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你,總教大祭司,已經下命令了,現在,就滾回銀河星系去!”

黑麪執行長,盯着綵衣祭祀,冰冷地說道。

“總教大祭司再給你三年,三年時間,你若是在銀河星系裏頭,還是無法勝過銀河主教的話,就派人扒了你這身衣服!”

黑麪執行長,給綵衣祭祀下了最後命令。

綵衣祭祀,面色煞白一片,渾身顫抖,眼前黑暗無比。

他和銀河主教,鬥了幾十年,也沒有勝過銀河主教。

三年時間,哪裏夠呀!

“滾!”

黑麪執行長,一腳將綵衣祭祀給踢走了。

…………

剩下的路程,有金甲騎士長這等半步神境強者護衛者,南天的安全算是徹底沒問題了。

經過了,綵衣祭祀一行人的刺殺。

金甲騎士長讓南天乘坐自己的坐騎,直接飛行而走,速度極快。

至於,金甲騎士長自己則踏空而行。

大部隊都是風行騎兵,不多時,便來到了教會總壇的範圍。

教會總壇的中心,是一座圓形的城池。

在這裏,常年駐紮着各類教職人員,不下數百萬。

其中,最強大部分是武職人員。

他們強大的實力,成了教會,威懾神聖城最有利的武器!

神聖帝國的皇室和教會一直是貌合神離的。

這一代神聖帝國的神聖大帝,非常有野心,手腕強硬。

這一代的神聖大帝,並不想一直見到教宗和總教大祭司,都要下跪行禮。

神聖大帝想要成爲黑暗帝皇那般的人物,能夠統治自己的一個王朝。

不過,神聖帝國裏頭,教權大於皇權,是一個歷史遺留問題。

不知多少年前,就有了。

這一代的神聖大帝,想要扭轉這個局面,也非一朝一夕。

“殿下,前方便是我們教會總壇了。”

“這裏坐鎮由我教會內部,許多隱修強者。到了這裏,就徹底安全了。總教大祭司的人,就算是再大膽,也不敢對你下手了。”

金甲騎士長,壓低聲音道。

南天依舊運轉起了“陰陽神眼”,用着神眼,去觀察着教會總壇。

這個總壇,看起來,沒有神聖城輝煌氣派。

但是,這裏卻是多了一股難以言明的古老滄桑氣息。

另外,就是南天發現,這裏還有一股的強大的氣息,籠罩着。

在“神眼”的掃-射下,一些隱修強者,有的浮現在南天的眼前。

有些強者,那氣息,實在是恐怖。

甚至,南天感覺自己一進入這總壇附近,總感覺,有無數雙眼睛,盯上了自己。

自己就像一個人,被丟在菜市場,而且,衣服還被人給扒了,赤-裸-的,自己已經被看透了一般。

“生命之界,這個祕密,還是儘量不要暴露出來。”

“這教會總壇附近,不能夠亂召喚青山將軍他們。這教會裏頭,高手如雲,難保有神境強者,他們擁有神力,或許能夠發現青山將軍他們的異常。”

南天暗自想着。

光明教會,一直都是打着道義貌然的旗號。

一直是與邪惡黑暗勢力,勢不兩立。

青山將軍他們本質上,已經不是正常人了,他們都是木乃伊。

若是,在這教會總壇,若是被總教大祭司一行人,-抓-住了把柄,難保會給南天扣上一個“異教徒”的大罪。

“對了,殿下,有件事情,不得不和您說一下。”

金甲騎士長,將南天拉到一旁,壓低了聲音。

“騎士長,但說無妨。”

南天笑了笑。

“殿下,您畢竟,沒有真正地接受驗證,又沒有舉行正式的冊封大典。您的身份,目前來說屬於‘黑戶口’,總教大祭司那些人是不認可的。教宗陛下,目前來說,肯定也無法來親自迎接殿下。還請殿下諒解!”

金甲騎士長,緩緩地說道。

南天釋然一笑:“這是自然。教宗是什麼身份?我又是什麼身份?這些道理,我都懂。”

金甲騎士長,點了點頭:“殿下,能夠明白就好。教宗陛下和各位教父,已經在緊鑼密鑼地安排了。”

“最遲一月後,就會給殿下安排正式的驗證身份的儀式,到時候,殿下成功驗明瞭身份,順勢舉行冊封大典!就是像全宇宙,表明了殿下您的身份。”

“到了那個時候,整個教會就以殿下爲尊!”

金甲騎士長,不緊不慢地說道。

南天哈哈一笑:“好的,辛苦你們了!”

“能夠爲殿下服務,是小人的榮幸,何來辛苦。殿下,給您安排的休息地方,已經準備好了,我帶您去看看。”

金甲騎士長笑道。 此刻,在教會總壇最高的尖塔上。

一個身披教父大袍子的絡腮鬍子男子,走了進來。

一個紅衣老者,正垂目打坐着。

紅衣老者的頭上,帶着高高的帽子,帽子上面,鑲嵌了許多奇異的寶珠,珍貴無比。

紅衣老者手上,拿着象徵教會權利的光明神杖。

聽見門被推開的聲音。

紅衣老者,驀然間睜開了眼睛。

一瞬間,空氣彷彿凝固住了一般。

“參見教宗陛下!”

那鬍子教父,跪倒於地,虔誠至極。

原來,這個紅衣老者,就是光明教會裏頭的一號人物——教宗陛下!

光明教會明面上的最高掌權者——道格拉斯二十八世!

“起來吧!”道格拉斯二十八世,緩緩地擡手。

“陛下,神之子,已經被接進了總壇。下一步,該怎麼做?”

鬍子教父,恭敬地說道。

“你掌管傳教士團,到了總壇,就不需要動武了。下面,你的職責就變得重大。”

道格拉斯二十八世,意味深長地說道。

“陛下,那個神之子身份,是由銀河主教傳過來的。具體的可靠性,還沒有驗證。銀河主教實力並不強,他的話未必可信,被外派到銀河星系這麼多年,也不知道那小子有沒有退化了。我們真的要爲這麼一個不確定的‘神之子’大費周章嗎?”

鬍子教父,說出了自己的疑惑。

鬍子教父地位可不低,是貨真價實的教父級大佬!

在教會裏頭,除卻教宗和總教大祭司外以及一些隱修強者外,他幾乎不用顧忌任何人。

他手底下所掌管的傳教士團,更是教會傳播教義,增加和籠絡信徒的根本保障。

“銀河主教,我有印象,他不像是輕浮之人。沒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他不會上報給我。”

道格拉斯二十八世,緩緩地說道。

“神之子一事,事關重大!我們教會已經千餘年沒有出現過神之子了。哪怕,他有萬分之一的機會,我們也不能放棄!”

“正式的驗證儀式,已經在籌備當中,這其間,不可以出現任何岔子。”

道格拉斯二十八世,肅穆地說道。

“卑職明白!”

鬍子教父,點了點頭。

“可是,陛下,若是,那個神之子,是……假……….”

鬍子教父問道。

道格拉斯二十八世,揮了揮寬大的衣袖。

“假的,那就將他趕出總壇。”

“可是,總教大祭司那邊,難保不會藉此來向我們發難!”

鬍子教父說道。

“呵呵,我還擔心,他不向我發難呢。若是,他敢挑事情,我還怕他不成?”

道格拉斯二十八世,目光一寒。

“下去準備準備吧,總教大祭司的人,不會讓神之子,安然生活着。在總壇裏頭,監視嚴密,他們不會動武,可是宗教裁判所執掌教內刑法,他們應該出動。你的傳教士團,要注意保護神之子,不要讓宗教裁判所的人,以莫須有的罪名,將神之子給陷害了!”

道格拉斯二十八世,吩咐道。

“諾!”

鬍子教父應命,旋即,躬身退下了。

在教會總壇,一個大禮堂內。

一個瘸腿老者,拄着一個柺杖,一走一顛,在大禮堂裏頭,主持一個祭祀法典。

只不過,這個瘸腿老者的柺杖,很是奇特,上面,泛着一層-乳-白色的光暈。

雲生何處 識貨的人,定然能夠認出,這柺杖,可是光明教會裏頭,大名鼎鼎的————祭祀神杖。

這祭祀神杖與光明神杖比起來,絲毫不差。

有一個光頭黑袍客,悄然上了進來。

“大祭司!”

“那個神之子,安然進入總壇了!”

黑袍人,陰冷地說道。

瘸腿老者,並不驚訝。

“道格拉斯是什麼樣的人,我清楚。他身爲教宗,肯定派遣了一隊強者。神之子,安然地來到總壇,不足爲奇!”

說着,瘸腿老者,隨手捏死了一條雙頭毒蛇。

鮮血淋淋,滴落在祭祀臺上。

“大祭司,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若是那個神之子,是真的?”

“我們豈不是,也要被教宗一系的人馬,給壓着了!”

黑袍人,怨毒地說着。

“格林審判長,你心亂了。”

“在這盤棋,纔剛剛佈局呢!”

瘸腿老者,冷笑一聲。

原來,這個黑袍人,就是宗教裁判所的總審判長,等同教父級,執掌教會內部的刑法!

瘸腿老者費迪南德十八世,則是總教大祭司,一直和教宗爭鋒相對,他們倆個,都是一號階梯裏頭的最高掌權者!

“屬下愚笨,還請大祭司明示!”

格林,恭聲詢問道。

教會裏頭的總教大祭司,一直以智慧過人,聞名於世。

“呵呵,在總壇裏頭,想要動用武力,暗殺或者毒殺掉那個神之子,的確千難萬難。但是,你是總審判長,執掌教會內部刑罰,只要耐心發現,總是能夠治那個神之子的一些死罪!”

“光明正大的處死神之子,豈不妙哉!”

“就算是,無法弄-死-掉-神之子,在驗證儀式上,也可以動些手腳,讓他那個神之子,驗證不成功。我藉此發難,道格拉斯,危矣!”

費迪南德十八世,冷然笑道。

“屬下明白了!”

“屬下,這就去辦事情。距離驗證儀式,還有大約一個月,這期間,看我不弄-死-,那個神之子!”

格林應命道。

“下去吧!”

費迪南德十八世,揮了揮手。

格林退下。

在空寂地大禮堂,忽然間,又出現了幾個蒙面人。

費迪南德十八世,對着那幾個蒙面人,一個個地附耳,交待一些祕密指令。

………..

南天和金甲騎士長,自然不知道,此刻,教會總壇內部,已經是暗-流涌-動了。

金甲騎士長帶着南天,來了一幢小樓別院前。

“殿下,這就是您的居所。委屈您,暫時在這裏住下了。”

金甲騎士長,說道。

南天笑了笑,這幢小樓別院,內部修築得很是奢華,總體來說,非常的不錯。

南天也不是嬌貴之人,住的自然滿意。

金甲騎士長他們,也是給南天準備了十幾個僕從,負責照顧南天衣食起居。

至於,在小樓別院的內外,則是佈置了數量不具體的隱修強者,以此來保護南天的安全。 教會總壇,選址不是亂選的。

這裏,天地靈氣充沛,南天發現自己居住的地方,靈氣竟然比自己的生命之界還要充沛許多。

“古老的光明教會,果然是隱藏了許多祕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