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中毒之人發現了這一幕,也一個個瞬間喪失了語言之力。

他們看著這神奇又奇幻的一幕,萬萬不敢相信,夜冰依居然活生生的把一個人瞬間變成了冰雕。

女子清冷的聲音響起,「大家結陣!」

很快,彩翼學院和帝家高手們便紛紛布陣。

那些中毒的人紛紛回過神來,一個個歡呼道,「是夜冰依贏了!夜冰依贏了!天呀,我們有救了呀!」

夜冰依不僅僅贏了,還直接把對方給控制住,青衣男人現在直接不能動,這簡直太棒了!

這麼說來,他們就可以控制住男人,對他為所欲為,再也不用害怕這個威脅到他們生命的人了。

著完這一切的夜冰依心中也鬆了口氣,整個人突然覺得有些頂不住,畢竟剛才這麼多人的生命,都在她的手中,不成功便成仁……

還好,她做到了。

「只是用出一下,這個功能消耗的靈氣太多,所以不可以直接連續出手。」001號觀察著夜冰依,很快就給出了結論。

千邪寒也不動聲色的鬆了口氣,他沒有說話,靜靜的站著,但其實剛才他也很擔心夜冰依,便要出手了,還好她自己頂住了硬撐下來。

「什麼?這就是傳說中的飛霜大法?」東靈大人的眼中閃過一抹貪婪之色,心中對夜氏秘典的貪婪之色越來越濃郁。

「夜冰依居然掌握了這麼多密法當中的神奇幻術,恐怕她應該不會聽我們的,乖乖跟我們回去吧?」西靈大人微微一嘆說道。

「現在我們還是想想該怎麼才能得到解藥吧,一刻鐘的時間已經過去了大半了。」轉瞬間的時間,她們就要命喪黃泉。 離死亡越來越接近,另外兩個南靈大人,北靈大人她們更擔心的是自己的小命,「我擔心他會不會給我們解藥,至於其他的那都是身外之事。」

「少主夫人,我們現在該怎麼做?」帝家的高手看向夜冰依。

夜冰依突然勾唇一笑,叫道,「小羽出來,我們來給他洗個澡,先給他燒燒水!」

「好的!」聽著夜冰依的話,畢竟它們混的久了,夜冰依一個念頭雪羽就知道她在想什麼,立即從她的口袋裡滾了出來,然後就朝著冰雕男人噴了一口火。

在雪羽的這種神級的火種之下,男人身上的冰晶很快就在融化,很快化到一半的時候,有幾位高手上前分給他點了穴道。

男人終於能夠動了,身上被冰化的水淋得濕漉漉的,吸了一口氣,看著夜冰依說道,「願賭服輸,這就是解藥。」他看著手裡的果子說道。

夜冰依挑眉看著他,「你說的是真的?你沒有騙我?果子是解藥?是真的?」對於這個對於這個人,夜冰依實在是沒辦法相信。

一邊說著,她又一邊在他身上摸索,發現除了這果子根本沒有其他葯。

然後她將果子捏爆,裡面的霧氣先放在他的鼻腔,讓他聞了聞,先拿他做實驗,如果有毒還是他先死。

「在下從來不撒謊,也不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青衣男子淡淡的看著夜冰依道。

夜冰依拿他做實驗,看他沒有事,這才自己聞了聞,不錯,看來真的是解藥,因為從這裡面的成分,她就可以了解到這確實是有解藥的成分。

這果子就是眾人的解毒良藥……但是這個神經病拿著解藥,卻說這是毒霧!

欺騙她這是有毒氣的果子。

美人咒 男人又笑了笑,「我沒有騙你,我怎麼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呢?」

夜冰依看著男人,面無表情,然後抬起腳朝著他的二兄弟一腳狠狠踢了上去!

男子的臉色驟變!瞬間漲成了豬肝色——

在場的男子們紛紛覺得自己的身體上某個地方一緊,感覺受傷的好像是他們一樣!好狠呀!

他們渾身一抖,得罪誰也不能得罪夜冰依,這些人苦哈哈的望著夜冰依,對她有了心理陰影。

夜冰依無語的翻了個白眼,她又沒有打他們,他們這是什麼表情?

帝家的一位高手上前道,「少主夫人,我們該怎麼處理這個惡人?」

「的確是個惡人!」夜冰依冷笑一聲,「惡人就應該把他給閹了,然後再剁碎丟出去喂狗!」

青衣男子的嘴角狠狠一抽,然後抬手說道,「且慢,你們先聽我說,聽完我說的或許你不會殺我。」

夜冰依來到他的跟前,一劍抵著他的心口說道,「我可以允許你在死之前廢話幾句,但是殺你還是要殺的。」

帝玄胤冷冷的眯起眼睛,走到男人的跟前,沉聲道,「你害得我娘親沉睡了數年,害得我們母子分離,今天不論發生什麼事情,我都絕對不會放你離開,殺了你。」 “一年前的夏天,附近的有高考生來我這租公寓,那時,有五個女孩來我這租房子,說要高考複習了,準備迎接高考。”

“我也沒在乎什麼,畢竟租房子的學生多得去了,給我錢,他們不做犯法的事情就行了,結果高考的前一晚,一個叫做徐小鳳的女生,在屋子裏殉情了。”

“這麼老套的劇情,你也說給我聽?”我笑道:“你看多點小說再來跟我說吧。”

說着,我正要走出辦公室,那大叔把我喊住,說道:“女孩在公寓裏一個人關在廚房內,把煤氣放開,原因呢,當時她讓他男朋友來陪她,結果她男朋友沒來,就這麼戲劇性的自殺了!”

“警察查過沒有?”我問道。

“查過了,不管我們公寓的事情,是那女生爲情自殺。”大叔對我說道。

“你想表達什麼?”我問道。

“你女孩死後,聽說變成厲鬼害死了她男朋友,結果卻一直徘徊在公寓裏,我請了一些道士來,來五個,嚇跑了四個,剩下一個是騙子,回去後聽說已經傻了。”

大叔說完,眼睛一直看着我,等着我的回話。

“叔兒,我只是一個學生,剛剛看見你在樓頂看日落,我也想上去看下風景而已,沒事我先走了。”我笑道。

“張孽同學!”那大叔忽然喊住我。

我回頭看着這個大叔,問道:“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有個人在上個星期把一張照片放在我的辦公桌上,照片上有你的名字,而且……”說着,這個大叔把一個信封遞給我。

我接過信封后,問道:“大叔怎麼稱呼?”

“羅能。”大叔回答道我。

“爲什麼你這麼確定我會捉鬼呢?”我問道。

“照片裏,都有你想知道的答案。”羅能回答道。

我拆開信封,信封裏只有一張彩照,我看着到的是背面,背面寫着的是:深圳大學16屆計算機班級,張孽!

接着我翻過照片,看着照片上的人,我頓時驚呆了。

這照片確實是我,但是照片裏顯示的是,我跪在石虎山大廟內的三清道觀裏,李玄清正給我拜師時,我身穿道袍跪下的情景!

那麼說,那時候有人在偷拍我?

“誰給你的?”我問道。

“不知道,我被那鬼纏了有半年了,一直在玩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想幹嘛,後來請了五個大師,我剛剛不是告訴過你情況嗎,然後我託人去請道行高的,結果有一天我回到辦公室,就發現這個照片。”

“就這麼多?”我問道。

“還有一張紙條。”羅能把一張紙條遞給我,我接過紙條後,上面寫着三個字:等他來。

這紙上的意思估計是要等我來,幫忙解決女鬼的事情。

解決女鬼是小事,可是我想知道,當時是誰在拍照片,李玄清都出現在照片裏,不可能放着一個定時照相機。

看着拍照的角度,這照片像是專業似得,一年前,我被人偷拍,卻不知道。

“調開所有的監視器,快點!”我喊道。

“你等下。”羅能知道我要幹嘛,乖乖的打開一個星期前的監控視頻。

監控中從保安大門顯示一個穿着很非主流的衣服,反戴着嘻哈帽,很清楚的看見這人是男的,而且掩蓋得隱蔽。

應該就是這人了,穿得如此的猥瑣,這人沒有避開攝像頭,一直來到二樓的辦公室,也就是我現在呆着的地方。

接着這人進入辦公室後,過了一分鐘就出來了,不時還擡頭看來攝像頭一眼,卻遮擋不住面前的斜劉海,整一副非主流的樣子。

“應該就是這人了。”羅能說道。

“行,我知道了。”我收回照片說道:“女鬼的事情,我會解決的,但是你要告訴我,除了那女孩的事情,還有其它什麼靈異事件嗎?”

“沒了,當時上頭請了風水師來這裏看過,絕對不是什麼陰宅凶地。”羅能回答道。

“一個星期內,我解決。”我豎起食指說道。

“但是,我要這麼多!”說着,我張開手掌,顯示“5”這個數目。

“五百?”羅能問道。

華夏大宗師 “五千!”我說道。

“行。”羅能拿出錢包丟給我,然後拿出一千塊說道:“解決後,再給你四千!”

“我現在要兩千!”我說道。

“要那麼多幹嘛?”羅能問道。

“我得買傢伙啊,我上大學不帶傢伙出來的,硃砂之類的我還得現成。”我說道。

羅能心疼的再丟給我一千,我拿着兩千塊,走出了這公寓,回頭不忘看了整個公寓一眼,發現在三樓陰暗處,有一個穿着校服的女生,看着我微笑着。

“回來找你玩。”我小聲的看着那女生說道。

有了兩千塊,這下得吃餐大的。

來到真功夫,要了一份全家桶,一邊吃着,一邊走回公寓。

進入公寓後,來到了辦公室,羅能焦急的等着我,見我回來了,問道:“什麼時候可以開始?”

“你找一個房間給我住着先,我要觀察幾天才行,我答應你一個星期搞定,不會食言的,這張照片爲證!”我拿出照片說道。

羅能也答應我的請求,在公寓的五樓,是我讓羅能安排我到王心怡旁邊的一間房間,這樣可以確保王心怡的安全。

一整天沒上課了,老穩鐵定會打電話給我,一拿出手機,我一看,十幾個未接電話,老穩的,傻強的,宅東的都有。

於是我索性撥打了宅東的電話,很快那邊接通了。

“喂?小孽,你在哪啊?怎麼不回來上課?”宅東問道。

“我不是讓你們幫我請假嗎?”我問道。

“請是請了,不過我們想知道你在哪?”宅東逼問着我。

“在外面有事情,一個星期後回學校,就說我住院了,就這樣哈,我先掛了!”說完,我急匆匆的掛下電話。

現在已是晚上七點多,我躺在牀上,拿出羅能給我的那張照片,回想起監控裏的那個神祕人。

一個人的模樣浮現在我的腦海裏。

一身非主流的服飾,劉海是斜的,眼神也很賤……

或許只有當時李玄清給我看過的一張照片!

我師父:張小非! 上官雲曄也附和道,「依依,殺了他,一定要殺了他。」

眾多的人也都憤恨道,「殺了他,他之前拿著這麼多人的性命開玩笑,這種人實在不能夠容忍!」

眾人都不能忍他這樣的惡行,青衣男人的這種行為,明顯的已經引起了公憤。

「今天就算他說破了天,也絕對不能讓他活著離開。」

青衣男子勾唇一笑,「你們如此激動做什麼?」然後他又看向了夜冰依,「來,先讓我來為你認識一下自己的處境吧,或許你就會留下我的命。」

說著,他旁若無人的自動的說了起來,「你今天煉製出了涅槃神丹,誰都在打你的主意,就算今天我不對你下手,其他人他同樣會對你下手。

你看看這些人,一個個看起來正兒八經的,但其實,他們都在想方設法的得到涅槃丹,私底下干那些齷齪的事情,他們誰都沒有少干。

之所以他們沒有像我這麼光明磊落的主動承認,那是因為,他們更加噁心,為了顧及臉面,不敢明著來,只在背地裡人心險惡。

也是說明了他們的膽子太小,根本沒有賊膽,還起了賊心。

我之所以敢光明正大的說出來,那是因為,我有這個膽量。

我還算得上是幫你阻攔了其他的想要打你涅槃丹注意的那些人。」

「所以呢?」夜冰依冷笑一聲,她又怎麼會不知道這些在場的眾位高手們的想法。

他們暫時在這裡,肯定不敢對她動手,但是一旦離開了煉丹堂,他們都會野心暴露,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不顧一切的來搶奪她的涅槃丹。

「還有,今天我已經證明了夜氏秘方就在你的身上無疑,你想想,夜族的人知道了又豈會放了你?

她們一定會將你帶走,或者不顧一切的從你手中把夜氏秘典給搶走,然後會不惜殺了你。

你的身邊,或許有帝家還有納蘭家的人在幫你,但是這些人加起來又怎麼能比得過實力強大的夜族人呢?」

「那麼你呢?你又有什麼本事能夠比得過強大的過夜族?」夜冰依冷冷的道,她也想探探他的底細。

青衣男子笑了笑,臉上滿是自信的光芒,「實話告訴你,我是明月樓的二當家的。」

「嘶——」男子暴露出自己的身份之後,在場的高手們紛紛驚呼出聲。

明月樓,二當家的?!

傳言此人實力強大,向來都很是神秘,沒有想到,他會出現在這裡,居然會是這個人!

「果然是實力強大!」

夜冰依的眼中也閃過一抹驚訝,對於這個結果,她感到很是意外。

青衣男子又繼續道,「你們之前端了我們一方明月樓的勢力之後,我們的人就一直在背後注意著你們的一舉一動。

夜冰依,你是夜族的後裔,也是現今夜族人想殺所不能容忍的禁忌一族之人,你的母親你的家人就是被夜族的人給殺了的,你和夜族有不共戴天之仇。

我們明月樓跟夜族也有著深仇大恨,我們既然都有著共同的目標,那麼就會是朋友了,如果我們雙方聯手,一起滅了夜族,何樂而不為呢?」 「可惡!你簡直是痴心妄想,你們明月樓算個什麼東西!還想要剷除我們夜族?!簡直痴人說夢!」東靈大人聽不下去了,直接打斷他的話,冷喝出聲。

「你這個老太婆又知道什麼,我們明月樓的勢力,又豈會是你眼前看到的?」男人又不屑一笑。

「你這個該死的!你才是老東西!」東靈大人聽到男人罵她老太婆,頓時氣得渾身發抖。

男人懶得再搭理她,目光繼續落在夜冰依的身上,「你可還記得你之前在古遺迹當中遇到的那個人么?」

夜冰依臉色瞬間一變,看著他,難道他說的是那個青陽怪物么?

男人雖然沒有提起他的名字,但是去古遺迹這一趟令夜冰依最難忘的恐怕就是青陽了。所以她一下子就想到了是他。

「看樣子你已經猜到我說的是誰了,沒錯,就是他老人家,那是我們老師祖,他老人家曾經收過幾個徒弟,其中的一個就是我們明月樓的大當家的,也就是我的師父。」男人看著夜冰依的表情,滿意一笑道。

什麼?他們竟然跟那個老妖怪扯上了關係。

帝玄胤和夜冰依夫妻兩個人對視一眼,都覺得這其中有不同尋常的陰謀。

那怪物上萬年的時間根本沒有離開過古遺迹,他的徒弟卻在大陸之上一手遮天,一個弟子就這麼厲害,那麼其他幾個弟子又是誰呢?

這個未知沒有浮出水面的秘密,當真是令人擔憂。

「現在他老人家已經離開了古遺迹戰場,回來便是要帶我們走上人生巔峰,不過多久的時間,他就會親自去夜族,向夜族發起挑戰。

他可以完全有那個能力,讓你手刃仇人的一天,會幫你報仇,也可以讓你擔任夜族神靈大人的職位。」青衣男人又繼續道。

現場的聞言,所有人立即都驚呆了。

明月樓居然想要挑戰夜族?這是什麼爆炸性的消息呀!

現今的神樂大陸有不同門派和勢力,都對夜族也有著想法,但是夜族的實力實在太強大了,他們就算有這個想法,也是絕對不敢公然挑戰他。

可是如今竟然有人敢公然跳出來,明確表示要和夜族挑戰,不得不承認,他的勇氣實在可嘉。

聽到這個消息,有人歡喜有人憂,眾人興奮的是,如果夜族被滅的話,大陸的一切絕對都會有所改變。

尤其是那些被夜族一直壓著的勢力,他們是最興奮的。

但憂的是,像夜族這樣強大的勢力都有可能被滅,那麼他們這些小勢力是不是也會被吞噬呢?

「簡直是放肆,有種的你就來,我一定讓你們有去無回,明月樓?你們就等著被顛覆吧!待我出去之後,第一時間便稟明神靈大人先滅了你們,讓你們明月樓連根拔起,永遠的從大陸上消失!」

東靈大人氣得渾身發抖。

其他幾位大人也都贊同的點點頭,就算她們幾個平時再怎麼窩裡反,但是夜族就是她們的家,在對待外敵的時候,她們從來都是聯合一起,站在一條線上。 可是這人看起來不像啊,我師父不是已經死了嗎?我當時是拜墓爲師,雖然學不到師父之前的道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