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等血色蝙蝠王說完,一道白光從先前小孔中飛出。

白光剛剛浮現,便已經出現在血色蝙蝠王的身前。

直到此刻,血色蝙蝠王纔看清楚白光是什麼,這竟然是一支終焉聖箭。

然後終焉聖箭便貫穿了血色蝙蝠王的身體,強大的力量直接將血色蝙蝠王的身體撐爆。

血色蝙蝠王靈魂逃出,朝着無垠宇宙深處飛去,但是這次的白光有了靈性,它打了個轉,再次將血色蝙蝠王的靈魂貫穿。

接着一道黑洞浮現,蝙蝠王的真靈飛出,即將踏入進去,只要進入黑洞般的入口,蝙蝠王便能踏足輪迴,入了輪迴,只要運氣好,就能投胎到溯源之地,到了那裏,他恢復記憶時,便是溯源之地再次陷入混亂之日。

似乎是在玩弄蝙蝠王,終焉聖劍再次打了一個彎,直接將蝙蝠王的真靈也給泯滅了。

蝙蝠王的心理變化從希望到絕望,從僥倖到絕望,再從僥倖到死寂。

“白,你說我現在是不是英雄,哥們也能硬氣一回了。”

終焉聖箭衝入白霧中,也變成了純粹的能量。

源塵真想大吼:“牧青,你也是英雄,你們都是溯源大陸的英雄。”

不要說什麼歲月靜好,只有有人在爲你們負重前行。

一切都結束,可是又有多少普通人根本不知道這一切的發生,他們的生活一成不變,除了苦,他們找不到其他詞來形容自己。

源塵變成了極北之地的天,他能看到的東西很多。

踏過紅塵水,再超脫後,又有怎樣感悟。

補天工程非常漫長,他被困在了天上,想下也下不來,想離開也走不了。

“這個時代的極北之地真美,但是看的時間長了,也是會厭倦了。”

源塵無聊的變成一朵雲,飄來飄去。

正在這時,一道身影從源塵身邊駛過。

一開始源塵還不敢置信,但是當看清楚對方腳下踩的東西后,頓時目瞪口呆,一時間竟說不出話來。

“菜刀!?”

源塵從來沒有見過有人御菜刀飛行,如今可算是見識到了。

只是,源塵不單單是因爲這個震驚,還有御菜刀飛行之人。

“誰說的菜刀不能飛行,我偏不信。”

少女嘟着嘴,一臉激動。

源塵趕緊跟上,他倒不是保護少女,而是想要確認一件事情。

他出現少女正面,看着少女那容貌,這次他看到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噩,真的是你!?” 源塵內心震動,他確實震驚住了。

但是隨即瞭然,畢竟未來的噩便沒有死,反而似乎在尋找白帝。

少女踩着菜刀飛馳在天空,激動莫名,俏臉漲的血紅。

“師傅太不小心了,竟然讓我找到了一把菜刀,聽說這把菜刀還是師傅最順手的寶貝,但是現在是我的了。”

少女絲毫沒有發現源塵所化的雲。

源塵就這樣慢悠悠的飄在少女身側,因爲這樣他能感覺到一種莫名的溫暖,他知道這是白帝的感覺,但是他卻沒有排斥。

若沒有白帝,那溯源大陸都可能易主,人類的命運可能就此發生改變。

白帝以及他的兄弟們,爲了守護人族付出了生命的代價,他們不僅是魂飛魄散,連真靈也消散了。


唯一留下的,也只有這一點感覺了。

“我希望你永遠這樣快樂無憂的生活。”

源塵開口,又似在自語。

當少女御菜刀飛出極北之地後,源塵便無法在陪同在她身邊。

直到少女完全消失之後,源塵才嘆了口氣。

命運總是喜歡捉弄別人。

不知過去多久,源塵又遇見了噩,那是他第一次見到噩受到重創。

“抓住她,你們這些魔界妖人,竟然敢踏足我們紅塵聖界,真是該死。”

“說,你們魔界妖人是不是又在搞什麼大動作,你們就該死絕,讓你們永遠留在那個不毛之地,算是一種恩賜,竟然還敢覬覦聖界。”

“直接殺了,不留後患。”


少女已經長大,黑色長髮垂在背後,本來柔順的秀髮,此刻已經染滿鮮紅色鮮血。

噩那張天真無邪的臉此刻也佈滿了淚痕。

“爲什麼……爲什麼……你們爲什麼要殺了我師父,爲什麼啊。”

“我沒有傷害你們任何人,我只想在聖界生活,難道如此小小的心願,你們也不許……”

一羣紅塵聖界的正派人士齊齊冷笑,一個矮胖老者走出,他的雙手沾滿血跡,顯然剛剛不久殺過人。

“不許?你是不是沒有意識到什麼。”

矮胖老者露出貪婪的面容,沾滿鮮血的手指點在噩的眉心,然後順着俏臉向下滑動,一直停在噩的下顎那裏。

“你是不是搞錯了什麼?”

“你是魔界妖人,我是聖界聖人,我殺你師傅不需要理由,你師父出現在聖界本身就是一個錯誤。”

“不過如果你願意做我的奴僕,我可以放過你。”

“甚至我還可以消去你魔界妖人的帽子,讓你真正自由。”

噩有些茫然的看着這個殺掉自己師傅的老人,心中只有殺意。

她沒有想太多,只要能夠殺掉這個矮胖子,做牛做馬又算得了什麼呢。

正當她要答應之際,突然一把劍貫穿了矮胖老者的胸口,矮胖老者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轉身看向那個最小的徒弟。


矮胖老者是紅塵聖界劍聖宗的長老,在他手下有不少徒弟,但是唯有小徒弟最是惹他關注。

小徒弟小小年紀便突破了元嬰境,成爲了萬年不可見的奇才。

如今小徒弟已經是十五六歲,他脣紅齒白,風塵俊朗,一直以來,矮胖老者都已有這樣的弟子爲榮,可是如今,他竟然死在了自己徒兒的劍下。

本來以他的實力,根本不可能被一劍捅死,但是他沒想到小徒弟的劍如此妖邪,竟然在吸收他的血肉與靈力。

以前他雖然察覺到徒兒劍的非凡,但是沒想到如此不凡。

竟然可以跨境界弄死他。

“你……”他想要說些什麼,但是剛開口,嘴巴之中便涌出血液。

血液噴灑在徒兒劍上,全部被其吸收了。

“老東西,總算找到機會弄死你了。”俊朗少年看着自家師傅變成了人皮,嘴角揚起了一抹微笑,這若放在其他場所,俊朗少年一笑,肯定能博得不少女子的傾慕,但是現在,他的師兄、師姐齊齊後退,震驚的看着小師弟。

俊朗少年收起劍後,轉頭看向曾經疼愛他的師哥師姐,陽光一笑道:“師兄、師姐,魔界妖人已經被我解決了,我們走吧。”

其中一個高大的青年渾身一顫,看了看笑着的小師弟,有那麼一瞬間,他發現小師弟原來是那麼的恐怖,在他的腦海中,小師弟的笑已經變成了閻王的邀請。

想到這裏,他打了個哆嗦,然後也尷尬的笑了起來,附和道:“對,師傅……不……是魔界妖人已經死了,我們可以回去了。”

俊朗少年依舊帶着笑,看向另一個師姐,那位師姐頓時感覺雙腿一軟,就要癱軟在地,若不是另一個青年上前扶住,恐怕她就要趴在地上了。

“對,大師兄說得對,時候也不早了,我們趕緊回去覆命。”

俊朗少年掃過的地方,師哥師姐們都點頭哈腰,根本不敢硬抗。

笑話,能夠輕易斬殺教主級別存在的人,若是想要殺他們豈不是如切菜一般簡單。

一大幫人亂哄哄的走了,俊朗少年在即將離開極北之地的時候,擡頭看了眼天。

他的一雙眼眸中有紅芒閃過,然後他便離開了。

噩發瘋似的將矮胖老者的皮死得粉碎,心中的仇恨依舊無法消解。

她的師傅,是一個懸壺濟世的醫者,同時也是一位救濟貧窮的廚師。

※※※

“徒兒,你要記住,只有心正,影子纔不會斜。”

小女孩看着謝謝的影子,有些詫異的問道:“師傅,我的影子是斜的,那我豈不是心不正了,師傅,你快教教我,怎樣才能做的心正。”

白髮白眉白鬚的白衣老人呵呵一笑,他指了指即將升起的朝陽,高深莫測道:“太陽升起後,你的影子不就正了嗎?”

“可是升起的太陽終會落下啊,師傅,快教教我,怎樣才能保持心一直正?”

白衣老人撿到了討飯的小女孩,或許是冥冥中的感應,他收了對方做徒弟。

如今他們紅塵聖界,還能看到太陽東昇西落,如果他們去了魔界,就再也看不到這樣美麗的景色了。

“外物的力量終究有窮盡的時候,太陽也會落山,那你不妨在心中裝一個小太陽,永遠不落。”

“那樣你的心便一直是正的。”

※※※

“師傅,你騙人,就算我一心向正,我的影子還是會斜。”

噩抱着一抔黃土行走在極北之地。

極北之地太美了,這裏不僅有極光這種罕見美景,還有無盡的花海。

各色花都有,這裏就像是一片花海,令人心曠神怡。

“師傅,你放心,我的心從來沒有歪過,一直正着。”


“但是我們這樣的心正究竟能換來什麼呢?”

源塵聽得想要落淚,他一直都陪在噩身邊,他清晰的感受着噩的變化。

她發現,噩長大了,真正的長大了。

“這就是我成長後的樣子嗎?師傅,你說過的,在我成年後,要親自爲我舉辦成年禮。”

淚水滾落入澄澈的湖水中,帶起一圈圈漣漪。

噩洗過澡後,突然衝入花海,大聲的叫了起來,一邊叫一邊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