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一會,風清揚又繼續說道:「好了,我們不想了,既然是塵家,我們風清幫與你們也算得上是老朋友,我風清揚也決定幫扶一下你幫著煉製這丹藥,不過此次煉製需要兩人攜手方可練成,一人為火種提供內息,境界至少要在六重以上,另外一人要為丹藥融進內息,所以當務之急你還是要提高一下境界。」

風清揚的話語一落,讓塵封很是歡喜,也讓塵冰面露喜色。

這樣一來塵封可以提高自己的境界,也可以學習煉藥術,而且塵冰順便也可以跟著學一下煉藥師的技能了,這可是百年不得一遇,煉藥師擁有整個修真界最多而且還最珍貴的資源,那是任何行業都不可比擬的。

煉藥師的技能也是在修士修鍊的整個過程中發揮著不可替代的作用,修士在日常修鍊的過程中避免不了傷殘,也必須會遇到瓶頸,極少數是通過一定的極端法力尋求突破,大部分還是通過丹藥,那麼丹藥的煉製可就需要煉藥師了。

但這煉藥師在這風土大陸也不過十幾人而已,這些也是導致煉藥師是如此讓人崇拜的原因了。

「行,你說怎麼樣都行,修鍊可以,不過你說的那幾種藥材,我還真沒聽說過,不知怎樣才能取得。」塵封摸摸頭詢問道。

「對,前輩,你還沒有給我們具體解釋一下那幾種藥材到底是做什麼用的。」在一旁的塵冰也急切地問道,對於塵封來說當務之急是怎麼去取得這些藥材,而塵冰必須要風清揚給他一個信得過的解釋,畢竟這關乎著塵封的性命。

… 風清揚看了看眼前這個塵冰,眼角閃過一絲猶豫,他沒想到看似愚笨的一個丫頭片子,竟然如此難纏,沉思了一下,才慢慢說道:「這丹參是起死回生之用,屬於即熱型丹藥,融進雷霆液之後,可以在雷霆液之中吸收熱息精華,有效在塵封體內之中降解雷霆液的寒毒。

這隕鐵精,本是作為修器之用,但是它也有一個好處,可以吸納寒液,將所有寒液聚集到它的表面,然後再通過封神草將寒液表面包裹封住排除體外,最後這墨荷葉就是去除體內的寒液雜質,怎麼樣這樣的解釋有沒有說服力?」

塵封聽后覺得很有道理,塵冰也微微一笑,看樣子還說得過去,也就沒有緊抓不放了,倒是風清揚眼瞳深處閃過一絲狡黠,充分利用眼前的這位少年的意願是原來越深了。

「前輩,你所說的這些就是不知道在哪裡才可以找得到?」塵封摸摸頭詢問道,畢竟塵封根本是毫無頭緒。

「封神草你可以去西部草原王那裡可以取得,隕鐵精乃是帝王會中雷兵團的特級貢品,丹參呢在這鳳天城的雷家,據說僅有一顆,這墨荷葉還真就不清楚了,據說是在天一城的羽翼王爺那裡可以找到,但那裡是整個風土大陸的貴族城池,我是沒有去過。」風清揚一一說道。

在風清揚看來,不僅僅是修鍊這個丹藥,光是要去獲取這些藥材,也必須要讓塵封儘快突破五重,境界太低根本不可能完成任務,因為煉藥師的起點要比普通修士修鍊的起點要高,眼下要想充分的利用他還得稍微的培養一下。神境共計十三重,每三重存有一瓶頸難以突破,並且境界越高,修鍊就越來越困難,眼下塵封神境四重想要突破五重並不容易。

而這個土妞已經是五重境界,對於幫忙完成這樣的任務,這種境界也算是可以充分利用。

於是最近的這些天,在風清揚的指導下,塵封開始學習揚火術。

這揚火術是所有煉藥師最基礎的功法,通過修士平息可以讓身體中的各個部位溫度升高,從而產生火焰,但要控制體內的這些火焰,是一個很艱難的歷練,這也是在風土大陸中能修鍊出揚火之術的人幾乎是寥寥無幾的原因,風清揚也不清楚在這個混小子的身上到底能不能看到希望。

「平息,呼氣、吸納,反覆運轉。」每試一次塵封總會感到心中腹部有一種火燒之感,一次、兩次、三次,在這氣息濃厚的樹藤之中,塵封盤腿修鍊,不過修鍊時還需要風清揚提供的冰神丹,幫著封住體內的雷霆液,讓寒性不在自己體內揮發,這樣才有利於催出自己體內的揚火氣息。

而在塵封每次盤腿修鍊時,樹藤之內的靈木氣息極其的濃厚,這股生命的氣息正被塵封體內的雷霆液貪婪的吸收著,以至於每次修鍊之時,胸中都有一種澎湃之感。

轉眼間過了三五天,塵封亂蓬的頭髮早都佔滿了灰塵,這反反覆復的運作已經不下上百次了,總是失敗而歸,但塵封並不氣壘,為自己也要努力的堅持下去,只有活著,才能知道自己當年父母的死因,才可以為死去的父母報仇。

至於塵冰,每天也並不閑著,幫忙照顧塵封和警惕周圍,塵冰本身也是修鍊木息,在閑暇時間她也會鞏固一下自己的藤蓮鞭。

塵封在樹林之中揚火吐納,幾百次的失敗並沒有叫這個少年放棄,這個曾經頑固不化、弔兒郎當的少年,突然間變了一個人似的,對著揚火術竟然有中極強濃厚的興趣。

塵封體內有寒性極大的雷霆液,想要催出火術,則必須要讓他體內的熱息抵抗住寒性的雷霆液,這樣一來,是否能夠成功的催出火術,也得看一下運氣了。

他決定對體內這個貪婪的雷霆液來一次徹底的反擊,平息運功,讓他體內的部分熱息充分運轉起來,外部的靈木之息在熱息的帶動下,加快進入體內的速度,速度越快,體內的溫度就越高,寒息就變得稀薄,這樣或許對於催熟揚火能夠很有效。

「平息、呼氣、吸納!」

又是幾十次,仍沒有見到一絲火苗,塵封焦急的看了一眼風清揚,哪知那風清揚只是搖了搖頭微微一笑。

妹的!老子就不信催不出來,塵封繼續讓自己體內的氣息更加快速的運轉起來,這時的雷霆液竟活躍起來,大量的靈木氣息也飛快的進入體內,兩種不同的氣息像是在丹田部位劇烈的爭鬥,畢竟風清揚這附近全部是靈木,氣息濃厚,他不知不覺的感到體內有一溫熱氣息的感覺。

對!就是這種感覺。

「爆。」

「呼」的一下在塵封口中吹出一股火苗,不過火苗很微小,眨眼間便熄滅了,即使這樣,也滿是欣喜,終於成功了,真是功夫不負有心人。

「不錯,只要再加把勁好好調控一下,就可以了。」風清揚看后也不禁讚歎,這煉火術第一步揚火,一般修士也得三五個月方可成功,沒想到眼前這個不起眼的青年這麼短的時間竟然就練成了,畢竟眼前的這個少年體內還有雷霆液在作怪,能達到這樣已經很不容易了。

既然成功就必須要趁熱打鐵,塵封更加反覆運轉,有過了三五天,最終可以吐納出小楊樹般的火苗了。

能夠用口吐納出揚火后,塵封也不甘心,慢慢的開始學習讓自己身體的其他部位也開始催熟揚火之術,所有的平息吐納都是一樣,唯一就是掌控那股揚火之息的流向。

也大約過了半個月的時間,塵封兩個手掌也竟催出了火焰,看著手掌中的火焰,立刻繼續屏住內息,讓手掌穩穩的掌控這神奇之火,看著手掌之中的火苗,塵封疲憊的臉上出現了笑容,塵冰也為他的成功感到高興。

學會了楊火,接下來就為衝擊五重做準備,通過進行吐納楊火,大量的熱息就會消耗,體內溫度會急劇下降,這樣整個身體會偏向極寒。

這時在重新發功可以促使機體達到一個新的高度,這是一個很危險的衝擊,如果塵封身體內不能承受極寒,或者是在體溫急劇降低后不能醒來時,不僅不能突破,而且還會丟掉性命。

塵封盤腿席地而坐,長長的唏噓了一口氣,神境共計十三個階段,三重境界的瓶頸,塵封很幸運,很快突破掉,可這五重境界的想要迅速突破可真不一般,它的突破需要修士本身體質急劇下滑,下滑到極點然後在持續的補充能量,靠的是一個慣性,一般把握不好的話有可能面臨死亡的危險,這也就說明了需要有一定的運氣在裡面。

塵封面目前方,看著塵冰和風清揚,眼眸深處又想起了自己的父母,自小就未曾見過自己的父母,為了這仇恨,也一定要活下去,只有讓自己變得強大,才能為自己父母報仇。

「準備好了嗎?」風清揚順勢將一個冰神丹放到塵封嘴裡,眼神閃過一抹憂慮。


「開始吧。」

「平息、呼氣、吸納」

塵封連續的修鍊讓自己的機體溫度越來越高,一股股灼熱之感在丹田之中,過了些許,塵封大嘴一張,一團團巨熱的火苗狂噴而出,一束、兩束、三束。

與此同時,手掌之間也開始散發出淡淡的火苗,隨著火苗不停的噴出,體內的熱息逐漸下降,再加上雷霆液的作用,整個人身上漸漸的結上了一層層薄薄的冰,風清揚看此眉頭緊緊一皺,如果眼前這種形勢繼續下去的話,恐怕真的不能活下去了。

「前輩,要趕緊替他輸入內息才好,要不然就死掉了!」塵冰焦急喊道,她根本不希望自己的塵封哥哥有任何閃失,必須要努力的去做點什麼。

「不可以,一切自有天意,現在打斷的話,不僅救不了,而且還會喪掉他的修為,再高的強者也無能為力啊。」

風清揚嘆息道,眼下塵封如果不能夠活下來的話,也是天意不可強求,一旁的塵冰焦急的臉上布滿汗珠,眼神中蘊含著淚水,眼睜睜的看著封哥哥在自己面前死去而無能為力,那樣的滋味可謂是絞心的痛。

隨著時間的推移,塵封嘴中不能吐出半點火苗,身上的那一層冰越來越厚,神智也漸漸的模糊了,慢慢就昏厥過去了。

轉眼間,塵封又漸漸的來到了那神秘的空間之內,空間的中間依然是那個骷髏。

令他驚訝的是,此處迷霧蒙蒙之中多了十幾株靈樹,只不過這些靈樹還很小,走進前去一看才發現,原來這些靈樹是他曾經所吃的丹藥,沒有在他體內消化,而直接生根發芽,如此看來,這雷霆液也經由蘊含萬物之功能。

塵封自己也慢慢明白,自己為什麼吃了那麼多神丹卻依然沒有效果了,原來它們竟然是來到這空間之內了,並且這些靈樹大部分還在吸收那個骷髏吐出的熱氣。

繼續慢慢走向這個骷髏,眼前的這個八尺骷髏,有可能是他的父親。看著看著,塵封便情不自禁的用手去撫摸骷髏的頭部。

… 瞬間,整個骷髏的身體都揮散出巨大的霧氣,熱氣騰騰,把整個塵封包裹其中,在那熱氣蒙蒙的霧氣之中,一陣舒服之感讓他陶醉其中,心中漸漸的飄蕩起來,同時體內丹田處的雷霆液此刻也在劇烈翻滾。

骷髏身體散發出的熱氣隨後便強烈的從他口中湧入,在體內與雷霆液劇烈對撞,一種灼燒和冰寒衝撞的刺痛讓塵封身體不得以的快速旋轉,隨著熱氣過多的湧入,在身體表上竟然發出清一色淡淡的火苗。

「快看,前輩,封哥身體的冰在融化。」塵冰興奮驚詫的望著那一動不動塵封的雕像,風清揚被此時的景象也徹底驚呆了,既然是再融化,說明此時他體內的溫度在慢慢恢復。

空間之外,塵冰身體上的冰漸漸融化成水,時間推移,又漸漸的蒸發成氣,慢慢的淡青色的火苗慢慢地呈現。

過了一會,塵封「忽「的一下睜開眼睛,只感覺腦中「轟的」一聲,隨後盤腿而坐的塵封竟然不自主的旋轉起來,這回看來不僅僅是一個小旋風,而且還是一個火旋風,風清揚和塵冰在幾丈之遠都能微微感覺到高溫。

「太不可思議了,在這寒氣甚濃的機體,竟然能把煉火術練的如此程度,的確是個苗子,真的適合做個煉藥師啊。」風清揚眉角微微一笑,感嘆道。

煉藥師一般而言都是熱息修士才可以煉成,如果修士體內氣息屬性為寒,那麼機體的溫度根本就不能催熟成靈火,而塵封本身境界不高,熱息也並不是很濃厚,並夾雜著巨寒的雷霆之液,在這種情況下還能將體內的靈火催熟到這種程度,的確是罕見。

「風輕雲淡,唯我獨尊!」

在幾丈高空之中,塵封大喊道,瞬間,一團巨大的火球慢慢的飄落地下,所落之地一片灰燼,過了段時間火苗才慢慢消失,煙霧散去之後,一個新生般的嬰兒呈現在兩人身邊,雖說是身體呈現巨大的火苗,但塵封此刻也毫髮未損,唯一損掉的只不過是他自己的衣衫,殘破不堪。

「前輩,神境五重,我今後的風馳轉影又可以有靈火在身了,請受塵某一拜。」塵封雙手微微扣起,眼神中閃過一絲感激,能產生這麼巨大的成就,最關鍵的原因還是靈火的催熟,閃電般的升騰對於這個二十幾歲的少年而言,可謂是一個奇迹。

「的確有潛力,境界之高對於抵禦你體內雷霆液的時間就很久,但是你還要加緊修鍊,要不然的話,這雷霆液遲早都會發作。為了能夠徹底控制你體內的雷霆液,當務之急還要把那幾種原材弄到手,煉出丹藥這才是根本啊。」

風清揚眼中閃過一絲狡黠,一切都在自己的預料之中,眼前自己即將利用的這個少年的確是很有潛力,眼下還是儘快弄到這些原材,要不然這少年突破的太快,就不能在自己的控制之中了。


「前輩所言極是,晚輩這就去找。」塵封點頭應答,在一旁的土妞心裡自然為他塵封哥哥的突破所高興,但眼下風清揚的這般催促讓塵冰感到很是不安,一個神境五重境界的修士要去尋找這地界罕見之物,比登天還難。

塵封心中也略有一喜,主要是因為他自己境界的提升,只要境界越來越高,那麼就能拖延體內雷霆液的發病時間,這樣他就有足夠的時間去弄清楚曾經三十年前的那場巨變。

他自己也覺得,不管眼下這個風清揚打著什麼主意,目前還是對自己益處多多,修為提升也應該出去歷練一下,這樣才能鞏固,同時也可以長長見識,說不準對三十年前的那場劇變還能打聽到詳細的東西,可是如今這些東西,到底先去弄哪個東西呢?

四大寶貝只有自己對那鳳天城的雷家較為熟悉,畢竟在那雷家祖祠瀟洒過一次,想了許久,塵封決定還是先到雷家打探些虛實。

整理了一下一下,塵封便出發了,當然那種大搖大擺的離開還是不行,在土妞的指導下,利用了一下風清揚少量的易容粉進行裝飾了一下,剎那間塵封原有的面容轉而不見。

轉眼就已經幾個月過去了,來到了鳳天城,諸多的消息讓塵封徹底驚呆了,一是雷家仍然沒有放過去追查塵封,整個大街小巷中都貼滿了塵封和土妞的肖像,尤其是倆人消失的那個郊外周邊更是甚多,走在街上都會多多少少的傳言,倆人被風清幫殺死了。

二是塵家已經大亂,正在與雷家火拚,塵家已經有諸多馬坊已經化名為雷家名下,這樣的消息讓塵封有種莫名的複雜之感,一是為那驅趕自己的塵家落敗而慶幸,二是也有點傷感,畢竟在塵家也是生活了十幾年,這麼快的隕落心裡自然不好受。

最重要的是對塵清長老更擔心,那塵侗父子倆不是一個安分的主,說不準真的會對塵清長老下狠手。

當然,塵家畢竟也是鳳天城的大戶,與塵家進行爭奪讓雷家的銀甲衛士死的七七八八了,每經過一次衝突,都會花大價錢進行招兵買馬,眼下的這個時間正是雷家招募銀甲衛士的時候。

塵封為了徹底打聽到一些關於丹參的事情,決定以應招銀甲衛士的身試險打入雷家,而塵冰則當然要去塵家見一下塵清長老。

此刻的塵封早已被化妝成為一個三四十的中年,滿臉絡腮鬍須,根本不像是一個文質彬彬的少年,倒是一個蠻橫不講理的粗暴人士,一般人根本就不會輕易的認出。

也正是因為這樣,塵封成功的進入了銀甲衛士之中,在這炙熱爭奪鳳天城市場中,雷家迫不及待的讓新招募的銀甲衛士去為雷家爭奪一些戰利品,這也是雷家銀甲衛士戰鬥力積弱的原因,就這樣塵封跟著這批未經受訓的人馬直接參与任務。

而令他更為厭惡的是,帶隊的竟是雷家宗主雷少寶,火紅的襯衣,微胖的身軀,那雙圓圓的眼睛,眼珠都貌似溜了出來,最讓人感到滑稽的是他一瘸一拐的樣子,據傳言是因為在突破境界三重時傷了筋骨,才落到如此的狼狽。

塵封看見沿路那些曾經赫然懸挂塵字的諸多馬坊都已悄然被雷字取代,心中總是有一種莫名的傷感,而目前他們所行進的隊伍正是鳳天城的西部,那裡有塵家最大的馬坊。

西部馬坊對於塵家也算是比較大的馬坊了,瞬間,雷家靠著銀甲衛士數量的優勢就把這些馬坊重重包圍之中,慢慢的在幾十個塵家修士的簇擁之下,一個白衣少年翩翩走來,此人正是塵坪。

塵坪看到諸多的銀甲衛士,不禁心中納悶,父親不是已經跟雷衡達成協議,西部這些大馬坊不會來動的嗎,今日這狗崽子帶這麼多人想幹什麼。

站在銀甲衛士中的塵封看到塵坪,眼角閃過一絲陰狠,得意地想,沒想到今日兩個龜兒子都在這裡,調戲一下這倆龜兒子,看看他們還囂張不。

「都在鳳天城裡混的,自家人,咱都自家人,打打殺殺的傷了和氣。」塵坪笑臉立刻上迎,隨後便立刻招呼上茶,直奔雷少寶而來,那眼神所留露出的笑意,讓人感到正是親友相見。

「寶哥,你我可是從小玩到大的,你看你這陣勢,不得招呼就過來,嚇著小弟了。「塵坪坐了下來品茶笑道,而雷少寶面不露色,也許是腿瘸,行走太長時間的路才慢慢的坐了下來,呆了許久,口和難耐,最後不得已大口的喝起茶來,塵坪則在旁邊扇著扇子囑咐低聲道。

「你怎麼過來了,不是說好了直搗塵清的那幾處馬坊嗎,我們不是早就歸順了嗎?」

「不要緊張,我這來就是走個形式,要不然塵清那老賊也會懷疑不成,你沒看我帶的都是些新招來的,哪有什麼戰鬥力啊。」雷少寶也眯著眼,輕聲的回復,然後又大力的咳嗽了幾聲,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嚴肅道:

「我給你說,你要信得過我,別掙扎了,這塵家早晚敗落的事,早點歸順早點好,搞不好還可以給你們幾個馬坊做一下,到時候榮華富貴根本少不了你的,你這樣整天擔驚受怕的日子也不好過不是。」塵坪則點頭稱是。

「我不是不想,關鍵是我們家族現在還是塵清那個老頑固說的算,我老爸還是二長老,我跟我老爸對與你們雷家那可是一向和氣,就是那老頑固還他媽的不死,我搞得我們倆家都不好過啊。」塵坪擺著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笑道。

「不過,你放心,擺平那塵清老頑固,我父親自然會有方法的。」塵坪緊接著又輕聲補充道,兩眼閃過一抹陰狠,狡黠笑道。

塵封眼中釋放出一種不屑和鄙夷,塵坪在塵家也算的上是高級修士,整個家族已經化為諸多資源對其培養,可塵封也是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年,你既然欺辱於我,我也會加倍的償還沒想到塵坪竟是吃裡扒外之人。

… 在家族之中,塵坪就常常欺辱他人,尤其對於塵封這種所謂收養的外來之人。今日竟讓我塵封遇到,也是老天給的機會,心中不免想要給塵坪一點苦頭吃。

瞬間塵封屏住內息,神不知鬼不覺的在指尖上忽的竄出了一絲淡淡的火苗,然後立刻向前揚去,這煉藥的揚火技術已經被塵封煉到燭火純青的地步了,火苗猶如一根紅線在眾目睽睽之下竄至塵坪的屁股上,塵坪整個長衫漸漸的燃燒起來。

「卧槽,哪來的火?」

灼燒的滋味讓塵坪很難受,已經顧不得自己的形象,在眾多修士面前立刻拖到了長衫,漏出了白色的底褲。

滑稽的樣子讓眾人哈哈大笑,銀甲衛士也只是看到火苗從塵封所在隊伍的這個方向馳來,至於是誰,誰都不清楚。

「沒事沒事,老兄,是這太陽如此毒辣,你穿的綢子太過於華麗,太陽看了很妒忌罷了。」雷少寶調侃道,可這小子心裡還是禁不住一笑。

雷少寶的一笑倒是讓塵坪眼角閃過一絲疑惑,這雷少寶也不是什麼安分之人,出爾反爾的事情也做過不少,今日這人數眾多,難不成真的是沖他塵坪而來的?

並且塵坪在塵家的修為也算是高級水準,平時就已經習慣欺霸別人,經常被人簇擁讚許,根本就人受不了如此的羞辱,由其是想到一旦歸順到雷家,自己會更沒有地位,看著雷少寶那肥豬大耳嘻哈羞辱的樣子,不禁大怒道:「媽的!你他媽的陰我!」

大聲的吼道讓雷少寶不禁一怔,可誰知這雷少寶也不是一個好惹的主,畢竟他也是雷家的大少爺,此刻笑容僵硬,回復道:「不要他么的亂說,我可沒那個閑心。」

兩個人之前還嘻嘻哈哈猶如夥伴一般,而如今卻翻臉不認人,這狗咬狗般的滑稽到是讓塵封心中微微一笑,塵封倒越來越想看看接下來會有什麼好戲看。

「雷少寶。你他媽的唬我,你竟然給自己留一手,我看你此刻前來是別有用心。」塵坪立刻後退並且大罵不止,這雷少寶本身就陰險狡詐,笑裡藏刀,塵坪此刻不得不防,明處像是合談,走個過場,暗地裡也許會直搗馬坊也不無可能,可是這些對於塵坪來說並不畏懼,畢竟他看管這巨大馬坊里的塵家修士修為都不低。

此舉搞的雷少寶一頭霧水,來這裡也只是走個過場,喝喝茶,帶幾匹上好的馬回去交差也罷,可沒想到事情竟然這樣離奇的發生,而且看這塵坪這樣子不像是開玩笑,這大熱的天,火燒那綢緞是理所應當的事,可沒想到這廝竟然把這損事牽扯到他雷少寶身上,說什麼他雷少寶也是雷家堂堂大少爺,哪能容得這般大聲謾罵。

「這他媽的跟我沒關係,你可不要亂說。」雷少寶已經漸漸的被塵坪的怒罵聲激怒,作為堂堂的雷家大少爺,對於這種頑固忍了兩次就已經很不錯了。

「你以為我塵坪是個慫包嗎。」說完塵坪飛身一躍,手中的那把雨花扇立刻呈現,三枚銀針立刻襲來,這一舉動倒是讓雷少寶有點措手不及,不過雷少寶長雖說是肥頭大耳,但還是比較靈活。

雷少寶此刻更是大怒,難不成你以為我雷少寶也是個慫包嗎,真的以為我這銀甲衛士都是軟蛋嗎,今日不教訓一下你這個混蛋,以後還怎麼樹立威信。

「盾陣。」雷少寶轉身飛逝後退三丈遠,大聲喝道。

瞬間十幾個銀甲衛士從隊伍沖竄到雷少寶的跟前,手中銀白色的盾牌,瞬間立刻齊刷刷的合在一起,擋在雷少寶的跟前,見到這新組建的銀甲衛士隊伍之中依然還有敏捷之士,讓塵封心頭不禁一皺。

沒想到在這新編的銀甲衛士隊伍中還藏有雷少寶的心腹,真是不得小看這心機很深的雷少寶,果然此人很是警惕,明明都有五重的境界,竟然還帶著諸多侍衛。

三枚銀針刷刷的竟然洞穿盾牌,一下子刺死了三個銀甲衛士,其餘的銀甲衛士見狀,紛紛大驚,立刻拿起自己手中的修器向前沖,一時整個場面亂入狂怒的洪水。

「就讓你們嘗一下我們塵家雷雨箭的滋味。」塵坪眼中閃過一絲陰狠,隨手一揮,後面的幾百號弓箭手立刻拉弓射箭,這箭輕如羽毛,但射出猶如流星般墜落,在整個天際中閃過一絲閃電,這就是塵家的雷雨箭。

幾百個箭如雨點般紛紛射向銀甲衛士的隊伍,這件在整個天空劃過一絲光線,所落之處必有銀甲衛士的屍體。

在整個混亂的戰場之中,雷少寶疲憊的應對,而塵坪更是直追雷少寶不放,塵封在遠處看到此幕心中甚喜,多麼滑稽的一幕,兩個愚笨之人在自己巧妙的設計之下,便開始走向求生之路。

「塵坪,你小子有種,你看我爹會不會放過你。」雷少寶區區一個神境五重,怎麼能是這塵坪對手,還未打上幾個回合,便感到不妙,不過這雷少寶可是精明之人,這打不過還不會跑嗎,一邊叫喊一邊拔腿就要逃走,塵坪哪能放過雷少寶,立刻抽出手中的鳳羽劍向雷少寶刺來,巨大的劍氣竟然將整個大地衝出一個深深的溝壑,讓在一旁看熱鬧的塵封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好一把修器,這樣的鳳羽劍,說什麼也應該在我塵封手中,本來想要等塵坪要了那雷少寶的狗命,可是塵坪手中的鳳羽劍也讓塵封的眼中留露出貪婪的目光,塵封實在按耐不住激動的心。

「迷霧傾城!」

身體風馳轉影般的飛速旋轉,這迴旋轉中竟然燃起了淡淡的火苗,遠方看去,放佛一團劇烈的熱火球在快速駛向塵坪,讓塵坪驚慌失措的躲閃,為了保命手中的鳳羽劍一時丟到了地上。

「媽的,這他媽的是什麼?」塵坪眉頭緊皺,從這劇烈的移動來看是塵封的風馳轉影,可是外表已經呈現出淡淡的火苗,一時讓塵坪難以認出。

火球經快速駛向塵坪,那炙熱的高溫,讓眾多修士紛紛躲避,塵坪則也來不及去拿那把鳳羽劍,一個轉身與整個旋風之火擦肩而過,踉蹌的倒在了旁邊,瀰漫的火球也竟從中冒齣劇烈的濃煙,充斥著周圍。

待整個煙霧慢慢散去后,那把鳳羽劍早已沒了蹤影,在看雷少寶也也早跑的沒了蹤影,只有塵坪坐在地上咬牙切齒的大罵。


這場戰役之中,塵封坐收了漁翁之利,塵坪敗了,丟掉了修器,雷少寶也敗了,已經喪失那麼多銀甲衛士。


塵坪獃獃的站在原地,眼瞳深處掠過一絲絲陰狠。「這旋轉的火是他么的什麼功法,雷家怎麼也開始修熱息功法了呢。」

說罷,手中緊握拳頭,惡狠狠的看著遠方。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