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曾經傷害過小鳳的人,不管是鳳族還是什麼,她都不會放過的! 當孟落日剛剛踏入到了客棧的院子中的時候,根本沒有特別注意院子中是否有什麼人,可是齊天嗷的一嗓子的驚叫聲,讓孟落日的視線也順着齊天的手指看了過去,不由得也吃驚的張大了嘴巴。

院子的正中間站着一個魁梧的漢子——甘延壽。

一個抗擊匈奴的大英雄,遇到了匈奴人的首領,會發生什麼事情?孟落日的腦海中已經形成了一幕血肉橫飛的景象了。

可是沒想到在孟落日的身後走入到了院子中的呼韓邪看到了甘延壽,只是愣了一下,臉上顯出了非常意外的神情,接着熱情的走上前去:

“呵呵,甘將軍,沒想到你也在這裏啊。”

“是啊,雖然不知道在你的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是知道你要離開了,所以我才把其他人都打發走,來這裏和你敘敘舊,恐怕以後就沒有這樣的機會了。”

孟落日徹底的凌亂了,頗有點三觀盡毀的味道,本來在單于廷的時候,若離就曾經和他說過,甘延壽是呼韓邪的朋友,而不是敵人,孟落日就感到有些匪夷所思,可是沒想到現在親眼看到兩個人見面時候熱情的樣子,還真的是眼見爲實了。

呼韓邪和甘延壽兩個人有說有笑的走進了一間房間中,而若離站在了孟落日駕馭的車前,低聲的說道:

“昭君姑娘,我帶你去你的房間,還是當初你和遊靈住的哪裏。”

王昭君走下了車,吃驚的看着若離,剛想要說自己是遊靈,而不是王嬙,真正的昭君公主還在單于廷。但是若離已經笑着攔住了王昭君的話:

“昭君姑娘,你不用說了,你們的事情我都知道,呵呵,走吧,我帶你去你的房間去。”

孟落日長長的舒了口氣,看來不只是自己一頭霧水,就是王昭君也和自己一樣,如果真的所有人都是明白人,只有自己雲裏霧裏的,估計他真的要徹底的瘋掉了。

“看來應該不是做夢,搞不懂。”

齊天低聲的說道,孟落日

也是搖頭苦笑。忽然發現若離帶着王昭君走了,兩個夥計和別赤進入到了一個房間中,有說有笑的,而呼韓邪和甘延壽兩個人的房間中也亮起了燈光,就是自己和齊天根本沒有人理會。

孟落日連忙跑回到前面酒館裏面,對在櫃檯後面的孟掌櫃喊道:

“掌櫃的,我們住哪兒,怎麼沒人管我們了?”

“你又不是第一次來我們這兒,自己找房間住不就可以了,難不成還要讓我老人家親自給你帶路?”

“得得得!”

孟落日連忙擺手,就是呼韓邪單于來到了塞北客棧,這掌櫃都沒有從椅子上站起身來,他自認爲自己的面子可沒有呼韓邪單于的面子大。拉着齊天就往後面走,在他們剛剛離開酒館的時候,聽到在酒館裏傳來了孟掌櫃高聲的喊聲:

“小東西,今天晚上可安分點,如果我再發現你偷東西,小心我直接把你點住了,扔到院子裏凍上!”

齊天愣了一下,隨即看着孟落日,輕聲的說道:

“白日夢,我可以理解爲這個老頭是在威脅我麼?”

“人家本事比你高,就威脅你了,你能怎麼着?”

“靠,叔可忍,嬸都不能忍,大不了神偷我今天晚上——老老實實睡覺!”

說完這小東西一溜煙的率先跑到了之前他們住着的那個房間去了,看來他也懂得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頭的道理。

夜風習習,就是坐在房間中也能夠聽到大漠中的北風呼嘯。可是在塞北客棧的幾個房間中的人,彷彿都沒有什麼睡意。

孟掌櫃依舊如同一個泥雕一樣坐在自己的那個座位上,一動不動。輕輕的用手在自己的膝蓋上撫摸。

慢慢的,他擼起了自己的褲管,赫然看到,在膝蓋以下的兩條小腿根本就是沒有,而是兩根鐵棍做成了人腿的模樣支撐着他的身體。這個武功是絕頂高手的老者,竟然是個沒有雙腳的殘疾人。如果齊天看到這裏,一定會吃驚的直接失去語言的功能

,這老頭沒有雙腳都可以讓齊天苦不堪言,如果他的身體完全健康……

wWW⊕ttκǎ n⊕¢〇

孟掌櫃蒼老的臉上顯得非常凝重,看來他的思緒已經飄入了對往事的回憶中。

孟落日也是睡意全無,之前在單于廷沒什麼事兒基本上做的最多的娛樂活動就是睡覺。可是那種養豬一樣的生活依舊沒有給他養成嗜睡的習慣,也許是馬上就能夠回到中原的興奮,也許是對被扔在院子中,根本就沒有人照看滿是金銀珠寶的馬車的擔心,總之他睡意全無。

推了推躺在另一張牀上的齊天,這傢伙倒是腦袋沾到枕頭上就能夠睡着。

迷迷糊糊的齊天一邊揉着眼睛,一邊不耐煩的說道:

“幹嘛,別說讓我出去偷東西,有那個可惡的老頭再,我保證連這個房間的門都不出去。”

“你能不能不要整天想着偷東西,靠,整個房間裏就我們兩個人,我睡不着覺,不找你說話,找誰啊?”

齊天放下了揉着眼睛的手,等着頭頂的天篷看了一會,然後猛的從牀上坐起來,咬着牙,衝着孟落日喊道:

“你幹嘛,我發現你不想睡覺,也要讓我睡不成是不是。”

“不是,喂,難道不覺得這個塞北客棧的所有人都非常神祕麼?”

孟落日的話音剛剛落下,忽然聽到在他的門口傳來了若離的聲音:

“難道你不覺得在背後說人的壞話很不應該麼?”

說完,孟落日他們住的房間的門打開了,若離一臉壞笑的站在門口,正看着在房間中的兩個人。

齊天一下躺到了牀上,呼的一聲用被子把自己蓋住,在被窩裏非常沒有義氣的大聲喊道:

“白日夢說的,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保鏢故事:霸道總裁愛惹事 孟落日看着躲在被子中的齊天咬牙切齒,可是又無計可施,接着把視線落在了走進房間中的若離的身上:

“大半夜的,你進入到我們房間中,難道你不認爲這樣很不妥麼?”

……

(本章完) 第2989章

小鳳在空間內感受到墨九狸的心思,心中劃過暖流,一路上跟隨在主人身邊,讓它很少想起當初鳳族的事情,主人待它如親人一般,所以它把對自己爹爹鳳燃的仇恨,一直壓在心底!

小鳳早就決定了,如果找不到鳳燃他們,那麼它寧可不報仇,也不會讓主人為了自己去為難,它知道主人身上有很多事情都沒做,寶寶和寧兒他們都沒找到!

可是,小鳳沒有想到,主人竟然從沒忘記關於自己的事情,這讓小鳳心裡感覺暖暖的!

它知道越是到強者多的地方,自己最好是少出現在外面的好,不然會給主人帶來麻煩的!

雖然不太想主人契約別的飛禽,但是這一刻小鳳決定了,自己一定會留意著,幫主人選擇一隻飛行速度快,又不會給主人帶來麻煩的契約獸!

也正是因為小鳳把這事當成了首要任務,墨九狸也很快就在小鳳的要求下,契約到了一隻飛行獸!

當然,暫時墨九狸還是跟悟雲乘坐大鵬飛行著,大鵬是超神獸速度可想而知的快,即便如此墨九狸和悟雲兩人乘坐大鵬,也是飛行了三天之後,才終於看到了一座城池!

現在,銀天這個唯一對天空之城熟悉的嚮導沉睡了,墨九狸和悟雲對於天空之城來說,完全是兩眼一抹黑,什麼都不知道!

當初從銀天嘴裡,也就是知道了天空之城的大體城池分佈,但是卻忘記了詢問銀天幾個城池的名字,也好在悟雲的實力不低,所以墨九狸也就沒那麼擔心了!

「大鵬,我們放慢速度,看看城外有沒有人,如果城外有人的話,找個靠近的地方落下來!」墨九狸想了想對著大鵬說道。

「好的!」大鵬說道,它已經知道墨九狸是自家主人的小師父了。

雖然對於自家主人這種不靠譜的行為有些無語,但是這幾天墨九狸餵給它的丹藥,卻是讓它瞬間被墨九狸給收買了,對墨九狸的話也是言聽計從,讓悟雲有種自家高冷的大鵬被掉包了的憂桑感覺……

可惜,悟雲的感覺都被大鵬給無視了!

大鵬聽了墨九狸的話后,速度放慢了很多,讓墨九狸和悟雲能看清楚下面的情況,剛好悟雲眼尖的看到下面一片森林內,有幾個人在打鬥,於是讓大鵬在附近無人的地方落下……

悟雲收起大鵬后,跟墨九狸對視了一眼,兩人向著打鬥的地方走去,然後躲到了一邊的大樹上看熱鬧!

下面打鬥的人看著向是兩個家族的人,不知道因為什麼發生了爭鬥!

其中一方是兩個中年人,另外一方是三個人,其中兩個中年人還有一個老者,五個人現在是混戰模式,但是明顯三人一方這邊要輸了!

因為他們兩個人還要保護中間的老者,那名老者的身子看著就不對勁,行動緩慢,攻擊力也弱!

而墨九狸發現,下面五個人的實力,自己都看不透,也就說明了下面五個人的實力,都比自己強悍! 若離可絲毫沒有認爲自己的做法有什麼不妥,慢悠悠的走到了孟落日身邊的桌子旁,在孟落日的對面坐下:

“你不是說自己睡不着麼,正好我陪你聊聊天!”

齊天忽然呼的一下掀開被子,從裏面把小腦袋漏出來:

“呃,用不用我回避一下?”

看到這小東西一臉的壞笑,若離自然也知道這小崽子心中的想法,可是她也沒有生氣,只是笑盈盈的看着齊天:

“如果你不乖乖的閉上嘴巴,你信不信我把你點了,然後直接扔到外面去喝西北風?”

“我信!”

齊天重新藏進了被窩中,他就鬱悶了,自己和孟落日、馬前卒等人在一起的時候,也算是一個無法無天的人物,可是現在在這個若離和那個孟掌櫃的面前,怎麼就連說個話都要被人威脅了呢。

孟落日當然知道這大半夜的若離來找他,肯定不是什麼談情說愛的,話說他倒是想,不過想想若離和那個孟掌櫃的身手,還是算了吧。

“孟先生不是一直關心我們的身份麼?”

聽到若離主動說起了這個,孟落日的眼睛中瞬間就綻放出了光芒來。從第一次看到若離到現在,若離的出現一次比一次的詭異,孟落日對他的身份還真是猜不出來。

沒想到,若離只是慵懶的挺了挺腰板,笑盈盈的看着孟落日,接着說道:

“孟先生只要知道,我永遠是站在呼韓邪這邊的人就行了,不管是他是不是單于,我們都會效忠於他。”

如果不是因爲坐在自己對面的是一個美女,孟落日大概早就開始爆粗口了,這丫頭吊足了孟落日的胃口,可是真的相當於什麼話都沒有說一樣。

就連躲在被窩裏的齊天都忍不住笑出聲來,從蒙在他頭上的被子在輕輕的顫動,就能夠看得出來,這個小傢伙快要笑背過氣去了。

孟落日感到自己好像有種被人耍了的感覺,看到若離站起身就要向外面走,孟落日猛的也從椅子上站起來:

“哼

,若離姑娘真是說笑了,我也相信你對呼韓邪的忠誠,不過,你知道呼韓邪要到什麼地方麼?你能夠保證自己真的一定能夠永遠追隨在呼韓邪的身邊?”

“他當然是去中原了,難道你以爲在中原我們就鞭長莫及了麼?”

“哈哈,我知道,在這一路上,我們帶着重金也沒有收到什麼土匪的刁難,甚至一路上連一點麻煩都沒有,這是你們的功勞。我也相信你們的本領很大,不過恐怕以後呼韓邪要去的地方真的不是你們能夠去的。呼韓邪已經成爲了你們的精神領袖,不管他是一介平民,還是高高在上的單于,都一樣。可是一旦沒有了呼韓邪,你們還終於誰,還能做什麼?”

聽到了孟落日的話,若離忽然停住了要走出去的步子,眼神中也明顯帶着警惕:

“你們要對呼韓邪怎麼樣?”

孟落日輕笑了一下,知道她理解歪了:

“你不妨把你們的衷心也和呼韓邪說說,然後你問問他,他會不會在不久之後就在你們的生活中消失。放心,他沒有任何的危險,而且,我們還是在救他。”

孟落日等人是出於要救呼韓邪的目的,這個呼韓邪和別赤早就和若離等人說過了,若離和孟掌櫃也都理解呼韓邪說的話,可是在他們心中,還真的不知道這些人是如何拯救呼韓邪的,難道放棄了單于的位置,呼韓邪就能夠長命百歲了?

看到若離的表情,孟落日就知道,呼韓邪也沒有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他們,或許是呼韓邪自己對孟落日等人說的話還沒有完全信任,有或許是爲了某種他個人的目的,總之,若離等人並不知情。

若離還想要繼續追問下去,孟落日慢慢的轉身,走向了自己的牀榻:

“天不早了,若離姑娘如果沒有什麼其他的事情,還是請回吧,多謝姑娘和我說了你們是一直忠於呼韓邪的,這也就讓我放心了,至少我們只能是朋友,而不能成爲敵人。”

孟落日很明顯的已經開始下逐客令了,若離在門口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甩頭走了

出去,她的心中七上八下的,孟落日的話讓他感到非常的糾結:

“不行,我要找孟掌櫃商量一下去。”

這樣想着,若離快步的走向了前面的小酒館,裏面還有朦朧的燈光照射出來,看得出孟掌櫃還沒有睡覺。

可是當若離的腳步進入到了酒館中,剛剛喊出“孟掌櫃”三個字之後,她愣住了,因爲呼韓邪和孟掌櫃正對面而坐。

看到若離走了進來,呼韓邪呵呵一笑,指了指身邊的座位:

“怎麼了,丫頭,這麼晚了還沒有睡覺?”

“哦,單于,您不是和甘將軍說話麼?”

“老甘已經走了,無非就是合作了這麼多年,如今要徹底分開了,有些不捨而已。”

呼韓邪竟然說是和甘延壽合作了這麼多年,這如果是孟落日聽到了一定會大吃一驚。一個抗擊匈奴的名將,和一個匈奴的首領竟然是好朋友,而且還經過了多年的合作,這讓孟落日怎麼也無法想明白。

若離也同樣感到非常吃驚,不過她吃驚的可不是這樣的事情:

“單于,你不是要去中原麼,這樣你和甘將軍見面的機會好像還有很多啊。”

“呵呵,我剛纔已經和你的爺爺說了,我表面上是去的中原,但是實際上要去的卻是一個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麼地方的地方。也許我們的這次分手,就將成爲永別。”

若離張大了嘴巴,想想之前孟落日說的話,讓他更加的想不明白。只是冷冷的瞥了孟掌櫃一眼,然後坐在了旁邊的椅子上。

“呵呵,丫頭,你還是不肯承認老孟是你的爺爺麼?”

若離沒有說話,孟掌櫃呵呵一笑:

“算了,當年也怪我,她的脾氣犟,隨她爹。”接着老頭面色一整,“單于,你真的相信那個傢伙的話?”

“信不信又能怎麼樣呢,反正自己的事情自己知道,現在對於我來說,我就是死馬當作活馬醫,老哥啊,你是不知道我這些年活的有多麼的痛苦。”

……

(本章完) 第2990章

看起來,自己是每到一個地方,就弱的可憐啊!

也不知道這種日子何時能到頭啊!

什麼時候自己才能無論走到哪裡,都是牛逼的強者啊!

想想,墨九狸就有點心累!

「小師父,我看那老者幾個人要輸了!」悟雲小聲的對墨九狸說道。

「恩,如果現在讓你幫忙,你選擇幫哪邊?」墨九狸聞言問道。

「幫那個老者哪邊吧,畢竟現在他們三個人要輸了啊!」悟雲再次看了打鬥中的五個人說道。

「是嗎?那你為什麼要幫他們?就因為他們要輸了?」墨九狸看了眼下面的五個人笑著問道。

「是啊,對面那兩個小子,一看實力就不低,完全不需要幫忙啊!」悟雲再次看了看說道。

「如果是我,就幫那兩個中年人!」墨九狸說道。

兩界真武 「為什麼啊?」悟雲仔細看了看五個人,也沒看出那裡特別,有些不解的問道。

「因為他們是好人!」墨九狸直接說道。

「啊……小師父你怎麼知道他們是好人的?你又不認識他們兩個人啊?」悟雲驚訝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如果不是自己跟墨九狸一起來的,他都要懷疑自己小師父是不是認識下面的人了!

這好人和壞人,難道還能看出來不成?

在悟雲看來,分明兩個實力強悍的中年人,眼神憤恨兇猛,反而對方老者的三人,眼神平靜,更像是好人的!

所以,悟雲覺得自己小師父這次怕是看走眼了吧!

墨九狸自然猜測到了悟雲的想法,笑著繼續說道:「不信,你看看就知道了!」

悟雲也被墨九狸的話,弄得心裡有些好奇了,真的很想知道,為什麼自己小師父說那兩個明顯實力強的小子是好人的!

這時下面的戰鬥已經到了白熱化的地步,老者哪邊的三人明顯支撐不住了,再不走的話,怕是三個人都要交代在這裡了!

那名老者見狀一咬牙,對著戰鬥中的對手喊道:「萬虎,萬山,你們兩個如果殺了我們三人的話,你們的妹妹就要為你們陪葬,到時候誰也救不了她!」

「老傢伙,你該死,今天要是不殺了你,我們就對不起婉兒!」萬虎憤怒的說道。

「哼……活該你們萬家的人懦弱,如果不是你們萬家得罪了城主,你們以為我們敢對萬曉婉下手嗎?這一切都是城主的意思,你們兄弟兩人拒絕城主的招募,你們的妹妹只能被你們連累了……」老者冷哼的說道。

「別說那麼多廢話了,今天你們三個誰也別想活著離開,我要讓你們三人為我妹妹陪葬!」萬山怒道。

「大長老,我們怎麼辦?他們兩個是打算殺了我們啊!」老者身邊的中年人不幸被萬虎砍到手臂上一刀,瞬間驚恐的說道。

老者也是心驚不已,他們也沒想到會在這裡遇上萬虎兄弟,雖然他們有三個人,可是自己本身就是煉丹師,實力不行,對上萬虎兄弟兩人,他們三人也不是對手! 一個是匈奴的單于,相當於是天子皇帝一樣的存在,一個是大漠中普通的小酒館的掌櫃,可是兩個人在昏暗的小酒館中,竟然以兄弟相稱。

可是沒有人對他們之間的關係感到震驚,在場唯一的一個人若離還是一個知情者。

孟掌櫃微微挪動了一下身子,呼韓邪對於這個老人殘疾的雙腿還是知道的,連忙伸手扶了他一下。

“單于,你也早點休息吧,我要想一些事情。”

呼韓邪絲毫不以爲杵,哈哈的大笑了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