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地下傭兵組織舉辦這個活動,肯定是為了掙錢。把一堆人關進樹林互相殺,聽上去好像很有趣,但是掙不到錢。

這一刻,本傑明很想開口,問問其他參加「七日地獄」的傭兵,或者前面的那個車夫。 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 但是實際上,整個馬車的氣氛沉悶得可怕,跟被人施了術一樣,半點生氣都沒有。本傑明往別人身上看一眼,都要被人惡狠狠地瞪回來。

本傑明估摸著,就算自己開口,別人也會像沒聽到一樣吧。

因此,他本著低調的原則,還是選擇了沉默。

系統所說的樹林,距離托里鎮不算太遠。大約半小時后,馬車終於抵達了目的地,本傑明也跟著車上的其他傭兵,陸陸續續地下了車。

而此刻,他們眼前所看到的一切,就不只是一個樹林這麼簡單了。

樹林邊上圍著一大群人,最多的當然是那種典型的傭兵。可除了傭兵,本傑明甚至還看到了好幾個法師,這讓他還是有些驚訝的。

除此之外,他甚至還看到了不少穿著昂貴華服的傢伙,看上去就腦滿肥腸,一副有錢暴發戶的樣子,絕對跟戰鬥搭不上邊。

這些人是來幹嘛的?

本傑明心中,也漸漸湧起些許不妙的預感。

「你們來得可真夠慢的。」

他們從馬車上下來后,那個把紅黑卡片遞給本傑明的傭兵,也從人群中走出來,罵罵咧咧地說道。

車夫陪著笑,跟著那個傭兵隨口扯了幾句。緊接著,他們便把本傑明這一群人帶了過去。

而在這個過程中,那些富商模樣的傢伙也看著他們,指指點點的,時不時還點頭,露出滿意的表情。

本傑明看得一陣惡寒。

這些人來幹嘛的?

一邊這麼想著,很快,本傑明一行人便跟先前來到這裡的參賽者,被傭兵組織的人聚集到了一起。本傑明觀察了兩眼,嗯……他們這些三勝之後參加「七日地獄」的人,大概有二十多個。

能來到這裡的,肯定都是戰鬥力不凡的狠角色。

也不知道接下來到底要幹嘛。

不過……他們人都齊了,錢是不是也該發下來了?

本傑明有這樣的想法,其他的參賽者當然更是如此。他們之中,有些沉不住氣地直接喊了出來:「德瑞克!我們人都齊了,你們該發錢了吧。」

其他人也是一陣幫腔應和。

聞言,那個名叫德瑞克的傭兵笑了笑,道:「急什麼,我總得先給你們講清楚遊戲規則。放心,我們絕不會賴賬的。」

說著,他拍了拍手。隨之,一個傭兵忽然出現,推著一個小推車,推車上面全都是一個又一個沉甸甸的袋子,朝著他們緩緩地走了過來。

頓時,所有參賽者的目光都被吸引了過去。

本傑明也不由得挑了挑眉。

通過水元素的反饋,他可以看到,五千金幣,平分裝在二十多個袋子里。很顯然,這一舉動說明了不可能每個人都拿到五千金幣,這幫人還真要玩生存遊戲?

那麼……那些富人打扮的傢伙就是過來下注的?

本傑明還是感覺怪怪的。

「這是裝著金幣的袋子,待會你們每個人可以拿一個,所有袋子加起來,總共五千金幣。」德瑞克也開口,緩緩道,「不過,在拿到金幣之前,你們每個人都必須上繳自己的武器,扭傷自己的一雙手。」

頓時,參賽者全都火了。

「你說他媽什麼?」

「老子的手,你敢動一下試試!」

德瑞克卻依然面帶微笑,接著道:「這是我們的遊戲規則,不願意遵守的請自行離開。你們必須帶著金幣進入樹林,然後,在樹林裡面活過七天。這七天里,你們可以自相殘殺,奪取彼此的金幣。最後活下來的人,可以帶著所有收穫離開這裡。」

聞言,參賽者們倒是忽然沉默了下來,彼此打量著,眼光中帶著敵意。

看樣子,這些人都對自己的能力相當有自信,覺得自己肯定是最厲害的那個,可以活著拿到所有的金幣。

扭傷手也不是什麼很嚴重的傷,不過是為了給戰鬥增加難度。在足夠的金幣面前,一切都不是問題。

本傑明則在心中暗自搖了搖頭。

「那……邊上這些人又是幹什麼的?」他忽然開口,指著那些富商似的傢伙,這麼說道。

其他參賽者聞言,反而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本傑明,好像不明白他關心這個幹什麼。

然而,德瑞克聽了這話,卻發出一個短促的笑聲,用些許欣賞的眼神看過去,道:「觀察力不錯。他們這些人,可是我們這次『七日地獄』的大金主。」

果然……

本傑明沒說話,心中已經冒出了一個念頭。

而他的這個念頭,也在德瑞克接下來的話中,得到了驗證。

「在你們扭傷雙手進入樹林之後,這些大人們,也會在我們精銳成員的陪同下,進入樹林,對你們展開狩獵。」他笑著道,「你們不能反擊,否則,我們的特邀法師會把你們轟殺成渣。」

「而在這七天里,你們只能不斷地逃跑,努力讓自己活下去,為我們的金主大人多多增添一些樂趣。」 ?德瑞克的話就像一顆炸彈,扔在人群之中,引起了極為劇烈的反響。

「草他媽的,我不幹了!」

「誰愛玩誰去玩,老子不跟你們在這浪費時間!」

不少參賽者都火了,拔出劍來就想要離開。然而,這些非法傭兵組織的人顯然早有準備,拔出武器。那幾個被他們請來的法師,在話音還未落的時候,就已經念出了咒語。

崛地而起的四面土牆,像籠牢一般將所有參賽者困在了一起。 嫁妻如夢 那幾個往外沖的人猝不及防,撞在土牆上,一下子撞了個暈頭轉向,完全沖不出去。

那幾個法師也飛起來,在天上冷冷地看著他們。

「我勸你們最好再想想。」德瑞克的聲音,從土牆外傳進來,「你們既然來了,那就談不上什麼選擇的餘地,還是想好自己該怎麼在狩獵中活下去吧。」

不過,光憑這麼一番話,顯然沒辦法平息他們的怒火。不少參賽者反而被激起來,拿著劍就想要砍破土牆,從這裡衝出去。

可是最後,一道地刺還是終結了他們的反抗。

「啊——!」

撕心裂肺的慘叫聲,連附近的鳥雀都被嚇得飛出了樹林。

只見,天空中的一位法師張開雙手,居高臨下地看著他們。而在四面土牆的圍城之中,一個試圖突破的傭兵,被地面忽然鑽出來的地刺,從下到上穿了個乾淨。

鮮血,從他下方的口子和上方的口子,噴泉一樣地湧出來。

圍牆之內,一片死寂。其他人看著他嘴巴里鑽出來的地刺尖尖,也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不由自主地後退了幾步。

即便對於這些打過黑拳的亡命之徒來說,大概……這個場面也有點太過血腥了。

然而,那些富商在一旁的議論聲,卻依然傳了過來:「哎呀,怎麼現在就殺了。今年才這麼點獵物,你們還自己殺一個,我們可是要退錢的。」

德瑞克連忙過去安撫他們:「各位大人,請稍安勿躁……」

可惜此刻,大部分參賽者似乎都已經被地刺震懾住,哪怕聽到這種對話,也沒人再敢輕舉妄動了。

看樣子,只要搶佔了先機,法師想要對付這些近戰的傢伙,顯然還是很輕鬆的。

本傑明也不由得這麼想道。

在參賽者群情激奮的時候,他一直隱藏在人群里,觀察著事態的變化。那幾個法師出手的時候,他也小心打量了一番,實力倒是比他想象中要強。

數一數,主辦方邀請來的法師總共有六個。本傑明有想過要不要現在出手,但是一打六……他沒有把握把他們都殺光。

萬一有人要逃,他肯定很難攔得住。而對手一旦逃出去,本傑明的身份暴露,無形中的仇家結下來,那就是無止境的麻煩。

因此,他按捺住了性子,冷眼旁觀著這一切的發展。

事實上,看著其他參賽者的反應,一個念頭,也在本傑明心中漸漸地成形……

他的嘴角浮現出一抹笑意,卻被他很快地藏了起來。

「遊戲的規則相信你們也明白了,你們只要活過七天,錢就都是你們的了。」在安撫完富商之後,德瑞克再次開口,對著參賽者們說,「你們先把武器扔到一邊,把自己的手弄斷。誰先弄斷,誰就能先領到金幣,躲進樹林里,有更多的時間藏匿自己的蹤跡,活下來的可能性也會更高。」

聽了這話,沉默片刻之後,不少人臉上甚至開始顯露出猶豫之色。

德瑞克也繼續道:「我只能說,留給你們的時間並不多。再過十五分鐘,狩獵就會開始。如果你們還待在這裡,大人們也只好就地動手了。」

像是壓在駱駝背的上最後一根稻草,聽到這裡,終於有人選擇了屈服。

他們扔掉手中的長劍,把雙手交疊在身後,然後重重地向後一倒。伴隨著接連不斷的慘叫,他們再站起來時,雙手已經無力地垂了下去。

德瑞克也滿意地點了點頭。

法師繼續施法,把弄斷雙手的人吹出來。邊上的非法傭兵虎視眈眈,防止有人逃跑。檢查過後,他們把錢掛在這些人腰間,這些人便頭也不回地衝進了森林之中。

而一旦有人開始這麼做了,剩下的人心理負擔也就變小很多。

大概是意識到他們已經沒有出路了,唯一的可能就是在這七天里活下來。因此,憤怒也沒有意義,他們反而變得乾脆起來,爭先恐後地弄斷自己的手,想要多為自己爭取一點生機。

本傑明跟在人群之中,沒有做聲,也有樣學樣地把手弄斷,跟著進入了樹林。

就這樣,不到兩分鐘的時間裡,二十多個參賽者便紛紛就位,消失在了這片格外寂靜的樹林之中。

德瑞克見狀,歪嘴笑了笑。

他轉過身,看著那些不耐煩的富商,緩緩道:「大人們請不用著急,我們所期待的七日地獄,馬上開始。」

頓時,一個兩個富商點點頭。他們堆滿肥肉的臉上,也露出興奮的笑容。

與此同時。

在這片樹林之中。

參賽者剛一跑進來,沒有半分相互爭鬥的念頭,各自選擇了方向,很快就不見蹤影。也有人試圖進入樹林再從另一個方向逃出去,但他們剛來到邊緣,就發現外面守著很多地下傭兵組織的人,他們沒有武器,因此只能選擇了放棄。

總之,身處這片樹林之中,他們唯一的辦法,似乎也只剩下了想盡辦法活下去。

至於本傑明……

進入樹林沒多久,他就展開水元素感應法,確認了周圍沒人後,連砸十幾個治療水球,讓自己剛剛弄斷的雙手恢復了活動的能力。

而他在人前裝出來的那種透明氣質,也在他挺直了腰板之後,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遊戲,就要開始了嗎?」

他揉著自己尚且有些酸痛的手臂,抬頭,望著樹杈間依稀露出的天空,忽然,臉上露出一抹冷笑。

隨後,閉上眼睛感應了一會,他睜開眼睛,認定一個方向,朝著那邊低空飛了過去。

「七日地獄」的設定,肯定是要讓獵物先逃一會。因此,現在那些法師和富商還沒有進入樹林,本傑明可以行動得更肆無忌憚。

事實上,他也想給這些人準備一個盛大的歡迎儀式。

七日地獄……到底會是誰的地獄呢?

想到這裡,本傑明眼神中閃過一絲殺意,又飛得更快了一些。

半分鐘后。

樹林中的另一個角落,一個傭兵參賽者倒在地上,被冰塊牢牢地凍住,動彈不得。

「你、你怎麼會……」

他抬起頭,用有些驚恐的眼神,看著之前還跟他們混在一起,此刻卻浮在半空中,居高臨下注視著他的本傑明。

他的臉上儘是難以置信的表情,想要說什麼,最後卻什麼也沒說出來。

見狀,本傑明逆著光,朝他露出一個笑容,緩緩開了口。這一刻,從本傑明口中發出的聲音,聽在傭兵耳朵里,猶如天外傳來的神諭。

「我問你,你想不想重拾你的刀劍,把外面那些傻逼統統砍成碎片?」 ?能夠擁有參加「七日地獄」的資格,毫無疑問,巴羅擁有遠超常人的實力。

他自己也深信這一點。

他經常覺得,自己和那些大傭兵團里的人相比,不過是那些人的出身好。自己沒有受過專門的訓練,也沒有錢買魔葯喝,所以才淪落到這種地步,變成一個打黑拳的傭兵。

實際上,他一年前才接觸到這個行當。當時,他在賭場待了一夜,輸掉了自己所有的家當,還錯過了傭兵團的集合時間。當他滿臉絕望地去找團長時,卻被團長一口唾沫啐出門外,從此踢出了原有的傭兵團。

他的大劍、他的盔甲……所有的東西,都被用來抵押那沉重的賭債,可是還不夠。他失去了所有朋友,老婆帶著孩子連夜溜走。當賭場的人過來找他的時候,他正在敲鄰居家的門,想借一條繩子上吊。

「想死啊?那就自己去感受一下死亡的滋味吧。」當時,賭場的人揪著他的領子,對他這麼說道。

就這樣,巴羅踏上的打黑拳的道路。

這一年的時間裡,他總共打了六場黑拳。也就是說,他活過了六場生死搏鬥。其中有三次,他從生死邊緣徘徊過來,差點倒在了那個充斥著血污的擂台,再也站不起來。

可即便如此,他依然沒能還清自己的賭債。

巴羅悔不當初。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欠下了那麼多債,自己當初賭紅了眼的時候,賭場的人卻甚至未曾提醒過他一句。

可後悔已經失去了意義,他只能不斷地上台、贏錢、養傷……賭場的人把他盯得緊緊的,傷一養得差不多就上場,然後又受重傷,他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

直到前一個禮拜,賭場的人告訴了他「七日地獄」的事情。他也怕死,可那五千金幣的賞金,卻讓他看到了自由的希望。一次次的黑拳,不也都是他拿命撐下來的?那些人告訴他,只要他參加「七日地獄」,得到的賞金就能還清他的賭債。

——他可以重獲新生。

經受不住這樣的誘惑,最終,巴羅義無反顧地來到了這個地方。

然而,他也沒有想到,所謂的「七日地獄」只是滿足有錢人變態慾望的狩獵場。成倍的人數包圍著他們,甚至還有法師參與其中。他們毫無還手之力,只能像個獵物一樣,乖乖地被趕進這片象徵著死亡的森林。

轉角遇見真愛 德瑞克說他們只要撐過七天,錢就是他們的。可是,他們真的能撐過去?

最開始的時候,他們只是用不了雙手,一個勁往裡逃就行。可是之後呢?他們沒有食物,手也恢復不過來,每天嚼嚼樹皮,還能夠在那些有錢人的獵殺之下活下來嗎?

巴羅知道自己已經必死了,可他還是在逃跑。說了再多豪氣干雲的話,歸根結底,真的沒有人想死。

他經歷過的每一次瀕臨死亡,都讓他深切感受到,活著是一件多他媽美好的事情。

可是,他沒有想到,自己甚至還沒有開始逃跑,就被一個忽然出現在他面前的年輕人再次制住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