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你們先出去、、我單獨和他聊一下。”聽到這裏,一旁負責記錄的兩個民警走了出去,並帶上了門。

“那個,不好意思,我的名字叫做裴林,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過我的名字、、總之我聽說過你的名字,有人要我找你幫忙的,想必你也知道最近陽間走失了三十個辰年辰月辰日辰時出生的童男童女吧、、、”裴林看着蔡天佑的表情,果然,蔡天佑的表情微微一動。

“恩,我知道你,那個靠養鬼破案的香港警察吧,對於靈異事件也是頗有一套的。”蔡天佑笑着說道,一旁他的妻子和子女也是愣了一下。

農門丑婦 “呵,那個女鬼已經不在了、、、”裴林不好意思的說道。

“已經灰飛煙滅了是嗎、、真是沒有想到啊,原來警察當中也有通曉陰陽事件的人在啊、、真是想不到。”

“呵呵,我就是個例外、、、”

“好吧、、你既然已經知道了、、那我們是應該好好合作的,除了我們之外,還要叫上所有地府外援部的人前來支援、、、記住了、、所有的、、、這次的對手可不一般啊。” “爸爸、、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啊、、我也要幫忙。”蔡曉君猜測這一定不是什麼小事。

“這次的事情事關重大,並不是一般的妖物所爲、、有的妖精爲了儘快得道成仙、提升法力,不惜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這件事說到底也是我的責任,我本來不應該隱瞞的,可是事到如今是不得不說了,這是一隻修煉了近千年的螞蟻精,也就是千年蟻后、、、她要吸食七七四十九個辰年辰月辰日辰時出生的童男童女的魂魄和精元來達到目的、、所以我們一定要阻止她、、拯救所有的孩子。”

“什麼——”頓時,一旁的大夥們臉色大變,竟有這樣喪盡天良的事情,那還了得。

“老爸,你怎麼不早說啊、、、太可惡了、、、那麼多可憐無辜的小生命呀、、、、”蔡曉君和蔡曉迪當即憤怒道。

“是啊、、這事一定要儘快解決才行,不然拖得越久、、那些孩子就越是危在旦夕了。”裴林咬牙切齒的說道。

“裴警官,剛剛領導來電話了,說要你務必協助高隊他們負責搭救那些失蹤的孩子,破獲這起兒童失蹤一案。”

“哦,那正好,也省的我自己去向領導反映了、、那我們就一起吧。”

“恩。”蔡家人齊齊的點了點頭。

“老爸,那我們現在就出發吧,一路上再想辦法應對、、我要通知所有的外援部同事都來幫忙。”蔡曉君說到做到,連忙將這次的事件一五一十的在qq羣裏發了起來,頓時,所有的同事們紛紛響應,表示要加入到這次的事件當中來,拯救蒼生義不容辭啊。

“蟻巢在哪裏、、、?”

“農家伊莊、、晚上去、我來指路,到時候還需要你們警方合作齊心協力才行啊、、”

“那是自然的、、負責保護人民羣衆的安全也是警方的職責所在啊。”

蠻妻迷人,BOSS戀戀不忘 陰間世界——地府——

“怎麼搞的——孫景陽,你是幹什麼吃的、、那對母子還沒有找到嗎、、你到底有沒有盡力啊、?”法官崔玉憤怒的說道,一旁的衆位面面相窺,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請崔法官再給屬下一點時間,屬下一定會在閻羅大人發現之前將那對母子抓回來的、、、、”孫景陽以及衆位警員跪在地上又是哭又是求的說道。

“哼,給你時間、、、你還要多久的時間啊、、說、、要是閻羅大人發現了這件事情、、我們大家都要遭殃、、你別忘了、、萬一閻羅大人通過陰陽鏡發現了這件事、、我們要如何交代、、、”法官閔旭也指責起來。

“好了、好了、、廢話少說、、人手不夠,就給我加派人手、、我記得陽間最近這五年來犧牲了很多公安民警以及消防人員、、地府也正好來了那麼一大幫菜鳥、、把他們也叫上一起去、、我就不信了,那麼多地府警員還抓不住那對母女。”

“是犧牲了兩千多公安民警和消防人員,全都已經充入地府警務科了、、、屬下一定帶上那些新來的菜鳥去人間抓回那對母女、、、”孫景陽連忙說道。

“只是那些新來的菜鳥,他們第一天上崗執行地府的公務還不上手呢,你可要多多管教管教、、”

“是,屬下明白了。”

“還不快滾出去。”孫景陽和所有警員一聽連忙滾了出去。

陽間世界,已經是午夜十二點了、、深山老林裏,不少人正在蠢蠢欲動着、、不過,當所有的人都瞪大了眼睛之後,才發現,不止是宋夏、狐狸精韋莉莉、裴林、蔡天佑夫妻、蔡曉君、蔡曉迪姐弟二人、還有地府外援部的所有成員們,以及負責偵辦這起案件的所有民警們,大傢伙圍坐在一起商量着什麼、、、、

就在這時,農家伊莊的那幢房子突然之間就變沒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巨大的山洞、、裏面走出來一大羣中年男子們、、緊接着是一大羣年輕男子、隨後出來的就是一羣年輕少女了、、、

“走出來了、他們、、、”

“噓——他們都是修煉成精了的工蟻,後面的年輕男子則是雄蟻、、那些少女則是小雌蟻、、螞蟻一般分爲四個等級,一般有蟻后、雌蟻、雄蟻和工蟻四級、、你們應該知道的、、、、”正說着,只見一隻碩大的螞蟻從洞中爬了出來、、一轉身就變成了一個超級大美女、、、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肯定沒有人會相信,一隻螞蟻居然突然就變成了美女、、當然,這讓所有的人都驚呆了、、天哪、、眼前的這一切都是真的啊、、這讓那些辦案的民警們可謂是大開眼界了、、、

“噓,那個就是蟻后了、、”蔡天佑說道,衆人點了點頭。

“先看看他們要做什麼?”蔡曉君說道。

“夫人——今天的月光真是好啊。”

“呵呵,是好、、、小的們,去把那些孩子都帶出來、、本夫人今天就要吸食他們的精元和魂魄、、、、”蟻后伊雙雙笑眯眯的說道。

“可是,夫人、、咱們還差十九個啊、、”

“我一刻也不能等了、、現在就要增強功力、、快點去、、、”

“是——”

“蔡天佑——怎麼辦,他們現在就要傷害那些孩子了、、我們、、、”裴林着急了,這讓那些辦案民警們也不知所措起來、、一時間,大夥全都看向了蔡天佑、、、

很快,一個個鐵籠被運了出來,裏面關着無數個男孩女孩、、只見那些孩子們個個瞪大了眼睛、、有幾個正在不停的哭鬧着、、、、

“就是那些孩子們、、”負責這起案件的民警們眼前一亮,很快便不安起來、、

“裴林、蔡天佑、、他們要傷害那些孩子們了、、我們怎麼辦,什麼時候動手啊、、?”那些民警們都急了、、

而地府外援部的集體成員們則沒有說話,而是靜靜的看着蔡曉君的父親,彷彿在等待着發號施令一般,說真的,他們究竟該不該出手呢,一般來說,他們是不可以插手妖界的事情的,他們只聽命於地府的指令,可是,這件事關係到人間的安危啊,不管了,先做了再說吧。

“我們先看看再說、、、、”

“什麼叫先看看,那個妖怪已經開始吸那些孩子們的魂魄和精元了,要是再不動手、那些孩子們就真的沒救了、、、”裴林也焦急起來,伊雙雙已經開始動手了啊。

“我在想辦法啊、、、只是,我現在擔心的就是、、只怕我們所有的人一起聯起手來都不是蟻后的對手,不過對付那些小妖和救孩子還是可以的、、我怕就怕蟻后會捲土重來、、、”蔡天佑說出了他的擔心。

的確,蟻后有一千多年的道行呢、、而且還狡猾兇狠、、萬一有朝一日捲土重來那可就麻煩了。 “那也得先救人再說啊,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好了。”

“也好,我們分頭行動,我們對付蟻后和小妖,你們警察就負責救那些孩子和人、、還有不必要的時候就一把火燒了蟻巢。”

“行——”帶頭的高隊連忙點了點頭、、

正說着,只見一個男人從洞裏頭衝了出來,裴林睜大眼睛一看居然是熊彪、、、冬瓜、、、

“熊彪,他怎麼也在這兒呀?”裴林當即就愣住了。

“夫人、、我求求你了、、你放了那些孩子們吧、、、、”熊彪渾身傷痕跪下來求道。

“滾開——”蟻后憤怒的一腳就將熊彪給踢開了,周圍的小妖們一把抓住了他。

“裴林,你認識他?”

“是,他是我的一個師兄弟,後來背叛了師門,幹着盜墓的勾當。”

“什麼,是盜墓賊啊,不管了,先救人,然後再來抓他。”高隊毫不客氣的說道。

蔡天佑大喝一聲衝了出去,地府外援部的集體成員們也衝了出去,只有警方的人還躲在暗處、、

“哈哈哈哈——蔡天佑,你還真敢來送死啊、、我果然沒有猜錯、、還叫來了幫手、、韋莉莉你也來了、、、”伊雙雙大笑着說道。

“是又怎麼樣、、、蟻后,給我趕緊放了所有的人、興許我還能放你一條生路、我知道千年的修行來之不易、要不然的話、、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裴林毫不客氣的說道。

“哼——還敢說大話、、就憑你們幾個,也敢和我動手,哈哈哈哈,自不量力、、有種的就放馬過來吧、、、”伊雙雙說完便發動了功力,頓時,四周黑霧頓起、、普天蓋頂、、狂風大作、、

蔡天佑掏出了傢伙、裴林也取出了工具、、蔡曉君極其同事們也操起傢伙朝着那些小妖們打去、、頓時場面好不熱鬧、、韋莉莉發動了紅光朝伊雙雙撲了過去、、伊雙雙冷冷的一笑,一瞬間便化作藍光消失不見了、、隨後又出現在了另一處並出手反擊、、、

在大傢伙的努力之下,一羣一羣的小妖被紛紛殺死,並顯出了原形、、一隻只螞蟻屍體橫七豎八的躺在了地面上、、、最後只剩下了蟻后伊雙雙漂浮在空中,面目猙獰、、、

“哼——你們真以爲就只有這些嗎、、快出來吧、、孩子們、、給我好好的教訓教訓他們、、、”伊雙雙說完,只見從洞中爬出來一大羣巨大的螞蟻、、朝着他們進攻上來、、、、

“媽呀,這麼多、、、”

“太多了,用火攻它們、、”果然,火的攻擊十分湊效,那些螞蟻被大火困在了裏面、、不一會兒的功夫大火就把那些螞蟻給弄滅了、、只見那些螞蟻搖身一變,變成一個個凶神惡煞的男子,揮舞着手撲了過來、、

“不好,小妖越來越多了、、我們得想個辦法對付才行啊、、、、”裴林急了,蔡曉君等人也都大汗淋漓、、

“哈哈哈哈、、、我看你們怎麼逃、、小的們,都給老孃上啊、、、”

“不行了,我要請神打、、、”說完,蔡天佑取出了八卦鏡、、銅錢劍、、開始念起了咒語

天雷尊尊,龍虎交兵,日月照明,照我分明;遠去朋友,接我號令,調到天兵天將,地兵地將,神兵神將,官兵官將,五雷神將,符至則行,急急如律令、、、、

“請神咒、、、、”裴林愣了一下、、

一瞬間,只見躲在暗處的警方人員彷彿變了一個人一般立馬就竄了出來、、、揮舞着武器朝着蟻羣衝了過去、、

“好哇,居然請了天兵天將來降我們、、、我和你們拼了。”伊雙雙奸笑到。

“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誅邪、、、、”蔡曉君和同事們聯手一起念起了九字真言、、、、、

頓時無數道金光打了過去,蟻后伊雙雙大喝一聲,看到自己的徒子徒孫們一個接一個的倒下了,頓時怒火中燒、、

“啊——你們這些人、、殺光了我的徒子徒孫,我要和你們同歸於盡、、、”蟻后徹底的發狂了、她吐出了一刻閃閃發着藍光了的珠子、、、

“是內丹、、、蟻后八成是瘋了吧。”宋夏大吃一驚,是妖怪修煉用的內丹、、這東西可不得了啊。

“什麼——她居然把自己的內丹給吐了出來、、。”

“她不要命了嗎、、?”陳雲和孟飛他們也愣了一下。

“不是不要命,妖怪的內丹不容小覷、、是他們所有的功力和精華的所在啊、、、蟻后八成是想用她自己的內丹來對抗我們、、大有同歸於盡的想法、、、”

“啊——”蟻后瘋狂的用自己的內丹對抗着、、、

“不好,我們快閃開。”就在所有的人都閃開的一瞬間,一陣巨響、、大爆炸響起、大火過後、現場一片狼藉、、熊彪趴在地上一動也不敢動、、蟻后則已經不見了、警方人員也一瞬間清醒了過來、

“怎麼回事,發生什麼事情了啊、、?”

“沒什麼、、都已經沒事了、、、快救孩子們吧。”呵呵,總不能說你們都被天兵天將給附身了吧。

“也好,快、、將所有孩子都帶走、、你們幾個進到洞裏面去看看,還有什麼人沒有、、、、”

很快,所有的孩子們都被放了出來,並開始清點了、、正好是失蹤的那三十個孩子、、關婷婷和佟一菲也被救了出來、、至於蟻巢則被一把大火給燒掉了、、熊彪則被戴上了手銬、、、

“好了,事情就先告一段落了、、總算解決了,我以爲、、消滅不了蟻后呢、、”

“確實,我也覺得奇怪、、一般來說就算所有陰陽世家的高手加起來也未必是整個妖界的對手、、韋莉莉你說是嗎?”蔡曉迪笑呵呵的說道。

“那又怎麼樣,那不是廢話嗎、、、”韋莉莉瞥了他一眼說道。

“本來我還想着如果我們實在對付不了,就將所有的妖怪都引到鬼門關那裏去、、畢竟那裏有鬼差、、收拾這羣蟻妖可是綽綽有餘的了、、畢竟可以和整個妖界對抗的,除了神界以外,就只有冥界了、、陰間、、一旦蟻后到了閻王爺的管轄區域內,那可就有好戲看了呢。”

“哇塞、、老弟、看不出來,可真有你的、、、”蔡曉君調皮的說道。

“、、、、、、”一旁的辦案民警們沒有說話,而是準備將所有救出來的人轉移出去、、

就在這時,一陣陰冷的風吹來了,吹得所有人都直打哆嗦、、

“又怎麼了、、?”所有人不由心中一驚。

“不好,是陰氣、、難不成這裏有厲鬼嗎?”蔡天佑以及宋夏、等人心中一驚。

“什麼,還有厲鬼、、、媽呀。”一時間,辦案民警們下意識的將孩子們都護在了身後,關婷婷則是抓緊了韋莉莉的胳膊,佟一菲則是緊緊的抓牢了自己表姐關婷婷的手。 “媽呀,還讓不讓人活了啊、、”

“嗚、、、嗚、、我的孩子、、、我要我的孩子、、、把我的孩子還給我、、嗚、、、、”一個冰冷刺骨的聲音響起,讓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來,這是什麼樣的厲鬼啊、、看上去很是厲害呢、、、

唉,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死的好慘哪、、、、哈哈哈、、、、”陰森恐怖的聲音在空氣中飄蕩着、、

“哼、、、哪裏來的遊魂野鬼,還不快給老子快滾出來、、、”宋夏冰冷的走出來說道、、

“不想魂飛魄散的話,還是快出來吧、、、有什麼話,出來說、、否則、、就永不超生、、、”蔡天佑也說道。

話音剛落,一個披頭散髮,身穿白衣的女鬼便出現在了所有人的面前,一旁還跟着一個吃着香的小鬼、、、

“哇——是鬼、、、、鬼、、、、”

“大家先別慌、、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你們是人間的警察,正義的象徵,陽間的那些孤魂野鬼是傷不了你們的、、你們只要保護好孩子們就行了。”蔡曉君淡淡的說道。

“我要我的孩子、、我要我的孩子、、把我的女兒還給我、、、、”女鬼淒厲的叫道,並不時發出骨頭咯咯咯作響的聲音,甚是恐怖。

“你的女兒是誰啊、、叫什麼名字、、我們可以幫你找的、、、”一旁的高隊長壯着膽子說道,他感覺到,這個女鬼是上來找孩子的、、出於職責的所在問了一下。

“哈哈哈哈、、你要幫我找女兒嗎、、哈哈哈哈、、、你要幫我報仇嗎、、呵呵、、、、、”

裴林剛要說什麼,卻見那個女鬼瞬間蹲在了地上,彷彿十分痛苦一般、、、

“你怎麼了、、、很痛苦嗎?”蔡天佑關心的問道,他發現這個女鬼很可憐。

“啊——放過我吧、、我知道錯了、、我知道錯了、、、啊、、、、饒命、、饒命啊、、、、”女鬼痛苦的蜷縮在了地上、、身上出現了無數道傷痕、、、

“媽媽、、、嗚嗚嗚、、、、”就在這時,那個小鬼也跟着痛苦了起來,他抱緊了那個女鬼、、

“哼——他媽的、、終於給老子找到了、、你們這對母子可讓老子我好找啊、、”正說着,孫景陽帶領着一批地府警員出現了、、、、、

看到這裏,可把高隊他們給嚇了一跳、、、

“喲——你們是哪個分局的啊、、、也負責來查這起案件嗎?”看到孫景陽他們穿着警服、佩戴着手銬和警棍的樣子,這些人間的警察們還以爲他們是碰到了同行呢、、、、

“高隊長,你們誤會了,別看他們的穿着打扮和你們一樣,可是他們不是人哦、、他們可是陰間的鬼差喲、、、”蔡天佑不好意思的說道。

“什麼——你說他們是鬼差、陰間的鬼差、、勾魂使者、、黑白無常、、、、怎麼、、他們的穿着打扮和我們、、、、”看到宋夏、蔡天佑、裴林、以及蔡曉君等人都點頭的樣子,這讓那些陽間的警察們,以及關婷婷、佟一菲等人都大吃了一驚、、、

“說我們是勾魂使者也好、鬼差也罷、陰差也行、都差不多,只是別說我們是黑白無常了、、我們可不是黑白無常大人呢、、別搞錯了、、、”孫景陽面無表情的說道。

“、、、、、、”這讓所有人都無語了,天哪,打從孃胎裏頭出來,可什麼事都讓他們給碰到了呢,這回還見到了鬼差。

“哼——你們母子可讓老子一頓好找啊、、好大的膽子、居然膽敢私闖人間、保全、、、給老子狠狠地打、、皮癢了是不是、、打、、、”孫景陽怒氣衝衝的說道。

“是——”一旁的警員們紛紛取出了一根根長鞭子,狠狠地抽打了過去、、、抽打在那對母子的身上、、一瞬間,那對母子的身上便傷痕累累了、、

“啊——啊——饒命啊、、、孫警務長饒命啊、、、饒了我們吧、、、我們知道錯了、、、您就高擡貴手繞了我們吧、、、、孫警務長、、、啊、、、、”女鬼撕心裂肺的慘叫起來,並抱緊了自己的兒子,不停的在地上翻滾着、、、

這場面,把所有的人都給震住了、、、一時間所有的人紛紛別過了頭、不忍心看下去、這也太慘了吧、、、、、

“哼——饒命、、、、你這會兒來求我饒命啊,早在地府的時候怎麼不知道安分守己了啊、、、你們母子兩個可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啊、、、給老子繼續打、、打、、、哼、、、、”孫景陽一邊說一邊用腳狠狠的踩在了那個女鬼的頭上、、、、

“哼——要不是你們母子,老子我也就不會挨崔法官的一頓臭罵了、、我要是不給你們一點點顏色瞧瞧、、哪天、、一個一個都當老子是空氣、不存在了都、、老子我要是不把你們抓回去,那我不是完蛋了嗎?”孫景陽繼續大罵道。

“夠了——快住手,這個女鬼已經夠可憐的了。”裴林已經看不下去了,他上前阻止到。

“裴林,你什麼意思啊,我看在平時我們交情不錯的份上,先不和你計較了,但是,你可別來管陰間的事情啊、、懂了嗎?”孫景陽有些生氣的說道。

“是,陰間的事情我們凡人是不應該多管多問、、可是、、她們母子兩個都已經夠可憐的了、、我認爲還是先放過她們吧、、、”蔡曉君也走上前說道。

“孫警務長、、、你們陰間的暴力執法什麼時候可以改一改啊、、、、”

“喲、、、還用得着你們來教訓我了、、你們要是有本事就去閻王那裏告我去吧、、、哼、可憐,去對人講去吧、、不想死的,就給老子滾遠一點、、、別妨礙老子執行公務、、、、”孫景陽陰險的說道。

“、、、、、、”頓時,所有人都無法再說什麼了、、、、、

“那如果是我呢、、你打算也叫我滾遠一點嗎、、?”一個好聽的女聲響了起來。

孫景陽心裏頭一驚,連忙回過了頭,只見林曉茜帶着幾個女助手冷冷地站在了不遠處、、、、

“林、、、、林曉茜、、、、、”韋莉莉、、、關婷婷、顫顫巍巍的說道,心頭不由一陣激動、、

“什麼——她就是杜川的那個已經過世了的表妹林曉茜嗎、、?”一旁的衆位警官們紛紛吃驚的說道,他們之中有的聽說過,有的甚至見到過、、、

“林、、、林小姐、、您怎麼上來了、、不、、、、屬下怎麼敢讓您滾呢、、要滾也是屬下們滾纔對啊、、、、”孫景陽立馬就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逢迎着說道。

這場景簡直是讓所有的人都驚呆了、、、、、、暈,這變臉也變得太快了吧、、、

“孫景陽、、你好大的膽子、、崔哥哥讓你來抓這對母子回去,你居然動用私刑、、、你信不信、等我回去之後告訴崔哥哥,讓他拔了你的皮啊、、、”林曉茜惡狠狠的說道。

靈武帝尊 婚然心動,墨少的小妻子 “不、、不、、、林小姐、、誤會、、誤會啊、、您千萬別告訴崔法官、、屬下以後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孫景陽連忙跪了下來。 “那還不停手——”林曉茜大喝一聲。

“是是是,快住手,別打了、、、、”果然,所有的警員們都停止了抽打、、、

“、、、、、”一旁的人們個個是大眼瞪小眼,驚愕的下巴都要掉出來了。

“孫景陽,今天這筆賬我先給你記住了、、你給我好自爲之吧、、、”

“是是是、只是,林小姐,您怎麼會上來的啊、、、那陣風把您吹來的啊、、?”孫景陽討好道。

“我是奉了閻王爺的命令,來帶錢芸母子走的、、怎麼、、你這也要問嗎、、?”

“是、、是、、、”

“還不給我滾、、、”孫景陽聽到這裏,立馬就帶着一幫子弟兄們消失不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