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怎麼會選擇來參加天人榜做什麼?”

“天人榜,雖然危險,不過也是我的機會。若是能夠奪得五方強者之位,我便有機會選擇加入另外四大勢力。這樣一來我便不再俱怕修煉者聯盟的通輯。”蔚尋雪解釋道,“我卻是沒有想到這來,居然可以知道自己的身世。”

說完,又看了張三風一眼,眼神中倒是多了幾分暖意。她沒有想到在那個時候,張三風還會選擇站在自己的身邊。

這張天風姓格懶散,倒是比起那些道貌盎然的傢伙好多了,走進了蔚尋雪的心裏。整個修煉界,蔚尋雪也唯獨對張三風另眼相看。

“你可願意先隨我去一趟天妖谷?”天妖子大袖一揮詢問道。

蔚尋雪看了張三風一眼,遲疑了片刻,還是忍不住點了點。

……

經過一夜趕路,此時己是清晨時分,衆人都己經有些睏乏,鍾鈴決定讓衆人在原地先修整一下。

張三風卻是閒不下來,看衆人都在歇息,他起身子來,獨自在樹林中隨意漫步。

此刻太陽已經從東方天際緩緩升起,張三風只覺得此時心情暢快。反正什麼天人榜,己經和他沒有太大關係了,最主要的還是蔚尋雪找到了自己身世,通輯令什麼頭疼的事情也不用自己再多操心。

張三風只是隨着心情隨意漫步,可是走着走着,也不知道走了多遠,拐了幾個彎,就在這個時候,忽然聽見身後一個女聲傳來:

“小兄弟,我們又見面了!”

從聲音中,張三風就能明顯感覺到對方語氣中那一絲的不爽。

張三風回過去,隨即看到一張幾乎完美的臉龐,這臉龐幾乎不帶半分人間煙火氣息的絕美,曼妙身姿。

“雲舒仙子!”張三風心中一寒,“你不是己經走了嗎,爲何還會出現在這兒!”

只見那女子穿着一件薄衫,絲綢編織的紗衣緊緊貼在了她奧妙的身上,那可以讓無數男人窒息的曼妙身姿盡顯無疑,不過此時張三風卻是無心再去欣賞。

來者不善!這是張三風第一個反應。

女子對着張三風淺淺一笑,回眸一笑百媚生,那目光好像月光一樣的柔和,勾人心魄,將人心神都沉迷在了其中。

只聽見那個女子用輕柔宛若春風般的聲音輕輕說,道:“你說什麼,雲舒仙子,她居然來了?”

“你!你不是雲舒仙子,你是雲緲仙子!你不是在主持天人榜嗎,怎麼會在這裏!”

這是個嫵媚的彷彿專門勾取男人魂魄的美麗女子的,雖然和雲舒仙子很像,不過她絕對不是!此人赫然就是天人榜上看見的那個雲緲仙子。

頓了頓,雲緲仙子忽然抿嘴一笑。

張三風只覺得心神動盪,卻聽見對方又笑,道:“你覺得我好看麼?”

張三風感覺到丹田中龍珠一動,這才靈臺回覆了一絲清明,連忙倒退了一步,驚呼,道:“雲緲仙子!你!”


雲緲仙子,卻是咯咯一笑,然後用那雙足以迷倒衆生的目光看着張三風說,道:“難道我不美麼,你爲何如此狠心?”

“美!”張三風一時沒有忍不住,就說出這個字了。一開口就發現似乎情況有些不對,自己的行爲似乎有些不受控制。

那和雲舒仙子幾乎一摸一樣的絕世容顏,和雲舒那種高冷的氣息完全不同,雲緲仙子卻是滿身充滿了誘惑。

她的一顰一笑都顯得邪魅無比,那衣衫下面若隱若現的玲瓏身姿。

“魅心術!”張三風立刻想到一種特殊法術的名子,忍不叫出聲來,雖然知道對方使了魅心術可是他仍然忍不住又看了對方几眼。

“咦,你居然知道魅心術的存在。”雲緲仙子滿足驚訝之色,這魅心術不同於媚術一般有跡可循。

就在這時,雲緲仙子突然素手一揚,張三風只覺得眼前一黑,身子晃了晃,便倒在了地上。

醒來的時候,張三風只覺得自己全身痠痛無比,甚至全被被捆綁在一條特殊的靈器繩索。

張三風他努力睜開了眼睛,才勉強看清楚了自己目前所處的狀況了,一看周圍的環境,自己似乎被困在一個小山洞裏,周圍昏暗無比。張三風掙脫了一下,發現自己居然掙脫不開。忍不住咒罵了一句。“該死的,這是什麼繩索,怎麼這麼難纏!”

自己居然被對方隨意丟棄在一旁,頭朝下,腳朝上,張三風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昏迷了多久,長時間的倒栽地,讓張三風感覺自己渾身的血液全部都倒流而來,讓他全身肌膚漲紅,腦子也變得迷迷糊糊的。

“我艹你,你想玩死我呀,這樣下去爺會腦衝血死掉的!死婆娘,快把我放下來,否則我……”

“否則,你怎麼樣?”雲緲仙子嫵媚的聲音,突然從黑暗中傳來過來。

張三風本想說將你.先.奸,後.殺來着,不過一樣到現在自己的狀況,立馬換了一副討好的口氣:“我說,雲緲仙子你抓我做什麼,還不快點把我放下來!”

“嘻咭……”傳來一陣驕媚的笑聲,“你真不知道我爲什麼抓你前來,我很好奇你怎麼破壞了天人榜?”

“你怎麼……”張三風剛想說你怎麼知道,後來一想,自己那一世可是半聖修爲,怎麼可能讓一個金丹期修士發現問題,立馬裝出一副懵懂的表情,“你說得什麼呀?”

“什麼,居然是你動得手腳,告訴我你都做了什麼,還有你身邊的傻大個,又是什麼身份。”此時的雲緲仙子己不復原本的仙子形象,張三風反而從對方眼中看出了無比的火熱。

“我怎麼可能動得了手腳,你看我這小胳膊小腿的怎麼可能動得了手腳。”張三風怎麼敢說出實情,這雲緲仙子哪裏是什麼仙子,分明就是一個活生生的惡魔,張三風甚至可以肯定只要自己,將伴生石的事說出來對方一定會殺人滅口。

“是麼,小兄弟,說假話可不好。”說着一隻手將張三風左腿抓了起來,向半空一拋。

忽然張三風感覺到,自己飄飛而起,張三風立刻叫道:“別,別,別……大姐你別這樣!”

只聽雲緲仙子原本還帶着幾分戲謔,此時卻是瞬間被怒火佔據:“你說什麼,大姐,我讓你大姐!”

張三風突然感覺狂風吹拂着自己的臉龐,使得自己幾乎睜不開眼睛,頭皮發麻,只見雲緲仙子凌空一揮手,張三風便被擊出老遠。

在這危機關頭,張三風高聲叫道:“美女,美女,有話我們好好說,我現在全身僵硬,就連靈氣修爲好像都被你封住啦,你這麼玩我,我恐怕一會兒就被你玩死了。你是修行之人,難道不知道積攢功德嗎?”

雲緲仙子將張三風定在半空之中,微微一笑,彷彿絲毫不在乎張三風的死活一般,只聽她淺淺笑道:“你覺得我像是仙修嗎?”

還沒有等到張三風說話,忽然感覺到身上一陣大力傳來,他猛然的又被拋了上去,一下就拋到一處大石之上。張三風看見雲緲仙子此時正露出一絲惡魔似的笑容,隨即他沒等張三風反應過來身子便從懸空中墜落。

“我艹,你祖宗你個瘋婆娘!”


雲緲仙子已經再次伸出手來,一把抓住了他的腿,此時張三風的頭離地僅僅有五釐米的距離。

“你敢罵我,還從來沒有幾個人膽敢這樣跟我說話呢。”雲緲仙子玉手再次一揮,將張三風拉了起來,兩人的距離在一瞬間拉近了很多。


張三風也終於不用再忍受鮮血逆流的苦楚,不過張三風不敢肯定等待自己的會是什麼。

“好啦,你不是怕自己得了腦溢血嗎,這下就好多啦。”

此時的張三風心中卻是不是滋味,自己再怎麼說也是一個男人吧,被這麼個嬌滴滴的美人兒像玩具一般的玩弄,若是讓其它人看見,自己還怎麼混。

可時正如張三風所說,自己的修爲被封了,張三風根本就沒有反抗的能力。 張三風一個從社會底層慢慢長大的傢伙,本就是無賴慣了,忍不住破口大罵道:“你這臭婆娘,好端端的的仙子不做,幹嘛要做妖女呢,還有抓你爺爺我幹什麼?老子提前下了天山礙着你什麼事了……”

惱羞成怒的張三風那還管你是什麼修煉者聯盟的長老仙子,把自己知道的市井粗話都是一股腦兒罵了出來。

只見雲緲仙子卻是始終都不聲氣,看張三風怒罵,她甚至還是頗有興趣。做爲修煉者聯盟的長老,每個人都對她畢恭畢敬還從來沒有人敢在她面前放肆。她嘻嘻一笑,也不說話,靜靜的聽張三風叫罵,好似聽人講相聲。


這張三風什麼人,從小無父無母,吃百家飯長大的,小時候也沒少受人欺負。爲了不受人欺負,他就要像那些小混混一樣囂張一些,這罵人就是必須修習工課。

雖然平時他很少罵人,但是這些小混混的言語自然從小就熟悉之極的,他居然像個潑婦一般,足足罵了十多分鐘,都沒有一句是重複的。

雲緲仙子一下子便被張三風的行爲逗樂了,忽然噗哧一下笑了出來,若是一般人如果遇到了被高手挾持的事,估計是不會選擇硬懟的。

聽見雲緲仙子臉上露出了迷人似的微笑,道:“小傢伙,你剛剛還勸我要我積善,怎麼到你這兒就不積點口德呢,不過你這個人倒是有趣,身爲修道之人,還是滿口.污言.穢.語……你別罵啦,你再罵我,我可就真的下死手了。”

超強兵王在都市 ,我呸呸,小爺纔不是什麼君子,不過好漢不吃眼前虧,小爺我最好先忍忍,小娘皮別給我機會,要不然有你好看。雖然好男不和女鬥,不過爺也不是好男……

張三風此時只能默默唸道這幾句古理名言,來催眠自己,閉口不語。

這時候,雲緲仙子再次揮了一下玉手,張三風卻是就這麼靜靜的懸在半空中了。

“仙女,仙女,你想問什麼我都告訴你,只求你別玩我了!”張三風還真被這個惡魔給整怕了。

此刻已經是天色己經徹底的亮了,原本有些陰沉的天空,也隱隱的浮現出幾許青白來,滿天的星斗也是漸漸的黯淡了下來,太陽衝散了山間的雲霧。

只見雲緲仙子忽然伸出幾個纖細如春蔥般的手指拈了一個蘭花狀,抿嘴笑道:“好啦,看來你也不是骨頭很硬呀。好了那你現在可以告訴我,你到底在潛力石上做了什麼!”

“你說的原來是這個,我在潛力石上得到了一件寶物,你放開我,我將保衛送你如何?”張三風直接開口說道。

“是什麼樣的寶物,你先說說看。”雲緲仙子饒有興趣的看着張三風開口說道。

“是一塊石頭。”張三風故作玄虛說道。

“石頭?”雲緲仙子明顯不相信。

“怎麼你不相信,這石頭可不是普通的石頭,據說是當年女媧大神補天的時候留下來的。”張三風直接開始胡扯,他怎麼可能將半生石的真實情況說出來,“你先把我放了,我將女媧石交給你就是了。”

“女媧石?”雲緲仙子明顯不相信張三風的鬼話,不過她卻是很自信,在她看來這張三風是絕對逃不出她的五指山,若不是怕別人看見,她也不會將對方擒到山洞之中。

雲緲仙子看了張三風一眼,道:“我既然能抓你來,自然就不怕你逃跑,我現在可以解了你身上的困仙繩,只要你乖乖的老實交待清楚,可千萬別弄什麼鬼主意。在我面前,你也最好不要耍什麼心眼,我想你應該非常清楚你我之間的差距的吧,若是不聽我話,我保證擡擡小指頭就能把你灰飛煙滅了!”

她雖然語氣舒緩,說出這種威脅人的話來,不過在張三風看來,對方一個大美女,也很難有什麼氣勢了。

不過張三風卻是從她的眼神看出了無盡的寒意,雖然她的眼中目光中還有幾分異樣,雖然她臉上依舊是帶着微笑。

可那一雙眸子始終是冷若冰霜一般,絲毫沒有一分人情世故和,彷彿就是不是人類一般。

張三風和不少人都打過交道,這種人心如磐石,不會因爲一些感情影響自己。

隨即張三風只覺得頭身體一鬆,雲緲仙子真的放開了困仙繩。隨後雲緲仙子一隻手在他肩膀輕輕拍了兩下,張三風身上的禁制也解開了。

張三風活動了一下身體,運轉了一下體能靈氣果然他的實力全都恢復了正常。張三風雖然被放開,不過卻沒有選擇立馬動手。因爲張三風知道自己雖然有底牌,不過金丹修士可不是什麼省油的燈。若是自己不能一擊重創對方,恐怕自己就交代在這兒了。

雲緲仙子將困仙繩系在自己的腰間,隨後道,:“好了,現在你可以將你說的神石交出來了吧。”

張三風卻是翻了翻白眼道:“你就不想知道,這神石我是怎麼得的?”

“你先將神石交到我的手上再說!”雲緲仙子可是不吃張三風這一套。

“好吧!”

只見在一瞬間,一道妖異的萬丈彩光突然浮現在張三風的周身,只見張三風在彩光之中,突然出手,在那最深處七彩一般的地方,斬邪劍劍如從天邊飛來,疾射而至,衝向雲緲仙子,聲勢之猛,一時無兩:“去死!妖女!”

雲緲仙子怎會想到張三風說出手便出手,一時不察,居然被瞬間擊中了面頰。

這一下張三風可是將雲緲仙子激怒了,要知道雲緲仙子平時最爲在意的便是她的容貌。

怒火中燒的雲緲仙子可不管張三風身上所隱藏的祕密了。只見雲緲仙子口中低唸咒文法訣。

妖媚的臉上此時卻是變得沒有一絲表情,隨着她的注視,張三風只看見一柄散發着恐怖氣息的飛劍,此刻正徘徊在半空中。只見那紫色劍茫瞬間爆發開來,突地一聲巨響,猶如驚雷一般,聲震洪宇。

剎那間紫光大盛,那飛劍如破天而出,狂龍出海,原本昏暗無光的山洞,被紫光瞬間照亮。

兩劍相撞,張三風手裏的飛劍忽然就脫手沖天飛了出去。然後撲的一聲掉在地上,插進土裏。

張三風大叫了一聲,踉蹌往後退了幾步,這才站住身形。此時的張三風精神開始高度集中,整個人好像變得不一樣,彷彿成爲了一隻捕食獵物的雄獅一般,此刻的他正處於高度的緊張繃緊的狀態,因爲對方實在是太過強橫一點,此時的張三風可以清楚地感受到風吹草動,雲緲仙子的每一個動作都能夠,令得他的神經顫動。

張三風開始不停的奔跑着,運動着,“疾”字訣第一層境界,不敢絲毫保留。

轉眼之間,就跑出了山洞,來到數百米之外。

感受到雲緲仙子的無上劍意的襲來。

突然之間,張三風斜身一個橫衝,身體轉了數個彎,飛掠出數十步之多,狠狠回手一劍。只見這一劍卻是瞬間打亂了雲緲仙子的腳步。

這白色劍氣激射而去,出乎意料,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好的效果,雲緲仙子也是身法輕盈,只是將雲緲仙子剛纔站立過的大石擊得四分五裂。

我家許先生變傲嬌了 ,就在剛纔,張三風就能夠感覺得到,對方的企圖,於是出手一擊,將雲緲仙子的步調打亂。

“逍遙靈動疾風加持!”張三風使出前世的的逍遙步,藉助"疾"字訣加成,卻是和雲緲 仙子鬥得不分上下。

在雲緲仙子攻擊的瞬間,張三風的腿也邁了出來,強烈的浩然正氣再次擊中了這頭雲緲仙子,把她直接擊退後了幾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