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的事情他早就已經不想提及了,這麼多年過去了,該忘記的早就忘記了,他如今想要做的就是好好的跟某個女人過日子,將她死死的保護在自己的羽翼下,不讓她受到任何的傷害。

看著莫琰那冰冷而又淡然的表情,岳靈琪能夠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心都已經碎了,眼淚再也控制不住的滑落了下來。

微微的顫抖著身子看著莫琰道:「琰,你告訴我,你是愛我的,都是這個女人讓你亂了心智是嗎?其實你心中愛的人是我,這麼多年來從未變過,對嗎?」

所有的耐性已經被岳靈琪消耗殆盡了,莫琰撥通了內線電話,不帶絲毫情緒的道:「甄芙,將庄小姐送出去。」

以前即便岳靈琪在公司如何的鬧騰,莫琰從未叫人將她給請出去過,這一次的變化更加的讓她確定了,這一切都是因為傅歆那個女人。

心中的恨意更加的濃郁了起來,岳靈琪雙眸迸發出了前所未有的殺氣,死死的咬緊著嘴唇道:「琰,我不會就這樣放棄的。」

還沒等甄芙進來,岳靈琪就已經出去了,那一身的怒意和恨意讓莫琰緊蹙了眉頭。

岳靈琪的性格他是了解的,越是得不到的東西,她越是在意,看來是時候要讓人將她給看緊了。

為愛瘋狂的女人莫琰不是沒有見過,他絕對不能夠讓傅歆因此受傷!

修長的手指輕敲在辦公桌面上,深幽的雙眸半眯著拿出了手機撥打了一個熟悉得電話。

「喲,莫總這麼忙的人居然都有時間跟我這樣的小人物打電話了,真是天上下紅雨了啊,看來今天我應該去買彩票才對。」懶洋洋的聲音不怕死的調戲著莫琰。

這欠揍的周宇天現在是越來越不將他放在眼裡了,看來是應該抽個時間好好的修理他一頓了。

「廢話少說,我現在沒時間,你立刻將一個人給我保護起來,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許有任何的差錯,我一會兒把照片發給你。」

傅歆已經離開他這裡有一會兒了,莫琰沒時間跟周宇天浪費,岳靈琪的手段他雖然沒有領教過,可也放心不下傅歆一人。

簡直就是奇迹,莫琰居然有要保護的人,這可是從未有過的新聞,周宇天猛然的從沙發上起身抱著電話興奮了起來。

「是女的還是男的啊?要是男的我就不會去了,如果是女的我親自去保護,絕對不讓她少一根毫毛。」

莫琰幾乎能夠想象得出來此刻周宇天那期待的表情,一時間讓他有些後悔自己的決定了,不應該找他幫忙的,這小子要是知道傅歆跟自己的關係,必定是會戲弄傅歆的。

可是眼下卻沒有比周宇天更加合適的人選了,為了傅歆的安全,莫琰幾乎是咬牙切齒的道:「女的,我跟她的關係你沒必要知道,做好你的事情就可以了。」

女的?居然是女的!

自從岳靈琪那女人後他可是第一次聽說莫琰身邊居然還有女人,這可真是火星撞地球的事件了。

身為他多年以來的好兄弟,周宇天十分關心的吹了一聲口哨:「那什麼,琰啊,你先透露一下那女的跟你是什麼關係唄,也好讓做兄弟知道底線在什麼地方啊,這樣保護起來比較方便嘛。」

雖然對莫琰要保護的人很是好奇,但是周宇天卻沒有耽誤時間,他已經是抱著手機朝著車庫而去了。

而莫琰也從電話里聽見了周宇天離開房間的聲音,心中當下就放心了不少,有些不耐煩:「趕緊去做你自己的事情,該讓你知道的時候,我會讓你知道的,現在別亂打聽。」

不是不信任周宇天,而是他和傅歆之間的關係越少的人知道就越是對她安全,在他還沒有確定自己身邊所潛伏的危險消除的時候,他是不會曝光了他和傅歆之間的事情的。

親自打電話來要讓他出馬去保護一個女人,現在又死活不願意透露他和那女人之間的關係,看來這裡面的貓膩可不是一星半點兒啊。

好奇的心裡雖然已經填滿了周宇天的心臟,可是他卻知道不能夠有任何的耽誤,一邊啟動著車子,一邊急急的問:「對手是誰?」

要讓他保護兄弟的女人這沒問題,但是至少得讓他知道對手是誰吧,不然心裡沒底兒啊。

對手?從什麼時候開始岳靈琪也成為了他們的對手了?心中不願意承認周宇天的這個稱謂,可是事實卻擺在眼前。

就剛才岳靈琪那一臉的憤怒和殺意,她必定是會去找傅歆的麻煩的,而以她的能力想要在這座城市裡找出一個人來,還是非常容易的。

眉頭深深的攏了起來,冰冷的嗓音瞬間低沉得厲害:「岳靈琪!」

「哧……」

緊急剎車的聲音十分有穿透力的從手機傳進了莫琰的耳歆里,他就知道會有這樣的結果。

周宇天感覺自己差一點兒就跟蒼天來了一個親密接觸,他沒有聽錯吧?剛才琰說的對手是誰?岳靈琪?琰昔日的情人岳靈琪?

額頭上的冷汗已經滲透了出來,急急的拉下了手剎,咕隆一聲咽下了一口唾沫:「琰,你剛才說的岳靈琪該不會就是你昔日的那個戀人吧?」

當年莫琰和莫琮兩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誰都不知道,最終為何岳靈琪會成為他的嫂子,也沒人清楚緣由。

即便是他也沒能夠完全的了解,甚至在他的面前從未主動提及過這些事情。

「沒錯,不管是誰,都不能夠讓她出事兒,她要少了一根頭髮,我跟你沒完!」

一聲落下,莫琰直接掛斷了電話,隨即將傅歆的照片發給了周宇天。

車中的周宇天呆愣的看著手機屏幕,如此清純的小姑娘怎麼就變成了莫琰那種呆愣死板小老頭的菜了呢?

快速的將照片傳給了手下,周宇天一邊啟動著車子,一邊邪惡的笑著嘟囔道:「看來無聊了這麼長的時間,總算是有玩兒的了。」

能讓莫琰如此著急的人,這關係可絕對不是那麼簡單的。哼,從你的嘴裡套不出話來,一會兒本少爺自然是有辦法從那女人下手。

不惜出動他的勢力來保護那女人,並且對手還是岳靈琪,他實在好奇得不行!這要是不能夠知道個緣由,他今晚可是沒辦法入睡的。

為了能夠有一個好的睡眠,他也只好想盡一切辦法來挽救自己了。

橫掃了好幾行文件夾里的內容,莫琰依舊是不能夠靜下心來處理,即便是讓周宇天去了他還是不放心。

可是手中還有這麼多的文件沒有處理,公司的確是沒辦法離開他。

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莫琰放下了手中的文件夾,起身拿過椅子上的西裝外套。

淡淡的掃視了一眼有些憂愁的甄芙道:「我出去一趟,今天的所有事情都幫我推到明天處理,需要緊急處理的文件立刻送到我的別墅去。」

還沒等甄芙反應過來,莫琰就已經是從她的面前消失不見了。哀怨的看了一眼莫琰離開的方向,甄芙很是不高興的嘟起了自己的小嘴。

這都什麼事兒啊?傅歆逃一樣的離開了公司,緊接著岳靈琪一臉怒氣的沖了出來,那恨不得要吃人的眼神讓她都心有餘悸,如今莫總也急急忙忙的離開了公司。

真是要人命了,難道就不能夠有人來關心一下她的情緒嗎?

卓越集團不遠處的公園裡,傅歆喘息著粗氣心有餘悸的朝著身後伸長了脖子,仔細觀察沒有人跟上自己這才鬆了一口氣,拍著胸脯坐在了一旁的花台上揚天長嘆:「天啊,好在是自己跑得快,那女人真恨不得當場就吃了自己。」

真是太可怕了,除了自己伯父那一家子以外,她還從來都沒有這般招人厭惡過。

可是不對啊,自己能夠躲得了初一也躲不過十五啊,岳靈琪要是知道了她跟莫琰之間的關係后,那她還不直接把她給生吞了嗎?

全身一個激靈還沒等她反應過來應該要如何的隱瞞她和莫琰的事情,眼前猛然的就出現了一道身影,全身都散發著濃郁的殺意和恨意。

我的個天啊,老天你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吧?剛才不是已經確定她沒有跟上來嗎?為什麼現在她還能夠出現在自己的眼前?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天要亡我?

一身乳白色的連衣裙,襯托著岳靈琪凹凸有致的身材更加的魅惑人心了,那胸前若隱若現的大白兔,真是有一種想要將她給扒光的衝動。

身為女人的她都已經是有了這種想法,更何況男人呢?她真不知道剛才莫琰那一頭禽獸到底是如何抵抗岳靈琪的誘惑的。

艱難的吞下了一口唾沫,傅歆總算是反應了過來,如同火燒屁股一般從花台上跳了起來,朝著前方躥了出去。

還沒等她跑兩步,后衣領就被岳靈琪給抓住了,死死的揪住她的衣領,用力的將她給推倒在了地上。

傅歆的肌膚本就白嫩,此刻摔在地上,兩隻手肘的位置瞬間滲透出了鮮紅的血絲來,整個小手臂都通紅了起來,看上去有些嚴重。刺痛還沒有消失,小腿被岳靈琪狠狠的用高跟鞋的鞋尖踢了一下。

「嘶……」

倒吸一口冷氣,眉頭瞬間緊蹙了起來,臉色紅潤之中帶著一絲白的抬眸看著岳靈琪怒吼道:「你瘋了嗎?」

這女人到底要做什麼?她可一點兒都沒有做什麼對不起她的事情,她憑什麼對自己動手?

冷嘲的看著傅歆,不屑的冷笑著:「我是瘋了,早就警告過你讓你離琰遠一點兒,你把我的話當耳邊風了是不是?今天我就讓你知道,敢接近琰的下場是什麼!」

琰是她的,是她一個人的。不管發生了什麼,她都絕對不允許有任何人靠近他,能夠站立在他的身邊與他並肩的人,只能夠是她岳靈琪一人。

不知道眼前的瘋女人要做什麼,但是傅歆卻已經是有了防備,掙扎著要從地上起來,奈何手肘的地方太過於疼痛,讓她又重新跌坐在了地上。

並且被岳靈琪踢到的地方好像有些不對勁兒,有一股鑽心的疼從小腿的地方開始蔓延了。 因為忍受著疼痛所以傅歆半眯起了雙眼,可她眼前突然明晃晃了一下,晃得她的眼睛完全沒辦法睜開,下意識的抬手遮擋著那刺眼的光芒。

「長了一張會勾引男人的臉是吧,那今日我就讓你好好的嘗一嘗被人嫌棄會是什麼感覺!」

歪著腦袋看著手中在陽光下泛著金光的匕首,嘴角微微的上揚著,岳靈琪雙眸釋放著冰冷嗜血的氣息。

咯噔!

心狠狠的跳動了一拍,傅歆嚇得臉色都蒼白了起來,狠狠的睜開了雙眼看著緊握著匕首緩慢朝著自己靠近的岳靈琪。

買噶的,這女人真是瘋了,居然還隨身攜帶著匕首,她全身上下就一條連衣裙,這匕首是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誰能夠告訴她,這到底是什麼個情況啊?

眼看著岳靈琪就要靠近自己了,傅歆緊咬著貝齒遲緩的朝著身後一步一步的退著,眼角還不停的看著四周,希望能夠有一個路人經過。

奈何剛才她跑得太快,這個位置已經是屬於公園最里側了,再加上今天不是周末和此刻才中午的時間,公園是不可能有人的。

想哭的心都有了,蒼天啊,你能立刻降臨一位白馬王子來我的身邊解救我嗎?

「岳靈琪,你做什麼?」

一道著急而又冷酷的嗓音立刻響徹在了這無人的公園裡。

旋風,一股好像帶著人影的白色旋風出現在了傅歆的眼中,在她還在呆愣之中的時候,整個人已經被一個陌生的懷抱給擁進了懷中。

濃濃的眉毛,高挺的鼻樑,大大的眼睛,薄薄的嘴唇,白皙的臉頰上帶著一股弒殺的冰冷。

是不是在做夢?剛求了上天怎麼就送來了一個白馬王子呢?該不會是上天聽見了自己的乞求,當真可憐自己了吧?

還游神在自己的幻想中,傅歆就被岳靈琪惡狠狠的聲音給打斷了思緒。

「周宇天,你做什麼?這個女人可是我要的人,給我把她放下來,聽見沒有?」

不是吧,傅歆只感覺自己的心臟上一秒還在天堂之中遊盪,這一秒怎麼就直接跌落到了地獄呢?

上天怎麼就送來了一個岳靈琪認識的白馬王子呢?要是眼前這男人被她的性感給迷惑了,那她的小命今日不就要丟在這裡了嗎?

收緊了一下雙臂,來不及跟傅歆解釋,抬頭迎上了岳靈琪惡毒的眼睛道:「本少爺要保的人,還從來沒有失手過,你想要從本少爺手中搶女人,也得看看自己是不是有那個本事!」

本來就不喜歡岳靈琪的作風,以前是因為礙於莫琰的面子才沒有表現出來,如今他們兩人都已經走到了這一步,而且莫琰也有了要保護的女人,他也沒有必要再給她好臉色看了。

瞪大著雙眼看著周宇天,岳靈琪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歆,剛才那般不敬的話怎麼可能是從她認識的周宇天嘴裡說出來的?他一向對自己可都是恭恭敬敬的。

沒去理會吃驚的岳靈琪,周宇天含笑著低頭看著雙眸里不停閃爍著緊張的傅歆:「美女,你再這樣痴迷的看著我,我可就要忍不住把你給吃掉了。」

「你給我把她放下來!」

隨著一聲的怒吼周宇天和傅歆齊齊的僵硬了一分身體,朝著聲音的來源看了去,只見莫琰大步朝著他們走來,臉頰上的情緒十分的低沉。

抱著傅歆無奈的鬆了松肩頭,緩慢的將她給放在了地上。來得可真快,一點兒都不給他和這美女單獨相處的機會。

咦,等等,不對啊,他不是沒有時間要處理公司的事情嗎?怎麼這個時候會突然出現在這裡啊?

嘴角上揚著一抹淡笑,看來琰是因為放心不下這女人,所以連公司的事情也都不管了,這兩人的關係可真是越來越讓人期待了。

岳靈琪在莫琰嗓音出現的第一時間就已經將手中的匕首直接扔進了她身後的花台里,陰狠毒辣的臉龐立刻變得柔弱了起來。

幽深的眸帶著濃濃的憤怒,看著傅歆雙臂上的傷痕他真恨不得把岳靈琪給大卸八塊!

手背上的青筋凸起,莫琰已經隱忍了到了極致,那通身的怒火讓人不敢輕易的靠近他。

灼熱的氣息撲灑在傅歆的面頰上,滿眸的心疼將她輕柔的擁進了懷中,此刻他再也顧不得隱藏他和她之間的關係了。

「疼嗎?」

簡單兩個字的詢問,傅歆瞬間感覺到了一股暖流蔓延到了四肢,原本只有怨氣的心,立刻被溫暖給填滿了。眼眶裡也凝聚起了淚水,心中有了一絲委屈。

悶頭在莫琰的懷中,傅歆輕輕的搖了搖頭,腦袋在他健碩的胸膛上竄動了兩下無聲的靠著。

我的個天啊,周宇天嘴角揚起了燦爛的笑容,這簡直就是奇迹啊。這麼多年了他還是第一次看見莫琰如此心疼一個女人,曾經即便是跟岳靈琪在一起的時候,他也不曾這般的真情流露啊。

而一旁的岳靈琪卻已經是流淚滿面了,嫉妒而又痛心的看著莫琰,貝齒死死的咬著唇瓣輕聲道:「琰,你這樣做對得起我嗎?」

當著她的面兒就這樣心疼那賤女人,那背著她的時候他們之間又做過什麼呢?她完全不敢想象那些事情。

莫琰一門心思雖然都在傅歆的身上,但是他剛才眼角所看見的那一把匕首卻是真真兒的,這個女人簡直就是瘋了,倘若周宇天晚來了一分鐘,他都不知道小歆接下來會面臨怎樣的事情。

含著暴風雨的眸直射岳靈琪,冰冷的寒氣不停的從她的腳下直竄到了頭頂,這般狠戾冰冷的神色莫琰可是從來都沒有對她用過的。

乾笑的看著他,溫柔的上前一步,眸中膩滿了濃濃的愛.

「琰,你抱著她可有想過我的感受嗎?」

淚瞬間劃過了岳靈琪的臉龐,美麗柔弱的較弱外加性感的裝扮,足以讓任何男人都對她心疼了,如此不可抗拒的魅惑,真是讓人心焦啊。

狠狠的掃視了一眼岳靈琪,微躬著身子將傅歆打橫抱了起來,一邊朝著公園外走,一邊淡然的開口:「從今以後別出現在我面前。」

今日的一切就當他已經償還了曾經許諾她的所有,從此以後他們之間再也沒有了任何的瓜葛!

周宇天眉頭輕佻的看了一眼莫琰的背影,他這是已經決定要跟岳靈琪徹底的斷絕關係了。

為了另外一個女人,能夠讓他做出這樣的決定,足以說明那女人在他心中的地位是岳靈琪也都比不上的了。

輕輕的掃視了一眼岳靈琪,周宇天雙手插入了休閑褲里,歪著腦袋看著她:「琰的性格怎樣你可是明白的,別再去挑戰他的底線,那後果你無法承受。」

一旦將莫琰給觸怒了,別說是岳靈琪沒辦法承擔後果,就連莫琮也得好好的掂量掂量了。

眼睜睜的看著莫琰溫柔心疼的抱著傅歆消失在她的眼前,岳靈琪喘息著粗氣隱忍著心中的怒火,雙眸迸發著殺意。

琰,你如此不股息你我曾經的情分,那就別怪我對你做出心狠手辣的事情來!

瑪莎拉蒂限量版跑車裡,莫琰氣憤的側頭看著後座上的周宇天怒吼:「讓你來保護她,你就是這樣保護的嗎?誰給我信誓旦旦的保證,絕對不會讓她少一根毫毛的?」

哀怨的看著莫琰,周宇天欲哭無淚的眨巴著眼睛:「琰,你不能夠怪我的,我到的時候她已經受傷了,這不是我能夠避免的,我已經用了最快的速度找到她了,你不能夠重色輕友!」

重色輕友?傅歆的嘴角狠狠的抽了一下,這男人到底在想什麼啊?他哪只鈦金狗眼看見莫琰重色輕友了?

莫琰沒好氣的看著周宇天重重的冷哼了一聲:「下個月你給我去非洲挖礦去。」

非洲挖礦?

周宇天急急的拉著莫琰的胳膊哀求的看著他:「琰,你不能夠這樣對我,你不能夠用完了我就拋棄我,你這是嚴重的吃干抹凈不認賬!」

看著周宇天如同怨婦一般的求著莫琰,傅歆真想告訴他,這男人已經不是第一次吃干抹凈不認賬了!

把手臂從周宇天的手中抽了出來,認識這小子這麼多年了,他最受不了的就是他的哀求,還有那撒嬌纏人的舉動。

立刻選擇了無視周宇天,轉身發動了汽車朝著家的方向開去。

就知道這一招對莫琰絕對有用,周宇天暗中揚起了一抹得逞的笑容,隨即如同一個好奇寶寶般側頭看著一直沒有說話的傅歆:「美女,跟我說說你和琰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唄?」

關係?他們兩個之間是什麼關係?夫妻?情人?還是想要合作的夥伴呢?一時之間傅歆還真不知道應該要如何的回答周宇天的話。

思來想去只好彆扭的道:「我跟他之間沒有關係。」

「嘭……」

支撐在副駕駛椅子後背上的手臂瞬間滑落,周宇天差一點兒直接摔在了後座上。

她要是跟琰之間沒關係,那他千年不變冰山個性會對她如此的上心?甚至為了保護她的安全不惜讓他出馬保護。

這還叫沒關係?她這是在哄三歲小孩子呢?

抱著傅歆急急的朝著卧室的方向走去,一邊著急的看著跟在旁邊的張嫂:「把醫藥箱拿過來,通知秦醫生立刻過來,快去。」

剛才上車的時候傅歆的手臂都還只是滲透著血絲微紅著,此刻已經是浮腫了起來,手肘位置的血液也凝固了起來,周圍還有很多灰塵,這要是被感染了,問題可就大發了。

周宇天似乎也沒有想到看似小小的傷口會有這樣嚴重的情況,本就白皙的她此刻手臂通紅了起來,小手臂的地方已經腫得足足大了一倍。

他此刻也沒有心思去詢問兩人的關係了,畢竟他可不想在莫琰的面前找死,在這個時候去討人嫌,別說會被莫琰給扔去非洲了,很有可能會被他直接發配到撒哈拉沙漠去的。

疼,還伴隨著火辣辣的灼熱感,傅歆緊蹙著了眉頭,緊咬著已經有些泛白的唇瓣:「都是你的錯,沒事兒招惹什麼爛桃花啊,我的手要是被廢了,我跟你沒完。」

氣死她了,剛被摔的時候手臂只是有著一陣陣的刺痛,後來疼痛過去了她也沒感覺有什麼不對勁兒的地方,可是剛在回來的路上,她感覺手臂越來越不對了,疼痛瞬間從手肘的位置開始蔓延開來了,小手臂也開始紅腫了起來。

疼痛的感覺比之前的刺痛更加的讓她難以忍受,可是為了不讓自己在莫琰面前丟臉,她一直都隱忍著痛感,導致額頭上已經開始滲透出了冷汗來。

直到莫琰將她放在了床上后,她再也沒辦法忍受疼痛了,朝著他一陣怒吼著。

傅歆難受著,莫琰的心比她受傷的地方更加的疼痛,他此刻真恨不得將岳靈琪狠狠的教訓一頓。

擔憂的坐在床邊,抬手輕輕的擦拭著她額頭上的冷汗,努力的控制著因為擔憂而有些顫抖的嗓音:「乖,忍一忍,醫生馬上就要到了。」

傅歆也想要忍啊,可是她從小到大最怕的就是疼,除了這個其他的她都可以忍受!

抱著醫藥箱,莫琰看著疼痛不已的傅歆蹙緊著眉頭:「你乖,忍受一下,傷口必須要清理了,不然會被感染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