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前臺小姐趕緊將他的身份證拿了下來,再一看,尼媽的什麼情況,那臺機子直接裏面冒煙了。

葉少風笑了笑,將那張身份證放進了口袋裏面。

“既然認證不了,那就算了。”

那個天哥已經擋在了葉少風的面前,“看你那樣子,比老子還會裝逼,哥們,膽子還是不小啊,不過出來混不是光有膽子就行的,你沒有會員卡就想衝進去,還有,那機子壞了,你就打算這樣算了,你就這聰哥的地盤上面是菜市場啊。”

“哦,是聰哥啊,那請麻煩幫忙轉告他一聲,就說哥哥有事找他。”

“有什麼事跟我天哥說就行了。”

葉少風卻冷冷地說道:“跟你說,你能作得了主嗎?”

“你麻逼的,什麼情況,看不起我們天哥是不是?”

天哥的一個小弟直接罵道。

“大家息怒,其實哥不是來鬧事的,要是哥真來鬧事的話,就你們這樣人也不是哥的對手,哥隨便動動手指頭你們都得中跪在地下叫老子爺爺,哥是來找人的。”

那個天哥一聽葉少風說話挺狂的,便眉頭一橫:“你說什麼呢?讓老子們給你跪在地上,你是不是大白天說夢話。”

葉少風卻嘻笑着說道:“這密林會所既然開着就是做生意的,哥哥誠心想做筆生意,沒有想到你們居然將客人拒於千里之外,這就是你們密林會所做生意的方法?”

他反問道。

“做生意那倒是,不過那要看你夠不夠條件了,我們可不是每個人的生意都做的。”

“那我的生意做不做?”

突然,葉少風聽到一個很渾重的男人的聲音在背後響起,葉少風轉過身來一看,他正望着葉少風淡然地笑着。

“慕總,你也來了。”

慕天橋微笑着說道:“少風,你來這裏有事嗎?”

“慕總,我是來找人的。”

慕天橋嘴角微微一笑:“這裏是要什麼卡的,不過那也只是形式而已,如果你真有急事的話,那你就拿我的卡進去吧。”

“這怎麼好意思,慕總既然來了就是來消費的,那還是算了吧。”

“少風,看你說的那麼見外,上次你救了我女兒,我還沒有好好地謝謝你。”

“慕總,還要怎麼謝啊,那車還擺在外面呢,慕總,你先進去吧,我自有辦法的。”

慕天橋見葉少風居然跟他那麼客氣,便說道:“那要不這樣吧,你跟我一起進去,我可以以我的身份給你做擔保,你看怎麼樣?”

葉少風見慕天橋既然執意要這樣做,便只好答應了,其實慕天橋倒是很想看看他選中的這個葉少風到底到這裏面去幹什麼。 密林會所是一個很複雜的地方,當然對他裏面的情況和業務不瞭解的話是不可能知道的,而且有很多特殊的服務項目它只針對於會員等級達到了纔會自動開放的,否則的話裏面就跟一般的娛樂場所沒有什麼區別。

那幫保安一看到慕天橋似乎整個臉色都變了,好像慕天橋是這裏的常客,而且身份很特別似的,只見慕天橋走到了那個前臺小姐面前,那個前臺小姐直接叫出了慕先生,而且對他很是尊敬,看來他果然是常來這裏了。

那個前臺小姐拿出一張單子讓他簽了個字,葉少風便和他一起進去了。

慕天橋一進去便問葉少風到底要找什麼人,要不要他幫忙。

葉少風卻說道:“不用了,不耽誤慕總的時間了,慕總,我自己慢慢找吧。”

慕天橋見葉少風執意要自己找,只好微笑着說道:“那好吧,既然這樣,那我就先走了,有事打我的電話。”

慕天橋轉身便朝着左邊的一條巷子走了,這密林會所一進來就感覺像是進了一個很夢幻般的世界似的,從外面看似乎不大,進了裏面才發現居然很大,而且裏面的風格很歐化,特別是裏面的那股香水的味道讓人聞着很舒服,葉少風在裏面走來走去的怎麼就沒有看見一個人,裏面的每一道門似乎都是關着的,他便很隨意地推了推門,尼媽的,好們門都鎖着的,葉少風一看,似乎還要指紋認證的,看來他是進不去了。

他便在裏面穿來穿去的,也沒有找到哪裏可以進去的,突然,葉少風看見一個很極品的女生,穿着很性感,而且一路飄香,她直接進了一個房間裏面去了,葉少風正準備趕過去喊住她,但是她卻已經進到裏面去了,門一下子便關上了,他進不去了。

不過就在她進去的那一瞬間,葉少風似乎聽到了裏面好像有人在講話,而且那聲音不就是慕天橋的聲音嗎?難道他就在那個房間裏面。

葉少風此時靠在房間門口,突然,一隻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面。


“喂,幹什麼的?”

葉少風剛一轉過身來,便見一壯漢站在了他的面前,那人一看就是這裏的保鏢。

“哦,客人。”

“你沒事別到處亂跑啊,知道不?”

那人白了葉少風一眼,他一走,葉少風便繼續靠在門上面想從那門縫裏面聽到點什麼,不知道什麼時候,手指突然一下子靠在了那門上的指紋鎖上面,只聽到吱吱的響聲,靠,門居然開了,什麼情況,葉少風也感覺到很突然。

葉少風趕緊閃了進去,一進去那道門便一下子就關上了,進去後,他才發現這還只是外面的指紋門,裏面居然還有一道門,那道門看似不像外面的那麼牢固,好像就是一塊很普通的木製門似的,不過看上去是用很極品上等的檀木做的,做得很精緻,而且飄着古色古香。

他走近那道門,在門口看了看,裏面居然傳來一個聲音。

“進來吧。”

我靠,那不是慕天橋的聲音嗎?

他怎麼會知道我在門口的,葉少風感到很是疑惑,此時隔着一道門,他在門外,對於裏面的一切他都看不清楚,但是慕天橋要裏面又怎麼可能知道外面有人來了。

葉少風輕輕地推了推門,根本就沒有任何動靜,看來這門是一道自動門,他剛準備好好地研究一下那道門,突然,門刷的一下子開了。

葉少風極速地閃了進去,剛一進去,門便關上了。

此時慕天橋正背對着他,望着窗戶外面,就連那窗戶都做得很特別。

此時,正在屋裏沙發上面坐着的還有一個女生,那個女生正是之前葉少風看到的那個那個,她長得水靈靈的,很是性感和漂亮,她看到葉少風進來了,便準備起身,“慕先生,你有客人來了,那我先走了。”

“琳娜,沒事的,你就在這裏,他不是外人。”

慕天橋這才慢慢地轉過身來,朝着葉少風走了過來。

“少風,你要找的人找到沒有?”

葉少風一聽:“哦,還沒有呢。”


“要不一會我幫你想辦法打聽一下。”

“你先在這裏坐一會吧,你想喝點什麼,我給你拿。”

慕天橋對葉少風很是客氣。

葉少風的手一擺,“不用了,慕總,我不喝。”

話還沒有說話,那個女生已經端了一杯咖啡過來了,說是上等的原料做成的,叫他嚐嚐,那個女生那一彎腰的瞬間,面前的那道風景線頓時吸引住了葉少風的眼球,這個女生此時走到了他的面前,仔細一看,似乎還帶有一種混血兒的風采,難道她真的是混血兒不成。

那個女生彎着腰望着葉少風:“先生,請嚐嚐這咖啡。”

慕天橋趕緊接過了一句:“是啊,少風,你趕緊嚐嚐,琳娜可是很給面子啊,她可是從來都不會主動給別人泡咖啡的,看來她對你的印象不錯啊。”

那個琳娜一聽,便面帶着微笑說道:“葉先生看上去很帥氣啊。”

“那是,那是,少風他可是特種兵出身的,身手也很不錯的。”

慕天橋趕緊解釋道。

那個琳娜一聽葉少風是特種兵出身的,便一下子將目光轉移到了他的身上,上下打量着他,此時,葉少風正端起那杯咖啡,但是卻並沒有喝。

“放心吧,葉先生,我不會在裏面放毒的。”

葉少風一聽:“慕先生,琳娜小姐真的很會開玩笑,不僅人長得漂亮,而且這一手咖啡也弄得很到位啊。”

“那是啊,她可是從來都不會輕易給人泡的,要是你喜歡喝的話,那就讓琳娜小姐再給泡一杯好了。”

葉少風將那杯咖啡故意端在手裏,放在嘴邊似喝非喝的,好像在品嚐什麼似的。

此時,葉少風一邊品嚐着那杯咖啡,一邊望着眼前的這個大美人。

琳娜似乎被葉少風望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她便低着頭,在那裏看着一本雜誌。

“琳娜小姐似乎出自書香門弟啊,還喜歡看書。”

葉少風問了一句,那個琳娜卻呵呵地笑了起來,其實葉少風可是早就看出來了,她面前放着的那可不是一本什麼女生讀物,而是一本世界軍事。 惡魔寶寶:誤惹花心總裁

“難道葉先生也對軍事很感興趣。”

“談不上興趣,隨便看看。”

那個琳娜卻笑着說道:“哦,我以爲葉先生對軍事很感興趣,可以向你討教一番。”

那個琳娜稍一失神,那本書已經到了葉少風的手裏,他將那本書拿起來聞了聞,然後便淡然一笑,隨意地翻看着,隨便翻了幾頁便將那本書丟在了桌子上面,葉少風極速地將那本書再次拿起來,看到了一則新聞。

葉少風一看那個照片,雖然圖片裏面的那個人戴着面具,似乎看不出來是誰,但是葉少風卻一眼便認出了他是誰,他在嘴裏輕聲地罵道,強子,居然跑到華夏來混黑道了,還和那夥走私的幹上了。

琳娜見葉少風的動作很極速,便問道:“葉先生難道有什麼新的發現。”

“哦,那倒是沒有,只是這世界軍事書還蠻有趣的,裏面的女兵的確很漂亮。”

“葉先生難道對女兵很感興趣,要是這樣的話,我倒是認識一個女兵,據說是搞通信的,長得很漂亮,要是有時間的話,葉先生還可以和她認識一下。”

坐在一旁的慕天橋卻笑着說道:“琳娜你這是在做媒啊。”

“哪裏啊,我只是讓他多交個朋友而已。”

慕天橋看了那個琳娜一眼,心想,你管的事情也太多了吧,自己想在考驗這個小子,她居然弄出個女兵來插一腿。

“少風,要是你真的對女兵很感興趣的話,琳娜說的那個你不妨去見見。”

此時,葉少風似乎一幅無所謂的樣子,他看上去一幅很懶散的樣子,拿着手機在那裏打着遊戲,被慕天橋叫了好幾遍才反應過來。

“哦,那個女兵啊,見見無所謂的。”

葉少風突然站起身來,在整個房間裏面走來走去,他突然擡頭髮現牆上掛着的那幅字畫裏面的那個國外人體藝術中的少女怎麼眼睛那麼逼真,而且她的眼睛似乎還在發光似的,雖然看上去很微弱,這也太奇妙了吧,雖然那幅畫說是出自名家之手,就算他是名家,他也不可以把真眼睛畫成真的吧。

葉少風走到那幅畫的跟前,很奇怪的是,當葉少風往那幅畫的面前一站,她的眼睛居然眨了眨,尼媽的什麼情況。

葉少風淡然一笑,便準備伸手去觸碰那隻眼睛,看來是被發現了,那隻眼睛立馬便淡了下去,沒有了光澤。

那位少女的眼睛跟一般的字畫沒有了任何的區別。

他剛準備轉身,那兩隻眼睛又開始放光了。

難不成自己身上也有着很強烈的靜電,正好阻止了它正常發光不成,葉少風嘴角抽動了一下。

此時,他剛一轉身,便看見琳娜正睜着一雙大大的眼睛望着葉少風。

“難道葉先生對字畫也很有興趣。”

“字畫啊,好像不太懂,只是那個少女還蠻不錯的。”

“要是葉先生喜歡的話,可以將這幅字畫買下來。”

葉少風隨意地問道:“什麼價位?”

“那就要看你是要真的還是假的呢?”

琳娜的眼神不斷地閃動着,在葉少風的身上上下游離着,那雙勾魂的大眼睛像是要將葉少風給拉到她的懷裏似的。

“當然是要真的。”


那個琳娜卻笑着說道:“要真的我可以馬上幫你安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