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里奧早已做好準備,印天的臉剛剛出現在面前,達里奧便扭轉手腕,拿起劍柄自下而上猛地打過去。

劍柄直接打在印天的下巴上面,印天的頭被打得往後抬起一段距離。他吐出一口血,胸口又被一陣狂亂的劍技所打中。

闊劍在空中舞動,劍尖發出微小的光芒,似乎留下了蛛網般的痕迹。印天的盔甲多個部位被砍出一道道醒目的刮痕。

瑕疵之處,也沒有逃脫闊劍那暴雨式的攻擊,印天的小部分肉體因此被砍傷。

大家都可以看見,印天盔甲上那一條鮮艷的血痕。

一陣狂亂的劍舞過後,達里奧再往前奮力踢出一腳,印天因此被踢飛到屋子邊沿,從那裏摔落下去。

迎接印天的,是全身性粉碎般的疼痛。

沒有自然系法師的幫助,受了如此程度傷的他,只能忍着痛,再次爬起來。

「現在閃不過去了。」印天從底樓仰望倖存者平台,從那個角度,他看不到一個人。

「只要我的視線里有人,我才可以閃過去……現在連一個人都看不見。」

達里奧所用的那個劍技,讓他在兩秒之內對印天使出了一百三十二次攻擊。他把這個劍技叫做「風暴劍雨」。

——如同暴雨一般對敵人發起進攻,達到一秒六十多次的恐怖程度。

印天穿着盔甲,被攻擊的那兩秒鐘硬是不知所措,大腦一片空白,彷彿什麼都使不出來。

因此,他才會被達里奧連續攻擊多次,最後踢出倖存者平台。

「快過來看看我啊,然後我就可以閃過去了。」印天撫摸著盔甲,原本光滑無比,因為那一百三十二次攻擊,變得格外粗糙和割手。

他摸上去那一下,手指都流出了血液。

在倖存者平台的幾人,並沒有第一時間去查看印天的情況。

佩吉梗關心的是,那個率先衝出來的族人的安危。她過去接着使用治療法術,那個族人的疼痛才有所緩解。

「謝謝你為我療傷,好溫暖……」躺在地上那個族人對佩吉由衷地感謝。

其他族人看到這樣的場景,開始覺得他們太懦弱了,不如這位受了傷的勇士。

「大哥被踢下去了,看樣子這幾個人不能小瞧。我們直接上,給他爭取點時間。」

同印天一起來的那幾個人,開始往佩吉那邊涌動,他們在過來的同時,也在尋找印天的下落。

他們想要暴露在印天的視線里,以便於他快速回到現場。

在印天即將打到佩吉那一刻,安浩軒差點就用次元口袋吸引印天了。要是吸中,印天會被死死控制住。

但達里奧行動實在太快了,實在是讓安浩軒沒有想到。

安浩軒:「達里奧,,你那招風暴劍雨的速度真恐怖,什麼時候教教我?」

「等我們都有時間了,就教給你。現在我們還要對付印天的同伴,他們正在過來。」達里奧以一種瞧不起人的輕蔑眼神盯住那幾個人。

沒有了印天在場,那幾個同伴都有些畏懼,尤其是看到了達里奧的「風暴劍雨」過後。

安浩軒扭回頭,「在這裏風險太大了,而且我們也施展不開,得換個地方打。」 趙羽墨重新回到學校,給雲曦帶來一個消息。

生物研究所里的病毒樣本在他們準備搜查的時候,失竊了!

她這邊的事情,慕非池全部都交給了江承煥,他只派人過來幫忙,其他的由江承煥全權處理。

「江二貨帶了專家過去搜查的時候,研究所的負責人都跑了,病毒樣本也失竊了,現在他們還在查病毒的下落。」

「那這麼說來,眼鏡蛇應該還有同夥才對,接到消息這麼快就跑了,還真是厲害。那個病毒也不知道蘇航那邊研究出抗病毒藥沒有,現在是危險物品,一不小心都有可能引起生化戰爭。」

一旦引起戰爭,慕非池身為少帥,必然是沖在最前線。

雲曦不由得沉下眼仔細想了想,上一世的這個時間,軍國並沒有引起生化戰爭,可她對於慕非池的事情一無所知。

她並不清楚他經歷過什麼,有些事對她來說一旦發生,必然是措不及防。

畢竟她的重生,也改變了很多人的軌跡。

一切雖然還朝着同一個方向發展,可很多東西都變得不一樣了。

「病毒樣本得趕緊找回來,不然會出大事的。」

「江二貨已經讓人去找了,現在只能等消息。」

雲曦放心不下這事,發了信息給慕非池。

發完信息才反應過來,慕非池身為軍國少帥,這點危機意識怎麼可能不懂,她也真是瞎操心!

涉及到未知領域,超出了她的掌控範圍,她就控制不住各種擔心。

慕非池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她的擔心和在乎,又把電話撥了回來,這回說話的語氣里就帶着幾分調侃和撩人的曖昧了。

「寶貝這是在擔心一旦引發戰爭,我這個少帥就要衝在最前面嗎?你擔心我會有事,是嗎?」

「滾蛋,誰擔心你了!我擔心那些被病毒禍害的無辜民眾!」

「嗯,寶貝這麼關心我,我真是受寵若驚。」

「……」這種話題,兩個人從來不在一個頻道上。

每次她都只有被撩的分,想贏他這個老司機還真是不容易!

「我剛問了你們班主任,元旦有三天的假期,想去哪裏跨年嗎?」

「跨年?」雲曦愣了愣,低頭看了看桌子上的小日曆,已經29號了,還有兩天就是新的一年。

她這才想起,在上一世,人們都熱衷於在一年最後一天和一年開始的一天之間,舉行跨年倒數活動。

上一世的這一年,她在家裏溫習功課,什麼倒數都跟她沒有關係。

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聖賢書,準備複習高考。

而上一世的那幾年,她一直在實驗室里忙碌,韓耀天從來沒有陪過她去樓頂跨年倒數看煙花。

那幾年的跨年倒數,他在哪裏?

是否佳人環繞,推杯換盞,顛鸞倒鳳,她現在都不想知道了。

他現在已經是她局裏的一顆棋子,她想要怎麼走,不想怎麼走,全憑她高興。

突然聽到有人問她,想要去哪裏跨年,她根本回答不上來。

「對啊,三天的時間,想去哪裏?出國的話今天下課後就跟我去辦護照,我讓人給你開後門。」

「不了,這是我回來京都的第一年,我想在京都跨年。」

也是她重生的第一年,她想留在這片土地上。

一切,重新開始。

。 「那倒不用!」陸征笑著搖了搖頭:「我昨天在網上和你們的一個工作人員聊過,是來找十年份守木果的。」

女工作人員立刻點頭:「我知道的,早上我已經看到過預約表,現在就帶幾位進去!」

說著女工作人員沖著陸征做了個請的手勢,又沖著對講機說明了陸征的來意,引著三人,向小樓內部走去。

整個小樓的裝潢比較仿古,卻又不太像傳統意義上的藥鋪,反倒像是一個賣古董的店。

屋內有許多古色古香的置物架,上面擺放著各類藥材的樣品,其他姑且不談,單就這品相和賣相,都不是街邊攤位能夠媲美的。

當然,他們這裡的價格比起外面來,也要至少高出一層不止。

這高出的部分,自然是顧客為這裡的信譽和服務買單。

置物架的擺放,十分考究,整個一樓空間,被隔出了許多個小卡座,一些價格較低的生意,恐怕就在這裡成交。

雖然時間還尚早,但是小樓里已經坐了好幾桌的客人。

可見這古方堂在網上倒不是胡亂吹噓,而是他們的生意的確很好。

陸征三人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剛剛坐定,還未來得及喝上茶。

一個穿著黑色西服,頭髮梳理的一絲不苟的中年男人走出來,笑著沖陸征伸出了手:「你好,我叫呂光,陸先生若不介意,叫我老呂就行。我就是昨天在網上接待你的那個工作人員,十年份守木果的庫存我已經幫你清點過了,一共還有八株!」

「都拿來我看看吧!」陸征端起茶杯:「如果好,我全都要了!」

呂光眼前一亮,單株守木果的價值並不高,十年份的也就在一萬華幣左右浮動,但如果是八株加在一起,那就不一樣了。

大清早成交一筆十萬元的單子,對於呂光來說,也是一筆不小的驚喜了。

「好的陸先生!」呂光連連點頭:「我這就去取來!」

「這位小兄弟,方不方便告訴老頭子一句,你要這守木果,是用來做什麼?」呂光前腳剛離開,後腳隔壁的座位上,一個帶著厚如瓶底般眼鏡的老頭,探了半個身子過來,露出一副饒有興緻的表情:「老頭子我手裡也有幾個古方,有興趣的話,咱們可以交流交流。」

這一副老學究的樣子,倒是惹的陸征一樂,不過卻不想多談,只是解釋道:「幫家裡一個長輩帶的,具體怎麼用,我卻是不太清楚了!」

「哦!」老頭嘆了口氣,頗有些失望的樣子,縮回了身子。

而後就聽那邊一個年輕女孩的聲音響起:「爺爺,我說你就不要折騰了,害我天天都要坐在這裡陪你守著。再說我這病已經好了,你又何必到處求人!」

「小彤,你不懂。你這病雖然已經被我用古法壓制住了,可只是治標不是治本,說不定什麼時候還會再犯。」老人耐心的解釋道:「你爸爸這次想讓你走交換生的路子,去鷹盟,也是想要藉助那裡的高科技,看看有沒有辦法把你的病,徹底治癒!」

「哇,交換生!」孫珊珊聞言,小小的驚呼一聲,不由對隔壁兩人的身份產生好奇。

如今交換生的名額,可謂是整個華盟討論的焦點。

大家在關注高考成績公布的同時,對於久久都沒有公布選拔標準的交換生名額,也是頗為好奇。

網路上因為這件事,吵的是不可開交,各種號稱一手內幕,小道消息,一個朋友說,之類的標題黨,佔據了大半個討論區的版面。

縱使這件事和大部分華盟人無關,卻也牢牢吸引了他們的眼球。

大家都紛紛猜測,這兩萬個幸運兒,究竟會是哪些人。

「我說陸征,你要不要幫她治病!」孫珊珊忽然壓低了聲音:「這女孩能當交換生,家裡肯定非富即貴,說不定比趙大哥還要有錢,是你的潛在客戶!」

陸征笑著擺了擺手,示意孫珊珊不要胡說。

治病這種事,可不是在開玩笑,縱然陸征掌握了不少丹方,但這和給人治病,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概念。

醫院手術室里的護士,也整天觀摩手術,幫醫生取葯,難道說他們就能取代醫生給人開刀?

這在道理上,肯定是說不通的。

「陸先生,葯取來了!」這時候,呂光去而復返,提著一個手提箱走了過來。

打開手提箱,從中取出用透明盒子包裝,密封的藥材。

「守木果很便宜,但十年份的,卻並好找!」呂光介紹道:「這其中的四株都是標準的十年份,過年的時候,一個葯農急用錢,才願意賣給我們。至於另外四株,在我們手裡,已經沉了三年,都屬於是十三年分的藥材,價錢嘛,比十年份的也要高出一些。」

陸征隨手拿過一盒掃了一眼,便又放了回去,緊接著又拿起另外一盒……

對於藥材陸征或許並不了解,可他自有分辯藥材好壞的辦法,那就是運用精神力,截取藥材中的氣息然後和丹方里的藥材映照,比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