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能怎麼樣,挺着吧,只要這次咱們哥倆挺過這關,以後也就能和雷少他們那個圈子的人混了。”高小寶說道。

“我手上就三百多萬了,總不能跟家裏人要啊。”周進說道。

高小寶道:“我手上也沒多少錢,但是現在是關鍵時刻,找找小六子他們,看看能給咱們拿多少錢。”

“寶哥你說雷少不會是想在咱們哥倆身上賺一筆吧?”周進問出了自己心裏的疑惑。

高小寶道:“應該不會,雷家在燕京城裏都赫赫有名,能差咱們這倆小錢?好了別想這些沒有的了,趕緊想想用什麼藉口借錢吧。”


高小寶和周進家裏有錢確實不錯,不過兩人現在都是在家族裏掛個名的虛職,還沒正式接管家裏的生意,手裏也就是幾百萬用來玩股票的錢。

這邊高小寶和周進在找關係借錢,而雷志遠則是開車去了另一幢別墅。

“天叔人送走了麼?”雷志遠進來後很恭敬的問道。

“走了,走的海路,到公海後會全部處理掉的。”一個四十多歲左右的中年男人說道。

“我爹說了,這次一定要林峯那小子死,我這兩天會把誘餌放出去,到時候就看你的了天叔。”雷志遠繼續保持恭敬的態度。

“要是以我之見,早就做掉他了,你爹一直想讓他來對付東條俊,現在養虎爲患了。”中年人說道。

“怎麼天叔有難度?”雷志遠問道。

“不知道那小子的七轉真元決到什麼程度了,要是和當初他老子那個程度,我應該還是有六成把握的。”中年男人說道。

“他的什麼七轉真元決有那麼強?”雷志遠問道。

“當初我就是敗在了他老子的手上,才掉下天字榜的。”中年男人說道。

“我聽我爹說,他老子和您當時都是年輕一代的代表人物,可惜當初天叔您不願在進天字榜了,我想要是以您現在的實力,要是想進入天字榜,差不多能到前五吧?”雷志遠試探性的問道。

“應該差不多,畢竟老傢伙們基本都下來了,我現在苦練二十年,終於到了二重暗勁,前三應該還有難度,但是前五還是可以的。”中年人帶着些許的自信說道。

雷志遠道:“那對付林峯那小子肯定沒問題,怎麼說他也才二十歲不到,不可能有能進天字榜前五的變態實力。”

“希望如此吧。”中年男人看向遠方,像是在回憶着什麼。 這幾天徐大寶一直在調查那幾個騎摩托的悍匪,可就是沒有一點兒的頭緒,想要找高小寶和周進調查一下,可是兩人也是人間蒸發了,一時間這起性質嚴重的槍擊案,陷入了苦查無果的尷尬局面。

燕京城是皇家重地,雖然槍擊案件發生在五環,可還是得到了高度的重視,案子沒頭緒,那麼嚴打就是必須的。

燕京城的各個區又迎來了嚴打,一時間花天酒地的風月場所又被殃及池魚了。

剛子已經醒過來了,林峯他們並沒有通知剛子的家屬,當初做手術簽字時,就是徐媛媛籤的,所以現在徐媛媛二十四小時陪護。

“怎麼樣了剛哥好點兒沒?”林峯問道。

“好了,就我這身子骨一點兒問題沒有。”剛子說完似乎要證明一下,可是剛動一下身子,就呲牙咧嘴了。

“好了,別逞能了,先好好養着吧。”大鵬在一邊說道。


“MD肯定是上次被我射兩箭那小癟三找人暗算我和媛媛的,等我好了看我不弄死他。”剛子咬着牙說道。

“還等你好了,現在人家就沒影了。”趙曉超打擊道。

“現在那倆癟三就跑了?”剛子問道。

“我們在找他們呢,事情應該是他們倆找人做的,要不然也不會有意的躲起來。”林峯說道。

“MD有種他們就躲一輩子……哎呦!”剛子說道氣憤動了下身子,牽動了傷口。

“好了,你先養着吧,我們先走了。”林峯站起身說道。

“那個剛哥,這兩天你可有傷啊,別和嫂子……知道了吧。”趙曉超臨出門前嬉皮笑臉的說道。

“少跟我扯犢子……哎呦!”剛子又是齜牙咧嘴的叫喚上了。

徐媛媛焦急的喊道:“剛哥,你別動了……”

林峯一行人離開醫院後,繼續安排人手加大力度的打聽高小寶和周進的下落。

……

東嶽區東大門的別墅區的豪華別墅內,高小寶周進傾家蕩產,外加負債累累,只籌集到了一千萬出頭。

“雷少,我們現在真是沒錢了,這些已經是我們的極限了。”高小寶一臉苦逼相的說道。

“你倆就給一千萬算了,林峯的小命我就找人給你料理了,不要以爲我先前是漫天要價,道上哪個大哥的腦袋都是有價的,林峯也是一方霸主,他的腦袋說句靠譜點兒的話,一個億兩個億都值,你們也不要問我一千萬就夠了?只要你們以後能夠跟着我混就行了。”雷志遠沒了和他天叔說話時的模樣,現在怎麼看都是一個拉皮條的痞子形象。

高小寶和周進感激的痛哭流涕,他倆等着的就是雷志遠後面的這句話,之所以他倆願意報仇,還不是當初剛遇到雷志遠的時候,這位雷少就主動慫恿並且幫着他倆找剛子報仇,人家給臉點兒接着,於是高小寶和自己便一步一步的爲了能混進雷志遠那個圈子,走上了報仇之路。

“好了,現在事情已經定妥了,晚上帶你們去和我找的人見見面,順便你們哥倆出去散散心也放鬆放鬆。”雷志遠說道。

“您不是說現在嚴打麼,還有娛樂場所開着麼?”高小寶問道。

“呵呵,嚴打的都是那些沒門路人開的場子,我帶你們去的當然都是手眼通天的東家開的場子了,到時候介紹給你們哥倆認識認識,以後有什麼事情也能派上用場。”雷志遠笑着說道。

“那我們哥倆先謝謝雷少了,哦對了這幾張卡里是一千萬,雷少您拿好,我們哥倆的事麻煩您費心了。”高小寶低眉順眼的就把一千萬這樣的送了出去。

雷志遠把卡收好道:“好了,我先出去聯繫聯繫。”

雷志遠走後,周進問道:“寶哥咱現在是不是就算進了雷少的圈子了?”

“差不多吧,雷少不說了麼,晚上要帶咱們認識認識他說的那個手眼通天的大人物。”高小寶有些自得的說道。

兩人終於有些苦盡甘來的感覺,冬天到了,春天還會遠麼?

晚上八點鐘,高小寶周進兩人又恢復了紈絝公子哥的形象,一身從頭到腳的名牌,趾高氣揚的態度,眼神裏充滿了跋扈的神情。

東大門別墅區裏一輛阿斯頓.馬丁V8 vantage硬頂跑車開了過來,載上了二人。

高小寶個周進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因爲開車的是雷少,而他們倆卻大搖大擺的坐在了後排。

副駕駛是一名風衣黑絲高筒靴的漂亮女人,這女人叫王豔,高小寶和周進都認識她,因爲她是燕京二套電視臺的娛樂系當家女主播。

阿斯頓.馬丁V8一直在環裏開到了六環外和郊區挨着的地方,停在了一家叫做百達的私人會所。

雷志遠帶着漂亮的女主播,和兩個狐假虎威的傢伙進了百達。

百達是會員制,普通的會員入會費都要十萬元,否則沒有會員卡的你就別想進來。

雷志遠有這裏的VIP至尊金卡,但是他從來也不帶,因爲他的臉就是卡。

“雷少來了。”漂亮的女接待微笑着問道。

雷志遠輕輕點了下頭,道:“這倆位是我的朋友。”

王豔經常和雷志遠出入這裏,所以不用介紹大家都知道兩人的關係,可是高小寶和周進卻是第一次進來。於是雷志遠便和接待打了個招呼。

一行四人沒在大廳停留,直接去了樓上的雅間。

到了雅間後,雷志遠對那女接待道:“讓小月和麗麗過來。”

女接待下去後,又進來個漂亮的女子,拿了些酒水小吃。

隨後進來了一男兩女。

男的三十幾歲,一身阿瑪尼正裝,手腕上也是很有氣質的江詩丹頓紀念版。

“志遠來了。”男人笑着問道。

雷志遠站起來道:“帶朋友來旭哥這兒坐會兒。”

這位被叫做旭哥的人全名叫韓旭。

“小寶小進。”雷志遠喊了一聲。

兩人立刻站了過來道:“雷少。”


“這位是韓少,你們跟我一樣叫旭哥就行了。”雷志遠對着二人說道。

“旭哥!”兩人異口同聲的叫到。

“好好,來快坐下。”韓旭笑着說道。

“來小月麗麗過來陪這兩位喝兩杯。”韓旭把和他一起進來的兩個女孩叫到了高小寶和周進的身邊。

“我們的美女主播真是越來越漂亮了啊。”韓旭看着王豔面帶笑意的說道。

“呵呵,旭哥真會說話,難怪這京城有頭有臉的人物都來百達坐上一坐。”王豔輕笑道。

“好了,我可不打擾你們了。”韓旭說完轉身走了。 高小寶周進一直都很拘謹,畢竟這裏面的人身份地位都要比他高出一個層次不止。

現在韓旭走了,他倆有點如釋重負的感覺,雖然這個男人總是笑盈盈的,可是身上卻有一種不怒自威的氣勢,但現在韓旭走了,高小寶又有點兒患得患失的感覺,畢竟一個多和上層紈絝結交的機會沒有了。

“小寶,周進你們倆玩你們的,不要拘謹,我出去聯繫一下我的朋友們。”雷志遠說完帶着王豔走了。

高小寶和周進見雷志遠走了,這倆沒心沒肺的貨更是和雷志遠給安排的兩個美眉放開手腳瘋玩了起來。

其實這種私人會所裏的雅間也沒什麼可以玩的,最多就是搖搖色子喝喝酒什麼的,但是心理上的享受很受用,因爲這地方是雷志遠他們那個圈子裏瀟灑的地兒,現在高小寶和周進就把自己當成了燕京頭號紈絝圈子裏的牛X人物了.


高小寶和周進在慶賀自己加入燕京頭號紈絝圈子的同時,林峯收到消息,高小寶和周進在百達私人會所現身了。

林峯直接喊上了大鵬趙曉超,三人開車去了百達私人會所。

到了百達以後,林峯就在不遠處的馬路邊把車停好,靜等這兩個小子出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現在已經是十一點半了,仍然沒有看見兩人出來。

“鵬哥消息準麼?”林峯問道。

大鵬道:“是豹哥手下小弟打聽到的,豹哥說沒問題。”

“要麼咱們進去看看?”趙曉超問道。

“這裏是會員制,咱們沒有會員卡不讓進,再說了要是進去在辦會員卡,日後要是高小寶和周進有什麼事情,肯定和會查到咱們。”大鵬說道。

“就是不進去,他倆出事了,別人也能猜出是咱們做的。”趙曉超說道。

大鵬道:“那不一樣,就像你知道很多官員都受賄一樣,沒有直接證據還是辦不了人家。”

“那咱們就在這裏死等?要是這倆小子晚上在這裏過夜可有咱們等的了。”趙曉超發着牢騷道。

“我出去看看,你們在這等着。”林峯說完便下車了。

當林峯走出一段距離後,一個聲音傳了出來。

“林峯是吧,叫你朋友先走吧,我不想傷及無辜。”聲音很沙啞。

林峯停住腳步,眉毛皺了一下,道:“什麼人,能否現身一見?”

林峯話落,一道黑影在陰暗的角落裏走了出來,是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個子不高,長的很儒雅,乍看上去有點兒大學教授的風範,此人正是雷志遠的那個天叔。

“來要我命的?”林峯問道。

“可以這麼說。”天叔打量了林峯一番後說道。

“那就是說這個局是你設的了?”林峯繼續問道。

天叔點點頭道:“是的,目的就是想和你切磋切磋,當然要是一時失手了,可能會要了你的小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