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來得及好好想想,畫面就變了。

是冥宮大殿。

這裏我在冥宮住着的時候,墨寒帶我來玩過,還帶着我一起坐在了大殿上面的王座上,接受了萬鬼叩拜。

此刻,大殿也是掛滿了燈籠,給終日死寂的冥宮添上了一抹不一樣的色彩。

前來參加婚禮的鬼有很多,他們紛紛站在兩邊,聽着外面的詭異的喜樂,探頭探腦好奇的望着前方。

我卻站在了他們空出來的最中間,就看見一聲紅色喜服的墨寒牽着一個女子走進來。

大殿有着高高的門檻,我第一次來的時候,是墨寒抱着我進來的。此刻,墨寒也低聲提醒了她一句,小心翼翼的扶着她跨過了那門檻。

我的眼睛頓時溼溼的。

我知道,那紅蓋頭下的女人是姬紫瞳。

我不要再看下去這段記憶了!

全身的靈力都在看到穿着大紅喜袍的墨寒那一刻沸騰了起來,此刻在我過於激動的心情下,更加洶涌澎湃,竟然真的讓我從這記憶中掙脫了出去。

眼前一陣恍惚,我似乎什麼都沒有看到,可轉眼又看到了墨寒的身影。

想起剛剛看到的畫面,我下意識就想要去抱住他不要他走。 蓬州還魂 可是,腳才微微擡起,我又意識到自己還在懷疑這個墨寒的假的,只能硬生生忍住了這個念頭。

對了!

既然這個墨寒是假的話,他給我看的記憶也一定是假的!

我有了希望,擡手擦掉了眼角還沒流乾的眼淚,做了個深呼吸對假墨寒一字一頓道:“你給我看的東西,我不信!”

“你又何必不信。”姬紫瞳不知道從哪裏鑽了出來,倚在了墨寒懷裏,看的我想把她扔出去。

我不甘示弱:“我就是不信!墨寒不會這樣對我的!我對他有信心!倒是你,墨寒讓你離我遠點了,你還湊過來,還真是嫌命長!”

姬紫瞳繡眉緊蹙,忽的冷笑一聲,倨傲道:“晚了就是晚了,慕紫瞳,我和墨寒看在你有了孩子的份上,才這樣跟你好生說話。不然,你以爲你還能站在這裏?”

我也同樣冷笑:“死了就是死了,姬紫瞳,你爲一己之私傷了墨寒,我和墨寒是看着他沒恢復的記憶發份上,才一直留着你的性命。不然,你一再傷我和孩子,你以爲你還能在這裏使這種下作手段!”

(本章完) 姬紫瞳的臉色因爲我的話變得慘白,那張與我一模一樣的臉卻凝實了起來,就像是傷口在逐漸恢復一般。

我覺得奇怪。

照理來說,她的臉被墨寒毀了,現在的臉是她用幻術幻化出來的。

而她的傷勢一直沒有回覆,就算是她幻術了得,也絕不可能讓自己的假臉變得越來越真實。

“慕紫瞳,你不要自欺欺人了!墨寒已經恢復了記憶,他真正愛的人是我,你不過就是個替身,又何必這麼執着!”姬紫瞳又很快調整好了心情,挽着墨寒對我炫耀道。

“你要是不信,我還可以給看墨寒當年許諾娶我爲妻時的場景。”姬紫瞳的嘴角揚起一抹詭異的弧度。

我立刻拒絕了:“我不看!”

我不要知道任何他們甜蜜的過往!

可是姬紫瞳卻不容我拒絕,她身旁的墨寒動作更快,已經將那段記憶打入了我的體內。

“紫瞳,嫁與我可好?”一進入記憶,便是墨寒溫柔的聲音。

他只對我溫柔的!

我頓時有些吃醋,就看到姬紫瞳那吃驚又興奮的臉,羞澀的點了點頭:“好……”

“從此以後,你便是我冷墨寒的妻子,冥界之後!”墨寒鏗鏘有力的宣佈着。

姬紫瞳臉上幸福的紅暈暈染的更加你熱烈,滿臉嬌羞。

我卻氣得只想罵人。

然後,墨寒又道:“你的魂魄脆弱,我會給你凝魂丹穩固。之後,你便與我回冥宮吧。”

姬紫瞳又是詫異又是欣喜:“你真的願意給我凝魂丹?”

墨寒點頭,淡淡應了一聲:“嗯。”

……

之後的畫面,便與墨寒晚上給我看的記憶無二。

看着墨寒與姬紫瞳相擁着消失在夜色中,我才被拉出了記憶。擡眼,便看見墨寒那一貫淡漠的臉上,此刻掛着對我的厭惡。

他是假的!

我在心裏使勁告訴自己,又看到姬紫瞳幸福的靠在墨寒身上,看的我心中煩躁,恨不得一劍揮過去。

可是無極玉簡卻不在身邊。

既然墨寒教我的方法無法讓我走出這個幻境的話,那我就用自己的方法。

無極玉簡不在身邊又怎樣!

我的靈力已經覺醒,即使沒有無極玉簡和墨寒,我也可以自己保護自己。

想到這裏,我將靈力聚在了指尖。

墨寒眼神凌厲的站在姬紫瞳身邊望着我,望着他的臉,我還是沒有狠下心向他下手。

“姬紫瞳,你給我看的記憶,我一分一毫都不會信!”我堅定道。

帶着靈力的指尖在衝到墨寒面前之時,我一個急轉彎轉而飛向了姬紫瞳。

姬紫瞳應對不及,就在我以爲自己要得手的時候,手臂上卻被人猛然一推。

是墨寒爲了保護姬紫瞳推開了我!

他以前只會這樣護着我……

一時間,我心如刀割。可是,很快又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這裏是幻境,這個墨寒是假的。

我無視過墨寒的警告,再次將被打散的靈力聚集。

墨寒擋住了我對姬紫瞳的攻擊,卻不料我的另一隻手上彈出了一道靈力凝聚而成的飛刀衝向了姬紫瞳。

墨寒替姬紫瞳擋住了那道靈力,可是他的身影卻如同水面,在靈力飛刀穿越而過的時候,泛起了一圈漣漪。

他果然是假的!

真正的墨寒不可能接不住我的攻擊!

我再次朝着姬紫瞳攻擊而去,假墨寒卻完全照着真正的墨寒護着我時的模樣,全心全意的護着姬紫瞳。

我心中惱怒,想要攻擊他,可是每次看到他那和墨寒一模一樣的面容,我就下不了手。

如果墨寒在這裏,他會怎麼做?

我想了一下,覺得墨寒一定不會手下留情。假的,終究是假的。

想到這裏,我狠下心來。聚精會神起來,全力一擊,攻擊了墨寒。

終於,假墨寒的身影一頓,隨即如同鏡子一般破碎,消失在了我面前。

姬紫瞳臉色大變,我卻是整個人都輕鬆起來了。

只要墨寒不是真的不要我了,我就什麼也不怕!

“慕紫瞳!”姬紫瞳怒斥,“你以爲你能贏我麼!”

假墨寒消失,我底氣十足,連腰板子都直起來了。

“我不是一直在贏麼?”我反問,成功把姬紫瞳氣到了。

“你找死!”姬紫瞳怒罵着朝我攻擊而來,我反手接住她的攻擊。

透過她的靈力波,一道畫面通過我的掌心傳入了我的腦海。

“看在是本座帶你入的冥界,本座給你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不追究。天亮前,離開冥界,所有的事本座就當不知道。”

是墨寒冷漠的聲音,他此刻就站在冥宮大殿的王座前,背對着我。

不對,這是姬紫瞳的記憶,我的視角是她當年的視角,墨寒這些話是對姬紫瞳說的。

墨寒這是在趕姬紫瞳走人?

我超級開心!

臺階下的姬紫瞳,一如既往的扮演着楚楚可憐的角色:“墨寒……你真的……要這麼絕情?”

“本座一向無情。”墨寒轉過身來,神情淡漠,像極了我曾經在姬紫瞳記憶裏看到的他。

那個高高在上,不懂人間有情的冥王。

“當初爲何帶你入冥界,你也清楚。如今,看來是本座錯了。墨淵說的不錯,凡人向來貪婪。是本座帶你回冥宮,讓你看到了不該有的希望。故而這些日子你的所作所爲,本座不追究。”

墨寒說着有些迷茫,大概是不明白爲什麼姬紫瞳會這樣。

“墨寒……”

墨寒不耐煩的打斷了纔開口的她:“話,本座已經說的很清楚了。答應給你的東西,一樣都不會少。你莫要再糾纏不清,否則後果自負。”

墨寒顯然已經厭惡了姬紫瞳。

姬紫瞳想要上前,墨寒銳利的眼神掃來,她打了寒顫,不敢再動。

“本座就要閉關,不會送你回陽間。你若是一個人上路害怕,去找墨淵或紅鬼都可。出關之時,不希望再看見你在冥宮。”墨寒說完便甩袖離開,徒留姬紫瞳一個人震驚的站在偌大的冥宮大殿裏。

我能清楚的感受到姬紫瞳此刻心中的絕望與恨。

相對我,我則是開心得一塌糊塗。

這個女人總是在我和墨寒面前表現出一副墨寒以前很愛她的模樣,卻沒想到記憶中,墨寒會對她這樣冷漠。

真是打臉打的不要太狠。

我一定要把這段記憶給墨寒看!

畫面一轉,似乎是墨寒已經去閉關了。姬紫瞳絞盡腦汁想了很久,給陽間的藍天佑送了一封信過去後,她找到了墨淵。

“墨淵。”她掛着她的招牌微笑。

墨淵斜睨了他一眼,看得出,他對姬紫瞳感覺一般。 王者榮耀之擊殺紅包系統 但大概是顧慮着這是墨寒帶回來的女人,才高看一眼。

“有事?”墨淵問。

姬紫瞳點頭,甜甜的笑着,還有些靦腆和害羞:“墨寒和我就要成婚了……”

“什麼!”墨淵震驚的從墊子上站了起來。

姬紫瞳表現的更加害羞了。

我不明白墨寒什麼時候說要娶她了!

“我哥什麼時候說的?我怎麼不知道。”墨淵很疑惑的問。

姬紫瞳努力扮演着她即將成爲新娘子的嬌羞:“就是今天說的……墨寒去準備我們成婚的定情物了……他想讓你爲我們安排所有的婚事……”

說着說着,姬紫瞳還表現出了她的擔心:“墨淵,你是墨寒唯一的親弟弟,他很信任你,纔會把這一切交給你。你願意嗎?要是不願意,我也可以自己操辦!可是……”

她表現的更加孤立無助,“可是我只是一個墨寒帶回來的凡人,我怕冥宮裏的鬼都不會聽我話,無法爲墨寒準備好一場配得上他身份的婚禮……”

墨淵無奈,他苦惱的倚在一根幾人才能合抱過來的圓柱上,輕敲着摺扇冥思苦想了很久,才問:“婚期是什麼時候?”

“三天後。”姬紫瞳笑道,“墨寒說,婚房就定在我住的那裏就好。”

“這麼急啊……”墨淵皺眉,“我哥去哪裏找東西了?他的婚禮,就算我給他安排,也得問問他的意思吧。”

說起這個,姬紫瞳的臉上更是嬌羞與幸福:“我、我也不知道……墨寒說,要給我一個驚喜……”

“算了。”墨淵嫌棄的打斷了姬紫瞳,他閱女無數,顯然是看得出姬紫瞳這一副模樣都是做作出來的。

不過,礙於人是墨寒帶回來的,墨寒平時又不近女色,墨淵覺得就當是他哥瞎一回了。

我突然覺得,墨淵初見我時,那麼討厭我,也是可以理解的。

畢竟,他之前認識的和我有着一模一樣臉龐的女人,這麼矯揉造作!

“慕紫瞳你給我滾出去!”我突然聽到姬紫瞳在怒吼,還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想要將我從她的記憶中拉出去。

有了上一次被藍天佑趕出去的經驗,這一回我有了經驗,強行穩住了自己的意識,讓自己維持在了姬紫瞳的記憶裏。

可是,由於姬紫瞳的阻攔,之後的畫面,就跳得很快了。

姬紫瞳已經坐在婚房裏的梳妝鏡前了,剛剛有小鬼來報告,說墨淵失蹤了。

她坐在銅鏡前,望着鏡中的自己,嘴角上揚起一個得意的弧度。

這畫面,我有點眼熟,似乎是第一次看到姬紫瞳記憶的時候。

從港片世界當警察開始 那麼,照着我上次看到的,墨寒等一下是不是會進來?

想到這裏,我更加緊張起來。

果然,沒一會兒,便有人推門而入。

蓋頭被掀起,是冷墨寒。

姬紫瞳起身想要擁住他,被墨寒面無表情的反手推開。擡手,便是一劍刺入了姬紫瞳的心臟。

和我夢中見到的場面一模一樣!

果然這纔是姬紫瞳和墨寒之間真正發生過的事!

“墨寒……”姬紫瞳艱難的喊着墨寒的名字,不相信他真的這麼狠決。

“爲什麼……”

“你算計墨寒,還有臉問我原因?”墨寒的話語中,每一個都蘊含了十足的怒意。

在我和寶寶出現前,墨淵這個二貨弟弟就是墨寒的底線。

“墨寒……爲什麼……你不是愛我的嗎……爲什麼……”姬紫瞳卻還是不想放棄。

“從未愛過。”墨寒回答的乾脆利落,一如他剛剛的那一劍。

“爲什麼要殺我……在我們的新婚之夜……”

“你不配做我冷墨寒的妻子,不配做我的冥後。”

“墨寒……”

墨寒揮劍打斷了她最後的話,劇烈的痛苦隨着姬紫瞳的記憶傳來,我感覺到她做了什麼,想要細細看下去,卻還是被姬紫瞳強行拉出了記憶。

回顧記憶從來都是眨眼間的事,姬紫瞳的臉色已經慘白慘白,擡手對着我便是下死手。我知道,她這是殺人滅口。

那些記憶,她決不能讓墨寒看到。

我反身躲開,卻不料身旁姬紫瞳已經設好了陷阱。

我躲閃不開,眼看就要落入那道奇怪的陣法之中,周身猛然涌來一股熟悉的鬼氣,將我的身子圍住,溫柔的將我卷離了那一處陷阱。

我落入一個冰冷的懷抱,擡眼,裝上墨寒擔憂的眼眸,長長的鬆了一口氣,猛地抱住了他:“墨寒……”

喊出他的名字,竟然是我從未想到的委屈。

“乖,我在。”墨寒錯愕了一下,寬慰過我,擔憂的問:“發生什麼事了?”

“她用假的你騙我!說你不要我了!”我吸了吸鼻子,努力的告着狀,就像個被寵壞的孩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