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好一會方承笑了,接着轉過頭對着幾人招了招手。

“不必,因爲我已經知道這個人是誰了!我也有預感我和他一定會再見面!到時候我一定會報今日之仇!”

“大哥?他是誰?”

“瀟瀟墨雨影,浪子俠客行。”

幾個人聽聞皺了皺眉頭,過了好一會互相對視了一眼。

“他是林陽!”

“不錯,我們先回宗派!再做定奪!”

說完方承撿起了地上的獵槍,帶着幾人離開了這裏。

而林陽則帶着那大熊來到了一處天地靈氣較爲旺盛之處,此時得大熊那氣息已經越來越微弱了。

而一旁的小白狐也將剛剛的一切都看在眼裏,不禁出聲問道。

“本來可以事不關己,甩袖而去,這靈獸說難聽了就是一個有點靈智的畜牲而已,會不會記你的好都不一定,而那方承一些人我在他們身上感覺到了一些奇怪的感覺,想必他們不僅僅是一羣獵人那麼簡單,你這麼得罪他們,可能會又樹立一個勁敵。”

林陽搖了搖頭。

“我只是盡了本分之事。”

“本分不是多管閒事,當大俠很好嗎,到最後你只會被孤零零的埋葬!”

“俠之一字,乃本分,爲苟利國家,而不求富貴,同天地相亡,行力所能及,不嘗鴉淡而爲之。”

“無稽之談,我看你啊,就是命長啊。”

之後林陽並未再搭話,而是從一旁的樹木上摘下了一朵樹葉,撕扯成粉末後放在了大熊的傷口處,隨即林陽張開手形成了一蔓火焰,輕輕放在了大熊的傷口上面。


“忍着點。”

林陽話音剛落就看到大熊的表情瞬間變得極其痛苦,嘴裏還帶着幾絲野獸的哀嚎。

隨即林陽將手抽離,鎖緊了眉頭,他也感覺到了,這大熊體內的子彈已經深入骨髓,若是強行用靈氣裹出,一定會將其震碎,永遠遺留在這大熊的體內,永生永世之痛苦。

突然林陽想起了什麼,在自己的懷中摸索,拿出了一顆寒針,這也便是那紅標的玄鍼,如今居然要被林陽用來行華佗之事。

同時這玄鍼有着限制靈氣之用,這樣的話這大熊體內的靈氣就可以暫時不會抵抗林陽的做功,這也是林陽挑選玄鍼最主要之用。

林陽輕輕將玄鍼刺進了大熊的傷口處,果不其然這大熊只是輕輕哀鳴了一聲,身體內得靈氣也開始慢慢衰減。

林陽將靈氣匯於雙眼,大熊體內的骨架內臟都在林陽的眼中一清二楚,一眼就看到了卡在那巨大的胸骨中,一顆黑乎乎的子彈。

林陽小心翼翼的晃動手指,將銀針貼近了子彈後,運用了全身的靈附在了手上,隨後猛地對着子彈一挑,只聽嗖得一下子彈瞬間變換了個位置,繼而林陽再用力對着子彈的尾部輕輕一桶,嗖的一聲這子彈就從大熊得體內飛了出來,直直落在了林陽的腳邊。

接着林陽便將玄鍼拿了出來,看着這細微的在太陽下甚至都看不清實體的玄鍼咧開嘴笑了。

這玄鍼若是用好了確實會有大用,那東洋人還真是送了自己一個寶貝。

隨即林陽將大熊包紮好了之後,坐在了一旁開始打坐修煉。

小白狐也將一開始哪個籃子叼了回來,這裏面可都是煉丹的素材,她怎麼能捨棄。

可是等到小白狐看到面前的場景也傻了。

因爲大熊此刻的氣息已經平穩了下來,腋下的傷口也被林陽包紮好了,而地上還有着一顆黑乎乎的子彈。

爲什麼這子彈沒有沾染大熊體內的血跡?!

… 小白狐見狀走上前瞅着地上的子彈,雪花矓眸有一些怪異,而林陽則在一旁爲大熊做其包紮,看到小白狐的行爲也感覺到了一些奇怪。

“怎麼了?這顆子彈有奇怪之處嗎?”

“你過來,仔細看。”

林陽聽聞跑了過去,撿起了地上這顆黑乎乎的子彈,他也發現了,爲什麼從大熊體內拿出來的子彈,沒有一絲血跡?

“這不是一般的子彈,這是封彈,和你那玄鍼有着異曲同工一處,但是這封彈卻是封印靈獸體內靈氣所用,而玄鍼確是針對於人,那麼就是說明那方承他們絕對不是普通的捕獵人,應該是專門抓取這種天地靈獸的人,背後有着什麼宗派也說不定。”

“獵取靈獸的門派?有點意思。”

林陽無所謂得笑着,將這顆封彈收入懷中,接着轉過頭走到了那大熊的面前。

“你感覺好些了嗎?”

大熊嗷嗷叫了兩聲,林陽見狀點了點頭,接着摸了摸大熊的毛髮開口道。


“保護好自己,我要走了。”

林陽說完將小白狐抓起,就要離開。

這時候大熊突然伸出了熊掌抓住了林陽的手,隨後拿出了一朵白白的小花草放在了林陽的手上。

林陽見狀笑了笑,將這玉靈果收起,轉過頭拍了拍大熊的頭後便起身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而大熊此時看着林陽的背影,眼神之中有着一抹說不清的感覺。

等到林陽回到了自己的家中,生起了一團火焰,接着便將一籃子花草丹泥倒了出來。

小白狐嚥了口唾沫,口水也都流了出來了,看着林陽說道。

“這次又想煉製什麼好吃的啊!”

林陽笑了笑,點了點小白狐的額頭。

“就知道吃,這一次爲我想煉製一顆高階靈藥,需要你的幫忙。”

小白狐眨巴自己的雪花大眼睛,有些迷茫。

“我?”

“你懂的。”

小白狐聽聞好像想起了什麼,猛地搖了搖頭,眼神之中有着一抹恐懼。

“不!不可能!你殺了我吧!”

說完小白狐轉過頭就要跑,可是她哪裏跑的過林陽,剛擡起腳就被林陽抓住了狐狸尾巴。

“吃我那麼多藥丸,幫個忙就不樂意了嗎,放心就一下就好了。”

“不要!我不要!好疼的!嗚哇!”

小白狐居然流下了眼淚,大哭了出來,林陽也很是無奈。

因爲若是想煉製高階丹藥,那麼最不可或缺的就是高階靈獸身上的皮毛,若是沒有這種東西相襯,那麼這丹藥那麼煉製出來了,那麼品質也不會很好。

高階之藥只需要普通的靈獸毛皮便好,可是若是想煉製神空階級丹藥,那麼就需要哪些傳說中的靈獸。

蒼龍之血,鳳凰精淚,也可以是面前九尾天狐後代的精血。

但是這只不過是高階丹藥,所以只需要小白狐身上沾染精氣的皮毛便可,但是即便這樣這丹藥的品質也一定會是上乘。

“幫幫忙好不好,大不了以後我天天給你做新的丹藥吃。”

小白狐聽聞眼睛一亮,再搭配那星月瞳矓中的淚光,顯得漂亮無比。

“就一次,記好了,就着一次!!”

小白狐說完趴在了地上,閉上了眼睛,雖是這麼說可是她的身體也在止不住的顫抖。

誰都怕疼,林陽也不意外,可是問題就在於林陽可以忍受疼痛。

但是面前得小白狐好歹也是九尾天狐的後代,哪裏受到過這種待遇。

林陽看着小白狐顫抖的身體,猶豫了一會,隨後嘆了口氣,伸出手摸了摸小白狐雪白的絨毛。

“算啦,不委屈你了,這丹藥來日再煉也不遲。”

林陽說完轉身就要撲滅火焰,就在這時他聽到了呲拉一聲後,便不可思議得扭過了頭。

小白狐嘴中叼着一撮雪白的絨毛,表情也是楚楚可憐,想必也是忍受了極大的痛苦。

林陽見狀也不知道該說什麼,走上前蹲下身摸了摸她得額頭。

“又是爲何?”

“廢什麼話!不給本狐仙整個好點的丹藥出來!以後你都別想煉丹了!”

說完小白狐便將絨毛放在了地上,走到了一邊氣呼呼的趴了下去,也不再看林陽。

林陽看着這一朵絨毛,無奈的笑了,隨後走回了火焰旁邊,拿起了三株藥草。

五靈葉,三真花,雲彩草。

這幾種藥草並不少見,隨便一處森林都能找上一大堆,但是最爲稀有得還是數那玉靈果。

這種花已經可以歸於稀有品種了,在這個世間很難找到了。

隨即林陽將那三種藥材放進了火焰之中,因爲林陽並沒有爐鼎,所以他煉製丹藥所需要的步驟會比較繁瑣。

控溫,升火,滅玄,挑氣。

這也算是煉丹必備的技能,索性林陽在仙域也是一個有名的煉藥師,所以這些步驟也是易如反掌。

控溫就是控制火焰的溫度,以防煉丹之材化成灰燼,而升火就是把控好火焰的勢頭,因爲若是過高了會將材料內的物質功效大打折扣,但是若是過低那麼別說煉丹了,能不能將丹溶於火都是個問題。

而滅玄就是將丹藥內的雜質、元氣將其剝奪,以防出現丹藥擁有靈智的行爲。

因爲高階丹藥的靈智不亞於一個三歲孩童,所以林陽也是爲了省略掉不必要的麻煩,雖然這滅玄一步並不是必要的,只要你能控制住丹藥那麼不滅玄也不會有什麼問題。

可是若是神階和龍階的丹藥若是不滅玄的話,那麼只要給這種丹藥一點時間,那麼他們便寄託在人的身體內,或者說反過來將宿主吞噬都是輕的。

重則可能會直接化人,出手和人類也不會有任何差異,也和人類一樣可以修煉,煉體,煉氣,靈智也是高的可怕。


若是控制不住的話,那麼這種丹藥必須要滅玄,哪怕滅玄不成功,也一定不能讓其跑出天地,不然的話會惹得整個大陸動盪也說不定。

因爲一顆神階丹藥哪怕品質再低級,也會有無數人搶着來要,更別提有的丹藥化人,還可以化爲一些妖豔傾城,閉月落水之容的女子,甚至有的煉藥師貪圖女色,故意不滅玄,導致最後就被丹藥反其吞噬,最終化爲腐朽,而這丹藥又因爲吸食了人類的精氣,若是不死,那麼根本不會有人知道,這樣的女子是一個丹藥!

林陽深呼吸了一口氣,其實這些都是輕的,最後一步的挑氣纔是極爲重要。

因爲丹藥是人煉製出來,那麼一定會沾染人身上的氣屬,人的氣屬越強大那麼丹藥的氣也會更加的濃郁,挑氣就是將這種氣滅掉,說起來簡單,但其實做起來的難度不亞於要消滅一個同等實力的自己!

挑氣就是在和自己做鬥爭,將丹藥身上的氣屬滅掉,談何容易,若是無人相輔的話,那麼一定會失敗,之前做的一切也只能是前功盡棄。

更別提是林陽這種氣屬極爲強大之人,火焰出手便是焚滅天地之勢,冰劍劃出便是三分劃人間之雪,雷龍顯世便是天地浩劫。

不過幸好丹藥的氣屬只能融合其中一種,所以林陽只要用火焰煉製那麼到最後再憑藉自己的實力,便可化解。

等到一切準備妥當了之後,林陽深呼吸了一口氣,隨後將自己身後的幾種藥材溶入火焰,同時也催動體內的靈氣,來控制溫度。

因爲前世林陽便是煉丹師,所以如今這一切做起來也是如魚得水,沒有任何的意外。

直到滅玄的一步時候,一顆丹藥的雛形已經出現在了火焰之中,而林陽的表情也瞬間凝重了起來,將小白狐的絨毛輕輕放進了火焰之中,只見火焰瞬間唰得一下衝天而起,若不是家裏得天花板足夠堅硬,那麼這火焰直衝雲霄也說不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