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一來,安玉瑩飽滿的上圍又緊貼著羅陽的臉面了。

一陣體香撲鼻而來,羅陽打了個大大的激靈。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看不到路。

在上樓梯時,羅陽又抱著安玉瑩,只得放慢速度,待抬腳踏實了梯級,再上去。

唐桂花發覺羅陽幾秒鐘才走一步,抬頭一看,更吃醋了。

「玉瑩,你要用胸悶死牛仔嗎?」唐桂花冷笑道。

「桂花,玉瑩是在給羅陽喂……嘻嘻。」

後面的話,秦飄用一串笑聲代替了。

一聽她這麼說,唐桂花也忍不住格格地歡笑起來。

安玉瑩自然也聽出秦飄要說的下面一個字會是什麼字,含羞道:「秦飄,桂花,你們亂想些什麼呢,人家才不會那樣做呢。」

隨即她只好讓身子墜下去,上圍終於不用跟羅陽的臉面緊貼著了。

可是此時她的臀又正好跟羅陽的偉岸部位有了接觸。

這就是熊掌與魚翅不可兼得。

羅陽咧嘴一笑,看準安玉瑩的紅唇,一連啄了幾下才舔了舔嘴唇。

忽然好像感覺有人從上面冷冷地望下來,抬頭一看,原來洪佳欣已走到樓梯間,正站在那兒朝下看。

羅陽吻安玉瑩的畫面,洪佳欣自然看到了。

「班長。」羅陽訕訕道。

洪佳欣嘴角扯出不屑的弧度,哼出悠長的冷笑,轉身進房了。

其實安玉瑩也挺窘的,但想到這樣算是表明她跟羅陽的關係更好,勝過洪佳欣,心裡又偷偷歡喜。

「牛仔,喝飽了嗎?」唐桂花在後面笑道。

羅陽感到臉面都熱了。

「桂花姐,喝什麼呢?」羅陽明知故問道。

「秦飄,你剛才說玉瑩要喂牛仔喝什麼嘛?」唐桂花佯裝不知。

說得太明白,過於肉麻,就算是秦飄也難以啟齒。

不過,秦飄卻用另一種方式表達出來了。

「就是小孩會喝的那種。」秦飄笑道。

「牛仔,聽到沒?秦飄說是小孩喝的那種。你喝了沒?」唐桂花笑道。

一聽二女在後面一唱一和,安玉瑩更羞了。

「桂花,秦飄,你們亂說呢。人家怎麼會有……,人家現在怎麼可能有那……」

安玉瑩說不出口。

「玉瑩,你的那麼大,應該有吧。」唐桂花揶揄道:「要是沒有,剛才貼那麼近在幹什麼呢?」

此言一出,羅陽感到耳朵都燒了起來。

秦飄笑彎了腰,彼時正在上樓梯,她一俯身下來,便想伸手去抓住羅陽的衣服,讓他拖著上去。

她本意是想抓羅陽的上衣,可是她沒看,只憑感覺去抓,正好抓住了羅陽的褲子。

羅陽剛好踏上一級樓梯,秦飄的手抓緊他的褲子,又偏偏是運動褲。

豁啦一聲,運動褲便被扒下來了。

「飄姐,你幹什麼脫我褲子?」羅陽轉頭尷尬道。

「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啊。牛仔,我真不是故意的。」秦飄笑著道歉。

唐桂花笑到眼淚都出來了。

聽到外面的談話,洪佳欣也走出房間,站在樓梯間,看到羅陽的運動褲已掉到腳踝處,也忍不住笑了。

羅陽雙手摟住安玉瑩的大腿,騰不出手去提褲子。

「飄姐,快幫我提上來。」羅陽尷尬道。

「好嘞,好嘞,別急哈,就提上。」秦飄笑道。

可是,她笑到肚子都微痛,有些岔氣了,一時用不上力去幫羅陽提褲子。

唐桂花又笑道:「牛仔,你的大腿好白哦。」

一聽這話,羅陽頓時感到臉面都燃燒起來,燙到心裡去了。

「桂花姐,別笑我。」羅陽窘道。

「我哪裡笑你,這是事實。不信,讓秦飄說說看。」唐桂花執著道。

秦飄快笑倒了,哪裡還能說話。

「秦飄,桂花,你們快幫牛仔提起褲子呢。」安玉瑩嬌聲催道。

「好嘞。」秦飄應道。

於是秦飄便伸手去抓住羅陽的褲子,她的臉面卻無意中碰到了羅陽的大腿。

「秦飄,你要吻牛仔大腿嗎?」唐桂花笑道。

秦飄又笑了,要伸手打一下唐桂花,便又放下了羅陽的褲子。

「飄姐,桂花姐,快幫我提起褲子。」羅陽催道。

他越是著急,唐桂花和秦飄就笑得越厲害。

二女都伸手扶著羅陽的上半身,笑得花枝招展的。

「安姐,你先下來,等我提起褲子哈。」

說著,羅陽想輕啄安玉瑩的紅唇,瞥見洪佳欣正在上面看下來,只好作罷。

「秦飄,桂花,你們扒掉牛仔的褲子幹什麼呢,牛仔害羞了呢。」

安玉瑩也覺得好笑,只是沒有大笑。

「牛仔,你放人家下來呢,人家幫你提起來呢。」

於是,羅陽便微蹲下去,只要雙手往下放,便可讓安玉瑩的臀坐到樓梯級上。

(本章完) 此地天地好似都在顫抖,整片深林都好像要被玄氣覆滅了一般,下面藍素素等人,感覺到體內的玄氣都要翻滾,讓人不受控制,所有人臉色都出現了驚慌的神色,因為秦昊身上的玄氣濃度越來越濃,越來越重,壓制的所有人喘息都困難了起來。

光是從秦昊表現出來的暴動來看,這等武技,顯然就是李榮川施展出來的「陰卷天地」都是無法媲美的,這讓藍素素等人看見了不由的抽了一口冷氣,誰都沒有想到,秦昊居然還掌握著此等武技,這等武技顯然已經半隻腳踏入到了地級範疇,乃是玄級武技之中最巔峰的存在,顯然秦昊的底涵一點已不弱於李家。

轟隆隆!

天地之間的玄氣開始沸騰,直接在秦昊的頭上凝聚成了一個百丈大小的玄氣漩渦,遠遠的看上去好似純粹的玄氣,幾乎佔據了整個深林。

秦昊腳踏在虛空,面色冰冷,眼中閃爍著濃郁的殺機和冰冷,對戰已經到了此刻時候,兩人已經互相容不下對方了,秦昊此刻便要擊潰對方那不可一世的傢伙。

心中殺意沸騰,秦昊一劍斬了出去,馬上天空之中玄氣呼嘯而來,最後斬向了不遠處的李榮川。

「一劍浮四海」

而且在玄氣注入之中,秦昊的雷神體全力運轉,強大的肉身,此刻展現的淋漓盡致。

「轟轟!」

隨著狂暴的玄氣和強大的肉體壓制著,爾後出現了一道巨大的劍氣,直接從空中出現,一劍斬向了李榮川,毫不留情,這一劍就算武將九段之人已感覺到了心驚。

「雷神拳」

林動使用了劍氣,並沒有停息下來,然後看見了空中再次出現了一道雷霆巨拳,這一拳只比這一劍更強不弱,。

雷霆巨拳很快在空中顯化,布滿了雷霆的紋路,一股狂暴,霸道的氣息,立刻闖蕩在天際之間!

伴隨著這一劍,一拳的出現,天地玄氣,已經瘋狂的開始躁動了起來,那一劍,一拳隨時都可能爆發出毀滅天地之間的力量,看起來不可抵擋。

「嘶嘶嘶!」

下面之人看見了這一幕不由的再次倒吸了一口冷氣,不敢相信的看著這一幕。

「好可怕的武技」

所有人的目光看著這一劍,一拳道。

「今日必斬殺於你」

秦昊看著不遠處的李榮川冰冷的說道,瞬間一劍,一拳殺向了李榮川。

嘭嘭嘭!

這一劍,一拳還未到,李榮川便感受到了致命的危機,但是此刻已經無法躲避了,只能夠正面的迎接,要麼就是被秦昊斬殺於此。

李榮川的目光,死死的盯著呼嘯而來的一劍,一拳,眼中出現了血紅色的光芒,陰冷的氣息在李榮川的體內不斷擴散看來,爾後深深的吸入了一口氣。

「你找死,我今日便成全於你」

「喝」

李榮川大聲的喝了一聲,然後身體一震,滔天的玄氣從李榮川的體內爆發而出,一股強勁的威壓不斷的擴散,飛快的蔓延而出,隨即李榮川手上的陰寒槍,輕輕一揮,玄氣自長期擴散。 安玉瑩要幫忙提褲子,羅陽只好接受。塵←緣↑文↗學?網

「安姐,那麻煩你了哈。」羅陽感謝道。

後面的秦飄和唐桂花還在笑,她們可以笑很久。

就在羅陽抱放安玉瑩坐在樓梯級時,他在下一級樓梯,安玉瑩在上一級。

安玉瑩剛坐在樓梯級上,臉面忽地被什麼碰了一下。

抬頭一看,原來是羅陽的偉岸。

安玉瑩俏臉刷地紅到了脖子,情不自禁地伸手撥了過去。

「嗯,壞牛仔……」

「安姐……」

羅陽渾身顫動了一下。

重生豪門:千金逆襲 在後面的唐桂花和秦飄沒看到是怎麼回事,但洪佳欣在上面的樓梯間,自然看清楚了羅陽和安玉瑩之間發生的事情。

「你們壞死了。」洪佳欣跺跺腳,冷笑一聲,轉身又進房了。

「班長。」

羅陽覺得地面要是有條縫,他也願意進去躲兩分鐘。

這時安玉瑩要幫羅陽提褲子。

可是她剛一低頭,臉面又碰到了羅陽的偉岸。

「牛仔,人家……」安玉瑩輕嗔一句。

「安姐……」羅陽輕撫她的秀髮。

唐桂花和秦飄還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聽二人對話,便知有事發生了。

於是唐桂花伸頭往前一看,笑道:「玉瑩,你好壞哦。」

一聽到唐桂花揶揄,安玉瑩不能淡定了。

她揮舞著小粉掌胡亂地打羅陽,含羞道:「人家沒有呢。」

說時,她的手掌無意中又碰到了羅陽的偉岸。

羅陽興奮地哆嗦了好幾下,連忙握住安玉瑩的手,勸道:「安姐,別打。」

其實安玉瑩只是由於太窘了,想要借揮手的姿勢來消解心頭的羞窘而已,並不是故意要撥打羅陽的大腿。

當看到羅陽的偉岸更加氣昂昂了,安玉瑩連忙站了起來,嬌羞道:「人家不是有意的呢。」

一面努長了紅唇,一面揮舞著小粉拳打空氣。

「安姐,我知道你不是有意的,而是故意的。」羅陽摟住安玉瑩的小蠻腰。

唐桂花和秦飄噗哧一聲又笑了。

蜜愛嬌妻,冷帝的心尖寵 「壞牛仔,壞壞牛……」

正當安玉瑩紅著臉說話時,羅陽抬頭忽地用嘴堵住了她的嘴。

隨即安玉瑩的話音只能在口腔里變成嗯嗯聲。

唐桂花和秦飄對視一眼,彼此努努紅唇。

「牛仔,你褲子還沒提起,就跟玉瑩……,你又想喝了嗎?」唐桂花拍打羅陽的厚實脊背。

「桂花姐,快幫我提起來。」羅陽禮貌道。

「不幫。」

這時秦飄笑著要幫羅陽提起褲子,唐桂花拉住她的手,向她使了個眼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