們的心中,陸離是必定會贏的,這一點,沒有人懷疑。

畢竟能夠將龍鷹之傀都給打敗,這些八重境界的弟子,誰還會是他的對手?

在他們眼中,這齊樑竟敢主動挑戰陸離,簡直就是自取其辱的行爲!

“呵呵,你這小子倒是自大得很吶,今天我就讓你嚐嚐,自大付出的代價!”

略微顯得有些蒼白之色的靈力,緩緩自齊梁體內席捲而出,從這種能夠看得見的靈力可以猜到,這齊樑定是修煉了相當不弱的功法。

靈力修爲在達到武影境的時候,纔會出現顏色,而根據顏色的不同,也是分爲了武影境的各個境界。

不過,若是武脈境的人修煉了一部品級極爲高深的功法,也是能夠讓靈力發出色彩。而這種功法,卻是十分不常見。

所以,見到這蒼白之色的靈力,靈力的眼神中,也是閃過一抹火熱之色。

“你修煉的功法,看起來不錯啊…”咂了咂嘴,陸離盯着齊樑說道,絲毫看不出來是要打架的節奏。

“那我就用這部極品功法來教訓你!”

齊樑不再廢話,靈力運轉得如同水流,體內武靈脈發出了咕咕之聲。

“看我這飛天蒼鷲,抓爛你這身龜殼!”

齊樑大喝一聲,旋即,腳掌向前一踏,頓時間,一波波強烈的波動席捲而去,直接將地面上的塵土清掃而盡。

與此同時,他那交叉成十字的雙臂,也是猛然間揮出,動作迅捷如電。

而隨着齊樑的手臂揮舞,一圈靈氣,直接是繚繞在了他的身前上空。

一股強烈的氣息,陡然自那靈氣團中發出,磅礴的氣息,讓得一衆弟子紛紛後退。

望着齊梁體內爆發而出的靈力,以及他正在凝聚的武學,陸離也是一聲冷笑,手掌緩緩一探,他身前的虛空之中,同樣是出現了一團靈力團,其上,令人動容的波動一波波散發而開。

“靈氣倒是充沛之極,不過,你那武學恐怕無法跟我的相比啊…桀桀,看我如何教訓你!”

感受到陸離同樣是不弱是靈力波動,齊樑眼中寒意更盛,不過,他卻是故作輕鬆地說道。

而陸離聽到此話,卻是微微地搖了搖頭,權當沒聽見。

隨着那圈靈氣不斷從齊梁體內釋放而出,其中,竟是逐漸現出一隻如同乾柴一般枯瘦的巨爪來!

“極品低階武學,蒼鷲撕天手!” 第一百二十四章 詭異!(第二更)

蒼鷲撕天手!

充滿了濃重攻擊性的幾個字,從齊樑嘴中驟然吐出,音爆如雷!

而見到齊樑竟然施展出的這部功法,也是令得鷲門弟子心中豁然升起了希望。

“什麼?齊樑師兄竟然這部武學修煉成功了?”

“我擦!真是…難怪齊樑師兄敢應戰,原來是有更大的底氣!真是藝高人膽大啊!”

“這部功法在鷲門內門可是排名前五,齊樑師兄什麼時候將它修煉成功的?”

“嘿嘿,我看這回,這個叫陸離的小子,栽了!”

“對!憑藉這部武學,都能將這不知哪來的野小子捶殺了!”

“……”

齊樑施展出的功法,顯然有着不弱的名頭,以至於他一施展而出,衆位原本如同霜打了的鷲門弟子,立時來了興致。

顯然,對於這部武學,在鷲門待得久的弟子都知道,屬於鷲門內門中排名前五的一部武學,其威力簡直可以讓同意境界的人俯首稱臣!

不過,其修煉起來極爲的艱辛,要想練成一雙蒼鷲般的撕天大手,那可是需要極高的悟性,以及超長的忍耐力,還有血汗!

之前也是有許多鷲門的弟子修煉,但是卻很少有人修煉成功,久而久之,倒是將這一部功法冷落了,卻沒想到,這齊樑,竟是將其拿下了!

能夠練成這部功法,倒說明這齊樑,也是一個了不起的人才。

“嗡嗡——”

眼神冰寒,齊樑這部功法一施展出來,整個人的氣勢陡然大變。

八重武脈境的修爲,在一部極品低階武學的增幅下,竟是如此的盛氣凌人!

強烈的氣息波動,在齊樑的周身匯聚,這令得他周遭一丈之內的空間,發出隱隱的嗡鳴之聲!

這是功法修煉到一定的程度,使得空氣都被壓縮震爆的聲音!

“貌似很強大的樣子…”

擡眼望了一眼齊樑的攻擊,陸離雙眼古井不波地嘀咕道,不過他探向身前上方的手掌,卻是絲毫不見動作。

變化的,只是懸浮空中的那團靈氣。

不過,隨着齊樑的攻擊猛然發出,他的雙眼,在此刻微微地閉上。


而當他再次猛然張開雙眼,一股無形無色的波動,陡然自其腦海中發出,直接在自身一丈的範圍內,形成了一股魂力颶風!

而電光石火之間,齊樑的蒼鷲撕天手,便裹挾着滔滔大力,滾滾而來!

“砰砰!——”

還未近身,齊樑那乾枯如柴的巨大手爪,徑直轟在了魂力風暴之上,發出了尖銳的破風之聲!


“砰砰砰砰砰——”

蒼鷲撕天手,五指雖乾枯如柴,卻堅硬如精鐵,一隻巨大的枯爪,其上靈力匯聚,那番聲勢,極爲的不弱。

在接觸到陸離那魂力凝聚的無形氣罩之上時,精鋼般的指尖處,發出了刺耳的尖銳轟鳴,令得聽到這個聲音的所有人,心尖都跟着打顫!

“吱吱吱——”

無形的魂力風暴,在陸離精準的操控之下,竟是開始瘋狂地旋轉起來。

而五道電弧,從蒼鷲撕天手的指尖發出,形成了最爲絢麗的火光。

帶着滔天大力的乾枯手爪,想要強行撕裂魂力風暴而推進攻擊,但是,那瘋狂旋轉的風暴,卻是如同實質的磨刀石一般,不斷地將那五根抓在其上的手指消磨而去!

強烈的持續攻擊,早已讓得一衆弟子遠遠地躲避開,衆人的眼中,佈滿了因爲被這種對拼震撼而產生的驚愕之色!

此時,二人之間的虛空,利爪與瘋狂旋轉的無色風暴相互糾纏持續,而地面上的石板,早就被掀飛而起,濃濃的煙塵,升騰而起!

這番消磨,持續了大約數十個呼吸的時間,那原本信心滿滿的齊樑,終於在心頭髮出了一道驚疑的呼聲。

陸離所施展的魂力,沒有人能夠看到,不過,那番強烈的能量波動,卻無人不能將其察覺。

那種能量波動,彷彿有着一種奇異的力量摻雜其中,漸漸地將蒼鷲撕天手上的靈力,給漸漸吞噬!

是吞噬!

一股無形的吞噬之力,正在將齊樑施展而來的靈力不斷吸收!

而隨着這股吸收之力的持續,齊樑的面色,終於是變得慘白,雙眼中閃現出濃濃的不可思議!

“我的靈力在跑…這怎麼可能?這小子,妖異!”

察覺到自己靈力的消耗,齊樑雙眼,猛然射出一道狠厲之色,旋即,手臂向後一揮,那與魂力風暴抗衡許久的蒼鷲撕天手,突然倒射而回,在其身後空間,堪堪轉了一圈,纔將那股大力卸去。

而見到齊樑的動作,陸離並未主動進攻,反而是一臉輕笑地盯着目光有些驚疑的齊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