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這……這不是真的……”

神啊!爲什麼她全然都不知道這件事!?左彥也從來都不曾對她說起過啊!

狼?!她的身邊竟然生活着一隻狼?!

而且……她……她竟然是在跟一條狼在交配?!

喔,天啊!

夏蕾用力地捂住嘴巴,她現在身子幾乎都是在發顫着,如同接受着冰天雪地的考驗似得

爲什麼事情會這樣,爲什麼……

“蕾小姐,我知道您不會相信,那麼就讓你親眼看看吧。”

說着,老管家的身子驟然發出一束刺眼藍光,夏蕾下意識的閉住眼睛,然而,等她再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跟前哪還有什麼老管家,只有一頭狼……

一頭,正在惡狠狠瞅着她的狼……

夏蕾驚訝的連忙往後退,就在這時,那條狼竟然開口了–

“蕾小姐,我話就說到這了,至於之後該怎麼辦,就請您自己定奪吧。”

狼嘆息一聲,話音剛落說着便又變成了老管家。

見夏蕾眼眸底全都是驚駭的模樣,老管家自知他的任務完成了。

說着轉身便走,但是誰都沒有留意到,在他轉身的那一剎那,眼眸裏迅速地閃過一絲邪佞,然而這抹邪佞被黑暗卻掩蓋的極其完好。

老管家走了,門被咚的一聲關上,夏蕾甚至都還什麼都沒有反應過來呢,整個密室裏,就剩下她一個人了……

真的是不可置信!

夏蕾的身子癱軟在旁邊一個凳子上,眼前燭光不斷的閃啊閃的,幾乎要把她的眼睛弄花了一樣……

左彥,竟是狼……他竟然是一隻狼?!

夏蕾腦海裏一直不斷重複着這個事實,她甚至都有些不敢相信。

之前,跟左彥生活的那些一幕幕,不斷的開始在她的跟前重現、重現……

她從來都沒有想到,她已經掉進了這樣大的一個陷阱裏,然而,左彥竟然還掩飾的這般完好?!

想到適才,他差一點就又跟自己……

一想到,他那根在自己身體裏進進出出的某個東東,夏蕾不禁又氣又羞。

這個世界怎麼可以荒唐到這個樣子?!

是在拍電視劇還是寫言情小說呢?!

夏蕾正詫異的發懵,這時一陣電話鈴聲突兀的在密室內響起,夏蕾身子渾然一怔,連忙拿起口袋裏的手機,摁下接通鍵:“喂?”

她的聲音幾乎是顫抖,但可惜,她只發出一個單音,對方並沒有聽的仔細。

“蕾,你在左彥那邊怎麼樣了?”

“浩哥……”

夏蕾輕輕叫着這個一直會讓她安心的名字,這一次,終於,夜浩聽出了她話語裏的顫音,連忙焦急的開口問:“蕾!怎麼了?!你怎麼了?是誰欺負你了嗎?”

“唔……浩哥……” 她是不可置信!

一是因爲適才老管家的那些話,二是因爲左彥一直久久瞞着她的真實身份,夏蕾大腦都感覺快要被塞爆了一樣。

“唔……我……”

“好了,蕾,沒事的,你慢點說。是不是左彥那傢伙欺負你了?還是他們家裏的那些傭人?又或者是那個什麼嵐雅?”

“唔……我……我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說,但是,不是他們……”

“不是他們?

!怎麼了?到底怎麼了啊?”

“唔……浩哥,你一會兒來接我好不好?”

夏蕾捂住胸口,痛心疾首的問。

對方那邊很快的便傳來答應之聲,夏蕾悶哼一聲,掛斷了電話……

她現在真的無力思索其他的問題,她只是想着逃離,趕緊逃離這個地方……

她現在躲在這裏呆上一秒鐘,她覺得自己就……就感到無法呼吸。

包括適才老管家那極其嚴肅的面孔,看起來一點也不是在說笑話,更包括,他剛剛變身爲狼的那一幕……

“夏蕾……你真的是太傻逼了……你竟然,跟一隻狼在同一屋檐下生活那麼長的時間?”

一想到那些可怕的過往,夏蕾忍不住身子打了個寒顫,緊跟着,二話不說就站起來欲去往外面跑,可就在她推開門的那一瞬間,一抹****着上半身的身影瞬間映入她的眼簾:“夏蕾,你在這幹什麼呢?”

“嗬!左彥!”

夏蕾忍不住驚訝的叫出聲,她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她竟然可以碰到左彥,按理說,他不是正應該躺在牀上睡覺呢嘛?!怎麼突然之間,就下來了呢?!

夏蕾捂住嘴巴,詫異地不得了:“你……你……”

她現在面對他的時候,說話不禁都打起結巴來。

因爲她想到了適才老管家說的那些話以及那隻狼看着她時的樣子,她受不了,她真的承受不了!

“你怎麼了?”

左彥欲伸出手去抓住她,可是出於本能反應,夏蕾想也沒想,立刻打掉了他的手:“你……你別碰我!”

被打到了傷口的痛楚,左彥捂住傷口的部分,悶哼一聲,夏蕾一怔,正欲去問他有沒有怎麼樣,可是一想到,站在她跟前的,並不是一個人,她不禁都覺得後背只冒冷氣。

連忙腳步開始往後退:“你……你怎麼來了?”

“笨女人,你到底怎麼了?嗯?我一睜開眼睛就看到你不在了,我還以爲你去哪了呢。我下來是跟你說,讓你回頭回公司上班。”左彥挑了挑眉骨,他現在根本不知道夏蕾爲何如此驚慌,還以爲她是受到了什麼小小的驚嚇而已呢。

“不要!我不要!”

簡直想也沒想,夏蕾便拒絕了。她不可能再回到公司,再去跟……一隻狼–爲伍,那簡直是癡心妄想!

絕世邪神(邪御天嬌) “不要?”

左彥挑着眉骨,不解的望着突然之間就變成這般的小女人:“夏蕾,你究竟是怎麼了啊?”

“你……”

夏蕾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她現在覺得眼前的男人好可怕,就像是站在她跟前的不是人,就是一隻狼,她忍不住的想逃…… “你……你是……野狼族的王?”

她顫慄的問出這句話,單單這一句話,也便就使得左彥的步伐一下子停了下來,眉頭蹙的緊緊地看向夏蕾。。шщш.㈦㈨ⅹS.сом 更新好快。

呃,這小‘女’人是怎麼會知道的?!

“你,怎麼知道的?”

“你承認了……”

夏蕾現在覺得她連呼吸都是麻木的,腦袋也是木然的,一切一切的身子運作,全都因爲男人的這句話而停了下來。

他真的是狼,不是人啊!

“你……你爲什麼要接近我……滾!滾開!”

夏蕾推開男人的‘胸’膛,想也沒想就開始朝着外面跑,但是她的腳步還未出密室,便被男人直接伸出手,抓了回來。

男人的雙手摁着她的肩膀,讓她無處可逃。

“夏蕾!是誰告訴你的?嗯?”

“你是狼……你不是人!‘混’蛋!放開!”

現在夏蕾腦袋裏重複的只有這麼一句話,左彥的眼眸變得驟然很深,失去了那單純的碧藍‘色’,其中一片深沉,似乎是會爆發一樣:“夏蕾,你冷靜點好不好?!”

媽的!雖然他想過,她知道事情真相之後會有這般的震撼,可是,他沒有辦法想到,會是在這種時候,她突如其來的變成這個樣子。

“‘混’蛋!‘混’蛋!”

夏蕾不斷的搖着頭,雙手狠狠的打着男人的身體,本來就已經受了傷的男人被這猛烈的打擊,不由得一陣劇痛在身體裏蔓延開來。

“你離我遠點,左彥,我不認識你……我不認識!”

“夠了!夏蕾!我愛你!”

驀然,在她尖叫之中,他低吼出這樣一句話,一時間,夏蕾停止了任何動作,只是雙眸突瞪的看着他,三秒鐘之後,爆發出一陣笑聲來:“呵呵……左彥,你在說謊嗎?你是狼誒!”

“是狼又怎麼樣?”

“我無法忍受,一隻狼伏在我身上,跟我夜夜‘春’宵。我更忍受不了,睡在我旁邊的,是一頭野獸……”

夏蕾一字一眼的說着,說的極其認真,眼眸裏閃爍的堅定、厭惡、陌生,讓左彥的心不知道怎麼的,竟然感到劇痛起來。

“就因爲我是狼……”

“對!”

夏蕾毫不猶豫的答出這個字,但不知道怎麼的,在她說出這個字之後,她竟然覺得心猛烈的一顫,連她自己都不曾想過她會有這種反應。

夏蕾捂住‘胸’口,撞開左彥已經完全僵硬的身子,直接跑了出去。

密室裏,此刻只遺留下左彥一個人。

男人站在原地,眼眸裏似是有無數情愫在流淌,最多的,便是悲愴、失望、傷心。

尤其是適才這小‘女’人答的那個對。

嗬!

原來,他們最遠的距離根本不是她之前所說的那些仇恨,而是,他不是一個人……

爲什麼上天會這樣愚‘弄’他?

左彥的身子莫名撞到一個桌子上,頭此刻昏昏沉沉的,想不到任何事情,只是腦子就是木訥的、懵的。

夏蕾的眼神,看着他的時候是那樣的陌生,好像就是在看一件她厭惡的東西。

他已經變成了她討厭的了。

以前,最少她還會屈服,然而現在……她不會了。 這也就是意味着,他們之間,再也沒有了任何的牽扯……

左彥捂住胸口,他覺得此刻心就要跳出來一樣。

驀然,密室房門被人打開,嵐雅驚訝的站在門口,望着背對着她的左彥,她從來都沒有看過左彥這般模樣,她也是剛剛聽老管家說的,讓她來這裏去找左彥……

嵐雅一怔,幽幽的邁開腳步走了過去:“王……”

“夠了!別再叫我王!”

左彥聞聲,突然冷冽的打斷了身後嵐雅的話,俊逸的臉上,滿是悲傷;“別再來這裏,讓我一個人靜一靜,滾!”

“是……”

嵐雅訕訕的退了出去,左彥坐在適才夏蕾坐過的椅子上,仰頭望着白色的天花板。

如果可以,他真的不希望他是一隻狼,而是一個正常的男人。

一個隨心所欲,可以追求夏蕾再與她結婚生子的男人。

那樣的生活,應該很幸福吧?

左彥到現在才發現,其實他愛的並不是那些至高無上的權利,而是一個他愛的,也真心愛他的女人

終於,他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可是……

是命運多舛嗎?

讓他在感情方面承受着一波三折。

如若可以,他真的希望他現在不是野狼族的王,只是一個可以追求夏蕾的普通男人……

但是,還可能嗎?

夏蕾也不知道她究竟是如何出左彥別墅的,那些人不曾攔住她,夏蕾沒有去管,只是在大街上一直跑、一直跑。

穿着高跟鞋跑累了,就將鞋子脫掉,扔到馬路上,繼續往前跑。

細嫩的腳面與柏油馬路最直接的接觸着,一陣刺痛感襲遍全身,她卻沒有任何功夫去管。

她現在,心只覺得好痛、好痛。

爲什麼會這樣……

爲什麼這個世界一切都變了?!

煎夫指導手冊 緊緊只是一秒鐘的功夫。

就連呼吸,此刻都是困難的。

夏蕾停下奔跑的腳步,不理會街道上衆人詫異的神色,彎下腰,雙手抱着腦袋,一陣顫慄的痛哭。

唔……爲什麼?!

這個世界爲什麼要對她這般殘忍!她好不容易纔愛上了左彥,卻發現對方根本不是一個人,而是一頭猛獸!

天……

她究竟都幹了什麼啊!

眼淚順着眼角大顆大顆的留下來,不斷的落在她的手背上、嘴巴里、胸口處。

夏蕾咬住脣,她可以感覺到淚的苦、淚的澀、淚的酸……淚的鹹。

就像是她現在的心情一樣。

她看不清她眼前的一切,仿若她自己身處於一個黑暗而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方,她找不到前方的光明,只是一直被困在這個地方,她出不去……

只能苦苦掙扎。

“夏蕾!你真的太可笑了……”

“蕾!”

倏地,身後傳來一聲男聲,緊跟着,夏蕾覺得她的肩膀被一雙大手抓住,緊跟着一個用力地迴旋,她便被男人帶入了懷抱之中,嗅到那股熟悉的味道,夏蕾自知是夜浩……

“浩哥……”

“怎麼了?蕾,你怎麼了?”

“你知道野狼族嗎?”

夏蕾輕輕地說,然而,她感覺她在說出這句話之後,夜浩的身子不禁僵硬了一下。 夏蕾疑惑的擡起頭,通紅的雙眸詫異的望着他:“浩哥,怎麼了?”

“沒……沒。”

夜浩緩過神,眼眸裏閃過一絲慌張,但是夏蕾並未捕捉到。

夜浩衝着她搖了搖頭。“你繼續說。野狼族怎麼了?”

“左彥……他竟然是……一隻狼!而且,他還是一大堆狼的領袖……”

夏蕾好不容易纔將這句話念出來,只看到夜浩臉色閃過一絲難看,其他的,便再也看不到了。

“浩哥,你不吃驚嗎?”

呃,爲什麼夜浩聽到這個事情之後一點吃驚的神色都沒有?似乎,他早就知道了似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